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8章 第8章 风流女杀君投别怀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8章 第8章 风流女杀君投别怀

穆灵珊刘钦刘储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穆灵珊刘钦刘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八章精选:穆灵珊挣开那些人的束缚,却见四王爷走了过来,笑嘻嘻的道;“爱妃,此地不宜久留,本王也出来了,多亏了爱妃。走,咱们回家去吧。”说着,手搭在她的肩胛上,就往前走,灵珊却忍不住一再的回头,只见远处的长廊下,伫立着刘钦高高的身影。 刘储发现她一路回来心神不定的,问她怎么跟八皇子说的,她也心不在焉,根本把刘储的话当成耳旁风。刘储恼了,凶巴巴的道;“你的魂儿又被谁给勾走了?” “王爷,我的魂儿自然在我身上呢,能被谁…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八章精选

那些侍卫当然可以为了保平安而装聋作哑,刘钦随即去了牢里,将刘储释放。“舅舅,舅妈真的来了。”他说。

刘储笑道;“我早知道她会来的,臭小子,你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怎么……”不及说完,刘钦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强笑道;“舅妈对舅舅并非……并非是无情无义的,舅舅,舅妈年轻,您多照顾着些。”刘储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想自己的侄儿居然喜欢上自己的媳妇了?这是个多不堪的事实,他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出去。

穆灵珊挣开那些人的束缚,却见四王爷走了过来,笑嘻嘻的道;“爱妃,此地不宜久留,本王也出来了,多亏了爱妃。走,咱们回家去吧。”说着,手搭在她的肩胛上,就往前走,灵珊却忍不住一再的回头,只见远处的长廊下,伫立着刘钦高高的身影。

刘储发现她一路回来心神不定的,问她怎么跟八皇子说的,她也心不在焉,根本把刘储的话当成耳旁风。刘储恼了,凶巴巴的道;“你的魂儿又被谁给勾走了?”

“王爷,我的魂儿自然在我身上呢,能被谁勾去?”穆灵珊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反问道。

“不然,自从离开皇宫,你就魂不守舍的,怎么能说魂儿还在身上!”刘储气呼呼的道。

穆灵珊瞅了他一眼,冷笑;“王爷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过我不说,你也应该懂得,不是吗?”

“笑话,你话里藏的什么东西,我怎么会知道!”

刘储一心怒火,待进了王爷府,刘储他们一块儿回了卧室。刘储关好了门,一下子扑到灵珊身上,笑道;“爱妃,不管怎样,本王谢谢你。”

穆灵珊粗鲁的避开了他,回过身道;“谢我干什么?我只是控告你吃鸽子鹌鹑的事实,没想到八皇子就放了你,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去了。”

听如此说,刘储大惊失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本王!本王对你那么好,你却始终不识好歹,到底想干什么”

穆灵珊早就是撂开手了,道;“没别的事,我就想离开你,离开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岂有此理!”刘储怒道,“越来越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

“刘储,你害了我一辈子你知道吗?你要不是用我家人的性命做威胁,我宁死不从!”穆灵珊哭道。

事到如今,刘储也不能再装疯卖傻,“贱人,别以为你背着本王干的那点儿事本王就不知道!先是个许文晟,现在又勾搭上了本王的侄儿,你还有没有脸?”

“什么,你早就知道了?!”穆灵珊惶恐道。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对你一再的忍让,你却得寸进尺,贱人,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贱人!”刘储也撕开了嘴,什么难听的都往外冒。

穆灵珊惴惴不安,想那许文晟并不是不告而别,而是被他赶出去的!说不定更为凄惨。“我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喜欢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你不能够成为我的阻碍!”她说。

刘储咬牙切齿的;“跟谁都不能跟刘钦,听到了没有!”

“为什么不能?八皇子是人中龙凤,我喜欢的也正是这种人,既然这么喜欢,自然会千方百计的跟他在一起。”穆灵珊毅然决然的样子,令刘储不能忍受,随手抓起一件花瓶朝他扔过去,灵珊往下一躲,花瓶打在床头上,砸了个粉碎。“王爷,想杀人吗!”

只见刘储胡乱拽开了上衣的扣子,露出光溜溜的身体和茂密的胸毛,朝穆灵珊走了过来,穆灵珊往后瑟缩,骂道;“什么狗屁王爷,根本就是个臭流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刘储来势猛烈,将穆灵珊强行按在地上,衣服被扯的稀巴烂。“不要!你放了我吧!放过我这一次,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俩互不相欠!”来势挣扎叫喊道。

刘储如一头被激怒了的猛兽,只顾撕扯,只顾满足自己!

外面的小莲红燕纵是想救也不敢救,急的满面通红,“这可怎么办呢!”小莲急道,“这个王爷怎么这般禽兽,三天两头儿的逼迫小姐。”

红燕捂着一侧的腮帮,上次被灵珊打的还让她记忆犹新,咕哝道;“如果我们就这样冲进去,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那岂不是更糟?还不如挨个巴掌呢!”

