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娇宠卿卿

娇宠卿卿小说

娇宠卿卿

眠风枕月  /  著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7-01 11:13
当下热门小说《娇宠卿卿》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卿卿姬行云,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娇宠卿卿该小说讲述了:卿卿被献给了敌对国家的大将军姬行云,她曾经听闻过这个男人的名声,她很害怕自己在他的手里会被折磨的很惨,但结果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阮黎受临川王嘱托前来寻找燕雪柔回去,并且他自己也想把卿卿找回去,所以,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从建业出发,一步步,混进洛阳城已经有十日时间。

他带着人在洛阳四处搜寻,怕被姬行云察觉,只能暗中盯着容陵侯府,还以为卿卿定是跟姬行云在一起。

可是盯着姬行云许久也没看见卿卿踪迹,根本不知道姬行云已经将卿卿弄到哪里去了,只听说了姬行云和一个什么姜氏女的婚事,对于燕雪柔和卿卿一直寻找无果。

直到今日,在邀月楼看见了燕雪柔的身影,这便立即追了过来,把燕雪柔抓个正着。

只可惜,不论阮黎怎么询问,就是说破了嘴皮子,燕雪柔就是不肯交代卿卿如今去向。

阮黎想了想,随口就诈了燕雪柔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要跟姬行云成亲那个姜氏女,是不是就是卿卿伪造身份?你若是不老实交代,到时候他们大婚之日,我便带着人前去抢亲,带她回去!”

他也就是胡乱的猜测罢了,并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只是想着,卿卿失踪肯定跟姬行云脱不了干系,毕竟这么巧合,姬行云才从建业回来不久,突然就要娶姜九郎的妹妹?于是瞎说了一个姜氏女是不是卿卿。

没想到还真被他给蒙对了,燕雪柔听他如此肯定的语气,以为阮黎已经查到了此事,卿卿身份已经暴露了。

当时就连忙拉着阮黎的袖子制止,“表哥,你别这样!卿卿喜欢姬行云,她就想跟他成亲,你又何必横插一脚,硬生生拆散他们呢!”

阮黎脸都黑了,眸光渐渐阴沉了下去,咬牙切齿道:“她是我阮氏嫡女,怎么能让姓姬的狗贼糟蹋玷污!”

气得瑟瑟发抖的,指着燕雪柔的脑门骂道:“你也是糊涂,不但不知道劝着她,竟然还帮着她如此胡来?”

燕雪柔被骂得闭上了眼,却还义正言辞的说道:“人家两情相悦,终成眷属,哪里就胡来了?你是卿卿的兄长,应该也想看见卿卿嫁个好人家吧?”

阮黎差点背过气去,“是不是姬行云给卿卿下了什么蛊?”

燕雪柔连连摇头解释,“姬行云没有对卿卿下什么蛊,他对卿卿是认真的,你还记得三年前建业城外那次吗?当时救了卿卿的人其实是姬行云,不然那时候卿卿早就九死一生了,姬行云对卿卿一见钟情,这两年一直在找她,所以卿卿被俘虏之后,姬行云也一直对她很好。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后来卿卿逃了,他分明可以把卿卿抓回去的,可是他却亲自护送卿卿回建业,还要冒着风险,到建业试图与太子谈和休战,准备再向你提亲的。

“他救了卿卿这么多次,而且也是真心实意想娶卿卿,谁知你对他偏见这么深,还差点把人家打死了……

“现在卿卿都被你逼得有家不能回,只能背井离乡,明明是可以明媒正娶的,是你逼得她只能改名换姓,就算是报答姬行云对她的救命之恩,她想嫁,你还要阻止他们。

“表哥,你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就不能擦亮眼睛,看看清楚么?若姬行云对她不是真心实意,她这样的身份,何必费这么大的劲,非要娶她为妻?

“你若是当真为了卿卿好,就成全他们吧,卿卿只想有你的祝福,若是你在从中作梗,只会让卿卿觉得两难,只会让她伤心难过……”

一番话下来,说得阮黎早已经反被说得怒气全无,支支吾吾,已经无言以对了。

过了半晌,阮黎才确认一般的询问,“姬行云当真以前就救过卿卿?”

