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裹麒麟落梨白_月裹麒麟落梨白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月裹麒麟落梨白小说阅读

月裹麒麟落梨白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8-05-25 18:16 作者:阿梨

杨落梨凤银麟小说名称是《月裹麒麟落梨白》,在这里可以阅读杨落梨凤银麟的小说。杨落梨凤银麟小说精选:杨落梨顿时困惑不定,不知凤银麟所谓的求是何意。她是想让她拿出血玉麒麟与他交换吗?还是扑碰一声,杨落梨猛地双膝跪地,语气强锵有力,凤银麟,我这一生,跪天跪地,跪师父。今夜,明月为鉴,我杨落梨跪地求你,求你告诉我杀害我师父的仇人。我给你磕头!

《月裹麒麟落梨白》内容精选:

求?

如何求?

拿什么求?

杨落梨顿时困惑不定,不知凤银麟所谓的求是何意。

她是想让她拿出血玉麒麟与他交换吗?还是……

扑碰一声,杨落梨猛地双膝跪地,语气强锵有力,“凤银麟,我这一生,跪天跪地,跪师父。今夜,明月为鉴,我杨落梨跪地求你,求你告诉我杀害我师父的仇人。我给你磕头!”

话音一落,她洁白的额头就狠狠磕到地面上,坐在榻上的高冷男人,眉宇却是冷鸷的皱起。

他可不是想要她这种求法,他要的是……

“杨落梨,本王可不是慈悲的菩萨,你这样求我,并无用。”

“那你想要我如何求你?”

他不想要她跪地磕头的求法,莫非是真的想要她的血玉麒麟和神赋图?

凤银麟没有回答她,只是伸手一把将她从脚边拽起,紧紧将她圈在他怀中。

“本王想要你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四字,他说的意味不明,或许在字面上听来,是要她嫁给他为妃为妾或沦为通房丫鬟日夜侍寝,可杨落梨却总觉得,他话里的意思,并不是如此。

或是她想多了吧,凤银麟年少方刚,迟早要娶妃纳妾,通房丫鬟也应该极其之多,他想要的,不过是图一夜之欢罢了。

“如何?以你的身心,换求知杀害你师父的仇人?你可应允?”

瞧杨落梨一脸纠结,他低冷的语气忽染了几许温柔,就像给杨落梨织了一个温柔的陷阱,等着她心甘情愿的跳下去,万劫不复。

“我……”迟顿了片刻,杨落梨的眼神变得坚定,“我应允你!只要能为我师父报仇血恨,别说以身相许,纵使你想要我的命,我都给你!”

“好,记住你今夜所诺,他日莫要反悔。”

他像是在给她一个警告的机会,可杨落梨却一头热的栽进去,“绝不反悔!”

字音落尽,她的下巴被男人修长洁白的手指捏起,她目光凛凛的望着男人幽深不见底的冷瞳,心下有丝丝寒意泛起,既害怕又紧张,又有一丝小小的期待。

不过,凤银麟那张薄凉迷人的唇终是没有落下来,他只是冷冷的对杨落梨说,“夜色已深,本王乏了。明日再告诉你魔瑝之事。你今夜就暂且在这榻上睡吧。”

言罢,他独自去了龙凤大床上,杨落梨暗暗松了口气。

珠帘垂下,纱缦掩落。

杨落梨躺在榻上,辗转难眠,许是被凤银麟今夜突然的举动扰得心神不宁。

她实在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莫要胡思乱想了,本尊告诉你,你不可能猜透他。那家伙的心腹啊,黑得很。”

夜深人静,涅生的声音骤然在鼎内响起。

杨落梨被吓了一跳,她一反应过来就是急忙瞧看珠帘内阁里的男人有没有被惊醒。

“别慌,我说的话,只有你能听见。”涅生的声音又懒洋洋的传来,应该是刚睡醒。

杨落梨这才安放了一颗心,压低嗓音质问涅生,“你不是说要去给我寻草药吗?子时已经过了。”

“你今日一整日与他待一起,本尊可不敢出来打扰。”

“什么?不敢?”杨落梨捣了捣耳朵,以为自个是听错了,但千真万确,涅生说的就是不敢。

涅生不禁就有些呱噪了,那是一种骄傲自负被人压成手下败将的焦躁,“不提他了,本尊火大。”

他?

