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0章 第10章 良辰美曲唱不尽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0章 第10章 良辰美曲唱不尽

赵雨宁孟元香穆灵珊穆玲君刘钦皇子紫菱小说名字叫做《弑君王妃请小心》,这里提供赵雨宁孟元香穆灵珊穆玲君刘钦皇子紫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一十零章精选:赵雨宁和司马信都在宫外急的团团转,“玲君被抓去了,被当做杀人凶手抓进去了!”司马信踱来踱去,捶胸顿足,恨自己没本事。 赵雨宁安慰道:“不会有事的,并不是玲君姐姐,玲君姐姐不会承认的。” “那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就算她不承认,他们也不会相信。”司马信忧心忡忡,“何况,这些日子以来,她对灵珊赶到十分愧疚,说不定会承认了呢!” 赵雨宁想也是,现在最重要的进入皇宫,只有趁天黑混进去才是。 穆玲君不肯吃不肯喝,既…


《弑君王妃请小心》小说第一十零章精选

挨到晚上,穆灵珊蒙了一块头巾,悄悄地溜进了大牢,那些狱卒不仅不拦阻她,还领她进来,与穆玲君见面。

穆玲君见一个女子走了进来,便知道她就是八皇子说的那个姑娘,穆灵珊看见她,果然是姐姐!现在的玲君比之前狼狈了许多,她摘下头巾,冷笑道:“听说你并不辩驳,如今只乖乖地等死呢?”

玲君只想知道她是谁:“奇怪,我并不认识你,八皇子,我也从来不认识他,为什么你们都来质问我?难不成……难不成你们是灵珊的朋友或者仇敌?”

穆灵珊走近她,目光里满含愤恨,低声道:“不是朋友,也不是仇敌,我也根本不知道穆灵珊是谁,你的名字叫玲君,难不成灵珊是你的妹妹?”她故意如此质问她,玲君自悔失言,她接着问:“我知道一个秘密,听说你让你妹妹装成你嫁给了四王爷,而你跟男人私奔了,是吗?”

穆玲君吃一大惊:“你……你怎么知道!不,你是谁?你一定是灵珊的朋友,不然不会清楚这些事的。”

“随你怎么想,你为什么要替她定罪?良心发现了?”穆灵珊气呼呼的问道。

穆玲君惶惶不安,在没弄清楚对方是谁之前,她不会和盘托出,她猜想这个女人一定是跟灵珊有什么联系的,否则不会知道这些事。于是说:“她是我的妹妹,如今她杀死了四王爷,犯了滔天大罪,逃得无影无踪。就算我告诉他们,我不是,穆玲君,他们会相信吗?”

“这么说,你并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没有为害了妹妹而感到歉疚?”

“对于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是不会透露心扉的。”

“和你私奔的野男人哪儿去了?不会扔下你一个人逃之夭夭了吧!”穆灵珊蹲下身,瞪着她惊疑的眼睛,“你那么想跟那个人在一起,怎么样,这些日子以来,你感到自己幸不幸福?快不快乐?”

穆玲君惶惶然的望着她,感到非同一般的恐怖,她如此才在乎和清楚自己的事,好像一直在身边,又好像是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对,我很幸福也很快乐,我并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对于灵珊,就算是愧疚,哼,我知道她现在一定恨死我了。”

“对,她真的恨死你了!”灵珊愤愤地站起身,转身走了。

留给玲君的只有一团疑惑。

穆灵珊决定让她死,不再去过问这件事,回来后,刘钦急忙问:“你怎么跟她说的?”

“她到现在并不为之前行为有丝毫愧疚,她的心里永远只有司马信,根本没有我这个妹妹,你说,这样的姐姐,是不是死了更好?”灵珊冷冷的道。

“无论如何,她总是你的姐姐,她不知道你的身份,当然不会多说什么,所以我们……”

“难道你想救她?”

“你就舍得唯一的姐姐下地狱吗?”

“她都舍得我这个唯一的妹妹下地狱,为什么我舍不得她?”

