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9章 第9章 心惶惶爱恨难解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9章 第9章 心惶惶爱恨难解

穆灵珊穆玲君刘钦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穆灵珊穆玲君刘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九章精选:穆灵珊因在度月宫闷得慌,便大胆让紫菱领自己出去走走,“我现在这样子,不会有人认得我吧?” 紫菱道:“当然不会,娘娘现如今就是别人眼中的一个新人,绝对不会有人认得的。” “如此就好。”语毕,抬头却见一趾高气扬的女人立在面前,她吓了一跳,一时手足无措,那女人身边的丫鬟上前道:“见了太子妃娘娘,还不下跪!” 原来是太子妃,穆灵珊急忙跪下,然并不知该如何自称,饶了半天舌,也没听见一句整话,只听紫菱道:“奴婢参见…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九章精选

灵珊放下镜子,转过身来,看着这个令她深爱的男子,忽然淡淡的笑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

刘钦怔了怔,迟疑道:“等这阵子过去了,现在风声正紧,你需要好好调养一下。再说了,就算不结婚,我们也都在一起了,不是吗?”

听如此说,灵珊转过身去,哼道:“那不一样。我总在这儿躲着,不被发现还好,若是被那些人发现了,可算什么呢?”

“不必担心,一般不会有人来的。”刘钦道。

灵珊哽咽了一下,只好答应,毕竟他是自己的避风港,殊不知刘钦心里是为联姻一事担心。那个邻国的公主,还是一个孩童罢了,皇上竟在喝酒喝得神魂颠倒的时候将八皇子许了出去。邻国皇上也不无此意,见了刘钦大为满意。

刘钦气不过,至晚间时分,来到皇上的寝宫,皇上正和一个妃子畅所欲言,两人衣衫不整的歪在榻上,刘钦见如此情况,即刻想走,那妃子看见了,叫道:“八皇子殿下既然来了,怎么又一声不响的走了呢?”

皇上刘天固随即回过头,看刘钦正回过身来,恭敬的说了声:“皇阿玛万岁!”

刘天固遂让他来到近前,并不避讳,问他有什么事,刘钦略显尴尬,不敢抬头,一字一句的说:“皇阿玛,比儿臣优秀的人多的是,为什么偏偏让儿臣娶那个小鲍主。儿臣对那个小鲍主根本没有一点兴趣,况且她那么小,嫁过来也是受罪。儿臣请皇阿玛收回成命!”

一听是这事,刘天固颜色顿改,道:“朕的主意已定,岂有反悔的理儿?若是出尔反尔,朕的威信何在!”

那妃子名叫许佳云,听她们父子俩的谈话内容,又看了眼刘钦,果是个英俊潇洒的美男子,若跟一个小不点在一起,当真是委屈了,便笑道:“陛下,八皇子仪表堂堂,肯定令无数少女绝倒,心上人说不定有多少个,如今弄个小不点过来,还不够缠他的,别说爱情了,怕是只有心烦意乱,八皇子的大好前途也给耽误了,多不好。”

刘钦急忙迎是,道:“皇阿玛,云妃说的没错。”

“你有心上人了?”刘天固问。

刘钦竟什么都回答不上来,许佳云会意,又笑着劝道:“八皇子如今也不小了,可是还没有定婚姻大事,即便是有心上人,在没有确定推掉那门亲事之前也不好说。”刘天固转过脸来,诡谲的冷笑:“哦?你好像十分了解朕这个儿子的一言一行,那个心上人,不会就是你吧?”语毕,眉头皱的非常严肃。许佳云急忙支起身子,道:“陛下,臣妾没有!”刘钦突然对他们泛起一阵厌恶之情,一声不吭的走开了。

刘天固回过头发现儿子已然不见,气的胡子乱翘,仍旧与许佳云调情。

“哼,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种父亲,根本就是个昏君,大刘江山迟早会败在他手里的!”刘钦坐在一石狮子旁,气愤愤的捶着狮子头。

