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3章 第3章 痴女郎薄情欺令妹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3章 第3章 痴女郎薄情欺令妹

许文晟金玉司马信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许文晟金玉司马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三章精选:许文晟及穆开林等人出来了,想是要走了,灵珊急的一头汗,但司马信也不好躲藏,不过只要他不发疯,他们也不知道他是谁,倒也没关系。 许文晟看见灵珊同一个男子在一起,虽然司马信的着装看上去有些穷酸,但配上他的相貌和身材也非常体面。穆开林笑着送许文晟离开,金玉在后面,旁边一群抬聘礼来的小厮,他们出了大门,穆开林金玉看到司马信竟在此。金玉暗推了灵珊一把,小声道:“怎么还没打发掉?就知道交给你会坏事。” 穆开林当然对…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三章精选

金玉当即要派人赶走司马信,穆灵珊上去说:“娘,今天是好日子,别伤了人找晦气,还是我看看去吧。”不及金玉回答,她便跑了出去。

司马信被几个小厮拦在外面,吵着找玲君说个清楚,灵珊赶到的时候,他正被人踹了一脚在肚子上,弯着腰满脸不服气。“住手,别打了!”灵珊急忙叫道。小厮们方让开路,让灵珊过前去,司马信见是她来了,面红耳赤的问:“大小姐怎么了?她昨天、以及之前,口口声声说的那些话,全都不算数了吗?”

穆灵珊看他这般狼狈形色,感到非常难为情,总不能在这地方把事情缘故透露给他,因此一脸的沮丧,劝他道:“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的请的,喏,司马大哥,你先回家去,等那些人都走了你再偷偷地来,到时候我会给你说清楚的!”

司马信不禁苦笑:“偷偷地……我司马信为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如今却要偷偷摸摸的。”

灵珊知道他自尊心为之受损,很不忍心,又道:“司马大哥,其实姐姐也是不得已的,你得明白,现在这个局面,不是我们料想之中甚至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姐姐她……是有苦衷的。”说着,便推司马信离开,司马信倒也倔,怎么也不肯走,怒冲冲的大声道:“你们打我、骂我,我都可以忍受,可是请你们不要勉强玲君。若她真是个薄情的人,那我自悔是瞎了眼;若是你们强求她做不愿意的事,那未免太过分了!”

灵珊道:“你想知道的一切,日后我会一件一件的给你说明白。”

“不,我想听你姐姐亲口说,要不然我不会死心的!”司马信道。

穆灵珊不想让他挨打才这般好言相劝,不想他竟拗的像头驴子,慌忙中只好答应:“行,我会告诉姐姐你来过了,别担心,自有你们见面的机会。”

灵珊好说歹说,司马信才总算稍稍安心,正转身欲走,偏这时候许文晟及穆开林等人出来了,想是要走了,灵珊急的一头汗,但司马信也不好躲藏,不过只要他不发疯,他们也不知道他是谁,倒也没关系。

许文晟看见灵珊同一个男子在一起,虽然司马信的着装看上去有些穷酸,但配上他的相貌和身材也非常体面。穆开林笑着送许文晟离开,金玉在后面,旁边一群抬聘礼来的小厮,他们出了大门,穆开林金玉看到司马信竟在此。金玉暗推了灵珊一把,小声道:“怎么还没打发掉?就知道交给你会坏事。”

穆开林当然对司马信没有好脸色,许文晟倒是比较感兴趣,因问他是什么人。灵珊等怕他说错了话,引起司仪的质疑,让四王爷知道玲君在家是有情郎的就不好了,便笑着替司马信答话:“他是我的朋友,名叫司马信,大人。”反正要嫁给王爷的又不是自己,说自己是司马信的未婚妻也没关系。可许文晟是看上了灵珊的,听如此说很不自在,当面不好有所表现,只邪恶的瞅了司马信一眼,便恶风般的从旁边掠走了。待要回凌洲的前一刻,他忍不住对穆灵珊说了句:“有天,二小姐也会觅得如意郎飞黄腾踏的!”

穆灵珊怔了怔,遂说:“大人请慢走。”许文晟转身去了。

经过那番谈话,穆开林相当看好许文晟,而机灵敏感的金玉却看出许文晟对灵珊有意思,心中欢喜,想真是双喜临门,很快两个女儿都会出嫁了。

然二老看见司马信还留在此,立刻冷了脸,穆开林说了番非常决绝的话,叫他从此别再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否则绝不客气!便拉了穆灵珊进去,将司马信一人关在大门外?。司马信觉得自己总是被他们浇冷水,从里到外拔凉,那颗热情洋溢的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们的冷言冷语冰封,若不是为了穆玲君,也许那句“再也不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会是自己对他们爆发出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这样对待我的!”司马信攥紧红彤彤暴着青筋的拳头,咬牙说道。

在父母的迫使下,穆灵珊不得不狠心离了司马信,让他尝尽被嘲讽的滋味儿。“他这么爱姐姐,”灵珊充满甜蜜的羡慕,暗想,“姐姐可真幸福,要是也有个人这样对我,我死也不会辜负他的吧!”

