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4章 第4章 为父母含泪往凌洲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4章 第4章 为父母含泪往凌洲

赵雨宁许文晟金玉穆灵珊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赵雨宁许文晟金玉穆灵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四章精选:赵雨宁来,记得自己嘱咐过她千万求令尊把此事禀告给皇上,使得皇上会反对四王爷的行为,因忙的道:“对了,雨宁姐姐应该可以救我的!小莲,你快去赵府一趟,找雨宁姐姐问个清楚,看皇上怎么说的。”她抓住小莲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呼吸的急促让小莲不敢迟疑,随即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金玉没有阻止,想这门亲事成不成无所谓了,自己不赞成也不反对,免得惹恼了灵珊,使性子不愿嫁了才糟呢。 灵珊在桌前踱来踱去,像风中被吹断了梗的花儿…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四章精选

半晌,金玉好容易弄明白了玲君那些话的意思,再看灵珊那般丢了魂着了魔样的神色,便自有些替委屈,但事到如今,也到底没有别的法子,若不应付了四王爷,别说那些彩礼别想得,就是穆府上上下下几十口的人命,也都会被推向悬崖边儿上!如此,金玉只好哀求灵珊:“我可怜的闺女,你姐姐纵是心死在了那司马信身上,才做出如此绝情的事来!将四王爷推给了你,你一向活泼开朗的,娘也知道,你们姐妹俩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不稀罕四王爷。可你好歹为你爹你娘想想,活了半世,还没享个福就望见棺材了。”一边说,眼里一边滚下泪珠子来。

穆灵珊本心口上突然砸了石头似的,欲哭无泪,憋得脸紫红,见状便也纵性儿哭起来,伏身在桌子上,肩膀抖得厉害。小莲等丫鬟已略会意出她们如此这般的缘故,也涕泪交零,忙着来劝慰金玉和穆灵珊。金玉稍微冷静,看向仍哄着眼眶啼哭的穆灵珊,又劝了一番,穆灵珊的心简直四分五裂了,呜咽道:“我只是一个女孩儿,娘的话,哪里有不听的道理?况且……咱们穆家走到这一天也不容易,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被杀光烧绝而不闻不问……”

“好女儿,娘知道你是最懂事的。”金玉略宽了心,说道,“虽然你可以暂时应付了这摊子,但你们终究有不一样的地方,且昨天刚有司仪来过,把你们俩都碰见了,早知道就应该把你藏起来才好。”

灵珊啜泣着:“藏起来……哼,给姐姐当替补的吗?”

“玲君她不顾我们死活,跟着穷小子快活去,从此穆家再没有她这个人!”金玉道。

穆灵珊心痛之极,万万想不到从小那个跟自己进出一道、吃饭一桌的姐姐,到头来会如此对待自己;昨天,她还在脑子里漫想未来夫婿的模样,现在却被那个最亲爱的人狠狠剥夺了去选择爱人的权利,她不禁想责备穆玲君的自私无情,忽然想起赵雨宁来,记得自己嘱咐过她千万求令尊把此事禀告给皇上,使得皇上会反对四王爷的行为,因忙的道:“对了,雨宁姐姐应该可以救我的!小莲,你快去赵府一趟,找雨宁姐姐问个清楚,看皇上怎么说的。”她抓住小莲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呼吸的急促让小莲不敢迟疑,随即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金玉没有阻止,想这门亲事成不成无所谓了,自己不赞成也不反对,免得惹恼了灵珊,使性子不愿嫁了才糟呢。

灵珊在桌前踱来踱去,像风中被吹断了梗的花儿,茫茫天地,无所适从。她心中慌乱,惶惶然不知所措的样子,若真的被迫嫁给了四王爷,那不止荒废掉了珍贵的韶华之年,甚至这一生都毁了。多么无助,多么伤心,多么畏惧,却无以言说,只能低声哽咽,金玉见了,并不安抚。穆开林听说穆玲君与人私奔一时,急的火冒三丈,金玉给他说新娘的位置可由灵珊来顶替,方才不那么战战兢兢。

不多时,小莲与赵雨宁都过来了,赵雨宁愧疚非常,说是拜托给爹了,可没想到四王爷的动作这么快,就算皇上会予以反对,那写信的来来去去也要三五天,根本来不及;先前是替玲君难过,这会儿更为灵珊委屈的要命,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脸颊,“怎么会这样,”灵珊呜咽道,“四王爷是个衣冠禽兽,你们怎么可以让我嫁给个禽兽!”