太子妃并几个丫鬟走了过来,笑道:“八弟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天怪冷的,也不披着外套。”

刘钦抬起头怔了怔,笑道:“天气纵然是冷冰冰的,可是心冷,才是最冷的。”

太子妃在他面前驻足,他忙站起身行了个礼,太子妃瞅着他,掩嘴笑道:“多日不见,八弟变得更帅气了。你大哥怎么就没有你的一半儿好,真是奇怪。”

刘钦勉强笑道:“太子妃过奖了,大哥为人谦和老实,比我强多了。”

太子妃笑道:“八弟没事也多往太子宫走走,你大哥常常不在,留我一人闷的不得了。”媚眼纷飞,刘钦会意,并不喜欢,只好说:“大嫂,其实最近我非常忙的,每天都在度月宫做功课。”

太子妃笑道:“做什么功课?也可以是我过来,陪你做功课,好不好?”

“不用了大嫂,做功课的时候是不能有人打扰的,更何况像大嫂这样的美人儿,要是在一旁陪着,我就更没有别的心思了。”刘钦逗弄的笑道。

在没有成为太子妃之前,她就喜欢上了刘钦,可为了太子妃的位子,她不得已嫁给了刘旭。事到如今,她也只能以此寻得些安慰,刘钦知道她不敢的,事实也正如此,太子妃说:“八弟的嘴巴真甜,要是你大哥也有你一半儿好,我也就不烦心了。”

刘钦笑道:“大哥是大哥,我是我,大哥的优点也许我没有呢,我的优点,大哥也不定会有。大嫂还是珍惜眼前人为好。臣弟告辞了。”说着便走了,太子妃心里不痛快,恨恨的咬了咬牙。

穆灵珊因在度月宫闷得慌,便大胆让紫菱领自己出去走走,“我现在这样子,不会有人认得我吧?”

紫菱道:“当然不会,娘娘现如今就是别人眼中的一个新人,绝对不会有人认得的。”

“如此就好。”语毕,抬头却见一趾高气扬的女人立在面前,她吓了一跳,一时手足无措,那女人身边的丫鬟上前道:“见了太子妃娘娘,还不下跪!”

原来是太子妃,穆灵珊急忙跪下,然并不知该如何自称,饶了半天舌,也没听见一句整话,只听紫菱道:“奴婢参见太子妃娘娘,娘娘吉祥!”她便也如此说。

“奴婢见过太子妃娘娘,娘娘吉祥!”灵珊忙道。

孟元香见她是从度月宫那边过来的,少不得找她麻烦。紫菱扶灵珊站起身,灵珊惶恐的瞪着太子妃,孟元香打量着她,质问道:“你是什么人?本宫都没有见过的。”

紫菱忙道:“太子妃娘娘,瑶姬娘娘是八皇子殿下的心上人,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册封。”

孟元香如遭雷劈:“心上人!”

灵珊点点头道:“是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孟元香心内惶恐,一向纯洁如水的八弟,度月宫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陌生女人?!“八弟没有心上人的,你们这些贱人在说谎,都在说谎!”

穆灵珊看她这般惶惶不安,感到不对劲,又说:“太子妃娘娘,臣妾和殿下早已私定终身,某些缘故,才没有对外公开。不过再过不久,殿下就会给我一个名分的。”

孟元香难以置信的摇摇头,满口里说着:“不可能……”

穆灵珊遂要告辞,孟元香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怒道:“贱人,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本宫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灵珊看出她对刘钦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淡淡的笑道:“太子妃娘娘,殿下在宫外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娘娘,您的情绪为什么如此剧烈?”紫菱忙扶着她。

孟元香看到刘钦正从对面走来,愤愤地松开了灵珊,恨恨的瞅了她一眼,刘钦远远地就看见她们在争执什么,忙过来问:“发生什么事了?”看她们几个面孔红彤彤的,低头不语,遂对灵珊道,“你怎么出来了!”

