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天泽月听灵小说阅读_风天泽月听灵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风天泽月听灵小说阅读

风天泽月听灵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8-11-20 19:02 作者:绿依

主角是风天泽月听灵的小说名字是《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在这里可以看风天泽月听灵小说阅读。风天泽月听灵小说精选:风天泽看着月听灵离去的背影,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而这个微笑,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其实他也挺喜欢跟她在一起的,因为跟她在一起,时时刻刻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而且都是让他觉得开心的事。 她说今晚或许能让她看到天上开花,那他就拭目以待好了。 月听灵离开之后,风天泽根本就无法让自己平静。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推荐指数:★★★★★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在线阅读>>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内容精选:

“小风,今天晚上不要睡太早哦,搞不好今晚我就可以让你看到天上开花了。我现在就去做准备,你不要偷看,也不要问其他人这件事哦,记住。”她再提醒他一次,然后小跑的离开。

但跑了几步之后,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回来,露出一个可笑的笑容,真心的说了一句,“小风,和你在一起,其实感觉还蛮不错的,比跟那些表面是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的人在一起好多了。”

说完之后,转身继续往前小跑,而且还不断的偷笑。

今天和这个冰块脸在一起居然没有摔跤,而且还吃了很美味的点心,更跟他讨来了一个条件,总得来说,赚到了。

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风天泽看着月听灵离去的背影,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而这个微笑,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其实他也挺喜欢跟她在一起的,因为跟她在一起,时时刻刻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而且都是让他觉得开心的事。

她说今晚或许能让她看到天上开花,那他就拭目以待好了。

月听灵离开之后,风天泽根本就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管做什么事都想着她,更想知道她是如何让天上开花?看书,书里的字会变成她的脸;看剑,剑里会放映出她的模样,就连看屋顶,屋檐上也到处是她的影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她。

从小到大,他还没有过这样的反应,对一个人如此的念念不忘,为什么?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这岂不是意味着这个男人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难道他喜欢上她了?

风天泽越想越心慌,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上了月听灵,于是努力的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去想她,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还是无法甩掉脑海里的身影,而且他越是要控制自己,就越是忍不住的想她,浑身有一种失控的感觉。

不行,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影响到他的心绪,绝对不允许。

这时,林成推门而入,恭敬的行礼,“属下叩见王爷。”

“本王要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因为林成的出现,风天泽没有那么强烈的去想月听灵了,能静下心来,问正事。

看来他得做正事才行,只有做正事才不会乱想。

“根据探子回报,魔教的确是派出了魔音使者归音暗中追查南明王府所在地,进而追寻天魔剑的下落。归音极有可能已经混进了南明王府,只是无法送消息回魔教,被困在这里了。”

“近一年来王府里来了什么人?”

“半年前添增了两个婢女,一个叫彩云,一个叫追月,还有就是王妃。近一年来,王府里就多了这三个人。彩云、追月自从上山就再也没下山过,至于王妃,她才来了不到三天,自然也没有下山过。这三个人都极有可能是魔教的归音,至于到底是谁,还需要再查。”林成据实的回答,虽然心里有点偏向月听灵,但却不排斥怀疑她,甚至觉得最有可能是归音的人就是她。

他一直都觉得王妃不是个简单的人,不像是一般的大家闺秀,所以她的嫌疑最大。

风天泽想到月听灵有可能是魔教的人,心里有一种针刺的痛,极不愿意她是。但没有办法,他不得不对她有所怀疑,毕竟她的行为太过诡异。

“林成,上次让你去追查王妃,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吗?”

“没有,不过倒是查到了一件奇怪的事。王妃三年前意外落水,险些丧命,说是意外,但这件事却透着怪异。王妃今年十九岁,三年前她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丞相的千金,大半夜的不会随便跑到湖边去玩吧?”

