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7章 第7章 美王妃心外生花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7章 第7章 美王妃心外生花

穆灵珊刘钦皇子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穆灵珊刘钦皇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七章精选:穆灵珊刚一进门,只见好几个小厮提着几个鸟笼进来,小心翼翼的,生恐里面的鹌鹑有什么异样。灵珊问;“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一小厮回过身见是灵珊,急忙行礼,回答说;“王妃,这些都是八皇子打发人送来的,说是送给您的。” “送给我的?”灵珊大为惊异,冷笑道,“这鹌鹑的肚子里,难不成藏着奇珍异宝?” 小厮们摇摇头都说不知道,穆灵珊又问八皇子在哪里,为什么要送鹌鹑给自己,那些个小厮也都摇头不知。红燕凑过来解释道;…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七章精选

穆灵珊刚一进门,只见好几个小厮提着几个鸟笼进来,小心翼翼的,生恐里面的鹌鹑有什么异样。灵珊问;“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一小厮回过身见是灵珊,急忙行礼,回答说;“王妃,这些都是八皇子打发人送来的,说是送给您的。”

“送给我的?”灵珊大为惊异,冷笑道,“这鹌鹑的肚子里,难不成藏着奇珍异宝?”

小厮们摇摇头都说不知道,穆灵珊又问八皇子在哪里,为什么要送鹌鹑给自己,那些个小厮也都摇头不知。红燕凑过来解释道;“八皇子生的奇丑,想必是听到了王妃的美名,才这般殷勤的。”一听奇丑,穆灵珊就满腔怒火发泄不出来,瞪着那些丑陋的鹌鹑,想他不会是在告诉自己,自己就是那些笨鸟,一辈子也逃不出这个牢笼吧?如此想着,气急败坏的让小厮将鹌鹑都放飞。小厮难为情的道;“不,王妃,八皇子说了,这是特别珍贵的鹌鹑,好容易才捉住的,可不能随随便便的放飞。”

穆灵珊愤愤地“哼”了一声,道;“别再让我看见这些笨鸟。”急忙走了。小莲红燕望着笼子里的鹌鹑纷纷摇头,人家有送鸽子送新鲜阿物的,就是没听说有送鹌鹑的,也怨不得王妃生气。

穆灵珊心里满满的不服气,难不成自己只能领那些其丑无比的男人感兴趣?自己身为女子,是不是也太失败了。又忍不住问红燕;“我发现只要是跟皇室有血脉关系的男人没一个英俊的,当今皇上,是不是比四王爷还丑呢?”

红燕脸红忙道;“不是不是,当今皇上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呢!”

“那就奇了怪了,为什么他的兄弟和儿子都这么丑,难道历来皇帝的妻妾都丑的不能看?”穆灵珊狐疑道。红燕尴尬笑道;“不,王妃,皇上的妃子没一个不漂亮的。”

“那四王爷,八皇子是怎么回事?是野种不成?”穆灵珊毫不客气。红燕小莲忙劝她别这么说,穆灵珊不以为然,冷笑道;“怕什么,我只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也许是天生没有涨好吧,王妃。”

“哼,天生的。”穆灵珊鼻子里笑了几声,遂站起身走近了寝室,上床歇息,脑子里还不时地出现那个男子的面孔,令她意犹未尽,有他的梦也是格外美丽的。

次日风和日丽,又因想着那个男子,穆灵珊吃过早饭,又出去游逛了。刘储听说,慨叹道;“看来她是烦透了这里,不过只要不敢出收到没对不起本王的事,随她想干什么去,本王都不反对。”有时候,他觉得大烟是比女人还要诱人的东西,所以才不紧紧地缠着穆灵珊。听说八皇子送来鹌鹑,他一点儿都不奇怪,那个家伙,最爱做的就是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王妃知道吗?”他问。

“知道,王爷。”一是从回答道。“她对此反应如何?”刘储又问。

“好像非常生气,王爷,还叫奴才将鹌鹑放飞。”

“放了吗?”