灵珊咕哝道:“闷都闷死了,出来看看又能怎么样。”

孟元香挑眉怒笑道:“八弟什么时候学会藏人了?今天是一个瑶姬,今后说不定还有多少呢!还以为八弟与别的男人不同,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刘钦回过头笑道:“大嫂,臣弟也是男人,不是圣人,既然是男人,那男人的通性臣弟当然也会有,实在没什么好大惊小敝的。”说着就转过身领灵珊欲走。孟元香大声笑道:“八弟怎么忘了小鲍主了?!”

小鲍主,什么小鲍主?灵珊纵然是一无所知,刘钦本试图暗暗的把这件事解决,不让灵珊知道,可现在看来是纸包不住火了。孟元香接着道:“小鲍主一定会成为正室吧,八弟?”

刘钦脸色冰冷,不予理会,拉灵珊的手走了。

回到度月宫,灵珊甩开他的手,质问道:“小鲍主是谁?”

刘钦坦白道:“不瞒你说,你认识你之前,邻国皇上就把小鲍主许配给我了。”

灵珊大吃一惊,“原来如此!敝不得你总敷衍我,今天要不是太子妃说出来,你还打算瞒我倒什么时候?”说着,泪水已掉了下来。

刘钦说出自己的意志,说自己对什么小鲍主根本就没兴趣,本打算让皇上收回成命,可皇上态度明确,根本不可能的。“这次政治联姻,非同小可。如果拒绝了,可能会引起两国纷争,所以……”刘钦无奈道。

灵珊苦笑:“那个小鲍主多大了?”

“还是个小孩子,如今九岁。”刘钦道。

“一个九岁的孩子,怎么可以被派做这种事?!是不是太过分了!”灵珊郁愤道,“对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种伤害。殿下,你坚决推辞,一定可以推掉的。”

“好吧,刚才我就是为这件事去找皇阿玛,可是他根本不理会,我就赌气回来了。等下午或者明天,我会再去的。”刘钦说。

灵珊伤心无语,不禁叹道:“随你怎么样,反正我这辈子是完了,除了你,我也不可能再跟任何人。”

刘钦抚慰道:“我懂,你为我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会尽力补偿你的。”他们的脸贴在一块儿,热乎乎的温度传递到彼此的心间。

且说那屈死的四王爷,在京城悬赏缉拿凶手,街头巷尾到处贴满了穆灵珊的头像。刘储一死,王爷府也散了,小莲红燕在一起,小莲找不到灵珊踪影,准备回风和镇,看见讣告上的灵珊,她痛心不已,流泪道:“小姐……小姐怎么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自然是委屈,但也不应该杀人,一杀人,这辈子就没有出头之日了,她真糊涂!”红燕哭道。

这时有侍卫过来推她们:“什么人,没事不要当在这里。若是可以提供线索,就跟我到衙门去。”

两人忙走了。

一路回到风和镇,将穆灵珊如今境况告诉了穆开林和金玉,金玉惶恐道:“怪不得这两天总有官兵,还以为是搜别人的,敢情是想来抄穆家的!”

穆开林捶胸顿足:“不孝女不孝女呀!我们两个就非死在她们手里不可。”

金玉当即气晕了过去。第二天,她们举家搬走,小莲红燕也一块儿去了,赵雨宁听说穆灵珊闯下了这大祸,急忙进京寻她。

在进京的路上,碰到了穷困潦倒的司马信和穆玲君,雨宁将灵珊的事告诉她们,穆玲君听了痛心疾首,哭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仅耽误了司马信还毁了灵珊一辈子!”

