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小说_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叶浅霍云泽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磨铁

作者:南清清

时间:2018-09-12 12:08

评语:但并不代表她是。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的作者是南清清,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叶浅明明感觉自己是死了的,但是她现在醒来却是在霍云泽的家里,而她是她的妻子,还正在被别人欺负这个男人她是认识的,但是不熟,而他的这个妻子她是半点印象都没有的,现在就是要解决被人欺负的事,原来这原主被他们家的人冤枉她和保镖有染,原主是个软弱可欺的性子,但并不代表她是,看她怎么跟他们一家子牛鬼蛇神斗。

精彩节选:

江轻轻脸一沉,“不过是撞了你一下,你有必要这样尖酸刻薄的不饶人?”

叶浅冷了脸,她早该想到了的,她醒来得罪的人除了霍雨薇便是霍绍宁,只是她没想到霍绍宁会做这种事情。

叶浅感觉到一阵颠簸,头晕脑胀的缓缓睁开眼睛。

……

叶浅漫不经心,“哦,大概是因为我不喜欢你。”

江轻轻气笑了,盯着叶浅看了几秒,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我知道你是谁了,叶浅叶小姐,你父亲进了监狱,怎么,现在是要进演艺圈拍戏吗?”

叶柏昌被判了刑,叶浅从法院出来的照片网上到处都是,这两天议论纷纷的,想要认出她来,其实也挺容易的。

男人自信猖狂的样子令叶浅心头威震,而他所说的又是事实,毕竟之前的事情摆在面前。

江轻轻的话一落,旁边的人都看向叶浅,神色复杂,或惊叹,或鄙夷,或不屑。

更何况陆白说的是让她演一个具有双重人格障碍的女人,她要在短短的三分种内表现出来。

江轻轻脸一沉,“不过是撞了你一下,你有必要这样尖酸刻薄的不饶人?”

叶浅从容淡然,“江小姐这种演技都能成当红艺人,我自认为我也没有问题。”

这是在间接的讽刺江轻轻演技不好。

江轻轻黑着脸冷笑,“叶小姐别太自信了,小心自信过头摔得太狠,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不是市长的女儿,而是一个父亲坐牢的落魄千金而已,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叶浅但笑不语,江轻轻扭身离开。

她对周围人的眼神视而不见,她的确是看江轻轻不顺眼,江轻轻的演技也挺让人诟病的,但她没想到对方会认出她来。

叶浅的视线从萧霖瑄的身上划过,淡淡的,听见陆白的声音,看向他,露出笑容,落落大方的做自我介绍。

……

好像有点儿得不偿失,但她并不在意。

……

队排的有点长,但进去出来的速度很快,叶浅等了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她。

她站起来,与霍绍宁正面相对,“霍绍宁,你疯了是不是!”

“是吗?”叶浅讥笑,“我倒是没看出来,真要这样,怎么他说一句话,说是送你出国,其他人都没有反对呢?”

进了试镜室之后,她看到了坐在评委席上的导演副导制片投资人等等,竟然都是她认识的。

陆白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做个自我介绍吧!”

叶浅的视线从萧霖瑄的身上划过,淡淡的,听见陆白的声音,看向他,露出笑容,落落大方的做自我介绍。

她是在霍家不受宠,没有了身份背景的落魄千金,而霍绍宁是霍家的四少,再怎么混账,背后有个依靠,犯了事,也会有人帮他收拾烂摊子。

“大家好,我是叶浅!”

“是吗?”叶浅讥笑,“我倒是没看出来,真要这样,怎么他说一句话,说是送你出国,其他人都没有反对呢?”

副导吴树惊讶的道:“你是昌盛集团董事长叶柏昌的女儿?”

叶浅点头,“嗯。”

还未回神,就被霍绍宁推了一把,她的脚绊了脚链,摔在了地上。

叶浅但笑不语,江轻轻扭身离开。

吴树又说:“叶小姐之前没演过戏吧?大学念的什么专业?”