“八皇子的人说了,鹌鹑都是八皇子亲自捉的,所以一定要好好养着,不能放。”

刘储便不再说话,自顾自的抽大烟,极为享受的样子。

这一次,穆灵珊坐在轿子里东张西望,因四面都是透明的粉色纱帐,所以能够很清楚的看见人群里的每一个人。她的眼光只在寻找昨天的那个白衣男子,可是哪里有他的影子呢?忽然,一个气质潇洒的白衣男子从一旁走了过去,虽然只能看见背影,穆灵珊却一眼就认定那个人是他!“喂!喂!”她甚至想下去,那个男子听见她的叫声,回过头来,她又惊又喜,果然是他!而且像昨天一样对自己微笑!

转眼间,男子却又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穆灵珊急了,他是谁?他究竟是谁!她急的面红耳赤,却只能束手无策的任他来来去去。

像插在牛粪上的鲜花,总渴望被一只美丽的天鹅叼走,可鲜花遇见痴情天鹅,不知是在哪一天。

“刚才八皇子送来一笼鸽子,希望你喜欢!”四王爷倚在床上,手端着烟斗,大口大口的吸着,对刚走进来的穆灵珊说道。穆灵珊不予理会,径直走进另一个房间,后面跟着红燕和小莲,她在椅子里坐下,脸上怒气冲冲,眯着充满火气的眼睛,她不明白,自己长得闭月羞花,为何屁股后面跟的净是丑八怪,四王爷那德行就不说了,反正没有一点气质能够配得上王爷身份,还有那八皇子,是所有皇子中最没用的一个,又肥又丑,竟三天两头儿叫人送鸽子或者鹌鹑来,可是那些鸟儿统统是被剪了翅膀的,意思好像是在说:你就是那没有翅膀的笨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穆灵珊倒从未见过八皇子,他的丑陋不堪都是听那些下人说的,连下人都受不了他们主子的模样,“那么就可想而知八皇子跟猪有一比!”穆灵珊常常在唉声叹气中这样说。穆灵珊来到放置八皇子礼物的地方,踱来踱去,最后说道:“今晚我要吃鸽子宴,烤鹌鹑……”这无疑是对八皇子的一种轻蔑,四王爷就穆灵珊这一个妻子,她只好把四王爷叫来一块吃。看他那吃相,穆灵珊不得不离开餐桌,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第二天,也就是四王爷消化了八皇子那些礼物时,皇宫里来人了,是一个年老但身体依然矫健的太监,说:“王爷府四王爷吃了八皇子对令妻的心意,罪大恶极!”随后,四王爷被人带进大牢,就是关禁闭,而穆灵珊则自始至终没有出面。

“反正都是他吃的,抓了他他也不屈,你们说是不是呀?”穆灵珊正想摆脱刘储的视线范围,这一来倒真成全了自己。

小莲忍不住劝说;“王爷现在被关了,王妃总该想想办法才是,毕竟,王爷是你的夫君。”

穆灵珊怒道;“不!他不是!”

两个丫鬟瞪大了眼睛,穆灵珊才改口道;“就算是的,他现在犯了罪了,坐牢是理所应当的,我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

小莲大胆道;“毕竟吃鸽子鹌鹑,是王妃提议的,王爷才会跟着获罪!”

“可是!可是我一口也没有吃。”穆灵珊辩道。

红燕道;“奴婢好像看见王妃吃了一小口呢!”

“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敢情你们是想让我坐牢去,让王爷出来,是不是?”穆灵珊气呼呼的问。

两个丫鬟忙道;“不是这样的,王妃,奴婢的意思是……”

“好了,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二人低头不语,都觉穆灵珊最近非常暴躁,特别是小莲,相比从前那个活泼开朗的二小姐,跟现在整个儿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牢里灯光昏暗,狱吏昏昏欲睡,四王爷精神萎靡,半合着眼,盘腿坐在铺着凌乱稻草的地面;他想自己也真够冤枉的,明明是灵珊的主意,灵珊却连个面儿都没敢露,心里自是十分生气愤懑。

忽然,一个身材匀称高挑的男子出现在牢门外,可却戴着斗篷,让四王爷无法一睹其面目;这男子就是八皇子,他实际是个地地道道的美男子,只不过他不喜欢张扬,所以让下人们到哪儿都说自己丑陋不堪,以至于让穆灵珊想想就恶心。他时常扮成普通人的装束,混在才子佳人中间,等待穆灵珊经过,然后对她投去惊鸿一瞥,这就是让她多次还以媚眼的那个所谓的才子,殊不知他就是真人不露相的八皇子!