穆开林听了只是叹气,金玉一副愁眉紧锁的样子,时不时地拿帕子拭泪,表示对女儿的婚姻大事完全无可奈何。赵雨宁不忍,擦干了眼泪,说道:“灵珊给了刘储实在是可惜,光怨天怨地的哭泣也无济于事,倒是镇定下来,想想办法。”

金玉暗中责备她:“不变着法儿安慰我们灵珊,反而叫她越发不安。”便说:“哪有什么办法呢?虽说四王爷老了点儿,但你们年轻小泵娘不知道,就是这样的人老实,好伺候。灵珊啊,跟他配你现在是委屈了些,不过年纪越大,就会越觉得有滋味儿。”还有些话,不便当着别人,便推了灵珊往帘子里面去了,灵珊疑惑她为何这样神秘兮兮的,回过头来问:“娘,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我知道,你们也是没办法,身为人子,我不应该怨你们什么。”

金玉略微感动,半笑道:“好孩子,跟了四王爷,处处都是好的,他爵位大,财力大,女人这辈子图的不都是这个?就是你年轻他年老,你漂亮人丑些,名誉上不大好听罢了。其实这样更好,他那么大年纪了,再活,也不过就一二十年光景,你就不同了,你现今才十七,好日子都在后头呢!”她轻轻地拍了拍灵珊叠在一块的手,听如此说,灵珊转过头来,拿眼睛望着娘那副风韵犹存的面孔,拧眉问:“他死了,我不就成了寡妇,哪里还有好日子可言?”

金玉道:“到时候你就是王爷府的主子,兄弟的遗孀,皇上自要倍加照顾,会给你花不完的钱,使不尽的佣人,岂不自在的很?”

灵珊不禁一惊,原来还有那些个好处,可是女孩子的青春时光被消耗殆尽了,物质生活再丰盛快活又有什么用?她低下头,努着嘴,咕哝道:“这样说来,我反倒成了个幸福的人。罢了,一切听天由命吧,说不定,姐姐待会儿就回来了呢,在我心目中,她可从来不是丢下麻烦事一走了之的人。”话音一落,就听到外面有小厮来报:“老爷,司仪大人来了,在大厅等候呢。”

穆开林回头看了眼帘子,便慌忙去了。

赵雨宁正想进去,只见她们拨开帘子出来了,金玉听见“司仪大人”四个字,想本来打算把灵珊配给他的,玲君嫁给王爷,那穆家就有承望大富大贵,想不到就因一个穆玲君,一切都给搞乱了,不免觉得可惜。往外一望,见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便向身后的丫鬟们和喜娘等人,急急的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给小姐打扮,还有新娘礼服,喜帕,都整理好了。小心着点儿,不得出岔子。”众人等忙应了就去各干各的,灵珊见事局已定,没有回旋的余地,只好勉勉强强的在梳妆镜前坐下,让人梳头擦粉。

雨宁暗自叹息,金玉正要出门去前厅,雨宁拽住她的袖襟,问道:“司仪怎么提前来了,理应跟迎亲队伍一块来的才是,倒没听见唢呐响。”

金玉歪头想了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道:“姑娘说的是,我这就前去看看。”说着便踏出了门槛,雨宁低头忖度片刻,摇摇头方过灵珊这边来,帮她看挽什么发髻才好看,灵珊却全然没有心思,只呆呆的、双目无神。

雨宁看了不忍,摸着她一侧的肩胛,道:“玲君也太无情无义了,我们都当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灵珊恨恨的道:“对,她根本就是个自私无耻之人,要不是为了爹娘,我宁愿死了!”

