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5章 第5章 纵烟鬼妾身置奇林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5章 第5章 纵烟鬼妾身置奇林

许文晟穆灵珊刘储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许文晟穆灵珊刘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五章精选:许文晟听见,可惜道:“好一个冰清玉洁的美人儿就被这个糟老头子给糟蹋了。”不禁想起穆灵珊,好在自己所中意的那个依然是冰清玉洁的。 这是在大白天,灵珊失去了珍贵的身,晚上,刘储更加狂妄!她纵然不愿意把自己奉献给四王爷,可命中注定的事情不能逆转。 灵珊满口吞咽着泪水,长长的眼睫上垂挂着湿漉漉的水珠,透过模糊的视线发现已经是夜里了。旁边就睡着刘储,猪一样鼾声如雷,她实在受不了,不得不悄悄地下了床,出了门,呼吸到…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五章精选

娇容泪痕新,她抚弄衣裳,十指捏成了拳头,用金线绣着鸳鸯的红色帕子皱成了一团,时而有大朵的泪花在上面绽开:空诉满心的委屈。她身为名门庶女,因姐姐临时改嫁,与人私奔,不得不被迫来到王爷府,四王爷扬言说,若在大婚之日见不到自己指定的新娘子,就将穆家铲平。好在穆灵珊与姐姐长得相像八分,四王爷眼神不好,想必看不出来姐妹的差异。可这样一来,穆灵珊就不得不用姐姐的名字,穆玲君。

轿子在王爷府门前停下,两个喜娘拨开轿帘扶了穆灵珊出来,穆灵珊因极为不情愿而脚步变得非常沉重,却不得不坚持走下去。

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视线,但依然可以感觉得出王爷府的庭院大得可以游山玩水,假山旁边还养着几只仙鹤,窸窣作响的竹林里总传出幽幽的笛声,穆灵珊由几个丫鬟陪着走在曲折悠长的回廊下,不时扫几眼周围静悄悄的景物。终于来到四王爷所在的房间,穆灵珊的心跳愈加剧烈,这间正房里的光线跟外面的天光相比太过昏暗,她小心翼翼地走进门槛,几个丫鬟随即退了出去。每一步都像猫一样,怕被听出动静,而目之所及却不见有人。事先,她对四王爷有过无数猜测,猜测他会以哪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可千想万想,也没想到他会如此端王爷架子,竟这许久都不主动出来相见!

不过这样更好,要是一辈子都不出来才好。穆灵珊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心里的愤恨愈演愈烈:突然,从旁边的床上发出被子与衣服摩擦的声音,她忙拨起盖头看过去,像一只警惕的猫。只见一个面目奇丑的男人从里面坐起身,探出那邋里邋遢的脑袋来,“天哪!”穆灵珊惊叫一声,惶惑地往后退。那男人正眼冒光彩,看新娘子这般举动,以为是羞怯,便以极快地速度下了床,拉过一把椅子,让险些儿摔倒的穆灵珊坐下。四王爷转而单膝跪在她膝前,熠熠生辉的眼睛里游动着几丝混浊的苔藓,皮肤像被人用刀狠狠划过,留下错综的深深浅浅的沟壑。穆灵珊眼睛瞪得大大的,像在瞪一个奇异的动物,闪烁着生硬的恐惧。四王爷的眼睛不停打量着这位年轻的美人,他自己已将至不惑,还未曾婚娶,一是他讨厌那些蔑视自己的女人,因为他的形貌往往把他的显赫地位掩藏的严严实实,让人第一眼看到就得个神经病或者乞丐的印象:二是他眼光太高,看不起那些相貌平庸的女人,所以终身大事一拖再拖,拖至中年。

现在,他觉得眼前这个美人比第一次看到她还超凡脱俗几分:当然,他毫无察觉两次所见不是同一个人。“四王爷?”穆灵珊颤巍巍的问。再没有什么因外貌的关系而让人怀疑本来已确告过的身份再可悲的了:四王爷不想成亲第一天就动气,便绷着脸回答说:“你是王妃,我不就是王爷吗!”穆灵珊的心都快碎了,有谁听得见她的呐喊:他不是我的夫君!本小姐才不和这样的丑八怪同床共枕!不要……

灵珊倒抽了口冷气,将提前藏在袖子里的匕首逃出来,摁下开关,锋刃倏地蹿出来,高光一闪,她眼中也是精光闪烁,刘储并没有什么诧异之色,只怜爱的问:“美丽的王妃,你这是干什么?”

