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娇芸记

娇芸记小说

娇芸记

苏敢当  /  著 已完结
来源:万读 更新时间:2021-09-13 20:03
男女主角是程黛芸胡哲小说名称是《娇芸记》,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程黛芸胡哲该小说讲述了:表少爷吩咐婢女记下来了,夫人还在等您…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冯顺家的话让郑夫人满脸烦躁,绣了眉头,“啪”的一声,把掌中的一扇压在台几上,语带不满地说:“看起来太君这回是真的找不到,”

冯顺家的也是见不到程黛芸母女俩好,所以她一看见郑夫人狠狠地拿着一只扇锥,眼珠一转:“太太,我们不如趁现在孙太君还没有归家,把我们的母女赶出史府!咱们可以……先把他们赶出史府,然后从外面找人把他们赶出去……”

而且先不说郑夫人这回怎么算计程黛芸娘俩儿,却说送走了钱婆子两人后,程黛芸便拉着程黛芸这回去给她,毕竟此时她们住在人家家里,吃得用全赖人家,该尽的礼数也要尽到。一路走来,程黛芸依旧无意间引着鹦哥、小丫头两个小丫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住,于是她就把她的许多家产都打探到了,于是她就把她的一些家产带到了一起,并把她的家产给了她,她的丈夫是高祖,她是高祖的,她是高祖的,她的家产。

亦正因为史家子弟多半随族主征战疆场,许多亡命之人死于战火之中,所以人丁逐渐不那么兴盛,到了郑国的夫君多半随族主征战,所以才会有许多亡国之人死于战乱,所以才会死于战乱之中。

这里既是一个簪缨之家,又是宅邸,当然是建得很有气派,让程黛芸这个新来的土包子大长见识,一路顺风顺水,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而程湘则更不必说了,每经过一处都要转个好久,就连那立在湖边的假石寿山也要伸手摸一摸!如果不是程黛芸挡着,程湘甚至打算俯下身子,仔细瞧瞧史家铺在地上的青砖!

幸运的是,从长春馆走到正堂不远,鹦哥、小鹦鹉立刻便熟门熟路的领着程黛芸母女来到正厅,走出正厅后,只见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鹦鹉、小鹦鹉、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鹦鱼、小鱼、小鱼、小鱼、小鱼、小鱼、小鱼、小鱼、小鱼

程湘边伸手去摸那镂刻:“真奇!此青幽幽一块巨石,竟能雕出如此多的花样,而且这人物形象都雕得栩栩如生,有如真!这架立扇得值一大笔钱银嘛,鹦鹉?”

鹦哥是史家的家生女,眼皮子当然不如程湘浅,但她却半点也没有看不起程湘、只安安分分的答复:“回姑太太话,这是一种眼皮子,不是和程湘一样浅的,但她半点也没有看不起程湘、只安安分分处的答复:“回姑爷,就是史家的那一家人。”

程湘一闻到这把扇子竟连城之价,旋即不传满面:“你这黄毛丫头休得拿话唬我!这乌幽石哪能卖得上城的价钱?”

鹦哥好心的解释道:“不能只指这块石头,这上边的镂刻可是请了泸州最有名的工匠雕琢的,还有这红杉木雕花架也不便宜呢!”

不想看到程湘继续丢人的现眼,程黛芸毫不畏惧地向前半步、硬把程湘从立扇上扯下来,径直拉着她往前走,一头扎进了三间小小的抱厦。

一面叫人前去告状,一面指着后面介绍说:“抱厦后的那五间正房是我夫人住的正堂。

说到底,鹦哥早已引着程黛芸母女穿过抱厦来到大堂外面,程黛芸抬眼望向下,只见那五间正堂都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

程黛芸身后走进来的程湘自然也是一眼望去,只顾抬头痴痴地望着那几间金碧辉煌的正堂,双脚都不能动弹,那双脚还没来得及挪开呢!

鹦哥见马上不满的对那小丫也不以为然地一眼,那几个小丫头方才收笑、争着站起,或给程黛芸母女打帘子、或进内堂通奸……

看到方才满意的鹦鹉抬着下颌,咳了一声提醒程湘回去之后,才客客气气地请程黛芸母女进房:“姑太太、黛儿,快进房去吧!”

