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章 第1章 穷书生钟情大小姐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章 第1章 穷书生钟情大小姐

赵雨宁金玉穆玲君穆开林司马信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赵雨宁金玉穆玲君穆开林司马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一章精选:赵雨宁和灵珊这样说话,不禁抬起头来,脸上荡漾着桃花一样水嫩、凤凰一般妩媚的笑容,道:“他是超凡脱俗。不用你们劝,我也明白这个道理,这辈子除了他,我再不嫁人的!” 雨宁和灵珊纷纷掩嘴而笑,说她不嫌害臊,“你们尽避说笑,总有一天,你们会跟我一样的!”穆玲君脸红道,“或许你们还不如我呢,听说天仙似的男人都出在下等人中。我修行百世,才得遇见‘许仙’这样的人物。” “姐姐,这么说,那你跟姐夫成婚那一天,千万别喝交…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一章精选

短短桃花临水岸,轻轻柳絮点人衣。初春节气,风轻云淡,叶绿桃红,一阵清寒掠过,娇嫩的瓣蕊略略抖动,欲开而默默抱羞,仿佛那妙龄少女之颜色,分明有诸多情思缠绕却想倾而不敢吐露。年轻女子的烦恼和甜蜜,就在那颗心花内恣意养着。

初云国穆府有名的两位千金,长女穆玲君与庶女穆灵珊,姐妹俩样貌清秀可人,身姿苗条,占尽风流。虽素来被众人追慕,然她们心性特别,仗自己的天姿国色和不可一世的理想,若非是天仙样的美男子和具备父母要求的那种高贵身世,她们绝对不谈婚论嫁。可是,人的眼睛总会违背人的意志,在穆玲君看见穷书生司马信的第一眼时,就对他芳心倾尽,一改之前那种挑剔的心态。但父母坚决反对女儿跟司马信在一起,穆玲君很受打击,幸好还有诸位姐妹的支持,“等司马信考上了京官,带着八人大轿来抬你,穆老爷就会对他刮目相看了,到时候不光对你们在一起的事没有一点意见,反而会举手赞成耶!”坐在小溪对面的一位少女一边拿脚边采好的花草编织花环,一边笑道,语气里还夹杂着艳羡的意味。

旁边的灵珊手里摇着一支桃花,肤如凝脂的脸颊贴在上面,满怀憧憬的接道:“说的也是,姐,反正咱们家也不指望从女婿身上捞钱,关键是,司马信不是一般的帅!”

穆玲君比较含蓄,歪坐在草地上,腿上放着竹编的绣篮,里面盛放着针线之类的玩意儿,她手上正用绣花针穿着彩色珠子,已呈现出半只凤凰的形状;听赵雨宁和灵珊这样说话,不禁抬起头来,脸上荡漾着桃花一样水嫩、凤凰一般妩媚的笑容,道:“他是超凡脱俗。不用你们劝,我也明白这个道理,这辈子除了他,我再不嫁人的!”

雨宁和灵珊纷纷掩嘴而笑,说她不嫌害臊,“你们尽避说笑,总有一天,你们会跟我一样的!”穆玲君脸红道,“或许你们还不如我呢,听说天仙似的男人都出在下等人中。我修行百世,才得遇见‘许仙’这样的人物。”

“姐姐,这么说,那你跟姐夫成婚那一天,千万别喝交杯酒!”穆灵珊凑过来郑重其事的说,两只圆圆的大眼睛闪烁着乌黑的眸子,直瞪着穆玲君。

赵雨宁捂嘴偷笑,穆玲君不知此系何意,结巴的问:“为什么!新郎新娘,怎么可以……不喝交杯酒嘛!”

穆灵珊讪笑:“哎哟,姐姐怎么糊涂了?白娘子喝酒就会原形毕露,那岂不吓坏了‘许仙!’”没说完便仰身倒下,被穆玲君骑着挠胳肢窝,灵珊哭笑不得,连声讨饶;见状,赵雨宁将编好的胡乱戴在挽着发髻的头上,三五步跑过来跟她们乱在一起,欢声笑语,接连不断,枝头的桃花也跟着花枝乱颤。

忽然一个水灵灵的丫鬟气喘吁吁地过来,涂了淡色唇脂的小嘴儿一张一合道:“听见有声,便知道是你们了。大小姐,二小姐,大事不好了!”

