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小说_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有梦

作者:紫露凝香

时间:2018-10-01 15:40

评语:宫闱之深,情意难辨。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白苏宗政季衡,主要讲述了:白苏前世的时候是一个导游,却因为一次出游,不小心从掉落悬崖,然后就魂穿了。如今她是白家丞相府的千金,十几载的年华,让她对白家充满了恩情。却亲眼所见,白父被人杀死的场景!入宫成为宗政季衡的妃子,是她报仇的开始。

精彩节选:

天穹王朝贞元五年,九月十五日,风和日丽,谊嫁娶。

丞相府的门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京城的百姓,伸长了脖子向相府的门口望去。

暖阳微醺,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丞相府的大门,原本喧闹的人群,一刹那安静了下来,今天是白苏进宫的日子,坊间早就传闻她是皇贵妃,今天来的人数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皇贵妃,形制与皇后同。

三层冠顶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东珠,明晃晃的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辉。

白苏顶着比她的脑袋大了一圈儿的朝冠,转身看向身着朝服的白擎,眼神交汇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照顾好丞相府,……也照顾好自己。”

她走后,丞相府就只剩下白擎一人,偌大的府上难免寂寥,若是她在宫里出了事情,她也只求哥哥能照顾好自己,他是爹爹的义子,自己却早就将他当做亲生哥哥来看待,丞相府的担子只能交给他了。

听到这番话,白擎若有所思,面上难得一见的温柔笑道:“你放心,丞相府一切有我,你只管好好的,不要委屈了自己。”

宫外他可以护着,到了宫里,只怕宗政季衡也护不住她,丽妃之流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她,苏苏虽然聪明,却从没有应对过这种事情,白擎的心中还是有些担忧,不免叮嘱。

“吉时到——”站在队伍前面的礼官一声唱喏,所有声音都消失在了他的尾声中。

众人瞩目下,白擎屈膝,行跪拜大礼,拱手置于前,束冠长发散落在身边,伟岸的身躯匍匐在白苏面前,直到礼官提醒,白苏才说出“平身”二字。

恍惚间,白苏坐上了轿子,从她生活了十六年的丞相府出发,去到一个她从没有去过的地方。

轿子离去后,丞相府附近围着的人也渐渐散去了,只剩下白擎还站在门前,望着皇宫的方向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不应该让苏儿进宫?”他仿佛在对着空气呢喃,方才还神采奕奕的人,此刻却好似老了十岁。

站在他身后的人走上前,安慰道:“少爷别担心,小姐聪慧灵敏,又有少爷撑腰,皇上不会亏待小姐的,老爷在天之灵,也能有所安慰了。”

在天之灵……白擎忽然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心头一阵烦躁,转身回府,没有多言。

轿子里,白苏头一回有些坐立不安,她摘下朝冠,一颗一颗地数着金凤尾端垂下的珠结上的珍珠,数到最后一颗的时候,她心里有些坠落的空虚感,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铺上了红色绒布的轿子,怔怔地放空自己。

在丞相府待了十六年,从穿越而来成为一个啼哭的婴儿开始,她就没有出去过。

她,白苏,曾经是二十一世纪的导游,却在掉落悬崖的时候意外穿越,灵魂进入了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身上。

从游遍天下的导游,变成一个废材,只需要一次穿越的时间。

这个朝代没有空调西瓜,也没有奔驰宝马,出个门比登天还难,她走过的最远的路就是从丞相府的门口到她闺房的床上,现在忽然要进宫,以后要走好多的路,要做好多她不曾做过的事情,忽然有些烦躁。

当初白擎说,如果她不愿意当皇贵妃,他可以拒绝皇帝,这大概就是对她最好的人才能说出来的话了吧。

可是,白苏必须进宫,去替另一个对她最好的人报仇!

她扶着脑袋上的朝冠,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另一声唱喏后,轿子趋于平静,渐渐平稳地落在了地上,帘子外面,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向她靠近。

敛去眼中的无聊,白苏迅速地把手放在膝盖上,端庄得如同一幅画。

光亮从缝隙中落入轿子里,一点点变大,皇帝修长的大手伸到她的面前,白苏乖巧地放上自己的手,起身,下轿。

明黄色龙袍上传来龙涎香的气息,淡淡的,却一直都在。

天穹王朝的皇族复姓宗政,站在她身边的皇帝名叫季衡,宗政季衡,那个杀了爹爹的皇帝的儿子,就是白苏要复仇的对象。

忽然胸口处涌上来一股气,怎么也不能散开,堵得胸口疼,白苏没有直视皇帝的脸,她害怕自己会冲动,于是全程垂下眼眸,盯着眼前的路。

丞相府还有哥哥,还有跟了爹爹那么多年的人,她不能冲动。

好在白苏只是皇贵妃,还不是皇后,不必跟着皇帝去面对朝臣,下了轿子以后,就乖乖地在禧宁宫等皇帝。

“启禀娘娘,皇上吩咐奴婢送些桂花糕来,防止一会儿娘娘饿着。”

这应该是禧宁宫的丫鬟了,她从丞相府来的时候,只带了夏秋和冬春两个丫鬟,她们现在应该在外面守着呢吧。

之前教习嬷嬷也说过,大婚的时间很长,虽说现在不饿,但到了晚上必定扛不住,何况这糕点是宗政季衡特地吩咐送来的,一会儿就要拿走,过了这个村,肯定会饿肚子。

吃了一块儿拇指大小的桂花糕,白苏就挥挥手让她退下了,她本就不大喜欢桂花糕这些黏黏腻腻的东西,加上肚子并不十分的饿,索性就只尝了一块儿。

等到大门关上以后,她才坐在床上,慢条斯理地打量着屋里的陈设。

这里的陈设倒类似于清宫的模样,但衣服形制又与清宫不同,虽然她穿的吉服与清朝有些相像,但平日里也还是以松散舒适的长袍为主的。

雕花镂空的大床上撒着枣子和桂圆儿,寓意着早生贵子,垂下来的帷幔角上挂着球形香囊,熏香袅袅,味道清淡,让人舒适,床两边是两个红色的红烛,发出昏黄的灯光,又在正红色的灯笼下,投射出红色的光芒。

虽然现在天还没有太晚,但屋里已经有几分灰暗了,配上朦胧的灯光,倒真让她有些许的迷惘。

或许是大婚的缘故,与她在丞相府的闺房相比,这里成熟了许多,一切都以正红色为主,虽说正红色彰显地位,但她真心不大喜欢这么多的红色聚在一起,红彤彤的,十分惹眼。

展开内容+
  •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截图1
  •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截图2
  •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截图3
close

目录 连载中

    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