雨宁忙道:“快别说这种话,无论如何,都应该好好的活着才是。那四王爷势头太急,否则可能还有办法挽救。”

灵珊苦笑:“事到如今,说这些个话还有什么用呢?”赵雨宁便不再说什么,金银器皿,映的那红盖头血一样腥红。

许文晟带领着迎亲队伍,虽是有些派头,终究没有锣鼓喧天那种热闹喜庆。来到穆府,金玉忍不住问为什么没有唢呐,许文晟便说是四王爷的意思,刘储不喜欢吵吵闹闹的,所以即使是婚礼也要进行的非常安静低调。穆开林不为此所喜,如此别人连自己的女儿出嫁了将都不知道,已经答应了不置办酒席,又用这种悄无声息的方式迎娶自己的女儿,自是敢怒不敢言。

穆灵珊被扶上了花轿,一路泪湿鲛帕,风和镇越来越远,凌洲的影像慢慢从朦胧变得清晰,宏伟之势已彰显出来。

“不能哭……不能哭……”她努力劝慰自己的妥协是有价值的,“从此以后,你就是穆玲君……让她回心转意的时候,感到万分愧疚吧。”轿子一颠一颠,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自己对未来的希望一下子从满怀憧憬落到了地上,摔个粉碎,整个人陷入绝境一般,不禁啜泣出了声。

许文晟走在轿子一侧,听见从厚厚的帘内传出隐隐的哭泣,扯起嘴角露出怪异的笑容,并不理会。灵珊只听得周围越来越喧嚷,那是到了街区。四王爷的府邸坐落在凌洲的西南角,地势偏僻,也证实了他孤僻的性格。

凌洲街区非常繁华热闹,虽然不吹唢呐放鞭炮,仍有许多人知道是四王爷的新娘子来了,怡红院的老鸨子对新娘子的模样十分在意,因之前她嘲笑刘储生的一副丑八怪,也只配得上个母大虫。刘储不服气,当时就赌咒发誓,一定要在十天内娶得凌洲或者凌洲之外的最漂亮的女子为妻!

老鸨子亦是个美娇娘,手拿小圆扇,身着紫荆花长裙,袒胸露臂,盘着高高的发髻,戴着一步一摇的簪子。趁花轿路过面前的当儿,她一把将许文晟拽过来,媚声媚气的问:“怎么样?”

许文晟哧了下鼻子,笑道:“整个儿一仙女下凡,你等着瞧就是了。”

花媚娘眉心若蹙,勉强笑道:“老东西当真有天大的艳福没享呢!”

许文晟笑道:“花姨,亏你还是做那种生意的人,这人只要有钱势在手,长得就是一只蛤蟆相又何妨?”

花媚娘扬了扬细眉,媚眼纷飞,笑道:“说的是呀!你成天在王爷府进进出出,如今王爷的事儿都是你处理,没得少漏吧?”

许文晟会意,心照不宣的诡笑道:“我可不是癞蛤蟆!”转而又道,“我得赶紧走了,等新娘子新郎过了新婚之夜,花姨一定要去看两眼,别自己闷骚乱想!”说着急忙走了。花媚娘不屑的哼笑一声,转身回去。却有一团人簇拥着婚礼队伍,都巴着眼想见识见识四王爷的老婆长什么样,有猜丑的,也有猜美的,嘴里都是戏笑。

轿帘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谁都想要一睹去往王爷府的新娘的芳容。“听说四王爷因自己丑,而特意不惜付出全部钱财娶一个绝美的女子!”一个年轻人带着稀罕的神色向周围的人说。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2 关键字:赵雨宁,许文晟,金玉,穆灵珊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4章 第4章 为父母含泪往凌洲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4章 第4章 为父母含泪往凌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