叶浅不卑不亢,“念的什么专业并不重要,重要的应该是能不能演好戏吧?”

吴树怔了下,陆白反倒是露出一点笑,“叶小姐说的对,那就开始吧!”

萧霖瑄和另外一位制片坐在那里没说话,安安静静的。

……

陆白说了个情景,让叶浅即兴表演,这考察的是演员的表现力,其实是很难的。

对方大概没有发现她醒了,而她咬着唇不吭声,一颗心却是坠着,凉凉的。

更何况陆白说的是让她演一个具有双重人格障碍的女人,她要在短短的三分种内表现出来。

叶浅斟酌了半分钟,便开始了表演。

她入戏很快,表现极具张力和渲染力,很能抓住人的眼球和心,同时又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进了试镜室之后,她看到了坐在评委席上的导演副导制片投资人等等,竟然都是她认识的。

江轻轻脸一沉,“不过是撞了你一下,你有必要这样尖酸刻薄的不饶人?”

好像有点儿得不偿失,但她并不在意。

“后果?”霍绍宁盯着她,“反正都是要被送出国的,不如趁着出国前,好好的爽一把,免得到了国外还惦记着。”

陆白蹙眉沉思,眼中是深深的疑惑。

叶浅感觉到一阵颠簸,头晕脑胀的缓缓睁开眼睛。

就连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萧霖瑄也露出一点诧异的表情,甚至在叶浅那双锐利清冽的双眸看向他的时候,心里狠狠跳了一下。

……

结束后,叶浅给白川打了个电话,准备回霍家。

进了电梯后,她拿着手机看覃沐深给她发的信息,还没有来得及打完字发送过去,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电梯的人,突然拿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入戏很快,表现极具张力和渲染力,很能抓住人的眼球和心,同时又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对方带着黑色的帽子,大半张脸深藏,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楚他的样子,可她只能隐约看到他勾起的阴凉的唇,最后直接晕厥过去。

江轻轻气笑了,盯着叶浅看了几秒,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我知道你是谁了,叶浅叶小姐,你父亲进了监狱,怎么,现在是要进演艺圈拍戏吗?”

“是吗?”叶浅讥笑,“我倒是没看出来,真要这样,怎么他说一句话,说是送你出国,其他人都没有反对呢?”

带着怒气的力道极大,叶浅被打得身体都站不稳,耳中嗡嗡作响。

眼下的情况的确是对她不利,想跑都跑不掉,但她可不想被这个猥琐的男人碰。

叶浅目光锐利,“现在是爽了,只怕以后就不爽了,更何况你以为你强了我,只是出个国呆段时间那么简单?”

就连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萧霖瑄也露出一点诧异的表情,甚至在叶浅那双锐利清冽的双眸看向他的时候,心里狠狠跳了一下。

……

叶浅感觉到一阵颠簸,头晕脑胀的缓缓睁开眼睛。

不断掠过的是被踩踏过的杂草,她整个脑袋是倒着的,肚子顶在人的肩膀上,头发长长的垂下,一巅一巅的很难受。

队排的有点长,但进去出来的速度很快,叶浅等了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她。

除却演戏中有过这种情节,叶浅还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感觉。

她慢慢的转头,看看左边,又看看右侧,大片的杂草,很荒凉,辩不出来是在哪里。

对方大概没有发现她醒了,而她咬着唇不吭声,一颗心却是坠着,凉凉的。

不断掠过的是被踩踏过的杂草,她整个脑袋是倒着的,肚子顶在人的肩膀上,头发长长的垂下,一巅一巅的很难受。

这是在间接的讽刺江轻轻演技不好。

走了大概五分钟,对方停了下来,打开一扇铁门,进去后,将她放了下来,而叶浅闭上眼睛,身子软软的,完全一副迷晕过去没有醒的样子。

叶浅是看出来了的,霍绍宁怕霍云泽,虽说那天霍云泽的态度算不上是完全站在她这边,但他一开口看了霍绍宁一眼,霍绍宁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男人看着她,将准备好的脚链扣在她的脚踝上,然后转身离开。

听见关门声,叶浅睁开眼睛,脚踝上是冰冰凉凉的金属带来的感觉,她扯了扯链子,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霍绍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扬唇笑开,“浅浅,看到我这么惊讶啊!”

