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醉酒的父亲

醉酒的父亲小说

醉酒的父亲

任性火羊宝  /  著 已完结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1-07-21 21:35
《醉酒的父亲》小说为任性火羊宝的倾情力作,讲述了巧珍含笑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醉酒的父亲该小说讲述了:含笑上了几年学,在巧珍的软磨硬泡下才不情不愿地起了各式各样的名字,做了个红底白字的招牌挂在三轮车上。健康养生玉米面、清淡清肠菠菜面等等,巧珍不识字,却被含笑教得将这些字都仔细认识了一遍。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送走了客,巧珍在里屋换着衣裳,隔着门就听见外面有少女的尖叫。

她趿拉着拖鞋便跑出门,正瞧见康成元手中捏着扁担满院子追在含笑身后打她。扁担上面倒竖着一根根的木刺,康含笑边跑边哭,空气中夹杂着怒骂和呜咽,丝毫不像个刚办了喜事的家庭。

巧珍伸手扯康成元的胳膊,想拦下他,但男人一甩胳膊便将她推在地上。少女的嚎叫划破了这一方小院中的空气,邻里邻居探头出来瞧热闹,又摇摇头回家。

入了夜,含笑噙着泪趴在炕沿上,咬着牙犟着不肯说话。巧珍撩起她的衣衫要给她擦药,她一边疼得呲牙,一边从牙缝里嘶哑出两句狠话,“别以为你假惺惺地帮我,我就会感激你,我可不会认你当妈。”

巧珍手一抖,心里的憋屈被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激得有些上头,她沉下心来,掏心掏肺地问:“含笑,我今儿头一天见你,究竟哪儿惹了你呢?”

“我爸给了你家十万块钱,你就嫁过来了。你这种人,我瞧不起。”含笑瞥了瞥缩在炕头的弟弟,五岁的孩子,胆小如鼠地窝坐成一团,瘦小得不像个男孩样子,心中一酸又恨恨道:“好了,现在这个家里的钱都被你掏走了,我弟以后更要营养不良了。”

十二岁的孩子说出的话让巧珍又好气又好笑,但她心中确实存着一丝愧疚。那十万块钱,是爹的救命钱,如若不是这样,她也不会草率地又嫁一次人。容不得她伤春悲秋,巧珍咬紧了牙不再与小丫头辩驳,飞快地将药抹在含笑被打得伤痕累累的背上。

再将衣衫撩上去一些,更多老旧的伤痕结成了抹不去的疤,弯弯绕绕,有深有浅。巧珍叹了口气,跳下了炕还得马不停蹄去隔壁屋伺候她的新任丈夫。在出门的那一瞬,她忍不住回头,看见含笑正伸手擦眼泪。实在是太疼了吧,她带上了门,轻轻对着含笑叹了口气道:“你以后听话点,少惹你爸生气吧……”

新婚第二天,巧珍脖颈、手臂上都有大片鲜红的印子。她一大早起来给两个孩子张罗饭吃,推开门的那一霎,她就瞧见含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那挂了彩的锁骨,只好低下头,轻声细语道:“含笑,叫上小峰起来吃饭了。”

“疼吗?”含笑冷笑一声,目光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怜悯,“我建议你早点离开这个家。我爸可不会心疼你,我和小峰更不会。”

巧珍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又重复一遍,“起来吃饭吧。”

小峰怯怯地小声说想去尿尿,五岁的孩子面黄肌瘦,巧珍走进来抱起孩子给他穿上了鞋,随后抱了出去。含笑起来吃了饭,瞧见自己那酒鬼父亲已经吃完早饭出了门。

娶了新妇,他终于开始出门在集市里做些活计了。巧珍忙前忙后收拾妥当便裹着一条花头巾出了门。待傍晚巧珍回家的时候,牵了一头羊。

“以后你们姐弟俩每天喝羊奶。”巧珍将羊拴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上。

含笑再讨厌她,此刻也有些隐隐的开心,这头奶羊是她想了许久却没有钱实现的愿望。但她依旧冷眼瞟巧珍,“我以后赚了钱,会还给你的。”

