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大佬,孩子是你的

大佬,孩子是你的小说

大佬,孩子是你的

爱吃兔子的萝卜  /  著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6-18 20:34
主角是吴悠庄非寒的小说名字是《大佬,孩子是你的》,为作者爱吃兔子的萝卜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吴悠庄非寒小说阅读。吴悠庄非寒该小说讲述了:吴悠曾经的生活一度陷入囧境,她一直以为,这辈子注定劳累奔波,自从遇见了他,她的人生就有了光。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您为什么要替我们母子做这些呢?”

我大为不解,初见庄非寒,我觉得他是冷漠沉静的,不像是那么热心肠的人。

后来经过他对我的几次出手搭救,我对他的印象渐渐改变,觉得他是个温柔善良的好人。

而现在,我不懂了,他对我和景轩好得过分了。

听到我的问话,庄非寒手上的动作一顿,不过也仅仅只有一瞬间而已,他转身将吊牌扔进垃圾桶里,坐回到了沙发上。

“没有什么原因,我一向不喜欢亏欠别人的,而且比较爱面子,从我房子里走出的人,我不允许旁人瞧不起。”

庄非寒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似乎我说的话触碰了雷区。

“没亏欠,您对我们的恩,我这辈子都还不起,怎么还能有亏欠?”

他说的亏欠应该也就只有抽血这一点吧。

若是如此,那便更不是亏欠了,他每个月抽我的血,让我拿到三万五的高价,是我应该感激他才对。

“不是你想的那种亏欠。”庄非寒眉头微敛,单从脸色状态看不出他的情绪。

可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抽血,是哪种亏欠?

他没有再说话,我没有再问,识趣地离开了客厅。

回房间不久后,宋管家把衣服给我送了过来,我和孩子的衣服没什么衣服,那原本空荡的大衣柜这回一次性被装满了。

我把衣柜的门关上了,却仍旧能感觉到那里已经不再是空空如也,就像我的心里,正在被复杂的心绪填满着。

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午饭我们也是在一起吃的,全程他都没有说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生了我的气,气我过问得太多。

我便更不敢起话题,只能装哑巴默默吃饭。

洗碗碗筷后,路过客厅回房间的时候,庄非寒好像在等我,见我过来,语气平常地说:“跟景轩简单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去幼儿园看看。”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好。”

“嗯,去吧。”庄非寒说完这句话之后又低头,将视线放回到了电脑上。

只是我现在才反应过味来,庄非寒说“我们?”

他也会去吗?

虽然心存疑问,但害怕再发生上午的事,我就没打算再问。

或许就是庄非寒想好人做到底,将这件事有头有尾地办完。

没再想太多,给景轩换上上午送过来的衣服,我自己也又重新套上了庄非寒上午选给我的连衣裙。

整装出发,我牵着景轩到客厅,惊讶地发现庄非寒也换了衣服,是一身蓝色休闲西装。

而景轩为了跟我穿一样颜色的衣服也选了蓝色的,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就都……好像一家三口亲子装一样。

庄非寒见状挑眉,没有说什么,抬步打头走在前面,我紧忙带景轩跟上。

一路上我们也没说话,而车缓缓开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幼儿园就到了。

没下车我便看见幼儿园门口像是幼儿园长和保健老师在外等候,庄非寒应该是提前打过招呼的。

从选择学校,到预约报名,再到来幼儿园办理手续,全程都是庄非寒替我和景轩开路。

我就站在一边,一遍遍听园长和老师称呼庄非寒为景轩爸爸,而庄非寒却一次都没有反驳。

他来跟我们一起看幼儿园的用意,现在我明白了,他是想给我们母子俩撑脸面的,不让别人认为景轩是单亲家庭。

但这种状态也仅仅只能维持一会儿,因为很快园长回忆起了孩子的姓氏:“吴……吴景轩?”

我刚要解释园长误会了庄非寒跟我们的关系,突然庄非寒说道:“孩子跟了妈妈姓。”

他这样解释,又不解释完整,便更让人误会了。

园长也是个剔透的人,怕再说错什么,便哈哈一乐,转了别的话题。

办完了所有手续又在幼儿园转了一圈,这个时间段幼儿园的其他小朋友都在午睡。

路过班级看见小朋友都睡在小床上,庄非寒又问了一些关于孩子上幼儿园更细节的问题。

相较于我这个格外不称职的母亲,他好像已经扮演父亲的角色入了迷。

从幼儿园出来跟园长道别后,上了车庄非寒还没从戏里出来。

“谢谢你啊,替景轩想得那么周道。不过据我所知你应该还没结婚吧,这样让人误会你有了孩子,恐怕会有影响。”

而这一次,庄非寒也没回答我,只笑笑不说话。

也许这就是有钱人跟咱们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他们想要的和缺少的从来不是我们能理解得了的。

庄非寒对我和景轩照顾有加,兴许是为了满足自己助人为乐的心。

我也渐渐学会了宽心,庄非寒不说的,我就不问了,也更不会因此而辗转反侧地思考。

但感激还是要表达的。

次日一早,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而我打扫完别墅上上下下之后琢磨起晚餐来。

景轩在幼儿园吃,庄非寒中午也不回来,我跟主厨打招呼了,以后庄非寒不在家我就自己对付一口,不用麻烦他。

而我要琢磨的这个晚餐,是为了答谢庄非寒近日来对我们母子的照顾而准备的心意。

刚一过下午,我便出了门,借用了园丁大叔的配车去了超市。

庄非寒之前允许我使用车库里的所有车,可我今天一看便放弃了,那些车果真如我所料,开出去太不低调了。

我天生便是那种在人群里不爱拔尖儿出头的人,让我开着豪车出去买菜,我实在出不了这个风头。

所以我跟园丁大叔借了他的配车,大叔一听便痛快地借给了我。

超市离庄家别墅并不近,我开了半小时才到,却万万想不到,我逃离了这么久还是能一下子被那些对我虎视眈眈的人找到。

之前庄非寒就调侃过我是不是灾祸体质,怎么一出门便被人盯上。

郑越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刹那,我有种咽喉都被勒住了的感觉。

他怎么就像鬼一样,只要我落单了,他就立马出现威胁我的安全。

“呵,开得车不错啊。”郑越拍了拍车,表情油腻惹人厌烦。

“你有完没完?”我如今真后悔,这郑越就像个无底洞一样,只要他还能找到我,就肯定会跟我要钱。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