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推荐 > 《一时缘,一世情》第9章 帮我吧!

《一时缘,一世情》第9章 帮我吧!

苏薇桑白木榆言与和小说名字叫做《一时缘一世情》,这里提供苏薇桑白木榆言与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时缘一世情小说第九章精选:苏薇桑吧。毕竟,她怀孕了。”言与和手一顿:“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白木榆拉开言与和的手,转过身看着他,白木榆眼睛红肿红肿的,脸色苍白,可是比之前好多了。“你说你们什么都没做,那她怎么会怀孕?呵,言与和,她都找上门了,一个女人再爱一个男人,也不会不洁身自爱吧?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言与和身上还穿着校服,看来是刚从学校回来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言与和淡淡开口,他永远都这样,唯我独尊,永远都是这…


《一时缘一世情》小说第九章精选

少奶奶,现在无非就是一个讽刺白木榆的词,自己的男人跟着别人做了,还怀了孩子,可是没想到当初竟然没死,只是失忆了,白木榆都想过,如果她一直这样失忆下去,他会不会骗她一辈子?如果她没有恢复记忆,是不是她和言与和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可是她不能,她和言与和一样,容不得背叛,哪怕是自己深爱的人也如此。

白木榆坐在落地窗的椅子上沉思,“怎么样?她还是不吃饭吗?”房间隔音效果不错,白木榆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对话。“少奶奶还是不肯吃饭。”“我知道了,钥匙给我。”旁边看门的保镖把钥匙给了言与和,言与和开门走了进去,看着坐在落地窗的白木榆,静静地就站在那里看着她。突然,白木榆拿起一副照片掉下了眼泪,她轻轻地擦掉照片上面的泪水,顺手也拭去自己脸上的泪水,这时,言与和绷不住了,他大步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白木榆,“对不起。”白木榆没说话,就这样静静地让他抱着她,“如今成了这样,怎么样?你满意了吧?你还是去找你的苏薇桑吧。毕竟,她怀孕了。”言与和手一顿:“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白木榆拉开言与和的手,转过身看着他,白木榆眼睛红肿红肿的,脸色苍白,可是比之前好多了。“你说你们什么都没做,那她怎么会怀孕?呵,言与和,她都找上门了,一个女人再爱一个男人,也不会不洁身自爱吧?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言与和身上还穿着校服,看来是刚从学校回来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言与和淡淡开口,他永远都这样,唯我独尊,永远都是这样!“一个偷了东西的贼,从来不会说自己是贼。好了,你出去吧,我不想见到你。”白木榆从言与和的身边走过,走出房间门,“你去哪?”“我下楼,我不是一个犯人。”便走到大厅。

言与和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手已经开始流血,可是他却熟视无睹。

白木榆走下楼,看见苏薇桑也从隔壁房间出来,是言与和的房间。白木榆冷淡地走下楼,苏薇桑也跟着下楼。这个时候,该吃饭了,所以大家都聚在餐桌前,江素素见白木榆下楼,双眼发亮,“呀!宝贝你终于出房门了,哎,言与和那个混蛋没眼光…”白木榆脸色没有一丝波澜,平淡地说:“伯母,言与和他想要什么样的,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心思我终究猜不透。”便对江素素微笑地说道:“先吃饭吧,我都饿扁了。”“好好好,这几天要多补补,看你瘦的。”苏薇桑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可现在不同的是,白木榆恢复记忆了,之前她还没有恢复记忆时,这些事情就一直瞒着她,现在看来,局势已经大大的不利于她了。

江素素直接无视了后面跟着来的苏薇桑,一直忙着照顾白木榆,而言海生一直也是对白木榆嘘寒问暖,同样也不注意苏薇桑,苏薇桑脸色变了变,只不过立马恢复了,在这个家,她不需要任何人对她好,只要能够拴住言与和,那都是好的。