一直到黄昏,刘储才从屋子里出来,看他走了,两个丫鬟急忙进了里面。只见灵珊赤身躺在地板上,周围散落的俱是破的衣服,见他们进来,急忙瑟缩的蹲在墙角,微微颤抖。

她们急忙找了衣服给她穿上,灵珊心如死灰,抱着她们俩呜呜的哭了起来,想刘储刚才说的;“瞧你现在这幅德行,除了本王,怕是没有人会要你了。你就安安分分的待在本王身边,否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多么黑暗的人生,好像从来没有过快乐,即使曾经见过光明,也只是短短的一瞬罢了。“不,我绝不能继续待在这个火坑里,绝不能!”她如此想着,便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不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那自己就先处理掉了他这块大石头就是了。

八皇子就是她心中的如意郎君,可四王爷又抓着她不放,这一天,她不能再忍受他的丑恶嘴脸了。

她平静的来到刘储的所在,刘储见她打扮的花枝招展,以为是想通了,大为喜悦,笑道;“爱妃,人嘛,怎么样都是一辈子。许多人想跟跟本王还没机会呢,知足常乐,其实本王有许多优点,可能你只看到了本王的缺点。以后你就多在本王身上用点心,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本王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好夫君。”如此把自己夸赞一番,心里也爽快多了。穆灵珊却依然面无表情,委屈的样子,刘储会意,便劝道;“好美人儿,别生气了,因为本王太爱你了,才会偶尔失控的对你。再者,这样你怀孕的几率也就提高了,女人没怀孕的时候是一只小鸟,总胡思乱想的不老实,怀孕后就不一样了,跟乖猫似的,所以本王才会那么迫切,其实都是为了你好。”

“四王爷,”她一字一句冷冷的道,“我们还是散了吧,否则,不是你死就我亡。”与此同时拿出纸笔放在刘储面前,刘储如遭雷劈,原来是让自己写休书来了!

他看出她这次非常认真,非常认真,而且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去死的准备!刘储最后试图挽回,“爱妃,别开玩笑了,本王还有别的事,别闹了别闹了!”

她竟拿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一道寒光几乎可以划破人的眼球,刘储绷紧了神经,只听她喃喃道;“快写!快写!”匕首已经驾到了他的脖子上,刘储惊骇万分,千万想不到她会这样对自己!他绝不会在休书上签字的,惶恐道;“爱妃,大不了你用花瓶也砸我一下,我一躲也就完了,怎么动这玩意儿来了?”

“不想再跟你多说一个字,四王爷,写还是不写?”本想用匕首威胁他写休书罢了,可四王爷执意不肯,正想开口叫人把穆灵珊逮捕起来,穆灵珊却将匕首刺进了他的喉咙,四王爷当即毙命。

她自从代姐姐嫁到王爷府,一直以来用的都是姐姐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她叫穆灵珊;而现在,她杀了王爷,便马上逃出去,用了自己的名。几经周折,终于来到八皇子的宫殿,一路上,穆灵珊惊恐的只念叨着“我叫穆灵珊”这句话,她一直注视着身后,怕有追兵。

“刘储,是你太过分,我也不想杀你的,我也不想的!”她颤巍巍的瞪着自己的双手,呜呜咽咽的。

所在处证实皇宫门前,正想怎样才能够进去,一辆马车忽然向这里驶过来,她忙趁着马车偷偷溜了进去。

她诚惶诚恐的找到了八皇子宫殿,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惊骇声,急促的敲着门,刘钦听见有女子之声,急忙放下手里的书本,过来打开门,灵珊一看是他,唬的一下子哭的更厉害了,“怎么回事!”刘钦讶异道,她一头撞在了八皇子身上,旁边的奴才们也把她当成刺客,因为她一脸的血。

那些说完将她拿住,她惶恐的瘫倒在地,望着刘钦哭道;“啊放开我,八皇子殿下,你一定要救救我!”穆灵珊挣扎着乞求,惶恐至极。八皇子要奴才们退下,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穆灵珊从未像现在这样像个无助的孩子,可她不敢把杀了人的事说出来,只是拼命抱着八皇子,浑身的神经在颤抖,颤颤巍巍的在他耳边吐出几个字:“我是为了你,才犯下这个滔天大罪的!”可不是吗,他为了得到休书才错手杀死王爷的,而之所以一定要得到休书是为了和他在一起;尽避八皇子的表态并不明确,可穆灵珊却深深陷入了他的漩涡,已无法自拔!可是,八皇子是个怎样的人?他只是一表人才,心术比较正罢了,其余就是爱寻花问柳,感情漂移不定。

“什么,滔天大罪?!”刘钦忙于她进了屋里,急急得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穆灵珊一脸的泪水血水,嘴唇微微颤抖着,颤栗的道;“殿下……休书,我没有得到休书,但是……”

见状,刘钦已经猜到了八九分,粗黑的眉目拧在了一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把舅舅怎么了?!”

