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苍鸾之空》第三章 蓝翎

《苍鸾之空》第三章 蓝翎

赵姨李洋林瑾苍鸾小说名字叫做《苍鸾之空》,这里提供赵姨李洋林瑾苍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苍鸾之空小说第四章精选:赵姨的神情没落,我这才想半山腰上的那个庙宇,小时候我们经常去那玩耍,好像那里一直由村长家世代供奉,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不过现在也在拆除的名单中。 “赵姨,那祠堂是供奉着苍鸾吗?”我好奇的问道。 “是啊,听上辈的老人们说,咱苍鸾镇的名字就是神鸟苍鸾,传说一千年以前有一对苍鸾住在这山上,一直庇佑着祖先,直到有一天人们忽然发现其中的一只不知道什么原因死去,而没过多久另一只也撞死在大树上,祖先们就在树的周围盖…


《苍鸾之空》小说第四章精选

说起来村子夫妇是有一个女儿的,还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叫郭倩,但从闲聊中我得知她也和我一样只从大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安家很久没回来看过二老。这不是个别现象也不是苍鸾独有,而是在各个地方都存在着的现象,年轻人都向往着繁华世界,无数个像这样的村子正在走向没落,是时代的必然。

“哎!村子没了就没了吧,可我们郭家世代供奉着的祠堂也没有继续供奉喽”说道这赵姨的神情没落,我这才想半山腰上的那个庙宇,小时候我们经常去那玩耍,好像那里一直由村长家世代供奉,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不过现在也在拆除的名单中。

“赵姨,那祠堂是供奉着苍鸾吗?”我好奇的问道。

“是啊,听上辈的老人们说,咱苍鸾镇的名字就是神鸟苍鸾,传说一千年以前有一对苍鸾住在这山上,一直庇佑着祖先,直到有一天人们忽然发现其中的一只不知道什么原因死去,而没过多久另一只也撞死在大树上,祖先们就在树的周围盖起祠堂世代供奉,一直到现在。”

这故事我从小听到大,一直都当做是古人美好的幻想。

“那赵姨你见过苍鸾吗?你觉得它是真实存在过的吗?”我开玩笑似得追问着。

“我哪有那个福气,世上有没有苍鸾我不知道,不过……”说道这里赵姨顿了顿。

“不过什么?”

“不过,祠堂里倒是一直供奉着一根羽毛,老人们说那就是当年苍鸾落下的,这不祠堂马上就拆掉了嘛,我就把它从祠堂拿回来了。”说罢赵姨就起身向里屋走去,应该是去找那根所谓苍鸾的羽毛了。

不一会赵姨出来,讲一个古朴的木盒放在我的面前,光看这盒子的外表就知道有不少年头了。

“这就是我们世代供奉的这东西,祠堂一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放它了。”赵姨重新落座。

“我能打开看看嘛?”心里满怀着好奇。

“当然可以,虽说是世代供奉着的神物,可都这年头了谁还会信这个,只不过是个念想。”

得到赵姨的同意,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里面的东西让我一阵失落,装的确实是根蓝色羽毛没错,可这也有点太新了吧,一点都看不出是历经千年的东西,就像是刚从某一种鸟身上掉落下来的一样。

说实话像我们这样出生在现代社会受过科学教育的人不会相信这世界会有鬼神的存在,当然也不会相信有苍鸾这样神话中的鸟,面对眼前的这根蓝色羽毛,我认为这应该出自一种普通鸟类的身上,或许是未知物种也说不定,平时没少在知乎泡着的我认识不少大神,他们或许知道。

这样想着拿出手机拍照发个帖子问一下网友,可无奈这里的网络太差,别说4G了,就连3G都没有。

“赵姨,这个我一会能不能拿回去研究一下,看看网上有没有人能认出这是什么鸟身上的羽毛,如果是珍惜野生动物,就可以申请自然保护区,这样说不准就能让政府取消拆迁计划,你放心我会小心不弄坏它。”本来也就是随口说说,打心底并不认为赵姨会将这根羽毛交给我,毕竟是世代供奉着的神物,怎么能轻易交给别人呢,可没想到赵姨竟然满不在乎的答应了,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在村长的一再举杯下我也喝了不少酒已经超过自己平时的量,离开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些不听使唤,脑子也晕晕的,很久没有喝这么多。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鼾声响起,似梦半醒间突然想起从赵姨那拿来的盒子,本来明天再发帖也不迟,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个心思,算了等会再睡吧。

