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梨小说月裹麒麟落梨白_阿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阿梨小说月裹麒麟落梨白

阿梨小说月裹麒麟落梨白

发表时间:2018-05-25 18:16 作者:阿梨

杨落梨凤银麟小说叫《月裹麒麟落梨白》,作者:阿梨,提供杨落梨凤银麟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杨落梨凤银麟小说精选:杨落梨心里一阵瑟缩,不禁觉得脚底生寒,冷意遍至全身。这事,你就得该问你家小灰了。杨落梨面上镇定自若,矛头很犀利的指向那只擅长卖萌卖可怜的大胖猫。是它引我过来的。若不是灰煞引她过来禁院,她也不会稀里糊涂和涅生缔结了血契,也就不会连生死都要和别人捆绑在一起。

《月裹麒麟落梨白》内容精选:

他声音清淡如水,却不怒自威。

杨落梨心里一阵瑟缩,不禁觉得脚底生寒,冷意遍至全身。

“这事,你就得该问你家小灰了。”杨落梨面上镇定自若,矛头很犀利的指向那只擅长卖萌卖可怜的大胖猫。“是它引我过来的。”

若不是灰煞引她过来禁院,她也不会稀里糊涂和涅生缔结了血契,也就不会连生死都要和别人捆绑在一起。

想想真有点气人,真想把灰煞给炖了。

“灰煞向来聪颖过人,岂会给你引错路。”凤银麟俨然是在袒护自己的爱宠。

他言外之意,就是杨落梨自己擅闯了禁院。

“你宁愿信一只猫,都不信我?”杨落梨怒极反笑,觉得世态真是炎凉啊,人言竟比不上一只猫。

不过也是,她只是一个低微的婢女,灰煞可是他的掌上爱宠啊,岂有可比性。

再说了,她这条小命也是他救来的,她根本没有资格和他争执谁是谁非。

“既然你认为是我自己擅闯了禁院,那我也无话可说。你要如何惩罚我,悉听尊便。”

她知道再辩解也是徒劳,干脆自己领罪受罚。

凤银麟却忽而一个转身,步履轻缓,慢慢往回走,清冷的声音随着清凉的徐风灌进杨落梨耳里,言简意骇。

“今夜,罚你侍寝。”

杨落梨身心一凛,木讷在原地。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随在凤银麟身后的灰煞,转过它的小脑袋,扯着它的三瓣嘴,邪邪一笑。

阴谋!

绝对是阴谋!

死灰煞,居然会坑她!

杨落梨气得冒烟,再次想把灰煞那厮给炖了!

——

入夜,紫麟阁。

杨落梨双手捧着一袭月牙色锦袍候在屏风外面,八扇屏风的另一头,凤银麟正浸在浴池里沐浴。

不知为何,从禁院回来,杨落梨的心脏一直紧紧悬着,一刻都放不下来。

许是因凤银麟说的那句话,又或许是因与凤银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缘故,让她的心,极其不安。

“过来。”

倏地,男人慵懒低醇的嗓音自屏风那头飘来,害得杨落梨心头一颤,呼吸莫名慌促。

咬咬唇,杨落梨捧着锦袍,低着脑袋,疾步走了进去。

“你、你还有什么吩咐?”她眼睛没敢看向他,却不知自己脸颊为何热乎乎的,像是要冒烟。

凤银麟的眉心却轻轻蹙了一下,至今,她还未喊过他一声主子或是别的尊称,一直都是你、你、你……

说实话,九曜王有些不悦。

“杨落梨,难道春枝未教你规矩?”

“呃,规矩?”杨落梨一脸茫然,“什、什么规矩?”

她邃然抬头,凤银麟俊美无双的脸庞忽地近在咫尺,行迹竟如此出神入化,毫无声息。

杨落梨瞪大瞳孔,凤银麟只着一条亵裤,光着膀子的左手臂以至左胸膛,一只青色麒麟刺身栩栩如生的绕在他身上,好似随时都会破膛而出。

难道,之前坊间百姓一直津津乐道的九曜王有上古神兽庇护,就是这青色麒麟刺身?