言与和这时走下楼来,手上缠着绷带,休闲的从二楼走下来,苏薇桑见言与和走下来,整了整头发,江素素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做作。”苏薇桑不把这些话放在眼里,继续看着言与和走下楼来,看见他手上的绷带,立马跑过去:“呀!与和,你的手怎么回事呀?”江素素也抬起头看见言与和手上的绷带,也立马跑过去:“儿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是不是又欺负木榆,然后伤着的?啊?臭小子!”言与和无奈:“喂,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江素素撇了撇嘴:“是啊,可是木榆也是我女儿!”言与和推着江素素坐在白木榆的右边自己则坐在她的左边,白木榆什么也没说,也没做,只是自己顾自己的吃饭,江素素一直往白木榆的碗里夹菜,白木榆只是微微笑:“伯母,我不是猪,可吃不下那么多。”苏薇桑气愤地坐回位置,可是表面还是大家闺秀的样子,“是啊,木榆你多吃点,这里是自己家,别见外。”苏薇桑也给白木榆碗里夹菜,白木榆放下筷子,靠在椅子靠背:“谁知道你的筷子有没有毒?万一想毒死我呢?”“木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与和的妹妹,我怎么敢呢?”苏薇桑委屈地说道,并把‘妹妹’两个字说的很重,久久没有开口的言海生这时开口,语气同样慵懒,可是让人听出了威严:“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你说木榆是与和的妹妹,就是妹妹了?别忘了,你还没过门。”

江素素冒出来:“不,她永远也过不了门。”苏薇桑把筷子放下,起身:“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便往楼上走。

言与和本来被白木榆的话死的心情差到了极点,现在好了,他爸妈给力,心情出太阳了。白木榆侧过头来:“喂,不去安慰安慰你小媳妇?哥?”言与和偏过头来:“我的小媳妇在我旁边呢。”白木榆用胳膊肘打了他一下“呸!便放下碗,走上二楼,回房间。关门的巨响,把江素素吓了一跳:“喂,儿子你对她说了什么?木榆那么生气?”言与和挑眉:“没什么。”“看你那掩盖都掩盖不了的笑容。”言海生笑着说。

白木榆把门关上,立马跑到卫生间看见自己的脸红红的,立马开启水龙头,用冷水泼脸。“呼…”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白木榆擦了擦脸,疑惑地开了门:“是你?”苏薇桑摸着肚子走进白木榆的房间,“喂,我没让你进来吧。”苏薇桑坐了下来:“坐。”一副女主人的样子,白木榆双手环胸,看着她,“这儿不是你家吧,别用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跟我说话。”苏薇桑优雅地端起桌子上的茶,轻抿一口,足有一番女主人的风味,“这儿迟早是我家,我迟早是这里的女主人,这里的人迟早都要叫我少奶奶,而你则永远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家半步,所以,你最好识趣点。”“呵,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踏进言家半步,你终究会是言家少奶奶的。”白木榆笑笑道,“那就好。我也该去休息了,一直这样坐着对胎儿不好。”便优雅地离开。

白木榆把刚刚苏薇桑坐的垫子拿起来,丢到一边,坐在上面,看着那杯刚刚被苏薇桑的茶,拿起手机翻起通讯录,找到了那个人的名字,最终按了下去,“喂,怎么?终于想通了?”白木榆低头微微一笑:“嗯,是啊,世界上也许真的有些东西永远都不属于自己。我想让你带我离开这里,回韩国,进修完我的学业然后,去外面闯荡一下。”“呵,嗯。之后电话联系。对了,你都需要些什么?”“后天他们要去参加一个慈善会,会很晚回来,所以就那个时候吧,对了,正门都有人看守。所以,只有想办法翻墙。”“不愧是我喜欢的女孩,聪明。”“好了。拜。”“拜。”她把电话拿下来,上面显示着:许洛,3分05秒。

“再见了,一切。”白木榆看着窗外景色秀丽的a市,嘴角弯了起来。

言与和放学回家,衣服都没换就走到了二楼,他已经把保镖全部撤掉,因为她不是犯人。

准备直接闯门进去的,突然手在门上敲了一下。“白木榆,你在吗?”白木榆一听是他的声音,把眼眶里的泪逼迫了回去,“言与和,这几天的好,就当是对你的回报吧…”