起身坐在书桌前从行李箱内拿出电脑打开,手机开启热点上网,艰难的打开知乎发个帖子附上图片,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虽然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可夜猫子真不少,不一会就收到几条回复,但内容五花八门说什么的也有,不过想想也是就凭一张照片就算是生物学专家也认不出是什么鸟类的羽毛吧,毕竟长着蓝色羽毛的鸟类不在少数。

就是我打算合上电脑准备睡觉的时候,一条回复吸引住我。

“这是苍鸾的羽毛,拥有神秘的力量,既然你得到它毕然是有缘人,它能实现你内心深处的愿望。”我读着回帖的内容,寥寥几个字完全不懂这个人想表达什么,他也相信苍鸾这种传说中的神鸟是真实存在的?

我继续在下面艾特他,可等了很久都没见这个人的回复,我点开他的头像,空空如也什么资料都没有,奇怪的人。

不行了,脑袋胀痛的厉害,我得去睡了。躺在床上并没有马上入睡,置身于这个冰冷的姑且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心里难免阵阵伤感,又想起自己独自一人在外漂泊这么多年,那种时常绕在自己心头的感觉一下子涌上来。

这么多年来我从一无所有变的有了几个不错的朋友,稳定的工作,安稳的住所,可总觉得缺少些什么,有种感觉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底深处,总感觉有什么我一直珍惜的东西不见了,而自己却不知道那是什么,甚至怀疑自己的记忆被篡改了一般,时常感到焦躁不安,又或者这感觉仅仅是自己孤单了太久而产生的妄想,从不敢对任何人诉说怕被别人说成是疯子,但是我明白,这感觉是如此的真实与强烈,非找到不可,绝对不能忘记,在我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人,能填补自己心中那份异常没落悲伤的空白,你是谁,在哪里,会有怎样的生活,究竟在何时何地才能遇到你……。

双眼逐渐迷离进入梦乡。

“马晓枫……马晓枫,马晓枫!”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在呼喊着我的名字,但眼皮沉的厉害怎么也睁不开。

“马晓枫!”一声厉吼将我从熟睡中惊醒,我猛地站起来,眼前的一切令我惊奇。

“我这是在哪?”我惊恐的环顾着四周,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这是梦境?此时的我身处在一间教室中,讲台上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一脸愠怒的盯着我,周围的学生也好奇的看着我,像是看怪物一般。

“喂喂喂,我说晓枫,你这是睡过头了?怎么好像傻不拉几的呢?”似曾相识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我转过头看去脸上的惊恐更甚,这……是李洋?没错,就是李洋只不过是像是年轻了十岁一般稚气未脱。

“你是李洋?”我狐疑着问道。

“我靠,真傻了,不会发烧了吧,本大爷就是李洋啊。”对方好像比我还有吃惊。

怎么会,难道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后面的黑板报上几个大字将我所有的疑惑打消“距离北京奥运会还有60天!”。

“我说李洋,今天是几年几号?”

“哈?你傻啦6月8号啊!”

“我是问你年份!”我大声的问道。

李洋像是被我吓到了喏喏的回答:“2……2008年6月8号。”

李洋的话音一落,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身子微微一震差点向后仰倒,不对,这一定是梦,我喃喃自语着。

“马晓枫大清早的你搞什么鬼,敢在我的课上睡觉,你不学习别人还要学呢,给我滚出去罚站……”

讲台上老师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疯一般的跑出教室奔向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一个劲的用冷水洗脸。镜子里看着自己稚嫩的脸庞,不断的问自己这是梦吗?这一定是梦,这真的是梦吗?我的脑子混乱了,如果说这是梦境的话,也未免太过真实,我一次次使劲掐着自己的脸颊,传来的疼痛感告诉我这不仅仅是梦这么简单。

“我草,晓枫你真傻了还自虐起来了。”身后李洋追了出来。

“我说,不就是和林瑾闹别扭嘛,不至于这样吧。”林瑾?这个名字怎么这样熟悉,瑾?难道是吊坠上刻着的那个名字?

