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暴力俏村姑

暴力俏村姑小说

暴力俏村姑

风轻灵  /  著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7-01 11:31
夏枯草和林晋的小说叫做《暴力俏村姑》,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夏枯草林晋该小说讲述了:她只是一个被卖签了死契的丫环,纵使心里再多的恨,再多的不甘,也无奈无力。他是她灵魂的救赎。若有来生,她一定会好好报答他这份安葬的恩情。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若是她娘这辈子没有儿子,那她就招婿吧,夏枯草已经想好了,宁愿自己招婿也绝不让老宅那边的人以后有机会惦记着她家。

不过自己也要变的更强大,更美好才行,不然哪个有骨气一些的男人愿意入赘,跟一个不怎么样的女人过日子。

晚上夏贵就到刘魁的院子跟刘魁聊天,也提了箭猪的事,刘魁也跟夏贵提了当年刘武猎箭猪的事,也说了几样的技巧。

“草儿那丫头要去就让她跟着吧,那丫头很有灵气,七岁的丫头有胆有识,有勇有谋,很难得也很少见。要是个小子就好了,可惜是个丫头,不过你小子能生到这么个厉害的丫头,也有福气了。

你瞧着吧,草儿这丫头跟别的丫头可不一样,你看她跟着文家的孙子和大河家的两个小子,还有阿勇的儿子,还有那林家村的小地主家的兄妹,除了那小女娃,这几个小子哪个不比她大的,现在个个都很听她的话,三岁看老,草儿这丫头从就不一般,就算是个女娃,以后也不会差的。”

刘魁对夏枯草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而且他活了几十年,半身入土的人了,也有一双看透世事的眼光,就觉得夏枯草以后定然混不差的,当然要是夏枯草以后自己栽的,那就没法说了。

听刘魁夸女儿,夏贵也与荣有焉心里何偿不骄傲,但也幽幽叹口气,“草儿是投错了胎了,该是个儿子就好了。”

刘魁道:“你也别惦记着儿子了,这是缘份,强求不来。草儿一个就能顶别人家几个儿子了,到时候草儿大了,让草儿招婿就行了,她那性子向来不吃亏的,你也不怕她降不住人。”

夏贵点了点头,“他也不嫌弃女儿,都是他的骨血,他有口饭吃也不会饿着孩子,

但心里总归多多少少都盼着个儿子的。”

刘魁也没有再多说,这事还得夏贵自己想通,谁不想要儿子,但儿女都是缘份,像他有儿子也等于没有儿子,这辈子还不是这么孤单的过。

次日一早,夏枯草到河边洗衣服,便听到了妇女们聊天,才知道刘氏请到人做饭干活了,而且还是刘铁牛的娘。

夏枯草也不意外,刘铁牛家的境况也不好,刘铁牛的娘里外操持着,一个女人也挺不容易的。也怪不得刘铁牛这么想挣钱了,看到自己娘这么辛苦,还得照顾爹,多少都有些心疼的。

今日刘铁牛和大虎二虎都没有来找夏枯草,他们自己约好去网鱼了,夏枯草没有去。

而小薇照旧还是过来陪着柳氏,林晋和刘亦杰则在学堂读书,夏枯草就和夏贵进山了。

箭猪的事,夏贵到底没有跟刘秀才说,父女俩还是打算先猎一只看看先,最好肯定是猎两只,但有时候贪心不足,他们也不想那么多,能猎到一只再说。

哎哟,夏枯草的脚绊了一下,急时的稳住了自己,才没有让自己摔到地上。

“草儿小心。”夏贵也扶着夏枯草。

“爹,我没事,就是被绊了一下。”夏枯草说道,就见着夏贵的目光移到了她的脚下。

“爹,你在看什么?”

夏贵蹲了下来,惊喜道:“是人参啊。”

人参?

夏枯草立马蹲了下来,看着那绿色的绿叶子上面一朵红,就见着她爹拿着刀在挖着了。

果然,一根人参被夏贵挖了起来,两指般大,但须很长很粗,可把夏贵给乐坏了,“好参啊,有些年头了。”

夏贵又看了看周围道:“就这么一根,草儿这运气真好。”

夏枯草也乐呵呵地笑了,“爹,给我看看。”

夏贵把人参递了过来道:“你收着吧,要收好了,人参可是救命良药。”

“爹放心吧,到了我手上丢不了。”

夏枯草是见过人参的,严家就有一根,但到底没有见过山里的人参,不知道人参叶长这样的。

夏枯草认真地看了眼人参叶,把人整株人参给记住了,想着下次进山说不定能看到呢。

收好了人参,夏枯草跟着夏贵一路朝着深山而去,这还是夏枯草第一次进深山,这可比猎野猪的时候去的还深还远一些,她走到脚酸了。

怪不得他爹去了一天到晚才回,原本走这么远的路啊,而且越往深处走,树木越茂盛,甚至已经遮住了光线,好似傍晚甚至天黑了一样。

“嘘”夏贵伸出了一根手指放到嘴边,示意夏枯草别出声。

夏枯草立即屏着呼吸,朝着夏贵指的方向一看,就见着他们面前的不远处,有一只箭猪伏在地上,果然跟刺猬很像,但箭猪比刺猬大,而且箭猪是从肩部开始长刺的,尾部的刺更多更粗,。

“爹,太叔公不是说箭猪是白天在洞穴睡觉,晚上出来觅食的吗?”怎么眼前的这个箭猪正在觅食。

“也许是山林里暗淡无光的关系吧。”夏贵也搞不懂,他昨天是找到洞穴的,现在还没有到洞穴就遇上一只了,这运气夏贵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夏枯草点了点头,可能饿了就出来找吃吧,这个箭猪可能和别的箭猪不一样,估计吃的多消化的快。

箭猪仿佛感应有动静,身上的刺全竖了起来,刷刷作响,仿佛在警告着人别靠近。

“爹,它发现我们了吧。”夏枯草悄声道,现在箭猪就在他们不远处,要怎么过去抓了呢,这样直冲过去肯定不行的。

“你在这等着,爹过去。”夏贵道,他手里拿着个木盆一步一步轻轻地朝着箭猪靠近。

夏枯草这里也有一个木盆,本来他们想到木板的,但木板还不如木盆,说不定就能直接把箭猪给罩住了。

夏枯草的心都提到了嗓眼了,想着要不要掷出一些东西转移一下箭猪的注意力,好让她爹能靠近到箭猪。

刷的一声,一只野兔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了。

啾,啾啾……

野兔哀叫一声,被箭猪的三支箭给扎中了,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我的天啊,这也太精准了,夏枯草更是为她爹捏了把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