“小姐,在想什么,整个儿变成了呆头鹅!”丫鬟小莲突然从后面转过脸,吓了灵珊一跳。只见这丫头面若银盆,眼似水杏,唇如红樱,一笑齿如含贝,穿着一身杏黄色衣裳,裙裾是水白色的,布着工整的褶皱,婀娜的身姿越发显了。

“没!没想什么!”灵珊立刻挺直了身子,扬了扬下颏,脸颊竟不可抑制的发红。

小莲抿嘴笑了笑,抬头说:“大小姐才说了,叫二小姐别自顾自的发痴呢!”

“姐姐!”灵珊瞅着她,辩道,“我想什么,跟姐姐有什么关系?”

小莲笑道:“说是赶明儿嫁了人,发痴的时候多得是,如今这自由自在的大好时光,别白白浪费了。”

灵珊越发不解了,自己都还没有心上人,出嫁更别谈在何年何月,这些话说给自己实在是没有道理。便说:“叫她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才是,今天这彩礼可不是给我的!她的自由时光,才没几天了呢。这么没由头的话,你不会顶了姐姐,干嘛转给我。”

小莲忖度道:“二小姐说的不错,大小姐确实有点怪怪的。”

“姐姐回房了吗?”灵珊问。

“没有呢,听说,四王爷明天就来迎亲,老爷夫人正嘱咐大小姐一些事宜。”

“什么,这么快!今天才不过定亲而已,干嘛这么急。”说着,穆灵珊去了前厅。

只听金玉笑道:“这四王爷果然名不虚传,这些彩礼,才刚让管家点算了,足足有五万两呢!没有一样是民间的东西,要不就是御用的,要不就是打着王爷府标记的,咱们这些个凡人,一辈子都没幸见的!”

穆开林捋着胡子,听如此说,开心的哈哈大笑。

穆玲君则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一切,见灵珊突然来了,方有了神色。“姐姐,恭喜你呀!”灵珊迎过去,一脸喜气洋洋的笑容。

玲君反咬了下嘴唇,微低着眉眼,心里只顾愧疚,灵珊却又说:“到底是个喜事,不论沉不称心,好歹是可喜可贺的!”若是告诉她司马信来过,说不定她会怎样伤心,亦或是更严重的,会穿着嫁衣逃婚!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灵珊再三斟酌,还是暂时不给她说的好,免得她刚刚稳定一点的心又不安分了。

玲君望着她快乐的笑靥,想道:“你明知道我爱的是司马信,如今被逼着嫁给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儿,你不反对不难过,反而很赞成很兴奋!哼,我的好妹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最了解我的,现在是为什么?看来,我这样对你根本不残忍过分,既然你喜欢,就让你嫁给四王爷好了!”她情绪激动,手不由得抖了一下,灵珊忙问:“姐姐,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玲君强笑道:“不,我很好!没关系!”

金玉看见,欢天喜地的样子,忙过来笑道:“玲君呀,我的菩萨好女儿,明天你就成为王妃了,千万养好身子,别出任何差错,否则的话,我们可负担不起。”

玲君看了眼灵珊,见她状况极佳,因对金玉笑道:“娘,不会有事的,刚才不过有些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小琼便扶着她回房去了。灵珊也欲去,金玉拽住她的胳膊,说:“你去干什么?”

“我?!”灵珊支支吾吾,金玉遂想这是个好机会,何不告诉她许文晟的心意?看她是如何态度,心里好有个底儿。便拉了灵珊坐在椅子上,笑容殷肯,举止恭维。灵珊不解,睁大了眼睛望着金玉,金玉说:“早知道名字跟人的命运有着极大关联,就给你们姐妹俩起名叫大凤、二凤了。”

灵珊眉头深锁,嗫嚅的重复着:“大凤,二凤?!好俗气的名字。娘,您为什么……”犹未说完,金玉又笑道:“管她什么俗气不俗气,只要你们俩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就算叫鸡儿鸭儿的也好!”灵珊听了颇感倒胃口,真是的,自己什么时候被这样羞辱过,竟被自己的娘说成鸡窝里的凤凰!金玉喋喋不休,她只得忍着气儿听她说下去。“据他自己说,他的头衔不过比王爷低一个等级,以后还会升呢。”

“他是谁?”灵珊拧眉问道。

“就是那个给四王爷送聘礼来的司仪大人,名字嘛,好像叫许文晟。”

灵珊略显诧异:“那个人,他头衔有多大以后会不会升级跟我有什么相干?”