白木榆开了门:“放学啦?”便走回主卧,“怎么?想我啦?小粉丝。”言与和调侃道,白木榆转过身,递给他一杯咖啡:“切,小白脸。”言与和微笑着看着坐在书桌前的白木榆,“你在干嘛呢?”白木榆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写小说呀。”

“你兴致不错嘛。”“你都把我关在家里了,还不让做点事情吗?”言与和侧过头:“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原谅我了吗?”白木榆正在打字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开始打字:“哦,对了,你饿了吗?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煮碗面吧,好久都没吃你煮过的面了,去吧去吧。”白木榆推搡着言与和,言与和知道她在回避,眼神淡了淡,然后走进厨房,去煮面。白木榆松了一口气,心里有些惭悔,可是又立刻打消了,她绝对不能再陷进去,人家已经快当爸爸了,不能了,不能了…

言与和端着一碗面出来,就算系着围裙,依然不掩盖帅气。“喏,大小姐。”白木榆微微笑,小心翼翼地接过来:“谢谢你,言大少爷。”言与和期待的看着她:“怎么样?好吃吧?那么久了,厨艺肯定还是不错的。”言与和从来只对她耍小孩子脾气吧,“改改你的小孩子气。”白木榆嫌弃地看了眼他,言与和把围裙脱掉丢在一边,“这围裙太丑了。”白木榆开始吃面“你要吃吗?”“你喂我呀。”言与和看着她,白木榆翻了个白眼:“那算了,你别吃了。”言与和撇了撇嘴:“不吃就不吃,我也不饿。”白木榆被噎到了一下:“额,你脸皮还是那么厚。”“小心点吃,你被噎死了,那我会单身一辈子的。你不忍心吧?”白木榆突然有种想流泪的心情,想要但在这个男人怀里,永远也不起来的感觉;可是她还是强迫自己的想法不能再出现。“我忍心啊,而且你不是有老婆了吗。”白木榆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话里竟有浓浓的醋味,“你吃醋了?”“没有,你可以滚了,快快快!”白木榆别过脸,她才不想让他看见她脸红的样子!

“好好好。”言与和便走出了白木榆的房间,把门关上以后,脸上荡漾起笑意,突然发现校服还没换,便走回了房间,一打开门,里面的灯是开着的,他皱了皱眉,走进去,看见床上有一个人,他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谁,脸色冷了下来:“谁允许你进来的?”苏薇桑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身,张开朦胧的眼睛:“与和你回来啦?”言与和没理会她的话,继续冷冷开口:“我答应你进来了吗?我的房间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苏薇桑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咬紧嘴唇:“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进吗?”言与和眯起眸子看着她:“没听懂吗?快滚,别让我把你丢出去。”苏薇桑不甘心地走出房间,等把门关上,她露出那幅原来面目:“白木榆。”便走回自己房间。

言与和看着那个床,打了个电话给言管家:“喂,迅速派人把我房间里的床换了。”“是,少爷。”

言与和突然想到一个想法,他转身走出房间,走到隔壁白木榆的房间,直接破门而入,没想到进的不是时候,白木榆刚好洗了澡只披了件浴巾,白木榆倒吸一口冷气:“言与和,死变态,滚出去!”一脚踢过去,被言与和轻松地抓住白木榆的脚,一拉,白木榆倒在了地上,身上的浴巾脱落,大片春光暴露,言与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快起来吧,还想让我看个够?”白木榆气愤地瞪着他:“死变态!”便快速跑到衣柜拿了衣服又以光速跑回了浴室,言与和微笑起来。

上一组 下一组

字数:  关键词位置:  没有找到你喜欢的名字?不妨试试搜索!
发布时间: 2017-8-14 12:31:39 关键字:苏薇桑,白木榆,言与和
《一时缘,一世情》第9章 帮我吧!
《一时缘,一世情》第9章 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