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苍鸾之空》第二章 故人

《苍鸾之空》第二章 故人

赵姨小说名字叫做《苍鸾之空》,这里提供赵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苍鸾之空小说第三章精选:赵姨!”没错,虽然八年没见,可就像她仍旧认得出我一样,我也不会忘记她的容貌,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村长的媳妇,我从小就亲切的称她为赵姨,在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整日整日的喝酒从未照顾过我的生活,是村长和赵姨给我关怀与帮助,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是胜似亲人般的存在。 “还真是晓枫,都长这么高,变成大人了呢!你怎么突然回来,也没打声招呼。”说着赵姨就走到我的身边,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说着就拉着我往屋内走。 “老头子,快出…


《苍鸾之空》小说第三章精选

苍鸾镇,虽说被称之为镇但其实也有几个小小的渔村而已,三面环山一面环海这里地处偏僻与外界接触很少,外面的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里仍旧保持着千年来的生活方式,村民们以捕鱼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生活节奏很慢,房子是有许多年历史的破旧瓦房,看不出一丝的生机,像是被世界遗忘了一般。若非说什么优点的话那就是环境不错,这也难怪会有开发商想要将这里变成度假村。

汽车到达终点站,下车的仅剩司机和我两人,这地方年轻人都想着往外跑,平日里很少会有人回来,所以虽然是大中午,本就不大的车站一眼望去没有一个人,冷冷清清。八年前的我是怀着怎样的壮志雄心从这里出去的,那是的誓言与激情现在大抵忘记了,而现在回来的心情却说不出的复杂,真要描述的话,我想那应该是没落吧。

拉着行李走出车站,面前的半山腰上隐隐能看到那座破败的小庙,那里曾是苍鸾镇的灵魂所在,小庙里听说是供奉着传说中的神鸟苍鸾,小时候还有经常有老人前去祭拜,现在差不多已经被人们遗忘了吧。

没有直接回家,哦不那里已经不能称之为家,因为那里已经没有我的亲人。难得回来一次就到处走走看看也挺好,这样想着我就想着海边走去。

记忆中熟悉的街道,如今走起来却显得如此的陌生,街道上也看不到几个人,村里的年轻人都向往着外面的繁华世界,不愿意留在这里继续父辈们的生活,只留下这些孤苦伶仃的老人在坚守着自己的家园,对他们来说这里就是自己的根,是自己生活的全部。或许再等几年不用开放商来催促搬迁,这里也已然变成一座空城。

一直沿着中心街道走到海边,那熟悉的感觉瞬间充斥着我的身体,大海,无论看过多少次都会被它深深的吸引,小时候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要去那海天一线的地方探险,想知道那里有什么,会有怎样别样的风景,会遇到怎样的人,那会是个怎样奇妙的世界,甚至还曾和李洋一起偷家里的渔船出海,结果当然是悻悻而归。

我情不自禁的脱下鞋子赤脚感受着细软的沙滩,感受着炙热的温度,像个孩子一般欢快的跑起来,这里曾给我留下太多太多快乐的回忆,那些差不多快被自己遗忘的记忆一点点的涌现出来,想起我们一起在沙滩上捡贝壳,在礁石间抓螃蟹,在浅海中游泳嬉戏,划着船远航垂钓,如此种种,这样或那样愉快的记忆什么时候不再被我想起,忙碌的生活让我失去了太多太多,而自己又得到些什么呢?