“快告诉我,林瑾是谁?”我有些歇斯底里。

“我的乖乖,这就玩大发了,你们这是在玩失忆游戏吗?没有韩剧主角的名字,就别得人家的病好吗?”

“告诉我林瑾是谁!她在哪?”

“还能是谁啊,林瑾就是林瑾啊,她家就住在你家隔壁,青梅竹马的你应该比我清楚啊!她今天请假没来学校,应该是在家吧。”听我这样一再坚持的问着,李洋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现在什么状况。

住在我家隔壁?村长家?不对啊,村长只有一个女儿啊,怎么会冒出来一个林瑾,姓也不对啊,难道我的记忆真的缺失了些什么?如果现在真的是2008年的话,那么……。想到这里我也不管一脸茫然的李洋快速跑出学校,直奔家的方向。

苍鸾高中距离我家不算太远,一路小跑着十多分钟就来到家门口,在房门前停下了,举起的手又放下迟迟不敢推开门,自己究竟在怕什么,如果现在真的是回到八年前,那么……那么这屋里……。

在门外徘徊好一会,终于下定决心推门而入,客厅里仍旧是空无一人,家里的陈设没变,我径直走向父亲的房间,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愣住了,床上躺着的人再熟悉不过,正是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此时此刻安好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而他估计是昨晚又喝了不少酒,满屋子的酒气鼾声四起。退回到客厅坐下,脑子已然乱成一锅浆糊,任凭怎么飞快的思考着仍旧搞不清现在的状况,这样的变故来的太过突然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等等,刚才李洋说的林瑾就住在我家隔壁是什么意识?突然想起他的这番话,我起身走到大门外左右看看,村长家还是那样子没有变,而右边本来应该是一直空着没人住的房子,此刻我竟然看到院落里站着一个年轻女人,正在提着水壶浇着花。

“林瑾?”我站在这家的大门口没有底气的轻声问道。

“咦?晓枫你怎么没去上课?”女人听声转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林瑾?”我提高声音再次问道。

“哦,林瑾啊,她说今天心情不好想出去走走,应该在海边吧,你去找找。”女人边说边放下手中的水壶,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我面前仔细打量。

“晓枫,你是……谁?”本她这样一问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又继续说道:“难道你是……?”

“是什么?”难道她知道些什么吗?

“哦,没什么你去找她吧,帮我叫她回来,这孩子早饭还没吃呢。”还没容我多做考虑,像是意识到什么,女人岔开话题。而我也已经顾不得这些,微微点下头之后便向海边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心里在不断的重复着林瑾这个名字,她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从自己的记忆中消失,为什么仅仅是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就会隐隐的痛,那种淡淡的难以名状的悲伤,在伴随着走向海边的脚步,一点点的侵蚀着内心,以至于快要窒息,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激动、期待、兴奋还是不安?我不知道或许都有吧。

走过堤坝大海展现在我的面前,蓝天白云海波荡漾微风拂面,好一幅美妙的画卷,可是我却没有心情去欣赏,因为我看到了,在那绵延洁白的沙滩上,熟悉的背影映入我的眼帘,这场景再熟悉不过,因为它曾无数次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自己原来真的是在做梦啊,那么眼前这情境也会和以前的梦境一样喽,咫尺间的距离我却始终无法触摸的到她。我这样想着,双脚不听使唤似得向那白色的背影走去,每走一步我的心都在剧烈的颤动着,像是随时都会跳出来。可我却明白这就是场梦,结局都是一样的,我触摸不到她,然后就会从梦中醒来。

在离女孩身后大概2米的距离前我停下来,差不多了,往常的梦里这就是到这个距离我就该醒了,一种失落的心情涌上心头。

可是这一次却让我失望了,像是感觉到我的气息一般,这一次女孩竟然转过身来。四目相对,我的心像是融化掉一般,双眼竟然有些不自觉的湿润。无数次,无数次的梦中相遇,这一次,我终于……终于见到了你。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11:36 关键字:赵姨,李洋,林瑾,苍鸾
《苍鸾之空》第三章 蓝翎
《苍鸾之空》第三章 蓝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