“对啊,只是功劳被六郎给冒领了。”

燕雪柔这阵子跟卿卿闲聊,加上跟姜九郎通气,几乎把两个人的事情了如指掌了,就像在看人家的爱情话本似的,又是羡慕又是感动。

因为有些切身体会,她自然是最支持卿卿的那个人,并且,既然阮黎都已经来了,燕雪柔更希望阮黎是来给卿卿送嫁,而不是来阻止他们的婚事的。

阮黎沉思了许久,只道:“卿卿在哪?”

燕雪柔以为阮黎还要去找卿卿麻烦,强行把她给带走,自然是不愿意说出卿卿的去向。

她心里还在纠结着,她到底要不要把阮黎来洛阳的事情告诉姬行云。

万一姬行云翻脸,要找阮黎当初的仇,把阮黎又给抓起来打得半死,那卿卿夹在中间岂不是两面为难?

可是她若是不让姬行云知道,就这么让阮黎把卿卿带走了,活生生棒打鸳鸯,今后卿卿就算是回了建业,肯定也会活得不开心吧?

*

夜里,房门吱呀的一声被人推开。

高大健硕的男人黑影,风尘仆仆的迈步进屋。

卿卿闻声看去,便见是姬行云还喘着粗气,在门口长身而立。

唇角勾出一丝甜腻腻的笑容,卿卿赶忙扔下手上的东西,如同一只刚出笼的鸟儿一般,飞快的扑上去,一头栽进男人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腰。

因为两人一大一小的身高差距明显,少女小脑袋就埋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那娇莺般的嗓音,难以掩饰有些欣喜的说道:“郎君,你怎么来了。”

他们都半个月没见面了,因为说好了按照风俗备嫁的时候不能见面的。

软玉娇香入怀,姬行云手掌盖在小娇娘纤薄的后背上,隔着薄薄一层丝质的睡裙,光是抱这一下,压抑了半个月的,只叫他一瞬间烈火焚身,呼吸都变得灼烫,喉中干涩得如同久旱的黄土地一般,不自觉喉结滚动而下。

姬行云润了润干涩的唇瓣,哑着声,道:“自然是想你了,想见你。”

只不过半个月不见,姬行云就感觉整日焦灼难眠,每夜都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蚀骨钻心的难受,简直就是度日如年,他必须见卿卿,以解相思之苦才行,已经等不了半个月之久了。

方才看见卿卿朝他奔过来,撞进他怀里的那一瞬间,姬行云好像还在做梦一样,如梦似幻的。

去年他还以为恐怕这辈子也见不到她了,现在他们却已经即将成亲,他能娶到这辈子唯一让他心动,让他爱慕,让他沉沦的女人。

他恨不得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盯着卿卿,生怕这一切转瞬她就消失了。

卿卿窃笑着,在他怀里娇滴滴的说道:“不是说好了婚期之前不能见面的么……”

姬行云掐着腰,将卿卿从地上轻飘飘的抱起来,便抱到一旁软榻坐下,让卿卿坐在他腿上。

他垂目看着手中捧着的宝贝,轻声问道:“卿卿不想我么?”

卿卿别开脸,瘪着嘴,“我才不想。”

姬行云不自觉勾起了唇角,抬起袖子,捏了捏卿卿的小下巴,“你不想?那你一来就抱着我作甚?”

卿卿当时就要把手收回来的,人家不抱就是了,却反被姬行云拉进了怀里,他将她抱得更紧了。

下巴挨着她的额头,鼻间充盈着她身上独有的玉兰花芳香,姬行云如实说道:“卿卿真的不想我?”

卿卿翻了个白眼,“我们才几天没见啊,又不是分开很久了!”

姬行云立即义正言辞的纠正,“不是几天,是半个月了!”

卿卿眨巴着眼睛与他对视,“半个月很久吗?”