“你立刻下山一趟,务必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没查清楚,不要回来。”

“是。”林成接下命令,即刻去办这件事。

风天泽坐着不动,不断的想着这件事,心里一点也不希望月听灵是魔教归音。

如果她是,那她就非死不可,如果她不是,或许她还有活命的机会。

他,不想她死。

月听灵可不知道什么魔教归音的事,此时正在忙活着弄‘天上开花’,询问Chun暖、夏凉之后才知道负责王府物品采购的人是落木,于是就直接的去找他,交代他所要购买的东西。

落木昨天才挨了二十个板子,就算屁股再疼,这王妃吩咐的事,就算是没了半条命也得去办,他可没忘明玉的死因就是因为欺到了王妃的头上,所以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

因为身上有伤,行动不便,下山买完东西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亥时(晚上九点到十二点),拖着半条命将买回来的东西亲自送到,气喘吁吁的说道:“王妃,这是您交代要买的东西,都给您买好了。”

“落木叔叔,对不起啊,你身上有伤,我还麻烦你上山下山的跑一趟,真的对不起。”月听灵没有先看东西,而是想扶着落木到一旁坐下,把他当长辈一样的对待。

“王妃这话是折煞属下了,小的只是一个奴仆,替主人办事,那是应该的,而且我身上这点伤算不了什么。”落木婉拒了,没有坐下,也不敢坐下,生怕一个不小心犯错,进而丢了Xing命。

不过那句‘落木叔叔’,听得他这心里是暖烘烘的,好是舒坦。

“在我眼里,众生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尤其是对我好的人,我绝对不会用有色的眼睛去看待他们。”

“小的惶恐,岂敢跟王妃平起平坐?王妃,您交代的事小的已经办好了,那小的就先退下了。”落木显得有些慌张,不敢再多逗留,免得出错。

这个王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亲和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跟她靠近,他再留下来,只怕出错的可能Xing极大,所以还是走为上策。

“也对,落木叔叔一定很累了,是应该回去休息。Chun暖,麻烦你你送一下落木叔叔回房休息。”月听灵用很友好的语气吩咐婢女,还带着尊敬的请意。

“不用不用,小的自己可以走回去,不用送了。”落木立刻拒绝,然后自己走了出去,不要人送。

Chun暖也没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不动,看了看桌子上袋子,疑惑的问,“王妃,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里面的东西是给你们王爷的。Chun暖、夏凉,你们去一趟东院,把王爷叫到北院来,就说我让他现在就可以看到‘天上开花’。”

一听到要去东院,Chun暖、夏凉立刻吓得脸色苍白,诺诺的低着头,不敢去,但又不敢拒绝,只能沉默着。

月听灵知道她们在害怕,于是就安慰了几句,“你们放心,我保证王爷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告诉王爷这件事之后呢,你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不用再侍候我,去吧。”

“是。”Chun暖、夏凉不敢再傻呆着,就算再怕,也得硬着头皮去。

连东院的婢女都不怎么敢去见王爷,更何况是她们?

可是没办法,这是王妃交代的事,她们必须得去做。

风天泽一般是亥时就寝,但今晚亥时已过三刻,他却还毫无睡意,也没打算睡,虽然手里拿着书,但却没有一点心思看书,似乎在等着什么。

白天的时候月听灵说过,晚上可能会让他看到‘天上开花’,叫他不要那么早睡,而他果然乖乖的听话,没有早睡。

奇怪,他为什么要乖乖的听她的话不睡觉?

他是王爷,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是这里的老大,他大可以不听这个女人的话,直接躺到床上去睡觉,而且也不需要听她的话。

但他就是不愿意去睡。

突然,东院里出现了两个陌生的气息。

在Chun暖、夏凉走进东院的第一步起,风天泽就已经察觉到她们,于是用手一挥,将门口打开,坐在里面等着她们到来。

从脚步轻缓他可以判断得出,来人没有恶意,甚至还带着惧意。往常这样的人他是直接不见,但今晚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股相见她们的冲动,因为他想知道她们会给他带来什么消息,而这个消息,他希望跟月听灵有关。

Chun暖、夏凉进了东院之后,身子抖得更厉害了,走几步又停一下,怕得要命,走了半天才走到门口,发现里面的人端坐着,样子严寒得可怕,连门都不敢进去,立刻在外面跪下磕头,“奴,奴婢叩见王爷,王爷万福金安。”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胆敢擅闯东院,活得不耐烦了吗?”风天泽极其阴森的眼神看着她们,身上冰冷的气息寒得吓人。

王府里的婢女仆人,不是经常出现在他面前的,他一个都不记得。

“回,回王爷的话,奴婢是王妃身边的婢女,是王妃差奴婢前来告知王爷”Chun暖颤抖的回答,每说一个字,身子就抖一次,而且额头点地,根本不敢抬头起来看眼前的人。

夏凉此时已经吓得差不多要晕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 评分:10
  • 简述:穿越小说
  • 来源:落初
  • 作者:绿侬

还是逃不过要嫁的命运。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