这明显是有预谋的绑架,只是绑架又分很多种,要钱,劫色,又或者是其他的目的。

她不知道叶浅得罪过什么人,是什么人要这么对她,但她气急败坏的扯不开脚链,又环顾四周,心凉如水。

叶浅是看出来了的,霍绍宁怕霍云泽,虽说那天霍云泽的态度算不上是完全站在她这边,但他一开口看了霍绍宁一眼,霍绍宁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

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太像她死之前听过的话,激起了她心中的层层的恨意。

叶浅蜷缩着身体坐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外面传来声音,她猛然惊醒过来,警惕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霍绍宁被扇的脑袋偏了偏,舌尖顶了顶腮帮,再看向叶浅之时,神色阴狠,抬手就给了叶浅一巴掌,“臭东西,居然敢打我!”

江轻轻黑着脸冷笑,“叶小姐别太自信了,小心自信过头摔得太狠,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不是市长的女儿,而是一个父亲坐牢的落魄千金而已,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有人逆光走了进来,皮鞋在地上踩出颇有节奏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破旧厂房内很是刺耳,又像是刻意在折磨着叶浅的身心。

叶浅紧盯着他,直到对方在她面前不过半米的距离站定,她看清楚了他的长相,“霍绍宁!”

霍绍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扬唇笑开,“浅浅,看到我这么惊讶啊!”

叶浅紧盯着他,直到对方在她面前不过半米的距离站定,她看清楚了他的长相,“霍绍宁!”

叶浅冷了脸,她早该想到了的,她醒来得罪的人除了霍雨薇便是霍绍宁,只是她没想到霍绍宁会做这种事情。

她站起来,与霍绍宁正面相对,“霍绍宁,你疯了是不是!”

想到那天晚上霍绍宁偷偷摸摸的进了她的房间,要强上她,叶浅就觉得恶心,浑身起鸡皮疙瘩。

霍绍宁目光毫不掩饰他的目的,贪婪的舔了舔唇,“我好着呢,看着你,更好。”

他两步上前,抬手要摸叶浅的脸,却被叶浅敏捷的躲开,霍绍宁的手落了空,他阴阴的笑,“躲什么,你以为你还跑得了!”

她入戏很快,表现极具张力和渲染力,很能抓住人的眼球和心,同时又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眼下的情况的确是对她不利,想跑都跑不掉,但她可不想被这个猥琐的男人碰。

“你这么做,想过后果吗?”叶浅清冷着脸,说话的同时,防备着霍绍宁。

男人自信猖狂的样子令叶浅心头威震,而他所说的又是事实,毕竟之前的事情摆在面前。

“后果?”霍绍宁盯着她,“反正都是要被送出国的,不如趁着出国前,好好的爽一把,免得到了国外还惦记着。”

叶浅目光锐利,“现在是爽了,只怕以后就不爽了,更何况你以为你强了我,只是出个国呆段时间那么简单?”

就连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萧霖瑄也露出一点诧异的表情,甚至在叶浅那双锐利清冽的双眸看向他的时候,心里狠狠跳了一下。

叶浅但笑不语,江轻轻扭身离开。

有人逆光走了进来,皮鞋在地上踩出颇有节奏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破旧厂房内很是刺耳,又像是刻意在折磨着叶浅的身心。

霍绍宁不以为然,“不然呢?你以为我们霍家会为了你而送我进监狱?”

男人自信猖狂的样子令叶浅心头威震,而他所说的又是事实,毕竟之前的事情摆在面前。

她是在霍家不受宠,没有了身份背景的落魄千金,而霍绍宁是霍家的四少,再怎么混账,背后有个依靠,犯了事,也会有人帮他收拾烂摊子。

副导吴树惊讶的道:“你是昌盛集团董事长叶柏昌的女儿?”