反正她觉得好像一点也不久啊,她在屋里绣绣花,看看书,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气得姬行云将她压在怀里就啃她,这个小没良心的,都没把他放在心里,亏他这么想她,她为什么就不能也像他爱她那般。

姬行云觉得一定要给她一点的教训,特别深刻那种,让她哭着求饶的那种。

“……”

卿卿后来算是明白了,姬行云分明就是饥渴难.耐了,所以才破坏规矩,提前跑来找她,根本就不是想她!他只想上她!

差点没被饿急眼的狼弄死过去之后,卿卿气得不想理他了,红着眼眶,眼泪糊了一脸,背过身去,只拿后脑勺对着他。

姬行云撩起她的头发,在她耳边呢喃细语,“卿卿,你刚刚不是也很喜欢么,怎么又生气了?”

明明刚刚她自己也欢快至极,一边哭一边求着他,跟个小妖.精似的往他身上蹭,把他勾得神魂颠倒,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等要够了满足了,事后就立马翻脸不认人,还生气了不理人。

卿卿抽泣着,“谁会喜欢被你这么折磨得半死!”

现在都还没成亲呢,卿卿觉得成亲之后,她肯定就要彻底生不如死了吧。

“……”姬行云都觉得女人的心思实在难以捉摸,明明自己那么喜欢还要口是心非。

他将她搂进,在她耳边道:“谁叫你这么勾人,叫我把持不住……”

说着将她眼角的泪给吻去,娇小的身子整个圈进怀里。

卿卿其实一直想问问,姬行云以前真的把别的女子……折磨死过么?那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感觉到腿的肿痛,卿卿还是有点心里忌惮的,以至于每次和他做这个事,还是有点心里忐忑,以至于多少有点放不开,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所以,到底还是问一问比较放心。

她转过身,面对着姬行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多少有些难以启齿。

姬行云似乎察觉到她有话想说,手背从她细嫩得好似能掐出水似的肌肤上划过,轻声询问,“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得?”

卿卿瘪了瘪嘴,许久才犹犹豫豫的凑到姬行云耳边,支支吾吾询问,以前有没有女人死在他床上过。

她说完就埋下了头,脸上涨红,解释,“我也是怕我有生命危险罢了……”毕竟姬行云练武之人,百战沙场的大将军,弄得实在没轻没重的,每次都战况惨烈,让她还曾经晕死过去,她担心也是情理之中的。

姬行云差点笑了出来,在卿卿耳边说道:“卿卿是我唯一的女人,以前是,以后也是,这辈子都是。”

姬行云从来没见哪个女人有如此冲动,他的眼里只有卿卿一人,满脑子都只有卿卿,无时无刻不想与她在一起,就是为她**致死,他也愿意的。

卿卿才不相信,就像她阿兄一样,虽然也二十来岁没有娶妻,可是老早就有了通房,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燕六也是,府上老早就有了妾室,解决生理需求。

像姬行云这种身居高位的,打了胜仗还有人给他送美姬,他怎么可能只有过她一个人。

重点是,他那么熟练,花样那么多!每每都让她羞耻又无力抗拒,都是不知道玩过多少才练出来的吧!只可惜,男人又不能验证,还不就任由他怎么说。

卿卿红着脸,唇瓣鲜艳欲滴,娇羞的低下头去,“你何时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了。”

姬行云面无表情,都不想解释,反正他自己知道就行了,卿卿不信说再多也没有办法。

两年腻歪的说话说了大半夜,又不知折腾了几次才算罢休

次日醒来的时候,姬行云已经一大早就走了。

这回两人是说好了,成亲之前他不许再过来。

*

只是次日一大早,卿卿发现燕雪柔昨日出去了就没有回来。

正要派人去问问姜九郎的时候,燕雪柔才面色很是难看,顶着个黑眼圈,无精打采的回来找卿卿。

卿卿腿酸痛得厉害,一瘸一拐的上去,拉着燕雪柔的手询问,“表姐,你昨夜怎么一夜未归,也不让人回来说一声啊?我正要派人出去找你呢。”

卿卿以为燕雪柔在姜九那里,姜九又以为燕雪柔已经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