穆灵珊冷冷的道:“你……你杀了我吧,要不我就自行了断!”

刘储不以为然,笑道:“老婆,嫁都嫁进来了,没得弄了本王一屋子的血腥味儿,那可不是本王想要的。”

灵珊不由得一阵恶心,即举匕首,却被刘储一把夺过去,刘储拿着被美人儿握过的匕首,贪婪的吮吸了下上面的余香,又睁眼瞅着灵珊,灵珊态度略微强硬,道:“动手吧!”遂闭上了长长的双目。刘储望着她丰盈的身体,薄薄的衣裳凸显出双峰的润满,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轮廓。他用匕首的剑刃轻轻滑过她玉似的脸颊,一直蔓延至脖子,再至乳沟。“这个畜生,到底想干什么!”灵珊呼吸急促起来,以为他会将匕首丢掉或者真的成全自己,千万不曾想这么个举动是什么用意。她依然紧闭双目,四王爷将匕首的剑刃抵在她嫩如白雪的胸前,久久的凝望着那一点,心里那只暴躁的欲望之兽,早已等得口干舌燥。继而,利刃划破了她的衣服,露出白色的胸衣。灵珊忙睁开眼抱臂瑟缩,瞳孔圆瞪,惶恐道:“你怎么不杀我!”

刘储丢掉匕首,站起身笑道:“你就是本王想要的那个人,本王不会平白无故的杀任何人,更何况你是本王的爱妃。”

灵珊无法逃走,他紧紧地站在自己面前,想站都站不起来,听如此说,委屈的道:“你并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他们说你就是王法……你既然可以威胁我父母,怎么就不敢把我杀了?”

刘储两根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拖起来,邪恶的说:“因为只有你才是我的老婆,我是不会把自己的老婆怎么样的。”说着,一把揽住灵珊的腰,将她抱起来,灵珊只管怒捶他的肩膀,满口叫着:“我不是我不是!”却已置身于床榻之上,只见刘储胡乱脱了上衣,随即将她按在身下,肆无忌惮将她的衣服一层层拨去,不等灵珊抵抗,他那张胡子邋遢的嘴就已经堵在她的娇唇之上!灵珊挣扎,呜咽……两次推开了刘储,却又两次被他制服。“老婆,你就乖乖地躺着,本王不会亏待你的。说,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满足你!”

“我只要你马上滚得远远地!”瓮声瓮气的一声怒喝。

“这个嘛,有违新婚规则,怕是本王做不到。”刘储在她身上肆意咬啮,四十多年所禁全部都在这时候倾泻出来!

她无奈之极,委屈之极,一阵阵的声音从未关的门里传出来,许文晟听见,可惜道:“好一个冰清玉洁的美人儿就被这个糟老头子给糟蹋了。”不禁想起穆灵珊,好在自己所中意的那个依然是冰清玉洁的。

这是在大白天,灵珊失去了珍贵的身,晚上,刘储更加狂妄!她纵然不愿意把自己奉献给四王爷,可命中注定的事情不能逆转。

灵珊满口吞咽着泪水,长长的眼睫上垂挂着湿漉漉的水珠,透过模糊的视线发现已经是夜里了。旁边就睡着刘储,猪一样鼾声如雷,她实在受不了,不得不悄悄地下了床,出了门,呼吸到外面凉凉的空气,才感觉自己还是个人。

值班的小厮丫鬟有很多,被发现了不好,只好又进了屋,转身掩上门。看见刘储酣睡的身影,她的心里只有愤恨。

她坐在椅子上,一夜未眠。天蒙蒙亮,刘储才醒来,拖着难听的慵懒的声调问:“人呢?!”

穆灵珊急忙过去,一副悍妻的模样,问:“王爷,臣妾在这儿呢。睡得如何?”

