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6章 第6章 寻风情更移多闲情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6章 第6章 寻风情更移多闲情

许文晟穆灵珊刘储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许文晟穆灵珊刘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六章精选:许文晟,许文晟忙问王妃所在。红燕脸红着嗫嗫嚅嚅的道:“王妃……王妃在浴房……” 听如此说,许文晟喜不自胜,即刻要过去,红燕拦住他道:“许大人上哪儿去!不光王妃……还有王爷!” 许文晟诧异皱眉:“什么,王爷他们两个都在浴房!” 红燕点点头说:“是的,是王爷突然冲了进去,奴婢也被赶了出来。”不等说完许文晟就急忙跑了过去。红燕不明白他急个什么,顿了顿,也回去了。 刘储正脱衣服调戏灵珊,灵珊逃跑也无路,门已被外…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六章精选

刘储为之震怒,冲那些门外的小厮喊道:“谁敢动!”自然是没有一个人敢动,红燕无法只好出去了,慌慌张张的,一头撞见许文晟,许文晟忙问王妃所在。红燕脸红着嗫嗫嚅嚅的道:“王妃……王妃在浴房……”

听如此说,许文晟喜不自胜,即刻要过去,红燕拦住他道:“许大人上哪儿去!不光王妃……还有王爷!”

许文晟诧异皱眉:“什么,王爷他们两个都在浴房!”

红燕点点头说:“是的,是王爷突然冲了进去,奴婢也被赶了出来。”不等说完许文晟就急忙跑了过去。红燕不明白他急个什么,顿了顿,也回去了。

刘储正脱衣服调戏灵珊,灵珊逃跑也无路,门已被外面的小厮上了锁。许文晟看到浴房外站着刘储的四五个随从,镇定了一下,上前道:“王爷的烟叶儿已经置办好了,卖烟叶儿的刘老板说这个月的东西涨价了,我回来问问王爷是不是继续买他的。王爷呢?”因为心虚,所以略微语无伦次。一随从笑道:“许大人,小的想王爷现在做的事比别的任何事重要多了,劝你自己主张了吧,不要打扰王爷的好事。”

“救命啊!救命啊!”灵珊穿好了衣服,使劲晃动门扇。许文晟想冲过去将她放出来,可是如果这样做的话,说不定就惹恼了刘储,那可不是好玩的,只得陪笑走了。

灵珊转过身,紧紧地贴着门,惶恐道:“王爷,臣妾都是你的人了,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晚上,偏在这种地方?何况,臣妾刚刚吐了,身上都是怪味儿!”

刘储听了,这事儿不假,只好罢了,道:“那就晚上吧。爱妃,你且安安稳稳的洗个澡。”说着,手指划过她瘦削的肩胛,开门出去了。

灵珊满腔怒火,走到水盆旁边,咬牙一脚踢翻了,水花四溅,流了一地。

不久,穆灵珊从浴房出来,红燕正过来,她扬起巴掌狠狠地落在红燕脸上,骂道:“混东西!如果是小莲在,绝对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走的。”红燕自觉愧疚,并无话说。

灵珊来到刘储面前,刘储正在试用新烟叶儿,许文晟在一旁伺候,见灵珊过来了,急忙行了个礼,灵珊瞅着刘储,冷笑道:“王爷,臣妾不是说了,臣妾爹娘死了,还去风和镇有个什么意思?”

刘储抬起头,磕了磕烟锅,道:“爱妃别说笑了,岳父岳母现如今好好的活着呢,你身为女儿,怎么可以这样说她们?”

灵珊之所以那样说,一则是愤恨父母,二则是怕她们看了刘储会吓坏的。遂笑道:“他们对臣妾不好,臣妾就当他们死了,王爷,你不会怪罪臣妾吧?”

“他们怎么对你不好了?”刘储问。

“因为上头有个姐姐,他们想要的是个男孩,而我偏偏又是个女孩,他们自然就对我不好咯!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儿,数不过来,如今我只当他们死了。”灵珊扯谎道。

许文晟听了大为不解,四王爷要娶的本来就是穆家大小姐,怎么,刘储已经知道了?正大惑不解,刘储皱眉道:“听说穆家有两个女儿,本王看上的那个名叫穆玲君,在家里排行老大。玲君,难不成本王弄错了,你是妹妹?”

灵珊方觉失言,忙解释道:“不!臣妾……臣妾失言,是这样的,臣妾是老大,后来父母有了妹妹,就不大在乎臣妾了!”

许文晟便知她现在也情非得已,一定出了什么事故,才不得不冒名顶替!刘储不傻,知道他不想让自己去风和镇,省得让人笑话!“既然如此,就依你吧。”他说。灵珊这才放了心,遂回了卧室。

吃过午饭,花媚娘前来拜访,见穆灵珊果然名不虚传,刘储在她面前也可以不被嘲讽了。灵珊不喜欢花媚娘这种人,所以并没有和她说一个字,只刘储招呼着花媚娘。许文晟看他们两个聊得投机,就悄悄地溜了出来,去找灵珊。

灵珊正在迂回的花园小道上闲逛,许文晟看四下里没有什么人,便上前几步叫道:“灵珊!”灵珊猛一怔,忙回过头,一看是许文晟,想在穆府的时候,他见过自己也见过姐姐,当真认得自己!忖度间,许文晟已经来到了跟前,她道:“是你!”