他把四王爷关在皇宫的大牢内,自己则悄悄潜入王爷府,一身黑衣,蒙着面,附在穆灵珊窗外;她正在咒骂四王爷早点命丧黄泉,她也好提早改嫁。八皇子知道,吃鸽子和鹌鹑是她的注意,因此看出她虽有过人的美貌,心灵却凶恶,他是不喜欢这种女人的,但穆灵珊偏又特殊,“本皇子要给你点颜色瞧瞧,不然你会变成心狠手辣的妇人,我喜欢的可是心地善良的女子!”他喃喃自语道。遂吹起口哨,引来四面八方的蛇,他抓起其中几条无毒的,朝窗子里扔去,继而听到穆灵珊的尖叫,砰的冲出房子,可外面有更多的蛇,吓得她手忙脚乱。看这鸡飞狗跳的景象,八皇子哈哈大笑起来!“何人胆敢这样放肆,你以为王爷不在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吗!”穆灵珊大叫着,却只能听见笑声,不见其人。

王爷府上上下下都被惊醒了,下人们乱作一团,八皇子怕玩出火来,便用口哨催蛇回去,蛇们果然像潮水一般迅速隐没。穆灵珊大发脾气,下令捉拿夜行人,可八皇子敏捷地像猴子,时而在屋顶,时而在墙后,都以异样的声音喊着同一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四王爷怪,八皇子丑,但这是命中注定的,穆娘子就认了吧!”穆灵珊最讨厌人家叫他认命。

“到底是什么人在戏弄我!”她怒道。

红燕道;“听上去真像只来无影去无踪的猴儿!”

“哼,猴子会说话不成!”

红燕忙低了头,小莲道;“别是王妃的仇人吧,知道王爷不在,所以故意来捣乱的。”

红燕附和道;“奴婢也这样觉得!”

“什么仇人,我又没在外面惹是生非,甚至都没有跟陌生人说过一句话,怎么就招惹人了?”穆灵珊愤愤地道。

八皇子刘钦暗暗地注视着她,发现她生气时候的样子也是那么漂亮,不觉心动,低低的笑了笑,迅速从她面前掠过去,“你是谁!”她立即冲那抹黑影叫道。

刘钦已然走远了。

现在他来牢里看刘储,刘储一见这男子蒙面怪异,便知是刘钦,笑道;“原来是你这小子在捣鬼!”

刘钦拉下脸上的黑布,刘储以为自己眼花了,将眼睛揉了又揉,“舅舅,是我,刘钦。”八皇子道。

刘储也从来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子,也以为传言中的是真的,刚有同病相怜之感,却见如此情景,万分诧异!“你……你……你……你是刘钦!”他吃吃的道。

刘钦蹲下身,笑道;“舅舅,不是我还是谁呢?”

“人人都说你丑不可言,看来是他们没幸看见庐山真面目!”

刘钦笑道;“丑不丑又有什么相干呢?舅舅,现在真委屈你了。”

“我有什么好委屈的?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是舅妈让你吃的。”

刘储惊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抓我!”

“我想试探试探舅妈而已。”刘钦开门见山。

“试探个什么?”

“当然是试探一下舅妈对舅舅的心到底是怎样的,到现在她都没有出来说一句话,等明天看看情况,要是明天她还不出面,舅舅干脆休了她才好!”刘钦说。

“为什么要休,你都试探出什么来了?”刘储问。

“舅妈对你根本就没感情,这样的媳妇要有什么用呢?”

“兔崽子,敢情你现在在劝你舅舅休了你舅妈,到底安的什么心!”刘储道。

刘钦站了起来,顿了顿说;“我这是为了舅舅好,舅舅若是不领情,侄儿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说着便走了。刘储忙叫他回来,放了自己才是,可刘钦已然没了踪影。

快天明时,她进宫了,要去见八皇子;八皇子坐在帷帐内,穆灵珊求他道:“那日杀鸽子宰鹌鹑全是臣妾的主意,可实际却未尝一口,都是王爷吃的,还说此乃饕餮大餐,让人垂涎三尺,这真是贪得无厌的话,八皇子,求您治他死罪!”

