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小说

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

花家丸子  /  著 已完结
来源:原创书橱 更新时间:2020-06-18 20:10
莫可穆绍风小说《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是一部精彩绝伦的小说,这里为您提供莫可穆绍风小说阅读。一梦惊情神秘老公太腹黑该小说讲述了:莫可从未谋面的老公因为她而死,她被迫寡居,可是有个神秘人,却一直闯入她的房间,将她吃干抹净。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穆绍风神情不变,动作优雅地整理衣领,似乎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衣服整理好之后,他看都没看她一眼,抬步就要离开。

“不许走!”莫可心里一急,迅速挡在他面前,想也不想就问,“穆绍风,是不是你?”

穆绍风剑眉微蹙,冷眼看着她,“你到底在胡闹什么?”

“你是不是那个潜——”莫可突然住口,理智渐渐回笼,不,她不能问得这么直接,如果他不是那个潜入自己卧室的神秘人怎么办?

她握紧手指,突然扬唇一笑,“二少,我是想问,你脖子上贴着创可贴,是不是受伤了?”

“洗澡的时候不慎弄伤了,奇怪,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穆绍风向前一步,几乎贴到她的身上。

莫可心头一颤,后退一步,竭力让脸上的笑容自然,“我们是一家人,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嘛,话说回来,你也太不小心了,洗澡的时候怎么就弄伤脖子了呢?”

穆绍风唇边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又向前走了一步,将她逼到角落里,右手撑着墙壁,将她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你是关心我的脖子,还是关心我是如何洗澡的?”

他温热的呼吸染在她的脸颊,他幽深的眼眸让人窥不出喜怒,却更加慑人,他说的话,他的动作,都很暧昧,但是她却觉丝毫不觉得,只感受到危险,阴冷,她的手指握得更紧,扬着下巴望着他,灿烂地笑,“二弟,我当然是关心你的伤势。”

“二弟?”他玩味地咀嚼这个称谓,忽地嗤笑一声,“管好你自己就好,不要让你的好奇心泛滥,记得,好奇心害死猫。”

笼罩周身的凛人气势渐渐消散,莫可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心脏又猛然提了起来,因为她听到穆峰云的声音,“咦,二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穆峰云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衫,浅色长裤,双手插在裤兜里,慵懒恣意地朝着他们走来,风华无双的俊颜带着明朗的笑容。

穆绍风不紧不慢地直起身体,淡淡道,“没什么。”

穆峰云脚步一僵,他看到穆绍风背后的女人,虽然刻意低着头,但他还是认得出那是谁,他唇角一翘,笑容越发明艳,“哟,大嫂也在,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莫可有种扶额的冲动,这种欠扁的语气,是在暗示什么吧,以为她是笨蛋,听不出来?

她也不管自己脸上的红疙瘩是否会吓到他,缓缓抬头,目光在滑过他脖颈时倏然一紧,随即又一松,悠然浅笑,“我脸上起了红疙瘩,二少好奇,多看了两眼,三少,我这一脸的疙瘩,没有吓到你吧?”

莫可本来是美人,一双迷人的凤眼,挺翘的鼻子,玫瑰般醇美的唇瓣,而此刻,精致完美的脸颊上散布着大小不一的红疙瘩,一眼看去,还真有些怵人。

穆峰云微微一愣,语气带了关切,“你的脸怎么了?昨天还是好好的……”

莫可唇角微扬,“只是过敏,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脖子上怎么贴了创可贴,受伤了?”

穆峰云摸了摸脖子上的创口贴,一脸懊恼,“可不是怎的,我就睡了一晚上,脖子上突然冒出一条伤口,可能是睡梦中被自己的指甲划伤了吧。”

他和穆绍风脖子上的伤口位置一致,而她确定,那就是她昨晚用匕首划伤神秘人的位置,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神秘人不想让她查出他的身份,所以故意混淆视听。她猜测,四少爷穆庭雷的脖子上也一定有这么一条口子。

莫可眉头微蹙,她总有种感觉,自己好像掉入迷雾之中,而未知的危险已经向她靠近。

华丽的水晶吊灯,大理石地板,香醇的红酒,香气四溢的佳肴,这一切璀璨得让莫可有刹那的别扭。

她坐在餐桌右手边第三位,左边是穆良寒,右边是穆林希,而坐在她对面的,则是穆家的四少爷穆庭雷。

纤细的手指握了握手中的刀叉,她状若无意地抬头,飞快扫了一眼穆庭雷的脖颈,果然,他的脖间也有一条伤口,而且,他并没有使用创可贴,那道泛着血色的口子清晰可见,在如玉肌肤的映衬下,有种难以言喻的伤痕美。

莫可垂下眼眸,认真切割盘中的牛排,每一刀都很用力,就像切割在那个戴面具的神秘男人身上一般。他以为故布疑阵,搅乱她的视线,她就会放弃了吗?不,绝不!

发现穆庭雷受伤的,不止莫可,坐在他身边的穆峰云挑了挑眉,讶异地问道,“庭雷,你的脖子怎么受伤了?”

整桌人的视线都随之落到穆庭雷身上,他就像没发现一般,仍旧专心致志地切着牛排,俊美如玉的脸庞,没有丝毫的表情,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就如玉石雕刻,动作优美而熟练。

知道他定是没听见,穆峰云无奈,又叫了他一声,“庭雷!”

穆庭雷已经切下一片鲜美多汁的牛排,他缓缓侧过头,澄澈的眼眸泛着淡淡的茫然,“什么?”

穆峰云唇角翘了翘,“我刚才问你,你的脖子怎么受伤了?”

穆庭雷扭头,灯光在他细碎的头发上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晕,他沐浴在温暖的灯光中,整个人显得很安静,说了一个字,“哦!”

穆峰云忍不住扶额,无奈道,“你就不能多说两句吗?”

“哦!”

哦,哦你妹啊!穆峰云想掀桌!

莫可使劲憋着,才能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她万万没想到,穆家大名鼎鼎的四少爷,世界知名的钢琴家,竟然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天然呆。噢,天,萌得一脸血啊,她要是把这个秘密告诉林兰辰,林兰辰那货一定会激动得发疯吧,他可是穆庭雷的脑残粉!

身旁传来穆林希的娇笑声,“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的个性,哪一天他真的多说几句,还不把我们吓一跳啊!”

穆峰云狭长的凤眸微微一挑,轻声笑,“也是,期望他多说几句,还不如期望猪会爬树。”

穆林希又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犹如美妙的音乐,饭厅里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