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月明依旧

月明依旧小说

月明依旧

一川烟草  /  著 已完结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1-04-02 21:12
熬夜必看小说《月明依旧》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主人公是沈明月景昭沈懿珩,月明依旧小说讲述了:沈明月什么也不想要,可是景泽却始终不想要放过她,他给她皇后之位,他要永远将她困在这深宫之中,她这一辈子都只能在他的身边。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玉华长公主放下茶盏,定定地盯着我看,紧锁的眉头写满了疑惑:“下月丽妃生辰之日,丽妃会求皇上给你和景昭赐婚。事已至此,如今你说的是什么胡话?”

“母亲,我觉得我也没那么喜欢他.....”我揪着袖子,忐忑不安地斟酌着措辞。

“明月,你莫非是疯了头吗?”她高深莫测地看我一眼,复又垂下头,眼神空洞地摩挲着白玉瓷杯,嘴角勾出一个冷笑:“你还是不明白。”

“母亲......”

我还未来得及再辩解两句,她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衫褶皱,冷冷道:“那夜在宫里你是吓着了,才会说出这种胡话。此事由不得你,休要再提。”

夕阳已残,我坐在石椅上摇着团扇纳凉,心中烦闷不已。

沈懿珩过来找我:“月儿,今日城北有庙会,晚上白鹤巷上都是灯笼,想去看吗?”

“想。”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城北的白鹤巷上,整条路的上空都挂满了红灯笼,远远望去,通红一片,在漆黑的夜里煞是好看。最常见的灯笼是长的六边形灯笼,上面画着各式各样的图案,灯笼底部有剪出来的流苏状纸条。

“今日之事,母亲同我说了。”沈懿珩如是说道:“月儿最近和景昭闹矛盾了?还是最近不开心吗?”

我盯着头顶的红灯笼喃喃道:“没有。”

他没问我之前,我觉得还好,他问我了之后,我忽然就觉得有那么点不开心。

深夜赶论文猝死,就够倒霉的了。更离谱的是刚穿书就差点被强奸,平复了没几天又被逼着嫁人。就好像无形中有一双手推着我往前走,而我只能套在沈明月的壳子里,笨拙地扮演着沈明月,生怕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一种无力感自心底升腾起来,孤身一人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真的会觉得有些孤寂。常常会想,我该怎么办呢,常常觉得迷茫又无助。

以前看穿书文,文中的女主总能混得风生水起,我大约是个最失败的穿书者了。

陌生环境的不适,举目无亲的孤独差点搞垮我的心态,连心态都搞不好,更遑论逆天改命搞事业。

“好了,不问了。”见我情绪低落,沈懿珩适时转移了话题:“我记得前面有家糕点铺子,先吃点糕点垫垫肚子,等逛完了吃饭。”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到了糕点铺子,小二端上了几盘形态各异的糕点,弯着腰,伸出一只手向我们介绍道:“这是栗子糕,花生糕,白米糕,透花糍,云片糕,豌豆黄,两位客官请慢用。”

“等一下。”沈懿珩皱着眉头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小二,视线飘到我脸上,看了一眼面前糕点,忽然改了主意,向着停驻在原地的小二道:“无事,去忙吧。”

沈懿珩的手指放在桌子上无意识地笃笃点着,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吃糕点的时候,他一瞬不瞬地盯着盘子看,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上手。

将第三块花生糕送入嘴里时,沈懿珩突然抬起头来,指尖发颤地指着我手里的糕点,眼神锐利地盯住我的手,仿佛要将我看穿:“月儿,你吃的什么?”

我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番:“花生糕啊,挺好吃的,你怎么不吃?”

他腾地起身,结实有力的手掌重重拍在我的手背上,发出响亮的啪声,花生糕掉在桌上,碎渣掉了一桌。通红的手背火辣辣地疼,我懵在当场,呼吸都凝滞了。

沈懿珩拼命压抑着情绪,拽着我出了店铺。

“说,你到底是谁?”到了个角落,沈懿尧死死攥着我的手腕,阴恻恻地笑了起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明月两岁多的时候,误食了花生,起了一身疹子,差点丢了性命。她平素最是厌恶花生,绝不可能主动去碰。你究竟是谁,你把明月弄到哪里去了,说!”

沈懿珩阴森森地笑起来,如同鬼魅一般,吓得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心底的恐慌漫了上来,我勉强稳住瘫软的身子,几近昏厥。

6

呼吸不受控制地急促起来,他身后零零星星的行人,笼罩在灯笼红光下街景,连带着他怒火滔天的面孔都开始模糊起来。

喘不过气来了,面部涨得通红,我抚着胸口不住地咳嗽,弓着身子落了一脸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书友评论
  • Eccentrie.

    有继续读下去的冲动了

  • Begyndere.

    国仇家恨,家国天下,有血有肉,好文!

  • 学习ing

    这本书的故事性是非常吸引人的,故事情节的发展虽然总体上并不让人意外,但过程发展确实让读者很难想象的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