到最后我直接躺在沙滩上感受着温暖的阳光,真想就这样睡去,没有烦恼,没有悲伤,没有压力,没有责任,就这样睡去从此再也不要醒来。可这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毕竟生活还要继续,活着本身就是一场修行。

忘记躺了多久只是看到太阳渐渐没入远方的大海,我知道自己该回去了。穿上鞋拍拍身上的沙子,我又走回水泥街道,这才猛然间看到不远处的栈桥,竟然把它忘了,那里可以是小时候我、李洋还有冉冉的秘密基地,心里是很想过去看看,但天色渐渐黑下来,只有等明天再去了。

打消去栈桥的念头,我往回走进村子,昏暗的街灯已经亮起,街道上看不到人影,这里就是这样一到天黑人们就都回到家中准备晚饭然后早早的睡去,这对于刚从城市归来的我来说有些不习惯,毕竟在城市里一天才刚刚开始。

不论过去多久这里的环境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所以我很容易就找到自己的家门,破败的房子黑暗的院落,没有丝毫的生气,宛若鬼屋。我站在大门外没有进去,并不是害怕,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开门的钥匙。环顾左右,右边的一家也是黑着灯,打从记事起隔壁这家就没人住,应该是举家搬迁了吧,而左边是村长的房子,我们家和村长是邻居从祖辈起关系就一直很好,如果非要说这里还有我什么亲人的话我想那大概就是村长一家了。

我站在村长家的大门外,看到屋内有灯光却迟迟不敢敲门,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要说些什么。就是我踌躇不前的时候,身后一声惊讶将我的思绪打断。

“哎呀,你是晓枫?”

我转过身,面前站着一位中年妇人,手里提着菜篮子,想必是刚买菜回来。

“赵姨!”没错,虽然八年没见,可就像她仍旧认得出我一样,我也不会忘记她的容貌,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村长的媳妇,我从小就亲切的称她为赵姨,在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整日整日的喝酒从未照顾过我的生活,是村长和赵姨给我关怀与帮助,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是胜似亲人般的存在。

“还真是晓枫,都长这么高,变成大人了呢!你怎么突然回来,也没打声招呼。”说着赵姨就走到我的身边,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说着就拉着我往屋内走。

“老头子,快出来你看看谁回来了。”赵姨的声音里充满喜悦,我突然的归来不仅带给她惊讶,更多的是欢喜,也许在他们老两口心里早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

村长听到赵姨的声音后从屋内出来,看到我也是一愣,然后就换成和赵姨一样的表情。我和他们一同走进屋子坐下,免不了一阵关切的询问,无非就是过的好不好,工作怎么样,结婚了没有,为什么这些年也不回来看看等等,我都一一如实回答,心里没有一丝的厌烦。已经有多久了?没被人这样关心着。

我从行李箱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却是自己的一片心意,二老刚开始还推辞,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最后还是收下,一直夸我有出息,没忘了他们,我怎么可能会忘记这样的恩情呢。

又闲聊了一会,我起身暂时告辞,因为还要回家看看,再怎么说那里也是自己的家,二老也明白也就没强留,从赵姨手里接过钥匙就准备出门离开,她一直在我耳边重复着说道:“回家看一眼就过来,姨给你做好吃的。”以前就常在村长家蹭饭吃,现在当然也不会例外,对我来说这里何尝不是自己的第二个家。

重新回到自己的家门前,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走进去,透过昏暗的光线环视着院子,出乎自己意料的是不大不小的院落里没有一根杂草,干净整洁。快走两步打开房门进入屋子,打开灯,房间内也收拾的很干净,看来赵姨经常会过来打扫,这让我的心里一暖。

做到客厅坐下,四周出奇的安静,面对这样冰冷的家,心里空落落的。曾经,母亲还在世的时候,父亲也还很慈祥,我是幸福的,家虽然很小也显得很破旧却让我感到幸福温暖,现在就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人,心里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不行,这地方我真的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待的越久那些已经被我封存的记忆就会越来越多的涌现出来,我怕自己会崩溃掉,拍自己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不愿再待在客厅,更不敢去父母的房间,我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房间里的陈设和我离开时一样,就好像自己从未离开过似得。看了看四周走到书桌前坐下,我四下乱翻着,找出一些以前的东西,每一件都能勾起一段回忆,那些或快乐或伤心或幸福或忧愁的回忆,现在想起来都是自己心中最宝贵的财富,点点滴滴不断的累积才构成自己完整的成长轨迹。或许自己现在正在经历的不如意,多年后回想起来都是人生中必然要遇到的一种体验,这才是人生。