于是程湘和程黛芸便一前一后地进了屋,先转过一架宝物架,再掀起一道七彩琉璃珠帘,才被送到一间深邃明亮的内厅里,一起给他带来了一身冷汗。

程黛芸除掉前一天进府时,在花厅看到郑夫人一面,此后便再没见过郑夫人,这是正堂今儿她也是头一回。所以程黛芸不免和程湘一起,暗中抬眼看郑夫人所住的房子,但见内厅里的人或站或坐或卧,粗略数竟有二十几个人。

与此同时,满屋摆件华丽,样样奢华,令程黛芸目瞪口呆,不禁感叹史家的富足,也使她真正体会到了古代豪族的富足——郑夫人房内的这些摆件,随便拿一件到外边去换一笔钱银!如果拿到现代去,更是价格连城古玩!

而且这个端量房屋的举动本是很平常的,可一落到郑夫人的眼帘,便使她眉宇之间多了几分轻蔑,心中也觉得程黛芸母女是没见什么世面的乡下之人。

可见郑夫人旋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也没有把程黛芸母女看得好,只是不冷不热地问了几声,连茶都没有使人奉进,不喜不喜之色。

程黛芸敏锐地察觉到郑夫人对她们母女的憎恨,立即收回了端量房的视线,心里也算了一算。

可是程湘仍然是大喇嘛,不但没有察觉到郑夫人的憎恶,而且还没坐一会儿,就坐不定了,但她也不跟人说一声,就径自奔到台几边,向那盆玛瑙为叶、为可憎而坐,而且还没坐下,就是拿着一把弓起指骨敲,仿佛不信那翠竹做的那一盆玛瑙为叶、为可憎可恶,而程湘却是一位大喇嘛。

程湘摸了摸台几上的千年青石盆景,竟然改为蹲伏,爱不释手的去摸那铺在地的洋红地毯,边走边摸,边说:“这么好的毯子拿来铺地上真的是真的好东西!要我说拿来铺在床上还是差不多的!你看这条毛毯多柔软呀!

程湘的话,使郑夫人的眉心更加皱紧,也使她的眼眸多了几分轻蔑和憎恨,程黛芸心知要是她不出声,程黛芸一定会把郑夫人的房里摆得更紧,又使她的眼眶里多了几分无耻的轻蔑和憎恨,程黛芸知道如果她不出声,程黛芸一定会把她的眉心压得更紧,也使她的眼眸更加黯淡。

加之程黛芸也不愿意继续留在家里讨好人,所以她旋即果断地将程湘拉回边上,并在一旁识时务的拉着程黛芸向她们说声“好”——她们自然是不愿继续讨好人的,所以她旋即坚决地将程湘拉到一边,并说:“别这样做了,别再等下去了,别再等下去了,程黛芸也不想再留了,所以她还是坚决地把程湘拉到边上去,而且还不想继续留在那里讨好人。

郑太太当然是不会留人的,一见程黛芸母女识时务,便赏了两只漆金的宝钗,给她送了一次见面的机会。

离开大堂后,程湘依旧兴高采烈,马上兴致勃勃地叫嚷着要逛园子,程黛芸不想跟她一起去丢丑,于是选择留在长春馆里玩玩,于是选择去长春馆。一片被雨霖冲刷过的天穹碧蓝了,而雨雪过后的绿草更是显得气势汹汹,还在晨阳的映照下闪着蓝色的天空,而雨后的翠绿树更显得气势磅礴,在晨光的映衬下,映衬出了一片蔚蓝的天空。

可惜程黛芸只是沿着青苔石小道走了一小段,那美妙的心境就被一个略带轻浮的男声给毁了:“哎?艾柏,那个女孩在打哪呢?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瞧她的扮相,不像是府中的小环,更是生得极其娇艳,是府中几位妹妹远不及的。”

书友评论
  • 尤川

    女主角很幸运,有两个那么爱她的人男人,身边有那么多两翼插刀的好朋友。

  • 花悸

    一次很好的阅读体验,情节设置优秀,文笔流畅。

  • 吃布丁的胖丁_

    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好看的书,追了追了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