刘储见她如此好形色,微微诧异,笑道:“这是四十多年来本王睡得最好的一个觉,就因为有了你。奇怪,你起的这么早。”

“不是臣妾起的早,而是王爷的鼾声吵的臣妾根本没办法睡。”灵珊道。

刘储惊道:“既然如此,怎么不叫醒我。”遂心疼的看着灵珊,“我可怜的爱妃,你一定是太爱本王了,才会舍不得打扰本王睡觉。”

灵珊冷笑道:“王爷怎么说就是怎么样了。”遂在床边坐下,刘储看了,不禁笑道:“女人就是这样,明明喜欢还故作清高,突破了第一次,以后的生活就容易了。”灵珊蹙眉凶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储笑道:“你应该懂得,怎么反过来问本王什么意思。”灵珊只得帮他穿鞋子,衣服,“王爷,臣妾累了,头发你自己弄就是了。”说着便走到自己的梳妆镜前,梳头挽发。

这时候,小莲端着洗脸水进来了,看他们都已起来,告罪道:“不知王爷、王妃起的这么早,奴婢来完了,请责罚。”将洗脸水放在盆架上,低头垂手立着。

穆灵珊道:“没什么,才刚起来。”小莲看见她眼睛红肿,脸上仍有泪痕,也悄悄地瞅了眼刘储,唬了一跳,果然名不虚传!忙又低下头去,帮灵珊梳头。

刘储自己弄了弄头发,看她们主仆两个倒也亲和,过来笑道:“这个丫头叫什么名字?”

“回王爷,奴婢名叫小莲。”

“小莲,给我挽凌洲女人的发式,”灵珊吩咐道,“既然离开了风和镇,就应该摆脱那里的风气,凌洲是大地方,什么都新鲜。”

刘储笑道:“对对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此以后你也是凌洲的女人了,自然得入乡随俗。”

小莲一脸颓丧,皱眉道:“可是王爷,王妃,奴婢才是第一次来了凌洲,凌洲女人的发式,奴婢还不会弄。”

灵珊道:“是呀,你刚随我来的。”

刘储忙道:“那不是问题,早在爱妃嫁过来之前,本王就已经培养了三五十个丫鬟,都是给爱妃使用的。怎么到现在一个也没影儿?那个许文晟真是粗心大意,连这么重要的事都疏忽了,回来一定给他一顿好打!小莲,随后扶爱妃去别有洞天处,本王去了。”

小莲曲膝应是,灵珊连头也不回,只巴望着模模糊糊的铜镜里面的人儿,顾影自怜。

刘储一出门,就有两个随从跟上,顶头迎见许文晟,许文晟忙过来陪笑请安,刘储愤愤地指责了他一顿,许文晟满口道:“奴才错了,奴才该死!王爷,奴才这就去给王妃差丫鬟。”说着忙去了。

梳理完毕,穆灵珊来到了别有洞天,她看着门匾上的四个大字,不禁笑道:“这府邸确是别有洞天,人也稀奇古怪的很!我看还不如叫‘奇林异兽’更为恰当。”小莲附和笑道:“王妃说的是,可不就是这个理儿呢。”笑着便走了进去。

刘储正在座上抽点烟,听见她们如此嬉笑,从嘴里吐出浓浓的烟雾,问:“奇林异兽,什么意思?”

灵珊还没看见他在这儿,回过头一看烟雾缭绕,怪味刺鼻,惊道:“王爷,你在吸什么东西!”

刘储又用力吸了一口,回答道:“当然是好东西。本王只问你那四个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本王听了觉得恰当,好把别有洞天换掉。”

灵珊看见这幅境况,才明白“别有洞天”四字的含义,这糟老头子本身就一无是处了,居然还有吸大烟这烂癖好。她拧眉咳嗽了一阵儿,冷笑道:“刚才只是臣妾无心打趣,还不能完全体会是如何的别有洞天,现在,臣妾看得清了,也体会到懂得了,奇林异兽自是没有别有洞天合适应景。”

刘储便只顾吸大烟,不再言语。灵珊气的乱战,正想走,许文晟却领着两个丫鬟过来了,抬头看见灵珊,他诧异万分,如遭雷劈,这不是穆灵珊吗?!王爷所娶的应该是穆玲君才对!