到底是谁?

凤银麟吗?

杨落梨眉眼凝起一丝疑惑,那家伙到底是有多么强大,竟然连涅生都如此畏惧他?

他纵使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七阶的剑师啊?普天之下,剑师又不止他一人!

“七阶的剑师?呵呵!无知的小家伙,你以为他只是剑师而已吗?他多么善于伪装你知道吗!”涅生冷冷呵笑,言语间都是咬牙切齿。

“你这话什么意思?”

杨落梨更惊,难道,凤银麟不止七阶?

“日后你便知,本尊有原则,不在背后讲他坏话。”

杨落梨嘴角一抽,其实,雪凰大哥,你这已经是相当在讲他坏话了,好吗!

“好了,本尊要去寻草药了。本尊不在的这些天,你可不要傻傻被那家伙骗了。最好是不能以身相许,这么久以来,本尊可从未见过他对哪个姑娘动过情。”

给杨落梨几句忠告,涅生腾地的就飞走了。

涅生飞走后,屋里又一片静寂。

杨落梨的心,愈加惶恐不安,整夜无法入眠。

临近五更天,天色朦胧亮,烛台上的蜡烛燃烬成蜡块,檀香炉里的檀香也剩残烟几缕。

杨落梨待到这时辰才昏昏欲睡,刚入了梦乡,就被灰煞的爪子给挠醒。

杨落梨不悦的睁开眼,正想提灰煞那厮起来吊打,骤然瞥见凤银麟已起身伫在珠帘处,等着她去侍候更衣。

瞬间打了一个激灵,杨落梨慌忙爬起,不顾自己乱蓬逢的双髻歪歪斜斜,就一个劲儿的冲进内阁,慌慌的说,“我、我这就去给你打水。”

她说完就要跑出屋去,走没几步又绕了回来。

不对,不对,春枝交代过,凤银麟起床,要先给他更衣,再打水给他洗漱。

她疾步走到屏风,取下挂在上边备好的衣袍,手法生疏的为凤银麟换上一袭蟒纹玄袍,外加一件轻薄如蝉翼的白锦纱。

她的手,不小心轻碰到他的左胸膛,那里,仍然是滚烫的热。

“凤银麟,你心口烫得那么厉害,不找个大夫为你诊治一下吗?”

杨落梨委实为他感到担心,可说完,她又后悔了。她只是一个小小婢女,不该多嘴。

况且,凤银麟也应该不讨喜多嘴的丫鬟。

“无药可治。”

凤银麟神色不愠不怒,落下这几字,便吝啬着不再开口。

无药可治?

杨落梨心头一紧,莫名为他这句话悬起了心,久久无法释放。

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怪病,居然无药可治?

是否,会要了他的命?

整整一天,杨落梨都为这事给扰着,连魔瑝的事都给抛在了脑后。

她趁凤银麟进了宫,她自己关在屋里,拿出小鼎反反复复的研究。

或许,她可以用这个神鼎,给凤银麟炼出神丹治愈他体内的怪病呢。

如此想着,她开始去翻找凤银麟檀木架上的古老书籍,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炼药秘籍。

好巧不巧,灰煞那厮就卷在架上睡懒觉,杨落梨这一番动静,邃把它给惊醒了。

灰煞的脾气又傲娇又臭,一下子就炸毛了,对杨落梨凶残的喵喵叫。

杨落梨自觉不对劲,瞧它这架势,肯定又要发火了。

若它发了火,岂不就会……把檀木架的书都烧了?

月裹麒麟落梨白

月裹麒麟落梨白

  • 评分:10
  • 简述:言情小说
  • 来源:九库文学网
  • 作者:阿落

诱你入局,自己的心却偏离了航道。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