许文晟瞧她脸红的样子还真好看,笑道:“穆灵珊,你好大的胆子,欺骗王爷,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

穆灵珊冷笑:“大不了就是一死。对于我来,生又何欢,死有何惧?”

“但究竟不是你一个人死了就可以了了的,是要诛灭九族的!”许文晟邪魅道。

穆灵珊微微一惊,睥睨着这个男人,发现他真真的就是一个美男子,跟刘储不能相比,一只怪物,一个仙人罢!“你想干什么?”她问。

许文晟笑道:“既然这么勉强,为什么还要嫁给糟老头呢?”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情色,亦泛着几许柔情。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那好吧,自己需要的正是一个知心人。灵珊扯起嘴角笑了笑,拉许文晟进了旁边的竹林,一直来到竹林深处才停下。许文晟会意,便伸手去揽她的腰,灵珊一闪,娇笑道:“谁让你动手动脚的了?好歹我现在是有夫之妇,夫君又是你的上司。”

许文晟凑过来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那张热腾腾的嘴就冲灵珊的脸儿挨过来,灵珊用手挡住,他又抓住灵珊的手,紧紧地贴在心窝上,喘吁吁的道:“我的这颗心早就属于你了,你就是想将它挖出来吃了,我也愿意。”灵珊缩回手去,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那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会替你姐姐嫁过来呢?”他语气中含着些许苦涩,凝眸望她。

“实话告诉你,我姐姐跟人私奔了,为了不被株连九族,才不得已嫁过来的。事到如今,任是天皇老子来了,我也没救了。”灵珊道。

“原来如此,灵珊,委屈了你,只是我提前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一定……”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他一个破烂四王爷,没有官府不怕他的,更别说你了。”

许文晟揽着她的肩,听如此说,“不,至少你们应该把穆玲君的事说出来,我就劝他,他多少还会等等。”

“只知道他是个凶神恶煞,你也一样,所以根本不敢说。好了,你就别挑我的痛处了。”灵珊拧眉说。

“罢了,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不如好好享受现在。反正你根本不喜欢他,咱们不能明着,暗着还不行吗?”许文晟迫不及待的说。

穆灵珊不是不想,便由着他了……

小莲红燕到处找不到她,急的乱转,不得不来回四王爷。刘储听了,发现许文晟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急道:“去隐蔽的地方找,两个人……你们要召的是两个人!”

花媚娘不解道:“还有谁?”

“许文晟。”

花媚娘不禁笑了出来,小莲红燕等带着一群人去找了,花媚娘笑道:“许文晟那个人妖,王爷把他留在身边本来就是极大的危险。没王妃的时候还好,现在有了王妃,你最好赶紧把他扫地出门才是!”

刘储会意,想的确是这个理儿,没错,许文晟那家伙,绝不能留着,遂对花媚娘道:“你一个寡妇这么多年了,也没找汉子,是不是天天偷呀?”花媚娘厚颜无耻的笑道:“我个光杆子,偷不偷谁又能把我怎么着?”

“下回你就想着点儿许文晟,这会儿他们要是没在一起发春,兴许我会把他给了你。”刘储露出污秽的笑。

花媚娘眉开眼笑:“求之不得,求之不得!许大人能跟我有缘,也都算是他的福气吧!不过,他们两个现在要真的凑成了一对奸夫淫妇,你会怎么处置他二人呢?”

刘储略想了想,道:“难得打死,女的自然要手下留情,给她个悔改的机会。”

“那可不公平,若是强奸,就把许文晟打死了也没关系。若是两情相悦,应该另当别论吧!”花媚娘道。

刘储心里越发不安,猛地站起身走了出去,花媚娘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自顾自的端起一碗茶喝起来。

“怎么样,找到没有?”片刻后,刘储急的一头汗,忙问。

小莲惶恐道:“没有王妃的踪影,王爷。”

“贱人,准是跟人干苟且之事去了。”他恨恨的咬了咬牙,又问竹林里找了没有,纵然是没有,便让立刻去找,自己带头去了。

穆灵珊许文晟如两条蛇一样缠绵在地上,欢快无比,她感到这一次比糟糕的初夜强多了,“别动,听,有人来了!”她躺在地面,听得脚步声比较远。

许文晟回过神来,仔细听了听,忙起身穿好衣服,灵珊也赶紧起来整理好衣服,脚步声越来越近,灵珊道:“赶紧藏起来,千万不能被他发现,不然你就死定了。”许文晟笑道:“你还知道为我好。”

“那可不,咱们都这样了,你如今就是我的知己。许文晟,听懂了吗?”灵珊抓着他的胳膊,轻轻地问。

许文晟笑道:“明白明白,好人儿,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再也装不下第二个女人。”灵珊抚着他的唇,道:“好了,逃命要紧。”许文晟急忙逃走,却见她站着纹丝不动,反摆弄起竹叶来,回过身问:“你怎么还在这儿?”