她们三个一骨碌立起身,穆玲君怕是关于司马信的,急忙问是“怎么了?”笑的涨红了脸的灵珊和雨宁才喘过气儿,仍悄悄推玲君取笑。

原来,穆玲君、灵珊的父母亲——父亲穆开林,母亲金玉,两次见过司马信跟玲君在一块儿行走,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发展深切,便想现行斩断,特地叫司马信来府上一趟,以为他图的不过是钱,想给他点银子把他打发了就完了。谁知那司马信人穷志不穷,因是真心喜欢玲君,所以不管怎样都不接受银子和他们的刻毒要求。

穆开林想女儿们目前不在府里,既然这穷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干脆好好教训他一顿,就不信打不改的!当即叫来家法,金玉也不反对,司马信被两三个小厮按住肩膀,跪在了地上。他身份虽为卑贱,相貌却非凡英俊,即使穿着灰青色麻质粗布衣衫,那张白里透红的甲字脸仍不逊色;他长着浓黑的三角眉,深邃的凤眼,高挺的鹰钩鼻,宽宽的菱角嘴;一头浓密的青丝,松散的束在后脑勺,鬓边垂着两绺;像他这种人,应该是习惯养尊处优、不食人间烟火的,然而命运扼杀了一切,他生就在贫寒的农民之家,与穆府在同一个镇上--风和镇。两家处于东南和西北两级,那是穆玲君第一次进京去姑姑家,回来时天色已晚,偏偏又下起了雨,马车轮陷入泥泞里,进退两难。在小屋里正宽衣欲睡的司马信听到外面有马的嘶鸣,隐约还可以听见一个女子懊丧的声音,便赶忙撑开窗户往外瞧了瞧,果真见有三两个人的身影和茫茫夜色缠绕在一起,一个是马车夫,还有两个是身体单薄的女子,都在雨中奋力推马车。于是,司马信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打了把伞,匆匆地过去帮忙。就在那时候,他认识了美名远播的穆玲君,穆玲君也对他一见倾心。

他们两家,一家是做绸缎生意发家致富的豪门,一家却是贫寒的书香门第,司马信小时候由于经济实在困难,还上过穆府的门来讨过馒头。即使不论这些,穆开林和金玉也绝不可能同意他将自己的大女儿虏获。

既然是书生,那最重要的莫过于那会写字的手指,穆开林竟要对他使用铁枷。司马信惶恐不已,早就一头冷汗,冷空气塞着他的喉咙,惊恐使他张大了眼睛,金玉绷着抹了不知多少层脂粉的脸,冷冷的道:“现在答应拿着钱走人,再不纠缠我们玲君,还不晚。”

司马信简直看他们是地狱里的人物,阴森森可怕非常,鼓着气,从牙齿间挤出几个字来:“我……我死也不会答应!”不等穆开林喝令小厮给他上型,穆玲君等人赶来了,玲君“砰”的跪司马信旁边,司马信狂喜不禁,“信公子,你没事吧,他们对你怎样了?”玲君担忧的扫描他身上,哭哭啼啼的问。

“我很好。”司马信不忍看她为自己伤心着急。

穆玲君转向堂上的父母,穆开林已然大怒:“谁叫小姐回来的,拖出去打死!”

通风报信的小琼吓了一哆嗦,往灵珊后面站了站,灵珊自也是掩护她。

穆玲君大声道:“爹,娘,女儿的心已经向你们多次说明了,如今这样,是为什么!”

金玉道:“上门求亲的公子哥儿数都数不过来,哪一个不是风度翩翩、超逸潇洒?司马信哪一点比他们强了,值得你一个千金大小姐如此死皮赖脸的跟着!”

穆玲君热泪盈眶,双手抓着司马信的胳臂,哭道:“无论如何,我对他一心一意,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司马信深深为之动容,心内的漩涡将她卷进,再出不来了。

穆开林怒发冲冠,狠狠地对她展开训斥,金玉怒气难消,好说一阵,歹说一阵。玲君只表示自己坚决的态度,那是绝不妥协的。

作为旁观者的穆灵珊和赵雨宁真真为玲君和信的真情所感动,想刚才只是说笑,姐姐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坚定不移,没想到竟是真的。“怎么办,”灵珊焦急道,“姐姐太可怜了,该怎样解救他们?”她皱着眉目,怔怔的盯着司马信和姐姐,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

赵雨宁干脆上前道:“伯父伯母,既然玲君姐姐和司马信是真心相爱,就成全他们吧!他们已经这样执着,我看就算十个人也难把他们拆开!”

赵雨宁父亲在京城做官,母亲是名门闺秀,目前家大业大,穆开林不敢得罪,金玉也转为心平气和:“赵姑娘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通报一声,真是怠慢了!”