许文晟不知事情由来,顿时神思混乱,绷紧了神经,无法再说一个字。灵珊冷冷的笑道:“哟,这不是司仪大人吗?怎么不走了,见了本王妃好像见了阎罗王一样,本王妃给你让道就是了,你只管进去。”说着欲绕过许文晟,许文晟下意识的竟抓住了她的衣袖,道:“不!”灵珊诧异,刘储瞅见了这形景,许文晟急忙松开手,镇定下来,道,“王妃,奴才精心给您挑选了两个丫鬟,”指着两个女子一一的介绍,一个叫红燕,一个叫醉蓝。

灵珊看了,笑道:“要一个红燕罢了,已有小莲,不须那么多人。”红燕便跟了她。许文晟又说:“王妃,早膳马上开始了,要不要跟王爷一起用膳,还是回房里用?说出来,奴才好准备。”

灵珊绝不会想跟那个大烟鬼一块儿吃饭的,不等她说,刘储却放下烟杆儿道:“本王要跟爱妃一个桌子吃饭。”

没办法,灵珊只有妥协的份儿。许文晟仔仔细细的观察了她的面容,确定她就是穆灵珊!“该死的,这是怎么搞的,弄了半天,糟老头吃的却是我的到嘴之食。”他咬牙切齿,拳头捏的通红。

一个桌子吃饭,刘储心里非常畅快,时不时地哈哈大笑,让灵珊多吃点儿,灵珊却吃了极少的食物,遂急忙作辞了。

刘储发现许文晟的眼睛总盯着自己的爱妃,心里不快活,把他叫到跟前来,问:“本王的眼光如何?”

许文晟面红耳赤,口不对心的应承着:“王爷的眼光不愧是天下第一,王妃是天底下少有的大美人,看了第一眼,就忍不住再看第二眼,这是没办法的事。”

刘储冷笑道:“好看的东西,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切勿动手动脚,那是本王的专利。”

许文晟心中不快,只得勉强应承,遂说:“王爷,花媚娘对此倒是特别的感兴趣。”

刘储笑道:“哼哼,那个老狐狸,本王少不了会让她见识一番的。”

“没别的事,奴才就告辞了。”许文晟道。刘储让他去亲自采买些烟叶儿回来,这是有意支会,不让他有机会靠近穆灵珊,许文晟不服也没用,只好照办。

灵珊回去即刻让红燕去弄洗澡水,厌恶道:“大烟鬼,哼,本小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丑八怪也就罢了,怎么还是个大烟鬼呢!”

小莲道:“听说抽大烟的人会变老变丑,难不成王爷就是因此……”不及说完,灵珊就哄了眼眶,啜泣道:“都这样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的日子该怎么过呢。你说,嘴里粘着只苍蝇,该有多恶心!”一语未了,便将刚才吃的东西一下子呕了出来。小莲急忙把痰盂端走。灵珊伏在桌边,越想越悲伤,忽有刘储的随行来报:“王爷说待会儿去风和镇拜见岳父岳母,请王妃准备一下。”

灵珊怒道:“回去告诉他,我爹娘死了,不用拜见!”

小厮只好退了出去,红燕打理好了洗澡水,请她去浴房,灵珊喘吁吁的随她去了。

刘储听见灵珊如此说话,惊异万分,忙起身回来。正遇见小莲清理痰盂回来,便问:“爱妃怎么不见了?你拿这个东西干什么去了?”

小莲回答道:“刚才,王妃胸闷呕吐,奴婢拿出去清理。这会儿,王妃大概在浴房呢!”

听如此说,刘储急忙去了浴房。红燕正给灵珊宽衣,身上一丝不挂,刚一只脚插进了水盆里。

刘储敲了敲门,红燕打开门,一看是他,忙行礼道:“四王爷好。”

刘储只问爱妃在哪里,红燕照实回答,刘储却欲进来,红燕阻拦无用,灵珊听他来了,急忙拉衣服遮在身上,惶恐的瞪着已然站在近前的刘储。刘储见她满面红霞,赤身裸体,衣服只掩着身体的一部分,那露出来的一部分看上去软绵绵湿漉漉,诱人之极。“王爷,臣妾在沐浴,还请王爷外面等候。”灵珊惴惴不安的道。

刘储寡廉鲜耻的笑道:“你整个人都是本王的了,还有什么可羞的?红燕出去,就让本王伺候爱妃洗澡!”

“这……这……”红燕低着头不知所措,穆灵珊吓坏了,大声道:“不行!”

刘储皱眉问:“爱妃,为什么不行?洗好了就同本王去风和镇,俗话说的好: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我这个丑女婿总也得见老丈人啊!”

原来是为自己那句话才来的,灵珊自悔不已,看他色迷迷的眼神,满心恶心,让他先到屏风后面去,刘储不依。灵珊怒道:“拉王爷出去!”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3 关键字:许文晟,穆灵珊,刘储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5章 第5章 纵烟鬼妾身置奇林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5章 第5章 纵烟鬼妾身置奇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