穆灵珊瘫倒在椅子里,身体麻木,断断续续的道;“我……我……我杀人了……殿下,为了你,我把你舅舅给杀了!”遂哈哈大笑起来,像发了疯一样。

刘钦如遭雷劈,心内十分震怒,可是已经因颤抖而发不出声来。“你……你这个蛇蝎毒妇!”

“对,事到如今,我一定是罪大恶极的。可是,可是谁知道他是怎样一个禽兽呢?”灵珊低声抽噎着。

“再怎么样,你都不该杀人!!”刘钦拉住她的手臂,怒道,“起来,回王爷府去,我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灵珊央求个不住;“殿下,殿下,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呀!”

“不要打着我的名号胡作非为。”

“不,”她跪在地上抱住他的腿,哭道,“刘钦,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并不为做了这件事而后悔!我爱你……我爱你”

刘钦无奈而郁愤的闭上眼睛。此时月上西山,夜色清冷,空气中淡淡的萤火就好像她的泪。

他蹲下身,眼里也噙着泪水,用手拭去他脸颊上的泪,声音有几分颤抖;“原来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出现在你面前,不应该对你微笑,罪魁祸首是我……”要是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说什么,他也不会跟这个女人打交道。之前,他对许多的女人都哭过笑过,可是没有一个会因自己而杀死丈夫的。这是为什么?这个女人,真的不同于别个吗?他捉摸不透。

“你明白就好。”穆灵珊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打算,她先将自己不是玲君而是灵珊的事讲了出来,刘钦听了惊异之极,原来她被逼到这种程度。

“殿下,如果你将我推出了门,那我就只剩下一条死路了。”灵珊道。

“所以我不会推开你的,我会娶你。”刘钦含情脉脉的说。

灵珊又惊又喜,但这怎么可能呢?她忽一舒展开了的眉毛又紧紧地蹙了起来,“可是,我是个杀人犯,他们会认出我来的。”

“别担心,我自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全。”原来刘钦交友广泛,在江湖上或者其他领域都有许多知心朋友。其中有个能工巧匠会做人皮面具,到时候弄来一副就行了。

穆灵珊听了,并不多高兴,委屈道;“在王爷府的时候,我不能做我自己,以后在宫里了,难不成还要带着面具过活?”

“我没本事让那些追兵原谅你,所以只有这个办法了。要是父皇知道我娶的是四舅妈,要是天下人知道,那我还有什么颜面当这个八皇子?”刘钦转过头,说。

灵珊听着有道理,也只好依了;“好了好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那你最近几天寸步都不要离开这里,知道吗?”刘钦嘱咐道。

灵珊点点头,道;“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待会儿你去那边温泉里洗个澡,我去外面。”他说,遂站起身欲走,灵珊点点头,看见那边果然有个浴池,还冒着热腾腾的烟雾,遂去了。刘钦把自己屋里的所有丫鬟侍卫都嘱咐了一遍,叫她们千万不要声张度月宫里多了个女人之事。又让两个丫鬟服侍灵珊,这些奴才都是他的心腹,绝不会背叛他的。

灵珊第一次泡这么舒服的温泉,还有人捏颈捶背,快活极了,以至于把刚才的惶恐全都抛诸脑后,还有小莲红燕两个丫头,她也不顾了。

这一夜,穆灵珊与刘钦同床共枕,温存无限。

第二天一早,刘钦便去找那个会做人皮面具的朋友了,穆灵珊则在度月宫里静静地守候,不时地让丫鬟紫菱去打听外面的情况。

“王爷府里的人都说王爷被王妃杀了,现在正全力缉拿王妃。”紫菱说。

穆灵珊深吸了口气,坐在床沿上,一言不发。“一定可以躲过这一劫的,幸福的生活就要降临在我身上了。”如此想着,她心里甜蜜无比。

刘钦很快带回来一张人皮面具,穆灵珊急忙将其贴在脸上,果然变了个样。她拿着镜子照来照去,刘钦笑道;“这是最漂亮的美人脸了,精挑细选了半日呢!”

穆灵珊对这张面具也着实满意,瞅他问道;“难道比我还漂亮吗?”

刘钦怔了怔,笑道;“如果说没有,那是谎话,这世上的美人儿都是平等的,没有之最。”

“哦?我到不这么觉得。”

“因为美丽的气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了,你现在有了这张脸,应该再换个新的名字才是。”刘钦道。

“早就想跟穆家断绝关系了,殿下,你给我起名儿吧,不要艳的,也不要俗的。”穆灵珊说。

刘钦沉思默想片刻,笑道;“瑶姬!”

“瑶姬,我喜欢。”灵珊笑道。

“瑶姬,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个焕然一新的人儿了,完完全全是属于我的!”刘钦闻着她脖子上浓郁的香水味儿,轻轻地笑道。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3 关键字:穆灵珊,刘钦,刘储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8章 第8章 风流女杀君投别怀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8章 第8章 风流女杀君投别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