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我向斐少撒个娇

我向斐少撒个娇小说

我向斐少撒个娇

迦娜  /  著 未完结
来源:阅文 更新时间:2020-07-01 12:01
迦娜原创小说《我向斐少撒个娇》讲述了云依依斐漠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我向斐少撒个娇迦娜小说阅读。云依依斐漠该小说讲述了:云依依为了离婚,跟高冷总裁斐漠闪婚了。本以为婚后互不相干,她只需要扮演好合格的妻子。却不想婚后他却出尔反尔,对她无限宠溺。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沉寂的等待始终没有等来斐漠,云依依不由叹了口气想打个电话给闺蜜章雪儿,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包还在文件箱里面丢着,手机都没有。

她视线一扫发现房间里面也没有电话,看来出房间应该有电话吧,正想起身结果房门打开,一眼就看到斐漠身穿白色睡袍走了进来。

个性黑色短发下是一张有棱有角犹如天神般的面孔,高挺英俊散发着属于男人的强势气势,吸引她的目光。

抬眼,正好与斐漠四目相对,他狭长凤眸漆黑而深幽,仿佛溶洞深处的溶泉平静的不起丝毫涟漪。

“嘭”的一声,她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在加速跳动着,让她急忙转过头,她感到自己的脸颊滚烫,完全被他所吸引。

挺直单薄的脊背却又透着属于她坚强的骄傲,他嘴角微动很想对她解释之前的事情,然而,终归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身后一直都没有动静,静的诡异,这让云依依转头看向了斐漠,一眼便让她移开了视线。

他还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挪动半步。

“那个……”她先开口打破了平静,“你睡床,我……我睡沙发吧。”

“……”

她说什么?

云依依低着头轻声说道:“不早了,你睡吧。”

“你和我睡一张床!”坚决而不容拒绝。

云依依看向了斐漠,眼中带着紧张,“那个……我们……我们立过协议……”

该死的!她以为他让她和自己睡一张床就要发生事情吗?

斐漠心中很无奈的看着云依依,他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冷漠,这样才让她放下戒心。

“分床睡很容易引起怀疑,你和我在一起。”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不会碰你。”

云依依定定地看着斐漠一会,她才点头同意。

她相信他的安全,由心的相信。

躺在在她看来很舒服的床上,鼻息间是属于他身上的冷香,她侧着身背对着斐漠,让自己睡在床的最边缘拉开了与他的距离,紧张的憋了许久的气,才缓慢的吐了出来。

气息还能控制,但心跳的强度,就已经无法再她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了。

扑通扑通,一声又一声。

快的让云依依觉得如果斐漠在靠近一些,就能让她的心跳声无所遁形。

三米三的欧式大床,他们中间空旷的可以再睡三个人,斐漠望着刻意和自己拉开距离的云依依眼中带着无奈。

而他今天着实很累,不由合上了眼眸。

云依依睁着眼,许久都不见房间的灯灭,这让她轻轻地侧头看向斐漠。

微暗的壁灯下,斐漠闭着眼眸,脸颊刚毅的线条在此刻变的柔和,高挺的鼻梁,如扇的睫毛在俊美的容颜上更俊逸。

他——真好看。

“你睡了吗?”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几乎在她认为只有自己能够听到。

“没有。”

没有睁开眼,斐漠嗓音带着一丝低哑回应云依依。

云依依忽然又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了,望了一眼壁灯,紧张的张嘴就问:“可以关灯吗?”

“开关在你手边上。”

这种随她拿主意的态度,云依依迟疑了一下,就伸手去找开关。

壁灯熄灭的瞬间,视野里一片黑暗,她安静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心,依旧紧张,但对于经历了一天劳累的她已是眼皮沉重,困意倦倦。

“斐总……”

一声斐总让斐漠微皱眉头,他声音清冷夹杂着一丝只有他知道的不悦。

“不要叫我斐总。”

“那叫什么?”

“……”

是啊,那叫他什么?

黑暗中云依依轻咬下唇,不叫斐总那叫什么?

斐漠?

阿漠?

还是……老公?

老公?这个称呼映出脑中时让她浑身一颤,老公?多么亲密的称呼,却让她心乱如麻。

老公这两个字到了嘴边又被她制止,最后她选择直奔自己刚刚想要对他说的主题。

“既然结婚了,我就会和你好好过日子,努力做好妻子的本分。”

这句话她多么希望是真的,但是,不可能。

所以,她又加了一句,“绝对不会让你我的协议婚姻被人看穿。”

黑夜中斐漠合上的双眸瞬间睁开,此刻凤眸之中清冷无波,毫无一丝情绪。

只是心情似乎有点糟糕。

夜,深沉。

熟睡的斐漠忽然感觉到异样,睁开惺忪的眼眸。

一怔。

他伸手打开了床头暗灯,散发着丝丝光亮的暗灯下,他看到云依依左手搭在他身上。

侧头,他与她近在咫尺。

她睡得很熟,根本不知道她此时的形象。

该死的!为什么对于她,他总是没有一点抵抗力!明明他们才刚认识!

这一夜注定是他的无眠之夜,因为他需要克制,避免自己做出不适的举动而吓坏了她。

不过,她睡熟时大刺刺的睡姿还真是让他觉得可爱,怎么都没有想到外表优雅得体的她睡姿是这么……

嗯,不像她。

云依依没有认床的习惯,一夜到天明,等她睡醒之后发觉整张床只有她一人。

等等!

她望了望昨夜自己躺着的左侧床沿已经是空荡荡,脑子一下子一呆,然后发觉她睡的位置是斐漠昨晚躺下的地方。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睡姿极差,并且还喜欢睡着踢人,莫不是她昨晚把斐漠给踢下床?他去隔壁房间睡了?

不由瞪大了眼睛,不会惹他生气吧?脑袋一片清醒麻利的下了床,急匆匆打开门结果一眼就看到女佣侯在门口又是一怔。

“斐……”她张了张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斐漠。

女佣立刻会意恭敬道:“少爷早去公司了,少爷吩咐大少奶奶起床的话先洗漱换衣,有阿青送大少奶奶上班。”

云依依对女佣讪笑了一下关上房门,看来没出什么事情,也或许是斐漠早早上班之后她才翻滚到了他躺的地方吧。

对,应该是这样的。

想着,她走到衣柜前选了一身白色的套裙,在镜子前照了照非常得体,在斐家她可不能丢了斐漠的脸,毕竟这么多女佣看着,随时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临走出卧室,她还亲手整理了一下床,看起来整洁之后她跟着女佣去往餐厅。

云依依去了餐厅之后,赵叔就进了他们的卧室,然后掀开被子仔细看了看床单干干净净让他一声叹气。

拿出口袋手机,他拨通后说:“太太,昨夜大少爷没有和大少奶奶并没有……”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