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我是暴君的婢女,刚替暴君挡了一剑

我是暴君的婢女,刚替暴君挡了一剑小说

我是暴君的婢女,刚替暴君挡了一剑

让我再吃一口吧  /  著 已完结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1-04-01 20:04
婢女暴君和雪团儿司马疾的小说叫做《我是暴君的婢女刚替暴君挡了一剑》,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婢女暴君雪团儿司马疾该小说讲述了:雪团救了司马疾,在外人眼中,司马疾是个合适的暴君,但在雪团眼中,司马疾是个美丽的大美人,无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只要撒娇,就能逢凶化吉。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我靠在椅背上仰头,用手遮住眼睛。

小福子进来禀报那女子情况,命算是保住了。

“养好她,”我沉默一会后轻轻道,“别让陛下看见她身上那个窟窿呀。”

“是。”

他醒过来的时候我背靠着床边,正在喝粥。

“这粥一股药味,”我停顿一下,他轻声问道:“是你的还是孤的?”

我放下碗,“是给陛下的。”

“嗯?”司马疾抽出一只手揉揉我头发。

“我给陛下试毒呀。”

那只手停住了。

我把它捧下来。

“很久以前不就是这样子嘛?太后娘娘总是喂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给我吃,现在什么也毒不死我啦!”

我挪到离他的脸更近的地方,开始歪着脑袋费力回忆,“真是,喂得我脑子都不清醒啦。”

“现在才反应过来,舞女是陛下布局中的棋子吧?”

“为了抓到宫里那双惹人厌烦的眼睛呀。”

司马疾脸色苍白,嗤笑道:“现在记忆力好多了。”

我把半边脸放在他掌心,“她的剑上没抹毒,估计也是因为上次先生的事情传出去了。”

说到这,我又笑起来,“我又不怕毒,那次你喂我血干什么呀?”

他闭上眼睛冷笑,声音轻的像早间雾气:“怕你真死了。”

“……”

半晌,

我小声问他:“那到底是我漂亮还是她漂亮呀?”

司马疾又轻轻捏一下我耳垂,“她?不过披了张人皮面具罢了。”

我便会意,同不久前大醉的那一次一样,自问自答,

“那是我呀。”

舞女不见了。

我明明嘱咐小福子好好看着她的。

我问暴君怎么办。

他说是他派人把她送回姜国,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我摸摸身上的红裙子,“她其实是姜国人吗?”

书友评论
  • 枕寒

    老网络爽文了

  • 陈情匿旧酒

    老书虫了,很难碰到喜欢的,这是其中一个

  • 晨光

    故事意外有趣且切入点奇特,欢脱轻松的沙雕风格让人眼前一亮,行文流畅,节奏很快。主线明确。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