她伸手在弟弟毛茸茸的头上抓了几下,便飞快地回屋穿上了鞋子,背上镰刀飞快地跑出去上山割草。

妈是在生了小峰一年后没的,长姐如母,爸不管孩子的死活,只能由她来管。

含笑背着一个大篓子,割了一下午的草,这才满载兴奋回了家。一方院子里难得有了久违的烟火气,白色的搪瓷碗内盛着香喷喷的米饭和土豆丝。这个家已经有四年都是她这个小女孩在生火做饭了,她突然觉得有些恍惚。

小峰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用勺子吃饭,嘴角沾了两粒米,冲着姐姐甜甜笑了起来。

当天晚上,含笑帮巧珍按着奶羊,瞧着这位继母半跪在地上,艰难地将羊奶挤在桶里。空气里满是腥膻的味道,羊不时扭动着身体,力气大得吓人,她生怕那脏兮兮的羊蹄猛不防踹在自己身上。

羊奶在锅里热得滚烫时,含笑低头道:“都给小峰喝,我长大了,不用喝。”

巧珍只是摇头,将羊奶倒进两个一样大小的碗,吹着凉气儿,“你们俩都得喝,谁都不能落下。”

含笑头一回服了软,坐在炕上和小峰一同喝奶,看着系着围裙刷锅的巧珍,想起了多年前自己还是妈宠爱的孩子时,也是现在这般无忧无虑。她眼睛里闪闪烁烁的,但只要余光瞥见巧珍的视线,便摆出一张冷脸,放下了碗倒头就睡觉。

爸总是在半夜回家,他骂骂咧咧的声音穿过了窗户,又从门缝里飘进两个孩子的耳朵。每当这时,含笑就爬起来将弟弟的耳朵捂住,然后维持一个怪异的姿势努力睡去。

但隔壁女人撕心裂肺又拼命压抑的哭喊声、嘶哑的嚎叫声,却让她无法入睡。她能想象隔壁是怎么样的狂风暴雨,一个常年拮据的男人突然发现妻子花了这么大一笔钱,只是为了给两个小毛头喝上羊奶,这实在太过奢侈。这样的声音对含笑来说,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只不过那时隔壁的女人是她的妈,而她弱小得一无是处,只能隔着墙为自己的母亲痛哭流涕。

含笑起了身,夜风呼啦啦地将门刮着。她悄悄摸进厨房,将寒光闪闪的菜刀藏在身后,小心翼翼地走近父亲的房间。透过纸糊的窗户,昏黄的灯光映着里头两个人的影子。爸的手揪着巧珍的头发,将她的头朝炕沿狠狠磕去。似乎是不解气,他翻身骑在她身上,伸手便是几个狠绝的耳光。巧珍只是哀求,来来回回只有一句话,“别让孩子听见……”

含笑心怦怦直跳,捏紧了背后的菜刀,壮了胆去大声敲门,喊道:“刘巧珍!小峰饿了,快起来!”

里面的爸骂骂咧咧地放开了巧珍,让她快滚出去。随后又喊含笑进屋。

巧珍跌跌撞撞地开了门,额头和脸颊上都是乌青和血红。她散乱着头发,衣裳穿得凌乱,一半肩膀露在外面。她捏住含笑的手,在转身的那一瞬猛然瞧见了含笑背后的刀,忙伸手要夺下来。

含笑倔着不给,巧珍拼命摇头,死死瞪着她,此刻两个人都不敢多说一句话。剑拔弩张之势下,巧珍朝着屋里喊道:“今天吃坏了,含笑肚子疼,我带她去厕所。”

书友评论
  • 西洲

    书写的很好,看了一遍还想看

  • 不羁@

    看到姐妹的推荐去搜了下,立马看了起来,从昨天一直看了7个小时到今天继续看,我的天也太好看了!!!!

  • 一只吴猪猪

    写的太好,坏人最后的报应,好人的好报写的我的老泪纵横

  • 我永远喜欢艾米莉雅

    这本书的特点就是把读者带到当时的情境中,带动读者的情绪。可以看出作者的写作水平是很高的。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