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共白头小说_与君共白头闻清羽燕知惜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与君共白头闻清羽燕知惜小说

与君共白头闻清羽燕知惜小说

发表时间:2018-01-13 12:18 作者:淼淼

与君共白头》是一部古代短篇言情小说,为您提供与君共白头闻清羽燕知惜小说全文阅读,文字行云流水,妙笔生花。与君共白头小说精选:闻清羽的肚子一日日大了起来,人却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太医说闻清羽需多晒太阳,对身子好。于是燕知惜终于开恩,解了束缚在她手腕上的细金链子。她“自由”了,可再也没走出那间屋子一步。

精彩节选

太医领命离开后,闻清羽隐忍的恨,在这一刻终于压制不在了。

“燕知惜,你到底有没有心呐。”闻清羽虽不愿为燕知惜生孩子,但他的话,还是让她彻底凉透了心。

一个人要多狠心,才舍得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朕的心,只许雪儿一人。”他说得冷酷,“朕的孩子,也只有雪儿才有资格生!”

呵,是啊,燕知惜从始至终心里只有一人,他对温如雪有多深情,对她便有多绝情。

闻清羽嘶声大笑,泪水浸湿了面庞,“燕知惜,总有一日你会为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在朕这里从来没有后悔二字!”

燕知惜说得字字坚定决绝。

闻清羽的肚子一日日大了起来,人却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太医说闻清羽需多晒太阳,对身子好。于是燕知惜终于开恩,解了束缚在她手腕上的细金链子。

她“自由”了,可再也没走出那间屋子一步。

燕知惜去过沉羽宫数次,每一次她都像一具没有生命的雕塑木愣愣地坐在房屋一隅,静静发呆,药放凉了,都未看一眼。

“给朕吃药!”燕知惜恼怒地命令。

闻清羽一动未动,燕知惜气极之下,卸了她的下巴,将药水强灌了下去。

“闻清羽我告诉你,换血还有最后一次,在这之前,你别想耍花样!“

闻清羽呛咳得撕心裂肺,半晌才讷讷地说:“真好,最后一次了。”

九个月了,她当了九个月的药人,其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辱终于要结束了。

她轻轻抚着微微凸起的肚子,嘴角漾开一抹笑。

到时她没有利用价值了,燕知惜便不会管她死活。那时黄泉路上,她陪着孩子,也不会寂寞了。

燕知惜皱眉看着闻清羽,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女人了,这种感觉让他非常恼怒。

最后一次换血完成时,温如雪恢复如初,而闻清羽差点再也没醒过来,整整昏睡了十几日。

她醒来这日傍晚,黑漆漆的房里空无一人,宫墙外远远传来声声丝竹琴鸣,一派热闹。

是燕知惜在宫中举办贺宴,庆祝温如雪重获新生。

闻清羽摸着扁平的腹部,终于恸哭出声。

孩子在最后一次换血时,没有保住,她却强撑着活了下来。

她还记得燕知惜无情的话——

“既然你的孩子已替你赎了罪,那朕便饶你一命。“

何须他饶她一命,她早就不想苟且偷生于世了。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片偷偷藏起来的碎瓷片,对着咽喉刺了下去。

一颗小石子破窗打在手上,闻清羽手一麻,瓷片哐当一声落地。

闻清羽眼睛已经哭得红肿,头发凌乱地黏在脸上,看上去狼狈不堪,就这么轻轻一击,她就耗尽了全身力气,颓倒在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的声音干涩嘶哑,对着黑暗里一个黑影哀求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作用了,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人影捡起了瓷片一捏,便化成一把齑粉。

“我只是奉命行事。”

看护了闻清羽大半年,影卫第一次出声。那声音比这寂夜,还清冷几分。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影卫看了闻清羽一眼,“好好活着,为了你二弟。”

语毕,便迅速破窗而出。

如若不是还晃荡着的窗扉,闻清羽会觉得方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与君共白头

与君共白头

  • 评分:10
  • 简述:古代言情
  • 来源:竹子小说
  • 作者:淼淼

“难道你想娶我?”“如若姑娘不嫌弃。”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