杨落梨想得入神,直到下颌骨被男人的手攥得一痛,她才从疼痛中慌张的仰眸望向凤银麟冷意涔涔的眼睛。

他一言不发,却突然猛地扯起杨落梨的右手按向自己的左心口。即刻,他胸腔里似有一团巨烈的熔岩之火滚烫的灼烧起来,威力之猛,若有不慎,便能灼焦他的五脏六腑,暴毙身亡。

他邃即狠狠甩开她的手,神情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杨落梨的手心,也明显感觉到他体内那股惊人的灼烫,她正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新属性炼体在形成的时候,手就已经被男人冷绝的甩开了。

那股还未知名的炼体,也随之幻于无形,蔫了下去。

“你、你是不是患了什么怪病?为何你体内……”杨落梨没能把话说完,凤银麟冷鸷的眼神让她敛了嘴。

“披衣。”凤银麟没再看她,冷冷溢出二字,转身背对于她。

杨落梨低垂着眉眼,脸颊微红,缓缓的将手中的月牙色袍子披上他的身。

“你之前,可也有如此侍候过你师父?”

突如其来的问话,惊了杨落梨一怔,为他整理袖口的手一顿,杨落梨缓了会神才答道,“从未有过。师父素来洁癖偏重,不喜别人乱碰他衣物,我也不例外。”

是啊,他师父就是个洁癖鬼。

一说到师父,杨落梨的眼底,不禁有几许雾气,鼻子酸溜溜的,好生难受。

“我倒是好奇,像你师父那样的奇男子,为何会收你一个废柴女子为徒?”

这句话,是杨落梨这些时日,听过凤银麟讲过最长的话了。

杨落梨却一时哑了口,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她也不知师父为何会收她为徒。或许,用师父的话来说,就是随便捡她回家去凑个热闹的吧。

见杨落梨失魂不语,凤银麟又说,“江湖中人,皆传言你师父死于魔瑝之手,难道你就从未想过报仇?”

“魔瑝?”杨落梨邃惊,这人物,她可是听都未曾听闻过。“魔瑝是谁?你知道?”

那夜,她只见一股黑色的强大力量袭卷了梨花谷的竹屋,她当时睡眼惺忪,以为是自己做了恶梦,直到师父遍身鲜血淋漓的倒在她榻边,她方才惊醒那并非是梦。

师父元神俱灭之后,便有一大群黑衣人凭空涌现,她连夜带着师父嘱托的血玉麒麟逃亡梨花谷,被黑衣人追杀了两个日夜,直到在幽溟河遇见了凤银麟。

可在这之前,她真的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死的,又是被何人而杀。

“魔瑝到底是谁?你告诉我!”她岂会不想报仇,她简直恨得想将那人千刀万剐,以慰师父在天之灵。

“本王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将杨落梨的仇恨撩燃之后,他却兴致缺缺不想再提的模样。

他走出屏风,清冷无俦的姿容携着一抹莫测的深沉,他随意慵懒的往榻上一坐,半敞的衣袍露出半边的麒麟刺身,彰显得他整个人愈加魅惑邪狂。

杨落梨追在他身后出来,不停追问,“你到底听谁讲的?”

看来,她不能一直待在府里不闻世事,改日必要出府打听一趟。

“那只是江湖中人猜测而已,并无实证。”

他说着又一顿,抬眸看向杨落梨急于求知的期盼眼神,眉眼冷冷轻笑。

“但,你也该清楚,你师父的元力,可谓天下无人能及。纵使江湖各派皆想取他性命,也不是一件轻易之事。唯有他,魔瑝。举世上下,只有魔瑝能杀你师父。”

他似有意无意的在点醒杨落梨,她师父就是魔瑝杀的,不会有错。

“既然如此,那你告诉我,魔瑝是什么人?他在哪?”

反观杨落梨的迫切,凤银麟却是不疾不徐,他慢悠悠的开口,“你若求我,我倒是能告诉你。”

月裹麒麟落梨白

月裹麒麟落梨白

  • 评分:10
  • 简述:言情小说
  • 来源:九库文学网
  • 作者:阿落

诱你入局,自己的心却偏离了航道。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