“那!”刘钦道,“那不一样!”她对任何一个弱女子都有情,所以苦口婆心的说服灵珊,到时候救玲君也就有了理由。

灵珊瞅他道:“殿下,你好像特别在意姐姐,为什么?难道我的委屈,你都看不见吗?”刘钦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觉得她已经知错了,而且对你怀有深深地愧疚。”

“不!她一点都不愧疚。”

刘钦转过身去,说:“如果她死了,你会难受一辈子的。”说罢便走开了。

“什么,我会难受?我会因仇人的死而难受吗?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她大声告诉自己。

赵雨宁和司马信都在宫外急的团团转,“玲君被抓去了,被当做杀人凶手抓进去了!”司马信踱来踱去,捶胸顿足,恨自己没本事。

赵雨宁安慰道:“不会有事的,并不是玲君姐姐,玲君姐姐不会承认的。”

“那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就算她不承认,他们也不会相信。”司马信忧心忡忡,“何况,这些日子以来,她对灵珊赶到十分愧疚,说不定会承认了呢!”

赵雨宁想也是,现在最重要的进入皇宫,只有趁天黑混进去才是。

穆玲君不肯吃不肯喝,既想死又想活,“如今罪大恶极的是我,信公子若不是因为我,现在会在京城为官。灵珊若不是因为我,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如此想着,不禁叫着灵珊和司马信的名字,一狱卒被刘钦提前嘱咐过,穆玲君若是有什么动静就汇报给他,狱卒遂去了度月宫。太子妃孟元香正好遇见,将他拦下来,问他干什么去。狱卒嗫嗫嚅嚅的不说实话,孟元香干脆问:“去度月宫干什么?”

狱卒只好说了,“太子妃娘娘,八皇子殿下吩咐过,人犯穆玲君有什么动静回家去汇报给他,奴才不敢不从。”

“穆玲君?他跟穆玲君那个杀人凶手会有什么关系?”孟元香拧眉问。

“奴才不知道,娘娘。”

“那穆玲君有什么动静?”

“她暗自哭泣……”一口气未说完,接下去便也不想说了。

“你就去告诉八皇子她哭了?狗奴才,八皇子怎么会有兴趣知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孟元香给他一顿好骂,狱卒唬的魂飞魄散,只好又回去了。

孟元香暗自忖度:“平白无故的出了个瑶姬,这还不算完,一个杀人犯能跟他有什么相干?太奇怪了。”说着,自回太子宫,将穆灵珊的事通通说给了刘旭,刘旭听了笑道:“管他喜欢谁,反正邻“国小”鲍主他是摆脱不了的了。”

孟元香问道:“公主什么时候会嫁过来?”

“快了,最晚不到月底,也就再过个是天半个月罢了。”刘旭是个脑满肠肥的胖乎乎的人,性格有点憨,这也是最令孟元香讨厌的地方,听如此说,笑道,“殿下,你不会也是个金屋藏娇的主儿吧?”刘旭忙笑道:“我才不是那种人,我是几个兄弟里最老实的一个,你贪了本太子这样一个好夫婿,也是你的福气!”

孟元香不屑的笑了笑,“我才不稀罕!”

“你说什么?”刘旭追问,孟元香急忙改口,奉承不绝。

这一回,刘钦又去找刘天固说小鲍主一事,刘天固非常决然,让他没有返回的余地!现在已是黄昏时分,加上心中愤懑,他便直往宫外去了。

“八皇子怎么还没有回来?”深更半夜,仍没有刘钦踪影,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穆灵珊心急如焚。而对于紫菱这些丫鬟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因此半吞半吐的说:“娘娘,殿下……殿下可能去……”

“去哪儿了?”穆灵珊忙问。

“去怡红院了。”紫菱低声道。

“怡红院?!”穆灵珊诧异之极,“不可能……不可能……刘钦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到那种地方去!”紫菱又道:“是真的,娘娘之前还没有来,殿下就经常从外面醉醺醺的回来,身上还有胭脂味儿。”

穆灵珊从不知道刘钦还好这一口,她以为像他这种偏偏美男子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更不会对凡尘的那些女子感兴趣,而事实像一把刀,把他的皮一层一层的拔掉,鲜血淋漓的却是自己。她坐在床沿上一言不发,纹丝不动,等待刘钦归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刘钦的身影才出现在皇宫里……