八皇子故意大发雷霆,道:“你是罪魁祸首,还把罪过往夫君,实在是有违妇道。本皇子以为你会替他求情,可没想到你落井下石,真是最毒妇人心啊!”穆灵珊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一失常态,也不顾君臣之礼了,破口大骂八皇子:“一个丑可与猪堪比的家伙,说话还这么嚣张,太不要脸了,哼!”骂过,穆灵珊大步往外走,八皇子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这回,穆灵珊才知道什么叫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并认出他就是那个多次勾引自己的才子!“你看我像猪吗?”他微抬双目,透着阵阵寒气,逼近穆灵珊的心里;她方知他就是八皇子,以前听到的都是谣言?“那猪呢?你……你……你不是我想像中的八皇子!”说罢,穆灵珊陷于眼花缭乱之境,晕倒在这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怀里。

穆灵珊就躺在八皇子的床上,一睁眼就看见他,他把自己的床让给她休息,自己则守在旁边,望着她因诧异而红彤彤的脸颊,心里水波荡漾,看着她就像是在欣赏一幅画或者一首诗,其中的无穷韵味,岂是一朝一夕就能参得透的?又怕皇上或者皇后突然进来,说他不务正业,所以必须非常警惕。

八皇子已被皇上和邻国公主联姻,那公主的年龄还没有八皇子一半大,这真是让他惧怕的一门婚姻;八皇子想把自己心仪穆灵珊的事说出来,可她又是王爷的妃子,说出来多不好听;可若穆灵珊和八皇子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四王爷头顶的绿帽子又怎能不被戴上?见穆灵珊苏醒,他急忙离开,可她竟拽住他的袖子,嗫嗫嚅嚅的说:“你是八皇子,我不是故意说你是猪的,而是那些人……比我说的还要难听!”他嘴唇微翘,没有深邃的邪魅,而是明媚,他回过头去,眼里有种光芒往外冒,一字一句的说道:“本皇子要一个王爷的妃子?这得考虑考虑!”穆灵珊细细的眉毛蹙的更紧了,撅着小嘴,低下眼睛,愤愤地说:“我会问他要一纸休书来的,八皇子殿下,你可喜欢臣妾!”八皇子莞尔一笑,抽开手走开了。

刘钦内心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灵珊从帷帐内走出来,早已恍然大悟,他定是早就倾心于自己了,才会几次三番的对自己微笑。

“殿下,”她从他身后转过来,含羞道,“我有一事不明白,殿下明明这般的俊美,为什么那些人却……”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到他脸上,声音一下子停顿了。

刘钦也几乎不敢正眼看她,怕是多看一眼就会多爱她几分,说;“四王爷是我的舅舅,舅妈……”

脸上听他这样称呼自己,满腔怒火,咬牙道;“我告诉你,那个男人,也就是你的舅舅,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所以,所以我根本不是心甘情愿跟着他的吗,更不是什么舅妈。你再这样一次,那就是让我去死!”

刘钦道;“可不管你是不是我舅妈,是不是心甘情愿的,你都是四王爷的妃子,这是事实吧!我身为八皇子,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这种乱伦之事!”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多次对我微笑?要知道那时候我可是完全不认识你的。”穆灵珊妩媚的道。

“我……”有一种难以抵抗的感觉,使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你什么你?你既然胆敢迈出第一步,为什么不敢走出第二步,为什么!你以为我是可以随便玩弄的吗?我是个人,是有感情的,而且非常多情。如今我的心里已经全部都是你了,你让我怎么办,你又打算怎么办呢?”说着,她撒娇的扑进了刘钦的怀里,不容分说的,嘴巴就亲上了她的脸!

刘钦急忙把她推开,那被她吻过的地方还热辣辣的,装出愤怒样子,“轻浮!”

穆灵珊心醉神迷的笑道;“轻浮?我就喜欢轻浮,就喜欢……难道,你不喜欢吗?”一语未了,又挨上刘钦。刘钦推开她,小声斥道;“别忘了你我现在的身份!这是什么地方,怎能容得这等造次!”

穆灵珊笑道;“怕什么?我早就看透了生死,只要能和我爱的也爱我的人在一起,就是现在就死了,也是无怨无悔的!”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刘钦道,“出去,现在就给我出去!”穆灵珊不依,刘钦气的没法,让侍卫硬是把她拖了出去,尴尬笑道,“舅妈有点疯了……真的有点疯了。你们,你们千万不要把听到的看到的告诉任何人呀!”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3 关键字:穆灵珊,刘钦,皇子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7章 第7章 美王妃心外生花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7章 第7章 美王妃心外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