赵雨宁义正词严:“伯母,不说这些。如今,我只想替玲君姐姐讨个公道。”

金玉和穆开林对视了一眼,又是恼怒,又是唉声叹气,碍于赵雨宁的面子,不好再继续,只得暂且放了司马信回去,穆玲君流泪进了房间,穆灵珊在旁边好言相劝。“多亏了雨宁,不然现在也别想完。”灵珊道,“姐姐,别哭了,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哭的,今天倒因为司马信爆发了。”

穆玲君忧心忡忡,啜泣道:“我为了他,甘愿什么都不要了,哭死也是值得的。”

“好了好了,雨宁出面,事情应该可以得到解决。”灵珊撅嘴道,“你知道,她的话对爹娘可管用了。说不定待会儿会听到好消息,那现在还掉眼泪有个什么意思?”

穆玲君拿起帕子拭了拭泪眼,脸红道:“她跟爹娘在外面说什么呢?”

“还能说什么,当然是为你和你的信公子。”

“信公子,当真是很可怜的。”

“可怜?倒也是,家徒四壁,当然是很可怜啦。”

“不止如此。”玲君不禁又啜泣起来。

灵珊疑惑道:“哦?细说说,我那未来的姐夫到底可怜至怎样地步?难不成,一粒米都吃不起的?”

“倒不是这个,”玲君说,“他从小没了爹娘,只有一个姑姑和奶奶,姑姑婆家的境遇不是很好,给不了他什么帮助。两年前,奶奶被接去了他姑姑家,如今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冷锅冷灶的,岂不可怜?”

灵珊听了,不禁叹息,说:“怪不得姐姐说,天仙似的美男子一般都生在下等阶层中,怪道那些可怜人才是最应该得到真爱的。”如此说,她自己也忍不住抱了痴想,想若是有一天,自己中意的那个人会比司马信的家世还不如,那将要迎来怎样的暴风雨。

“正是这样,我就领悟出这个道理,那些富家公子从小被围在胭脂群中,自然不缺爱;信公子那样的人就不一样了,纵然相貌非凡,却因贫苦而孤零零独处,也正因此,他们是纯洁的。”玲君憧憬道。

灵珊勉强笑道,点头应了几个“是,”一心想着自己的另一半会有多么英俊多么穷酸,而到时候,自己又会多么苦恼。

赵雨宁在客厅里和穆开林及金玉讲话,赵雨宁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金玉让丫鬟把二位小姐的画像拿过来,递给赵雨宁。雨宁接了画像在手里,看着上面的穆玲君和穆灵珊,姐妹俩楚楚动人,天姿国色,亦有许多相似之处。金玉眉开眼笑的道:“偏偏看中了玲君,不过也好,四王爷是当朝皇帝的亲兄弟,虽然不住在京城,但凌洲也是个好地方,离风和镇非常近。托我们玲君的福,以后我也有机会逛逛王爷府去了。”

赵雨宁对臭名昭著的四王爷了解一二,四王爷刘储长得非常不尽人意,如今三四十岁年纪,可以说是又老又丑,玲君要是知道就是因他而非离开司马信不可,那就等于把她逼上绝路。因说:“伯父伯母,你们可能不知道那四王爷的窘境如何,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反对到底的!”

穆开林和金玉当然是没听说过四王爷的具体情况,只知道刘储是皇帝的四弟,是皇亲国戚,单这方面的优越,就会让他们觉得把女儿嫁给他是整个家族的荣耀;其他方面,知与不知都无所谓,赵雨宁要说也不阻拦。赵雨宁便说了,说刘储除了与生俱来的身世,别的一无是处,没有一处配得上美丽大方的玲君。

穆二老听了,面面相窥,雨宁又道:“玲君姐姐心气儿本来就高,管他是玉皇大帝,凭他那副熊样儿,玲君姐姐,恐怕宁死不从。”

金玉惊道:“那也没办法了,不知那四王爷从哪儿看见了玲君的画像,便派人来说要娶,明儿聘礼就到了,如果不从,那是满门抄斩的罪过!”

穆开林无奈道:“正因为这个,玲君才必须跟司马信分开,不然的话,看她那样坚持,我们少不了依她。”

雨宁听了这话,愤愤地骂那刘储,刘储更没有任何优点了。不过冥冥之中,穆开林和金玉还是会从他显赫的身份方面感到慰藉,便委托雨宁去告诉穆玲君,说的委婉一点,多说四王爷的长处,要她不用在还没嫁给四王爷之前就产生什么惧怕。赵雨宁只得答应,但顾念和她们姐妹从小到大的情分,纵是穆玲君为大局着想愿意屈身下嫁,她也是不忍心把她往火坑里推。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2 关键字:赵雨宁,金玉,穆玲君,穆开林,司马信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章 第1章 穷书生钟情大小姐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章 第1章 穷书生钟情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