叶浅心头凉凉的,但神色却是越发的清冷锋锐,眸中带着狠绝的冰冷气势,“霍绍宁,你真的觉得我父亲进去了我没有了依靠,就能任由你为所欲为?烂船还有三千钉,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要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眼下的情况的确是对她不利,想跑都跑不掉,但她可不想被这个猥琐的男人碰。

进了试镜室之后,她看到了坐在评委席上的导演副导制片投资人等等,竟然都是她认识的。

霍绍宁哈哈大笑,“真是看不出来,浅浅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威胁人的话谁不会说,上下嘴皮一碰,什么话都是随便你说的。”

叶浅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龌蹉男人,冷笑,“那你就试试看我是不是只是在威胁你!忘了告诉你,我跟霍云泽之间有协定,如果你再碰我一下,我会送你去坐牢。”

叶浅是看出来了的,霍绍宁怕霍云泽,虽说那天霍云泽的态度算不上是完全站在她这边,但他一开口看了霍绍宁一眼,霍绍宁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果不其然,霍绍宁的表情僵了僵,阴鸷的眸子沉了几分,他啐了一口,“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怕霍云泽?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他!”

好歹是他二哥,现在居然直接连名字都喊了出来,的确不是怕霍云泽,而是恨吧!

叶浅的心里竟是越发的平静下来,遇到这种危险,越是慌乱则无法自救,还是需要冷静的想办法。

“是吗?”叶浅讥笑,“我倒是没看出来,真要这样,怎么他说一句话,说是送你出国,其他人都没有反对呢?”

霍绍宁面色一变,拽住叶浅的手臂,手上用力,“特么的你是故意跟我说这些话转移注意力浪费我的时间是吧?你以为拖延时间就会有人来救你,少特么的天真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他的唇边尽是嘲笑的话,神色狂傲,身体往叶浅身上压,叶浅呼吸乱了两分,扬手就甩了霍绍宁一个清脆的耳光。

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太像她死之前听过的话,激起了她心中的层层的恨意。

霍绍宁被扇的脑袋偏了偏,舌尖顶了顶腮帮,再看向叶浅之时,神色阴狠,抬手就给了叶浅一巴掌,“臭东西,居然敢打我!”

前几天被叶浅砸破了脑袋,额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好,而且那天晚上被叶浅抽了耳光,今天居然又挨了一下。

除却演戏中有过这种情节,叶浅还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感觉。

带着怒气的力道极大,叶浅被打得身体都站不稳,耳中嗡嗡作响。

还未回神,就被霍绍宁推了一把,她的脚绊了脚链,摔在了地上。

她站起来,与霍绍宁正面相对,“霍绍宁,你疯了是不是!”

霍绍宁俯身而下,笑容狰狞,“我最喜欢干净的处,今天我就好好的调教调教你,当你的第一个男人。”

展开内容+
  •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截图1
  •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截图2
  •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截图3
close

目录 连载中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婚后恋爱小说日久生情小说女主重生小说
      婚后恋爱小说
      婚后恋爱小说

      因某种原因,他们不得不结婚,但是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踏入结婚礼堂时是否会后悔?正所谓好事多磨,结婚之后照样可以谈恋爱,而且比结婚前更有激情哦,爱当然要轰轰烈烈,一起来看老夫老妻轰轰烈烈的爱情。

      查看更多>
      日久生情小说
      日久生情小说

      情不知所起,却是暗自在心里扎了根。也许本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在生命里相遇,碰撞。本以为会一直顶着有名无实的婚姻一直生存,或是一直以朋友的心态相处。却不想,时间,早已让他们互生情愫。

      查看更多>
      女主重生小说
      女主重生小说

      或许是因为自己还有一丝不甘心,或许自己恨意滔天,或许还有太多的事还没有完成,上天愿意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重回当年的某个时刻,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次这一刻开始,我便不再是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