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残荷的美

残荷的美小说

残荷的美

一川烟草  /  著 已完结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1-10-14 22:00
围观网强烈推荐好文《残荷的美》,作者一川烟草文笔行云流水,主角秋荷殷九清殷九逸的故事动人心弦。残荷的美该小说讲述了:他好像知道了方才的事,像有大病一样,肃着脸背着手斥责我:「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都不明白吗?做事情前要牢牢记得自己的身份,如此行事,一点女儿家的规矩也无,舅舅都不请人教你学规矩吗?」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讨厌我已经不分原因了。

第一次和殷九清有交集是在京城的芙蓉宴上。

京城贵女们坐在一起赏花作诗,轮到我的时候,章锦灿假好心为我说话:「我这妹妹浅薄,平日里放荡惯了,做不出来诗,大家可不许笑话她。」

我当下红了眼,捂着帕子静默无声地掉眼泪。

宴会上美貌又心善的小娘子教养也是极好的,并未因为我的庶女身份嫌弃我,甚至还纷纷出口指责章锦灿。一时间,章锦灿千夫所指。

我借口整理仪容,拐到一片芙蓉园前笑得肚子都疼了,一转身,遇见了殷九清。

他好像知道了方才的事,像有大病一样,肃着脸背着手斥责我:「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都不明白吗?做事情前要牢牢记得自己的身份,如此行事,一点女儿家的规矩也无,舅舅都不请人教你学规矩吗?」

我切切实实感到难堪了,他贵为太子,身份高贵,鄙夷我也是正常的。

我是什么身份?我要记清楚什么?

记清楚我是一个庶女?还是记清楚我永远上不得台面。

「是,这地方我就不该来。章锦灿才是你表妹,我一个妓子之后不敢与太子攀亲戚,更用不着太子来教我规矩。」

要是在平常,我是断然不会说出「妓子之后」这种妄自菲薄之语,但那会儿我气得很,一时上头便脱口而出了。

反应过来,我直发怵,在一国储君面前说口无遮拦,说出这种污言秽语,我怕是要遭大罪。

一腔愤怒被恐惧替代,我掀起眼皮偷偷瞧着殷九清,暗暗期望他没听见。

显然,殷九清听到了,他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劈头盖脸地呵斥我:「粗鄙,身为官家小姐,怎能如此不成体统。本宫罚你回去抄二十遍女戒,不抄完不许出太傅府。」

我没当回事,他公务繁忙,又不常来太傅府,怎么管得了我,我甚至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不知悔改,罪加一等,抄四十遍!」殷九清气得都伸手指了:「小德子,去,近日你就住在太傅府,亲自看着她。」

我很无语,这话才哪到哪啊?他要是看见章锦灿骂我的样子,只怕死了也得从棺材板里跳起来骂她「粗鄙。」

但我又想,他约莫舍不得骂章锦灿,更不会为了我骂章锦灿。

因为章锦灿是他嫡亲的表妹,更是他未来的太子妃。

太子为章锦灿罚了我抄书,章锦灿很是得意。

我在抄书的时候,她就坐在我旁边谴丫鬟给她染蔻丹,眼角眉梢俱是得意:「姑母说了,将来我可是要做太子妃的人,太子哥哥向着我也无可厚非,自是应该如此的。」

我轻嗤一声,什么蠢货都配当太子妃了。

「你笑什么?」章锦灿命丫鬟停下来,气急败坏跺着脚:「你敢嘲笑我,章秋荷,你又嘲笑我!」

我见她气势汹汹走过来,像是又要来打我,急忙出声提醒:「你刚染了指甲。」

「染指甲怎么了,打你还分时候吗?」

下一瞬,章锦灿就龇牙咧嘴地扑到了我的面前。

一片慌乱之中,我啪地给了她响亮的一巴掌。

「你敢打我!章秋荷!今天我非要揍死你!」

眼看她发了狠又要扑上来,我眼疾手快将手掌按在墨盒里,糊了她一脸墨水,又顺手将墨盒扔在了她的裙子上,水墨在裙上开出一朵绚丽的花。

书友评论
  • 一 怼

    爱了,多次充钱看,我觉得不亏,一点不亏,真的非常的值得。

  • 抚卿

    非常好看的一本书,对于我们嗜书如命的书友们来说

  • 和平鸽

    这本书的作者文笔非常好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