灵珊摘下一片竹叶,笑了笑,放在唇边抿上,奇妙的乐声从里面飞出。许文晟会意,赞她冰雪聪明,自己急忙往竹林深处去了。

刘储听见乐声,也就循着声音照过来,果见有一女子身影,“那不是王妃吗?”小莲指道。一行人便过去了。

灵珊若无其事的迎上来,“王爷怎么知道臣妾在这儿?”她学问。

刘储四面八方窥了一遍,见没有什么异样,便道:“爱妃刚才用什么吹出美妙音乐的?”

灵珊给他看了手里的竹叶,笑道:“就是这个。”

“爱妃在这种地方就是为了吹这个?”刘储又问。

灵珊道:“一个人寻清静罢了,这种音乐好巡,这种地方却是难找的。”

刘储遂问她有没有看见许文晟,穆灵珊心虚,但也佯装的很像:“臣妾怎么会知道他的去处?王爷,你这样满头大汗的来找臣妾,又问许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刘储忙道:“没什么,只是那家伙一般都老老实实的待着,这会儿一声不吭的不见了,本王感到非常怪异,所以才这么着急。爱妃,还是回去为好,当心病了。”遂让小莲红燕扶她回去,穆灵珊只好依了。

刘储心里觉得不对劲,等穆灵珊走开了,他又细细地观察了四处,发现一片的草地上杂草凌乱,其他的地方则不然。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让许文晟继续待在身边的了,许文晟想步步高升的想望终究是白日梦罢了。

当天晚上,许文晟佯装有急事外出没来得及禀报,刘储不管他什么事,只将他驱逐出了王爷府……

刘储这才放心,穆灵珊却是只觉空虚,唯一的一味安慰剂也没了,她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日子如上弦的箭一般急速飞逝,转眼间,穆灵珊已在王爷府待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她变得心高气傲,几乎不把四王爷放在眼里。

有一天,灵珊的表姐慧蝶听说她嫁给了四王爷,而自己近来也即将出嫁,便特地过来找她玩。慧蝶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脾气也非常倔。未婚夫非常英俊有才华,她再夸大其词些,将未婚夫夸的比潘安还要俊美,穆灵珊最听不得这种言辞了,态度非常的冷淡,“别对我说“英俊”这个词。”说着,她掀开杯子盖,慢慢呷了一口茶,柳叶眉间精心描绘着一朵玫瑰:她不听别人说谁家公子有多么英俊,因为自己的丈夫丑无可比。慧蝶看表妹好像不怎么待见自己,便起身离开了。“唉!”穆灵珊轻轻地叹了口气,自从来到王爷府,她就整个变了一个人,不喜欢同娘家人见面,因为她觉得嫁了这么一个丑夫君,是什么脸面也没有了:四王爷也感到了这一点,好几次想大发脾气,可都忍住了,他怕穆灵珊会不告而别。

养尊处优,也是一种极其无聊的生活,所以每个月都要出去游逛几次,才不至于得抑郁症。

“小莲,备马!”穆灵珊放下杯子,喊道。她像印度的王公贵族一样,盘腿坐在由四匹马驼着的轿子里,四周围有随风飘动的浅绿色薄纱,映的里面的人儿若隐若现,却可见其粉妆玉琢的容颜,引路人频频侧目。穆灵珊喜欢对暗送秋波者还以高雅的微笑,一微笑就让那些个人自作多情,跑来一侧,希望能有机会同她说几句话,就引得一表人才的才子们作诗相送,那些诗有的是出于肚腹,有的是抄袭而来。穆灵珊从漫天飞舞的纸卷中拈来一张,其上写汉魏六朝时李延年的佳人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看罢,穆灵珊急忙目寻送此诗之人,熙熙融融的人群里,唯玉树临风的他鹤立鸡群,笑不露齿,神秘而明媚,宛若春天初露的晨曦,怡人心扉的空气,更像的,是她眉心那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可那个她梦寐以求的身影却一闪而过。“英俊的……”她回过神来喃喃道:自从许文晟不告而别,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几乎不知道什么是“英俊潇洒的男子”了,如今终于有个面孔豁然打开了她的心扉,却转瞬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她有些失望,再无心情看别的精致,只捧着那张纸,细细地看着那首诗,和抄诗的人的笔迹。“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根本是一首赞美佳人的诗,我又不是佳人,这样看来更有讽刺意味。”如此下作,便将那张纸搓揉了一团扔掉。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3 关键字:许文晟,穆灵珊,刘储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6章 第6章 寻风情更移多闲情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6章 第6章 寻风情更移多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