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神医狂婿楚阳

神医狂婿楚阳小说

神医狂婿楚阳

佚名  /  著 未完结
来源:黑岩 更新时间:2020-07-01 13:37
《神医狂婿》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楚阳柳芸之间的故事,围观网已经为你整理好了,神医狂婿该小说讲述了:楚阳原本只是躺在床上的废物,后来为了心爱的女人不被人欺负,他硬是逆袭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哐当!

重症监护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几名正在施救的医护人员,目光不由自主有了飘移。

只有一名老者手握银针全神贯注,丝毫没被打扰到。

你不能进......周院长,他硬闯进来,我实在是拦不住啊!

一名护士焦急的辩解着,张开双臂拦在楚阳面前。

出去!叫保安!

医护中走出一个,本该宽松的白大褂,竟被撑的像要炸开。

乱闯重症监护室,惊扰了我们院长救人你负的起责吗?识相的快点儿滚蛋,否则我直接报警了!

楚阳着急救人赶忙道歉:对不起,事急从权,我是来救他们的!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不由侧目,就连正在施针的老者都偏头看了一眼。

而拦路的胖医生,小眼睛更是猛地瞪圆:救人?我看你是想杀人!最后一次警告,麻溜的给我滚蛋!

出去出去,被你害死了都!护士急的不行,直接上手去推楚阳。

见人家不肯通融,楚阳垫着脚看了一眼,旋即大声喊道:唇黑苔白刺下腕,赤目息停灸神封!

这是两句施针口诀,被胖子拦着,楚阳没能看全,就没把后面的给念完。

哟呵,还是行家?

胖医生眼中,露出讥诮之色。

知道给病人施针的是谁吗?周济民周院长!中医协会终身名誉理事!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院长行医的时候,你就是个细胞。

班门弄斧,显得你能是吧?

说完,医护们都笑了。

在周院长面前背施针口诀,不是班门弄斧是什么?

只是......

等等!请这位先生过来!

周济民有些疲惫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所有人耳中。

不等胖医生回过神,楚阳便直接将他推开,来到了周济民身后。

抱歉,我也是着急......楚阳再次解释,却被周济民摆手打断。

你能看出患者症状并说对施针要领,就比很多人强。只是,我按照口诀施针,病人却没有丝毫好转啊!周济民眉头紧锁,眼中透着担忧。

离得近了,楚阳也看清了患者身上的落针点,确实如此。

和之前不一样的是,患者嘴唇不但发黑,还隐隐有些青紫。

这是毒气攻心,邪入肺腑的典型症状!

您看这里,病人已经毒侵五脏,这就是针法没有起效的原因。楚阳指出了症结所在。

嗤!你以为周院长没看出来?五脏六腑都被毒坏了还怎么救?你不是能吗?来,你救一个看看,来啊?

还是那个胖医生,口罩都遮不住那一脸不屑。

闭嘴!周济民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位先生,您有没有救治办法?

被院长呵斥,胖医生脸憋得像是也中了毒。

但他不敢顶撞周济民,只能将火撒到楚阳头上。

不懂就别乱说,人命关天呐,你负不起责的!

楚阳懒得接话,直接从他手里抢走银针:应下三寸有清泉,舒筋通络驱邪崇。不过,得用太乙针法才行!

说着,银针已经刺到患者的清泉上,楚阳也运起了刚获得的医修心法。

太乙针法?你居然会......

周济民惊呼,随即便捂住了自己的嘴!

因为他知道,这种难学的针法需要以气运针,被打扰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医患两伤。

楚阳不过二十来岁,居然就能运气施针,这也太妖孽了!

周济民不知道,楚阳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才学会,太乙针法也不是很难,熟练掌握烧山火和透心凉,学几年气功就行!

楚阳说着松开银针,掌心却还对着患者的清泉穴。

银针像是被无形的线牵引着,微微颤抖起起落落。

居然还能说话......

周济民一把年纪,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说的倒是轻巧,他行医几十年都没能学会透心凉,烧山火也是几年前才完全掌握......

很快,病人七窍里,缓缓流出了一些黑色液体。

恶臭扑鼻。

但随着黑色液体的流逝,这名患者的脸色竟渐渐红润起来。

好了,下一个!

楚阳转向另一名患者,同样的针灸手法,然后又是再下一个!

时间一点点流逝,周济民脸上的笑容从无到有由少积多,最后更是直接僵在了脸上!

三十二名患者,楚阳竟一次全都治了!

而且,中间几乎没有停歇!

妖孽!

年轻就是好啊!

直到出了重症监护室,周济民还在感叹。

楚阳你个废物!给我站住!

尖叫声远远传来,楚阳不由皱眉。

刚获得传承,就算有脑海里的玉佩,源源不断的提供凉气,一次治愈三十二名患者,也把他累的够呛。

偏偏,势利眼丈母娘不依不饶,想消停一会儿都不能。

邹莉带着柳芸家的人,呼啦啦如同三千只鸭子冲到重症监护室门口,却看见楚阳手里捏着银针。

而他身边,已经摘下口罩的周济民眉头紧锁。

周济民是谁?那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要不是他,周济民院长,误食凝心丸的那些患者早就死了!

可以说,他就是柳芸家的救命恩人。

得罪周济民,后果不堪设想!

周院长,是不是这扫把星又闯祸了?您放心,我现在就教训他,保证让您满意!

邹莉先入为主,以为楚阳得罪了人,殊不知,周济民是听到她那句废物才皱起眉头。

一个能使出太乙针法的年轻人,说是神医都不为过,楚阳是废物,那他这个只会烧山火的院长算什么?

渣渣灰?

跪下给周院长道歉!马上!邹莉一脸铁青,恨不得将楚阳撕了。

她一起头,柳芸家那些应声虫赶忙补刀:

你个废物扫把星,还要害我们到什么时候?

知不知道周院长什么身份?啊?重症病房也是你个赤脚医生能进去的?

报警,把他抓进去,反正那药方也是他给的!

正好把婚离了,让小芸嫁给孙大少......

这是医院!安静!周济民低喝,脸色越发难看。

呵你个垃圾废物......邹莉双手叉腰,等发现说话的是院长赶忙改口:我说的不是您啊院长,您听我解释......

住口!周济民额头有青筋隐现:你们都是柳芸家的吧?看在叶先生的面上,这次就算了,再有下回,哼!

说完,周济民转向楚阳:还请叶先生留个电话,等您忙完,一定要抽空去我家里坐坐啊!

院长客气了!楚阳说了一串数字:有时间我会去的!

那我就恭候您的大驾了,到时候希望您能不吝赐教......我让司机送您?不必了?那您慢走啊!

周济民一脸笑容,甚至有些,谄媚?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柳芸家众人,长大了嘴目瞪口呆。

这可是周济民!

和他说话的,真的是楚阳那个废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