将所有东西从抽屉里拿出,我忽然发现深处竟然有一个暗红色的像是首饰盒一样的东西,我狐疑着将它拿出来仔细端详,脑海中不断回忆着怎么也记不得自己会有这样的东西,难道是我走后别人放进去的?也没这个可能。

小心翼翼的将其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对吊坠,吊坠合在一起正好是个心的形状,看材质应该是水晶之类的东西晶莹剔透,拿在手里细腻水润,绝非一般的货色。

奇怪了,这样好的东西怎么会在我的抽屉里?把玩着手里的两颗吊坠,仍旧找不出丝毫的线索,就在自己要放弃的时候,才发现这吊坠里表面好像有字,由于房间内的光线太暗所以没能注意到。连忙打开桌上的台灯对着灯光仔细辨别,这才看的清楚,是一个瑾字,瑾寓意美玉,难道是说这是一块漂亮的玉石???那另一颗吊坠上是不是也有字呢?这样想着我又拿起另一颗吊坠对着灯光看去。

这一看我的身体猛地一阵,脑袋嗡嗡作响头皮发麻,这颗吊坠上竟然刻着一个枫字,这会是我的名字吗?怎么会?难道是巧合?我疑惑了,摊在椅子上陷入沉思,不断的思索,确认自己对这对吊坠没有一丝的印象,这东西绝不会是我的,却什么会出现在这抽屉里,如果说那个枫字就是代表名字的话,那瑾又是谁?

我的大脑飞快的转着,仍旧毫无头绪,唯一能明确的是,这东西的确是自己的,而且是自己离开家之前就存在的,那会不会李洋知道些什么呢?想到这里立马拿起电话给李洋打去。

电话接通,这家伙好像在外面吃饭,环境很嘈杂,我简短的描述一下吊坠的样子,和上面刻的字,但得到的答复却令我失望,李洋对这东西也没有印象。挂上电话盯着吊坠,心中充满疑惑。

“晓枫,晚饭做好了,过来吃饭吧!”赵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将这死一般的寂静打破,算了,既然想不起那就证明这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以后再说吧。这样想着我将吊坠又放回盒子中,打开房门向赵姨家走去。

还未进屋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这熟悉的味道瞬间勾起了我的食欲,肚子咕咕作响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过东西。客厅内的桌子上摆满丰盛的饭菜,村长夫妇热情的把我让到座位上坐下,满桌子的菜没有一道海鲜,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尽管过去这么久赵姨还是自己我是不吃海鲜的,这很奇怪自小在海边长大的我却吃不惯海鲜,没有为什么就是没由来的无法下咽。

你要知道在海边的渔村,海鲜到处都是再平常不多,但像是蔬菜肉类却不好买到,这一桌子的菜已经很奢侈了。

“你看你,回来也不事先说一声我好提前准备,家里也就这些东西了,凑合着吃。”赵姨边说边向我的碗里夹菜,我也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难得的家的味道,让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亲情,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你看这孩子,吃个饭咋还哭了呢,慢点吃不够我再去给你做。”赵姨不这样说还好,一说自己的心情就更控制不住了,很久都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

“来来来,别光顾着吃,咱爷俩这么多年没见了喝点。”说着村长拿出一瓶白酒就给我倒满,我是不怎么能喝酒的,但这样的时候我也没拒绝,边喝边闲聊起来。

期间聊起拆迁的事,老两口一阵叹息,村里的老人是不愿意搬走的,也去镇里找过相关部门很多次,可结果都一样,他们也试着将苍鸾的传说故事和祭祀庙宇申请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没有获得审批,我知道村子是尽力了,毕竟胳膊扭不过大腿,而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没有人愿意留在这穷乡僻壤,就算能够将村子保留下来,也失去了意义,所以只能听从上面的安排。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11:36 关键字:赵姨
《苍鸾之空》第二章 故人
《苍鸾之空》第二章 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