“有什么用呢?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要是被捉到就必死无疑了。”赵雨宁哭道。

司马信原如今可以进京赶考的,可因穆玲君而耽误的没有读书学习,所以连三年一次的考试也误了。现如今的他谈不上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只是让玲君跟着自己过苦日子,心里万分过意不去,“快去吧。”他说,“不能让灵珊出什么事。”

于是,三个人一同进了京,只是任何人也想不到灵珊现在会在宫里面,因而到了京城,只在外围寻找。

因玲君灵珊相貌十分相像,那些侍卫竟把玲君误认为了王妃抓起来。“穆玲君,你杀死自己的夫君,杀死当今王爷,罪该万死!”他们将穆玲君拖到宫里,刘天固亲自审问。问她为什么要如此做,玲君哪里知道灵珊究竟居心何在,可是自己的终究是自己的。百转千回,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是不是报应呢?

她不哭也不说话,刘天固看她美丽非常,不忍现在就杀死,所以暂时关进大牢,秋后问斩。

穆灵珊和刘钦得知这个消息,万分诧异,“你说什么,抓到穆玲君了!怎么可能,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吗,那个玲君是谁?!”灵珊急急得询问。

刘钦也不知道具体如何,闷闷的说:“太奇怪了!不过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什么可能??”穆灵珊忙问。

刘钦望着她说:“会不会是真正的穆玲君回来了!”

“真正的穆玲君?!”她惶惑的喃喃道,“姐姐,你说我那个杀千刀的姐姐!”

“你们俩长的差不多,官兵在抓捕你的时候,恰好你姐姐出现了,就把你姐姐误认为成了你,我觉得除了这个,没有第二种可能。”刘钦道。

“除非亲眼看到她,不然我绝不会相信的。”灵珊扭过脸啜泣道。

“现在,,穆玲君被关在大牢里,你可以去探望她。”刘钦说。

灵珊这就要去,刘钦劝她冷静,“不可以冲动,瑶姬,别忘了你现在是瑶姬,在穆玲君面前,你不能称呼她姐姐,也不能让她知道你是灵珊。”

灵珊含泪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她?”

刘钦对他已经极为不信任,她是个感情用事的女人,受不了一点违拗,到时候一冲动又杀人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不敢轻易任她去,只说:“牢里需要疏通,等一切都办好了你再去。去的时候,身上什么东西都不要带,一定要冷静。”

灵珊道:“殿下,不要担心,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的。”

随后,刘钦亲自去了大牢,穆玲君缩在墙角里哭泣,他让人打开牢门,走了进去。玲君不知他是什么人,惶恐道:“别过来,别过来!”

刘钦就停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眼见这个女子跟灵珊真的简直是同一个人,她心平气和的问:“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玲君不知他是什么用意,不过看他生的白白净净,一脸正色,不像是坏人,便说:“我叫穆玲君。”

“是风和镇穆府里的那个穆玲君吗?”“对,请问你是什么人?”玲君反问。

“当真是她。”刘钦暗自嘟哝了一声,又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抓起来吗。”

玲君苦笑道:“是报应,报应。”

“为何说是报应?”刘钦明知故问。

穆玲君不会讲起灵珊的事,只道:“此事因我而起,当然也要因我而灭。”

刘钦会意,道:“有一个姑娘想跟你说说话,晚上,她会来这里。”

“姑娘,什么姑娘?”穆玲君不解。

“你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的。”说着就出去了,后在各个狱卒之间疏通了一番才走。玲君咕哝着:“他是谁,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

一狱卒告诉她道:“那是大名鼎鼎的八皇子……”

“八皇子?!”想自己和八皇子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他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为什么会告诉自己这些?种种的种种,都特别不可思议,她期待他所说的那个姑娘的到来。

回到度月宫,灵珊急忙问他事情如何了,刘钦道:“真的是你姐姐。”

穆灵珊略显诧异,刘钦又道:“晚上你过去吧。如果被人发现,一定会怀疑你跟玲君的关系,所以一定要做的相当隐蔽。”

穆灵珊对姐姐是又爱又恨,如何面对那个毁了自己一辈子的那个人?她不知道,心里惶惶的没个准儿。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3 关键字:穆灵珊,穆玲君,刘钦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9章 第9章 心惶惶爱恨难解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9章 第9章 心惶惶爱恨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