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迟来的爱情小说_我们迟来的爱情秦衍颜茜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我们迟来的爱情秦衍颜茜小说

我们迟来的爱情秦衍颜茜小说

发表时间:2018-06-14 12:20 作者:春波绿

我们迟来的爱情》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您提供我们迟来的爱情秦衍颜茜小说阅读。我们迟来的爱情小说精选:秦衍吗?颜茜无奈地问高明兰。秦家比张家更有钱,更有势。为什么放着亲家不求助,非要逼她勾引张临安?高明兰不耐烦地瞪她一眼,你姐姐嫁到秦家,那是要好好过日子的,为了钱开口求秦家,岂不是让秦家看轻你了姐姐?被婆家看不起,没地位,你姐姐怎么会幸福?

《我们迟来的爱情》内容精选:

颜景儿回来之后,高明兰对颜茜的态度变好了一些,不再挖苦打骂她了。

不过,还是隔三差五地逼她去勾引张临安,让她想办法搞定他,早点结婚。

“兰姨,姐姐回来了,家里的公司融资困难,不能让爸爸去找秦衍吗?”颜茜无奈地问高明兰。

秦家比张家更有钱,更有势。

为什么放着亲家不求助,非要逼她勾引张临安?

高明兰不耐烦地瞪她一眼,“你姐姐嫁到秦家,那是要好好过日子的,为了钱开口求秦家,岂不是让秦家看轻你了姐姐?被婆家看不起,没地位,你姐姐怎么会幸福?”

颜茜看着高明兰,浑身一片冰冷。

此时此刻,她突然很羡慕颜景儿。

羡慕她有个处处想着她,维护她,真心希望她过得幸福美满的妈妈。

而她颜茜的妈妈,已经去世十五年了。

今天,正好是妈妈的忌日。

晚上,颜茜偷偷拿着纸钱来到花园僻静的角落。

母亲病死那年,她只有七岁。七岁的小女孩,扎着乖巧的双马尾,坐在妈妈的病床前吃棒棒糖,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囡囡啊,以后要乖乖听爸爸的话,妈妈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好不好?”

母亲瘦弱的手,费力地抬起来,抚摸她柔软的脸颊。

那时候,她没心没肺地点头,还不知道那就是永别,是妈妈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以为,生病了只要吃药都会好的。

颜茜伸手把纸钱点燃。在火光燃起的那一秒,她一下子泪流满面,哭得浑身都在颤抖。

没有人记得妈妈的忌日了。

外公外婆已经去世了,爸爸早就忘记了。

可是没关系,她是妈妈的女儿,她还记得。

“妈,我是囡囡,我好想你……”

颜茜跪在地上,对着火光说话。火光温暖明亮,像妈妈的眼睛。

不远处的树下,秦衍看着颜茜纤瘦的背影。

他来颜家送东西,抄了个近路,没想到正好撞见这一幕。

她好像瘦了不少。跪在那里,纤腰只有一握。看上去楚楚可怜。

“妈,我过的很好,爸爸对我很好。家里的佣人也没有欺负我,都对我很好。妈,你放心吧。”颜茜喃喃说着,一张张往火堆里扔纸钱。

“为什么你一直不托梦给我?妈,茜茜好想你……你再不托梦,茜茜都快忘记你的样子了。”

秦衍听见颜茜哭泣着哀求,“妈,今晚让我梦见你一次好吗?就一次,好不好?”

女孩悲苦的抽泣,在黑夜里格外凄凉,秦衍凝视着颜茜的背影,心情很复杂。

烧完纸钱,颜茜小心地拿铲子把灰烬盖上,又用枯叶掩饰好新翻的泥土。

如果被兰姨知道她私自祭拜,她又有得苦头吃了。

把一切都收拾妥当,颜茜擦擦泪准备离开,一转身,看到树下有个男人,正面对着她站着。

颜茜正要惊叫,忽然发现那身影她很熟悉。

“衍哥哥?”她试探地问,朝秦衍走过来。

他过来多久了?她对妈妈说的那些傻话,是不是都被他听到了?

颜茜有些害羞,又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回来之后,知道她不是杀人凶手了,秦衍就没再碰她过了。

可即便如此,秦衍对她的态度也没有太大的转变。

秦家就住颜家隔壁,平时出入碰见了,如果有别人在,秦衍会对她淡淡点点头,如果没有旁人在,秦衍就直接把她当空气,从来不会多看她一眼。

秦衍看着颜茜,淡淡道,“这里蚊子很多。走吧。”

他的声音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

很低沉,很磁性,很好听,还很……温柔。

颜茜跟在他身后,默默朝前走。

树丛里落叶很多,她踩着秦衍的脚印走。似乎这样,就和他有了某种神秘的交集。

拐弯的时候,秦衍的步子大,颜茜想踩他的脚印没踩稳,被旁边的树桩绊倒了。

“啊!”颜茜惊呼一声,眼看身体就要摔倒在地,却被秦衍伸手一拽,把她拽到了自己怀里。

他的身上有夏夜露水的清凉,还有古龙水淡淡的香气。

颜茜心跳加速,刚一稳住身子,就伸手想要推开他。

可是,秦衍却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他的胳膊圈住她的腰,下巴贴在她的鬓边。

心咚咚咚狂跳,颜茜彻底懵了,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想问秦衍为什么,可夏夜的风这么怡人,空气中的花香这么芬芳,她怕一开口,就会从梦中惊醒。

怕一开口,发现只有冰冷的月光洒在窗前。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怀抱,让她迷惑,迷恋。

沉醉不知归路。

我们迟来的爱情

我们迟来的爱情

  • 评分:10
  • 简述:言情小说
  • 来源:青墨
  • 作者:春波绿

在仇恨的支配下,秦衍夺走了颜茜的清白。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