八皇子气冲冲的走出大殿,鬓边的长发随风飘至而后,威风凛凛的气度让所经之处的人或物退避三舍:穆灵珊追到门槛处,双手附着门框,看着八皇子渐渐远去的背影,泪流满面,被泪水滋润的桃红的嘴唇喃喃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八皇子爱她,但不会为了她而跟别的女人一刀两断。穆灵珊就是为了此事和他吵架,因为他不小心弄掉了一个帕子,明显是那个青楼女子送给他的定情信物,被穆灵珊发现,立即变成了醋罐子,使劲往他身上泼:八皇子不喜欢与女人斗嘴,更不想跟这个女人动气,因来的时候酒劲儿没有消完,才如此不经心被他发现,只好急忙跑外面去躲风头了。

而穆灵珊没有追出去,他的心若是不在自己身上了,那是怎么追也追不回来的。

“他去什么地方,啊?”穆灵珊把婢女当成出气筒,让她们挨个跪在面前,问一些别人无法回答的问题。

这时候,太子妃听这边吵吵嚷嚷的便过来看看,穆灵珊急忙跑到屏风后面去,太子妃打扮的红飞翠舞,她看着满地跪的都是奴才,怪声怪气道:“这不是八弟的人吗?喂,你们跪谁呢?八皇子呢?”一个婢女战战兢兢的回答说:“八皇子刚刚出去了!”生性多疑且视听敏锐的太子妃发现了屏风后面有人,于是叫几个女人把她揪出来,那几个奴才当然知道那是专横跋扈的穆灵珊,一个个低着头,只应声不行动。

太子妃更来兴趣了,“本宫还非要瞧瞧屏风后面是个什么样的贱人!”她大步走过去,穆灵珊突然站出来,一下子撞倒了太子妃。“参见太子妃!”穆灵珊若无其事的做了个屈膝礼。几个丫鬟把太子妃扶起来,她气急败坏,对穆灵珊大声呵斥了一番,丫鬟们不停的给她抚弄衣衫,然后,太子妃在正位坐下来,穆灵珊愣怔怔的站在那儿,太子妃为她没有给自己下跪而再一次大发雷霆:“你是哪个瑶姬吧,来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还是没有一点规矩!”穆灵珊仍然杵在那儿不动,她从座位上走下来,用眼睛睥睨着神情愤恨的她,说:“你和八弟吵架了?”穆灵珊咬了咬嘴唇,无言以对,但依然高傲的样子,她想到自己不清不楚的身份,八皇子连一点名分都没给她,她要以什么身份来和太子妃比?看她哑口无言,太子妃便自鸣得意起来!

“太子妃娘娘,有什么事?”穆灵珊抬起头问。

“没事就不能来了吗,八弟跟你亲还是跟我亲?你是个什么东西,竟质问起本宫来了!”孟元香气冲冲的道,

穆灵珊不服气的瞪着她,道:“当然是我和殿下亲近了!太子妃娘娘,你跟殿下哪里亲了?不就是仗着太子的关系吗,有什么好炫耀的!”

孟元香气的捶胸顿足,“你!你!”她指着她颤抖不已,随手拿起一件器皿向穆灵珊的额头砸了过去,登时血花四溅,灵珊被一群丫鬟簇拥着,纷纷叫着:“瑶姬娘娘,瑶姬娘娘怎么样!”

孟元香怒道:“胆大包天的家伙,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跟本宫叫板,不想活了!”

穆灵珊捂着额头恨恨的瞪着她,紫菱哭丧着脸回过头来看孟元香,孟元香眯眼道:“看八弟回来了向着谁!”说着,愤愤然的走了出去。

紫菱等人急忙去叫太医给她包扎,灵珊忙道:“不用,不用……歇会儿就没事了。”她怕被看发现端倪,所以连医生也不敢看。紫菱劝道:“娘娘,还是看看太医为好。”一边扶着灵珊躺下了,灵珊道:“我说了不用就不用。”紫菱只好让丫鬟们帮着清理一番伤口。

灵珊疼痛难忍,加上心伤,浑身木然,就算他回来了,也不一定会向着谁呢。是啊,原以为自己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可仍旧会去怡红院,这是为什么?想着,不禁流出泪来,紫菱见了,劝慰道:“娘娘,别难过,殿下很快会回来的。”

灵珊哭道:“不曾想他会这么样对我,你们……你们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不断的自以为是,其实根本不算什么。”

“不是的,娘娘不知道,娘娘不在的时候,八皇子十天有八天都是不在的,而今八皇子已经将近一星期都没有出去了,这当然是娘娘你的功劳。”听如此说,灵珊更觉得心上压了快石头,连呼吸都变得十分沉重,“好,你下去吧,我想休息了。”她说。紫菱遂去了。

