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隐世弃少

隐世弃少小说

隐世弃少

佚名  /  著 已完结
来源:青草 更新时间:2020-06-18 12:04
围观网提供《隐世弃少》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陈风和柳婉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隐世弃少该小说讲述了:陈风其实已经猜到了自己和那个人之间的不可能,毕竟当初那件事情,自己就是不被人在意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陈风心生警兆,脚步向一侧踏出,危急关头闪到了一旁。

车子如风一般,前冲了十几米,急刹之后,又迅速向后倒着冲撞而来。

此刻陈风如果还不知道司机是估计针对自己,就是天大的傻子了!

再次闪开面包车的撞击后,他闪身来到车边,迅速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你想干什么?”

司机完全没料到陈风身手这么好,大惊之下,惶恐的问道。

“想干什么,这倒要问问你了!”

陈风从腰间针包取出一根银针,对准了司机的后脑勺。

“我这一针扎下,你一辈子会瘫痪在床!别不信,不然你可以试试!”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刚才只是操作失误,也没撞到你,我向你道歉行吗?”司机感受着脑后的寒意,心里有些发怵。

“还嘴硬?”陈风手指向前一送,针尖刺破对方的皮肤,缓缓旋转而进。

司机没想到陈风说动手就动手,吓得赶紧开口道:“我说,是顾老板,他给钱让我来撞你的!”

“顾海?”

陈风冷哼一声,目中寒光骤现。

又是这个狗杂碎!

“转过头来!”

司机不敢有违,缓缓转过了脑袋。

一张似曾熟悉的脸顿时出现在陈风眼前。

“是你?”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满脸胡茬,外表颓废,属于丢在人群中难以被人认出的那种。

但对于陈风来说,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忘记。

男人名叫张来福,四年前,柳婉酒驾撞死的就是他的父亲。

当时陈风为了给柳婉脱罪,自己顶上去,给了这个家伙不少的好处。

此人知道撞死自己老爹的肇事者是柳婉,但在金钱面前,最终选择了隐瞒真相。

综合起来,当初给此人的封口费和补偿金,足有一百多万,现在看上去,这家伙过的并不是太好。

“陈先生,陈大爷,我一时糊涂,求求你放过我吧!”

见自己被认出来,张来福满脸慌乱,要不是在车上,恐怕就直接事跪下了!

“不急,说说事情经过吧!”

陈风把玩着手中的银针,偶尔闪烁的锋芒,让人感到莫名的心慌。

顾海之所以雇佣此人,恐怕早就考虑好了。

杀父仇人出狱,儿子上门伺机报复,很合理的情节。

张来福是个怂货,不然也不会那么快把雇凶人给出卖了,当即把自己受雇的过程尽数道出。

雇他的人确实是顾海!

这次行动,顾海给了他三十万,如果陈风被撞死,再加三十万!

张来福早已经将当初赔偿的钱败光,最近正着急呢,毫不犹豫的就把活接下来了。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那混账的狠辣程度!”

陈风目中寒光连连。

“张来福,我可以不追究此事,还可以反给你一百万,但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办!”

“什么?”张来福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目标顾海,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陈风眯了眯眼,嘴角掠过一抹冷厉。

“可是……”

张来福面露犹豫。

陈风冷哼一声:“我已经认出你了,你也跑不掉,最好乖乖的执行任务,这对于你来说未必不是个改变人生的机会!”

最终,张来福还是答应了!

一百万啊,说不心动是假的。

而且对于他这种人,目标是谁都一样,只要给钱就行。

……

遇袭的事情,陈风回去并没有跟李佳佳说,只是交代她平时注意安全。

那对狗男女做事太过卑鄙,无所不用其极,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待二人都睡下之后,陈风一个人去了别墅地下室,盘坐调息起来。

眼下无论是找顾海一方的麻烦,还是为小雨寻找药材医治,以及给师父报仇,都需要实力,绝对不能有半分松懈!

一夜时间,过的很快。

第二天上午,将小雨安置好后,陈风去医馆转了转,然后又去了不远处的汽车城!

身居飞龙山,没有一辆交通工具实在太不方便,买辆车的话,平时出门办事也用得着。

在去汽车城的路上,陈风给李佳佳打去电话,说了想买车的事,想征询她的意见。

李佳佳的意思,想让他买个SUV,这样家里正好有一辆轿车,一辆越野。

说这话的时候,李佳佳完全没注意到话中的歧义,俨然把双方凑成一家人了!

陈风正好也有此意,到汽车城转一圈,进了卖路虎的店里。

四年前,他有辆揽胜,对这型车子还是有些感情的。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一个二十多岁,化妆颇为浓艳的女子迎了上来,打量了陈风一眼,脸上突然浮现一抹意外。

“陈风?”

“刘艳?”

陈风也没想到这么巧,竟然碰上了老同学。

这个刘艳高二时曾经和他一个班过,包括柳婉,李佳佳在那个时期都是一个班的。

至于顾海,杨飞宇他们那些,是高三同学。

高中三年,每年换班,同学都不一样。

看了一下对方的胸牌,职位是销售经理,看起来混的不错。

认出了陈风后,刘艳再次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看到他一身普通的装束,目中闪过一次轻蔑。

“陈风,四年前那事我们听说了,什么时候出来的,还好吗?”

“还好!”陈风淡笑道。

好个鬼!

刘艳心中暗自冷笑。

谁不知道他陈风为妻子柳婉顶罪四年,家中财产被妻子和最好的兄弟谋取的干干净净。

现在竟然还在装,好,就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她和柳婉关系一般,并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

“嗯,过的还好就行!对了,你到我们店有什么事情吗?”

心中认定陈风在装逼,刘艳再次开口,语气已然没了之前那么热情。

陈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表情变化,不过并没在意,说出了来的目的。

“看看车,能给我介绍一下最新款的揽胜吗?”

“哦,看车?”刘艳眉毛挑起,嘴角微不可查的掠过一抹讥讽。

若是四年前,陈风说要卖路虎,她自然不会有什么怀疑。

但现在,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竟然想买路虎?还是揽胜?

对,人家只说看,并没说买!

现在刘艳已经完全确定了陈风在装逼。

虽然曾经是同学,可她实在懒得理会这个落魄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