金玉顿了顿,又笑说:“他呀,对你产生了爱慕之心,你说说,他的好坏还跟你没关系吗?”

穆灵珊猛地站了起来,体内热血沸腾,许文晟的模样姿态恍然出现在脑子里,阴森森的笑容,婉转的声音,可以说明他很圆滑也非常狡猾。突然一股气充斥到她的喉咙:“娘,爱慕我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我在乎他们每个人什么时候升官发财,什么时候一败涂地,那我连顿犯都没时间吃了!”

金玉站起来劝道:“那不一样,许文晟是王爷的人,王爷是什么样的人?这除了皇上,可就是王爷了,他是王爷身边的红人,嫁给他,你这辈子也就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

灵珊气恼不已,想反驳又被哽在嗓子眼儿说不出来,一堵气扭身跑了,小莲也跟过去。

金玉没有顺心不禁生气,但一看到那么多彩礼,遂又喜眉笑眼。

灵珊自感爹娘是贪财之人,为了得到金钱,甚至不惜出卖女儿,这真叫她伤心,躲进屋子里,一直不出来。

玲君便利用今夜逃走,在房里改换了一番妆容,收拾起来自己的首饰和私房钱以及几件换洗的衣裳,装成包袱背在肩上,然后轻手轻脚地从窗户出后门儿去。

次日一早,金玉便亲自来敲玲君的门,叫她起来打扮打扮,等候四王爷迎亲队伍的到来。可敲了良久的门,又说了许多话,却不见里面有动静,急了叫人踹开门,这下才发现穆玲君不见了!金玉一时唬的头昏脑胀,瘫坐在椅子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抬眼发现一张纸条放在桌边,拿起来看上面写得是:爹,娘,女儿不孝,与其让女儿被判司马信,还不如一绳子勒死了我!我走了,一切就交给灵珊吧,她会比我做的更好。玲君,笔。

金玉看了当即嚎哭,过后又历斥小琼等人,小琼吓得哭哭啼啼,辩解说:“大小姐不让我们进去侍奉,晚间我们就各自睡去了。”金玉把她们狠狠责备了一番,还说事后要好好修理她们,丫鬟们一个个都心惊胆战的。

金玉想玲君说的“一切都交给灵珊,”认为她们姐妹俩之前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便急匆匆跑去质问二女儿。灵珊闻听姐姐离家出走了,立刻倒抽了口冷气,又听娘忙不迭的问:“你们姐妹二人瞒着大家怎么想的?枉我对你们怀抱那么大的期望,敢情你们就是这样坑我的!”

灵珊不知所措,眼里急出了泪,“娘,姐姐什么都没给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姐姐不是答应了,怎么会临阵脱逃?这到底怎么回事!”她语无伦次的反问。

“她说,一切就交给你这个好妹妹了。敢情你们早就串通好了,好女儿,你现在又打算怎么捉弄我们?”金玉愤恨之极,喘吁吁的道。

“什么,交给我?”灵珊喃喃道,眼睛里掠过丝丝惊恐。

金玉已然惶恐的哭了起来:“对,她跟司马信私奔了,四王爷见不到新娘子,我们穆家就死定了!”

灵珊恍然想起那个香囊以及玲君的话:“想我的时候再拆开,会有用的。”她一片茫然,眼前似乎一片漆黑,慌忙从腰间取出那个香囊,胡乱的打开来,里面竟装着一团纸。她几乎是颤抖着拆开了纸团,金玉问她那是什么,她的目光却被纸上娟秀的楷体字狠命吞噬了!金玉夺过去看,竟是让二女儿代嫁的意思!这对金玉来说,仿佛垂死挣扎中的一线生机,随即祈求灵珊答应。灵珊却欲哭无泪,被娘使劲抓住摇晃,自感犹如那枝头的一片叶子,风往哪里吹,哪里就是自己的方向;她身体的神经俱已麻木,泪水哽在喉咙里,爆发的渠道被莫名的感觉堵塞。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2 关键字:许文晟,金玉,司马信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3章 第3章 痴女郎薄情欺令妹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3章 第3章 痴女郎薄情欺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