赵雨宁司马信好容易混进了皇宫,他们俩分头行事,司马信去大牢附近视察,赵雨宁则放哨的。在风和镇,她的嗓子就出了名的好,许多人花重金请她唱曲儿还都听不到呢,如今她想:“一天两天也不能成功的,一定得想个办法在这里久待才行。”她父亲是京官,可不过是个小小的头目,自己也不知道他在什么户部,所以只能靠自己了。

她趁天黑将皇宫的各处都熟悉了一遍,发现这每个宫殿还都有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不由得心醉神迷,倚着度月宫,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紫菱出来倒水,发现门旁倚着一个人,唬了一跳,急忙让侍卫将他抓了起来,来见穆灵珊。

穆灵珊刚起来喝了一碗粥,听见外面忽然乱哄哄一片,以为是刘钦回来了,喜不自禁,一听是刺客,便索然无趣。“娘娘,奴婢以为是个男的,一看才知道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满口说着自己冤枉。”紫菱先来报道。

“那带上来。”穆灵珊道。

赵雨宁被几个侍卫带了上来,挣扎无用,只见红纱帐内坐着一个高贵女子,忙低下头。因气韵灰暗,穆灵珊并不认得她是赵雨宁。质问一番后,得知她是个伶人,给自己按上“伶人”这个头衔,赵雨宁自是不情愿,不过可能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保得住自己。“原来是表演后迷了路回不去了。”灵珊呷了口茶,说。紫菱心思细腻,问她会什么曲儿,不妨唱一首,一则取悦瑶姬,二则证明她的身份。灵珊非常赞成,赵雨宁只好空口唱一首曲儿,以证明自己的实力:“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羽毛扇遥指千军阵锦缎裁几寸。看铁马踏冰河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红烛枕五月花叶深六月杏花村。红酥手青丝万千根姻缘多一分;等残阳照孤影牡丹染铜樽满城牧笛声。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君可见刺绣每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牡丹开一生有人为你等。江河入海奔万物为谁春。明月照不尽离别人;君可见刺绣又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夏雨秋风有人为你等。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此生笑傲风月瘦如刀催人老。来世与君暮暮又朝朝多逍遥;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羽毛扇遥指千军阵锦缎裁几寸。看铁马踏冰河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红烛枕五月花叶深六月杏花村;红酥手青丝万千根姻缘多一分等残阳照孤影牡丹染铜樽满城牧笛声。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君可见刺绣每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牡丹开一生有人为你等。江河入海奔万物为谁春,明月照不尽离别人,君可见刺绣又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夏雨秋风有人为你等;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绕指柔破锦千万针,杜鹃啼血声;芙蓉花蜀国尽缤纷;转眼尘归尘;战歌送离人,行人欲断魂。浓情蜜意此话当真,君可见刺绣每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牡丹开一生有人为你等;江河入海奔万物为谁春~明月照不尽离别人。君可见刺绣又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夏雨秋风有人为你等;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曲终,穆灵珊略显诧异,怎么这首曲儿那么熟悉?

“娘娘,您听着如何?”赵雨宁问。

她的声音那么熟悉,穆灵珊忍不住拨开绣帘去看,“雨宁!”她惊喃道。雨宁看见她,并不认识,恍惚听见她说起自己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穆灵珊忙缩了回去,因吃惊而呼吸略微急促,“她怎么会在这儿?她自是会唱曲儿的,但从来不会用这个长处去取悦任何人的,一向高高在上的赵雨宁,怎么落得了这个地步?”她大惑不解,紫菱过来笑道:“娘娘,这个人儿还真是个能手,娘娘听的怎么样?”

穆灵珊点头道:“好,很好!我现在有点累了,她当真要是回不去,你们就送她回去。”

紫菱应了,遂出去吩咐那些个侍卫将赵雨宁送出宫去,赵雨宁哪里肯离开,出去了想进也难能进了,所以一出度月宫,她就把那些侍卫给哄了,自己逃得无影无踪。侍卫们并不着急,只当她出去了,仍回度月宫当差。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24:13 关键字:赵雨宁,孟元香,穆灵珊,穆玲君,刘钦,皇子,紫菱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0章 第10章 良辰美曲唱不尽
《弑君王妃请小心》第10章 第10章 良辰美曲唱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