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落梨凤银麟_杨落梨凤银麟小说在哪看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杨落梨凤银麟小说在哪看

杨落梨凤银麟小说在哪看

发表时间:2018-05-25 18:16 作者:阿梨

杨落梨凤银麟小说叫做《月裹麒麟落梨白》,在这里提供杨落梨凤银麟小说。杨落梨凤银麟小说精选:杨落梨轻轻皱了一下眉头,觉得生死契约太坑人。本尊是不死之身,怎可能会死!美男子恼火了。但,要是你死了,本尊就会死!杨落梨眉毛皱得更紧了,似懂非懂。顿了一会,她又问,可你缔结的血契好像不止我一个人吧?若他们都死了,你岂不是。不对!恍然大悟,杨落梨邃而急促的问。

《月裹麒麟落梨白》内容精选:

“对!你与我,缔结了血契。”

这句话,美男子几乎是咬着后槽牙狠狠说出来的。“你生,我就生!你死,我就得跟着死!”

“也就是说,你要是死了,我也得跟着你一块死喽?”杨落梨轻轻皱了一下眉头,觉得生死契约太坑人。

“本尊是不死之身,怎可能会死!”美男子恼火了。“但,要是你死了,本尊就会死!”

杨落梨眉毛皱得更紧了,似懂非懂。顿了一会,她又问,“可你缔结的血契好像不止我一个人吧?若他们都死了,你岂不是……”

不对!

恍然大悟,杨落梨邃而急促的问,“只要和你缔了血契的主人死了,你就会死是不是?”

“对,就是这样。”美男子面露不耐烦。

“那、那、那、”杨落梨突而激动的抓住美男子的手臂,眸中掩不住的喜悦,“那也就是说,只要主人一直活着,你就永远安然无恙?”

美男子目光嫌恶的白了杨落梨一眼,觉得她反复问着这个问题,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对对对!所以你们千万不能死!”碰上这样脑子有坑的主人,真是他万生不幸啊。

“那你清楚,你其他两个主人是谁吗?”

杨落梨急切的想知道,其中一个主人,到底有没有她的师父,若有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师父其实还没有死?

杨落梨的问题,随即就把美男子给问懵了。其他两个主人是谁?

这个……他还真的感应不到。

“我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好像在虚无界里。”

“虚无界?”眉心一拧,杨落梨邃问,“那是什么地方?”

“哼!本尊又怎会清楚,本尊如今灵力大耗,还未恢复到巅峰,根本感知不到他们的存在,虚无界是本尊瞎掰的。”

说没几句,美男子又傲娇了起来。

询问无果,杨落梨只好暂且作罢。

“那你总该清楚自己叫什么名字吧?”

如今她是他的主人,他的名字,她总该要知道才对。

美男子应得倒是挺快,“本尊是上古雪凰,名叫涅生。”

雪凰?

杨落梨微微诧异,几乎就脱口而出,“雪凰不是雌的么?你怎么……”

“本尊怎么了!本尊怎么了!谁说雪凰是雌的了!本尊可是顶天立地的雄汉子!”涅生娇艳的俊脸气得比碳还黑。

“可古书上,有记载,雄凤雌凰。所以你,就是个雌的。”

杨落梨一本正经的模样,激得涅生一顿抓狂,“都是世人嫉妒本尊的花容月貌!你不能因本尊生来比女子美艳,就否定本尊是雄的!”

看他如此抓狂的咆哮,杨落梨嘴角轻微一抽,安抚他的爆情绪,“好,你是雄的,你是雄的。都是世人嫉妒你的花容月貌,扭曲了你的雄伟之躯。”

涅生这才顺毛了下来,风华妖娆的幻成通体雪白的雪凰,绕在杨落梨身畔飞旋了几圈,屋内的空气瞬间被刷得清晰雪亮。

杨落梨目光生艳,困不住心中的疑惑,大声问道,“涅生,你生为上古神兽,为何甘愿与我这种废柴缔结血契?”

据她所知,如此高傲的神兽,是无人可以驾驭得了的,除非是神兽本身自愿缔结,不然,无人能成为它的主人。

涅生飞旋几圈之后又幻成人形,他丝毫不掩饰的说,“因为本尊需要你。”

“需要我?”

“对,本尊需要你给我炼丹疗伤。”他之所以自愿缔结,主要是因为他灵力大耗,需要汲取丹气。

“你会不会找错人了?我可不会炼丹。”杨落梨不禁好笑,她只会烧柴火,炼丹什么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他说你会,你就会!本尊不会找错人。”

他……?

杨落梨心弦一颤,“他是谁?”

涅生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用掌力吸起了神农鼎在空中悬浮。

而后,才道,“你不必管他是谁,从今起,你只要给本尊好好炼丹就行了。你要什么奇珍异草,再难寻,再遥远,本尊都会想方设法帮你弄来。但条件是,你要让我灵力恢复到巅峰。”

“但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杨落梨怎么感觉自己成了被奴役的那一个。明明她才是主人好吧,怎么要听他的差谴行事了。

“只要我灵力恢复到巅峰,本尊就能护你一世周全,你也能因此成为顶级炼药师,也不用再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莫要忘了,你身上的血玉麒麟和神赋碎片图,可是江湖各派都想要的东西,你这条小命,时刻都有人惦记着。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经涅生这么一提,杨落梨幡然醒悟,没错,若想要活命,就得强大自己!

再三思忖,杨落梨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亏,于是爽快的说道,“好,我应承你。尽我所能,助你恢复灵力。而你也要说到做到,不能食言。”

“本尊绝不食言。”

击掌达成共识之后,涅生便附回神农鼎里,神农鼎在半空浮沉了一会,又渐渐缩小落入杨落梨的手心上。

“涅生,我该如何炼丹?你需要何种草药?”杨落梨盯着掌中的小神鼎,不知如何对症下药。

“这几日,你先炼初阶丹药。毕竟你体内的元魄丹还未完全解印,你的炼体又时有时无,初阶耗元力不多,可以避免反噬。”

涅生悠扬的声音,从鼎内慢慢的溢出来,余音绕梁。

杨落梨轻轻颔首,“好,我明白了。”

“还有,今夜子时,本尊去给你寻几味草药,到时你按我所教的行事便可。”

“嗯……”杨落梨沉沉应了一声。

“那好了,本尊要歇息了。你无事莫要随意召唤我。”

道完,涅生就再无声迹。

杨落梨赶紧将小鼎收好,而布在门窗的那道结界也早已消失。

杨落梨打开门,刚跨出门槛,邃见回廊处,一猫,一主,风华绝代的伫立在朗朗清风中。

他立而不动,灰煞有些可怜巴巴的蹭在他腿边。

杨落梨心头忽颤,敢情这厮是去告状了啊,把它主人都给请来了啊。

“呵!灰煞,原来你在这啊,我找你找得可苦了。来,我现在带你去沐浴。”

杨落梨笑得一脸谄媚,先发制猫。

听到杨落梨这样说,灰煞那厮,更是委屈巴巴的蹭紧了凤银麟,好像是见到杨落梨犹见到虐待狂那样,恐惧至极。

呦呵,这厮!

杨落梨正想自己走过去拎它,速被一道清冷的质问声冻住了脚步。

“是谁让你擅闯禁院!”

月裹麒麟落梨白

月裹麒麟落梨白

  • 评分:10
  • 简述:言情小说
  • 来源:九库文学网
  • 作者:阿落

诱你入局,自己的心却偏离了航道。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