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你令我痴狂小说_仅有你令我痴狂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仅有你令我痴狂

仅有你令我痴狂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四月天女生网

作者:闻香可人

时间:2018-10-11 18:33

评语:他是个可恶的男人。

《仅有你令我痴狂》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秦牧依依秦炎离,主要讲述了:秦牧依依只想离秦炎离远远的,因为这个男人太过于危险,他是个睚眦必报的小气男人,所以她不想去招惹,更不想轻易的如了他的意愿。结果他却处处挤兑她,逼的她不得不去正视这个他的存在,让她深陷其中。

精彩节选:

秦炎离故意用力的撞了秦牧依依一下,使得她的腿成功和沙发的扶手来了个热吻。

痛感从腿部直击心底,但秦牧依依硬是忍着,吭都没吭一声,她呼痛的结果只会换来他得瑟的一句,活该。哼,她才不给他机会。

秦炎离这么做无非是想折腾她玩儿,无所谓,她认了,只有妥妥的把他侍候出国,才不用担心他后天搅局。

“你这里该不是装了什么邪恶计划吧?”见秦牧依依没有反应,秦炎离倾身过来戳着她胸口道,此时的他已经穿戴整齐,穿上衣服的他看着正人君子多了。

“无法和你比。”秦牧依依瞪他一眼,然后将床品一股脑的丢进大塑料袋里,计划是有,但于他来说是不是邪恶就不清楚了,反正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秦牧依依,别说我没提醒你,宠着和毁掉全凭我心情,别试图趁我不在的时候耍什么花样,信不信我会把你家祖坟挖了?”秦炎离用力的敲了一下秦牧依依的脑门。

“如果你知道我家祖坟在哪儿,尽管去挖。”秦牧依依撇嘴,因为心虚以至于不敢与秦炎离直视,一心就盼着他早点登机,如此她张扬的心也回落回落,她真担心自己熬不到他走,就要送急救室。

“你行,盖个章再走。”说罢秦炎离俯身一口咬向她的胸口。

秦牧依依疼的龇牙咧嘴,却也只能受着,为了后天,她忍。

只要秦炎离不在A城,待一切尘埃落定,就算他要闹腾也于事无补,她就不信,他会真的要了自己的命,只是,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秦牧依依没有想到,迎接她的将是她承受不了的。

时间跳跃到两天后......

秦牧依依发誓,自己绝非存了挑逗的心,看着只贴了胸贴的自己,几乎是半luo的状态呈现在秦炎离的面前,头脑还算清醒的她,手忙脚乱的去补救。

当然,补救的结果不仅没能将衣服恢复原样,反而协助秦炎离将自己扒了个干净。

飙汗中,无语中。

男人的眸色如同夏夜的篝火,跳跃的火舌大刺刺的盯着眼前的活色生香,目光在她身上不停的游离,暧昧不明的表情似在嘲笑:竟然是这么迫不及待了呢。

心底暗骂了一句你二大爷的,她是迫不及待吗?是弄巧成拙,于是秦牧依依伸出双手捂向胸前,算了,能遮一点算一点吧,自己真的是蠢到家了。

“哼,现在才想起来遮挡是不是迟了?”眼疾手快的秦炎离先她一步桎梏住她的双手,然后一推一压,便将秦牧依依禁锢在了床和他之间,画面足够暧昧。

一秒,秦牧依依试图抽身。

两秒,秦牧依依被秦炎离禁锢的动弹不得。

“你,你不要胡来。”看着秦炎离情爱充沛的身体,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掌心因着潮意也变得黏腻起来。

“我就算胡来,你又能将我怎样?”秦炎离斜嗔了她一眼后俯身直接咬向她胸前的莹白,看着眼前的妖娆,秦炎离岂能视而不见,唇和手都在发挥着最大的威力。

嘶......尖利的牙齿滑过皮肤,秦牧依依忍不住呼痛,你二大爷的,他这是把自己把子当生鱼片了吗?

她清楚,他这是在惩罚自己。

“秦炎离,我命令你放开我。”秦牧依依试图从秦炎离的禁锢中抽身,当然,任她怎么用力都还是保持着紧贴着秦炎离的状态。

学过近身擒拿,还曾是A市的散打冠军,像秦牧依依这种猫咪一样的角色饶她一卡车也不是对手。

“你会放开就要到嘴的美味?我可没你那么缺心眼。”秦炎离睇了她一眼,他可不是圣人,有美色在怀,自然是要折磨个够才行

“你这是在强迫我。”秦牧依依瞪着一双晶亮的眸子。

“是吗?我到是觉得自己是在成全你,身体都清凉成这样,心里该是有多急啊。”秦炎离很是得瑟的冲秦牧依依抛了一个媚眼儿,虽然是有问有答,却丝毫也不影响他唇和手的动作。

“现在流氓都这么自信了?”若不是自己的身体被禁锢,秦牧依依一定会飞腿赏他一脚。

“流氓是不是自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个自信的流氓。”疼爱的掌心继续在秦牧依依的身体上不停的熨烫。

“你的皮可真是够厚的。”虽然秦牧依依的思想是抵触的,但身体却在他的轻抚中不断的放柔,完全是没有意识的。

“过奖,过奖。”秦炎离轻扯了一下唇角,肆意的扯出一抹笑弧,然后欺身而上,展开了更强的攻势。

无处可逃。

在秦炎离的强攻之下,大脑已经开始进入混乱状态的秦牧依依,只能傻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既然他是流氓,她还想着守身怕是异想天开了,只是,不该是这样的。

心里念着不该,身体却再无反抗的意识,便选择了放任。

“女人,不要走心。”看着就这样盯着自己的眸子,秦炎离先是摇摇头,然后轻咬了一下秦牧依依的耳朵,接着唇瓣上移逐一吻上那双晶亮,盖住那傻痴痴的眸光,欢爱的时候不适合这样的瞪视。

放任的结果就是秦炎离展现了他疯狂的一面,秦牧依依觉得自己完全承受不住,她甚至担心自己的腰会不会断了?真要是断了也不能算工伤不是?

奈何,她似乎喜欢上了这样的疯狂。

再疯狂也会有结束的那一刻,停止了动作的秦炎离仰躺在大床上,秦牧依依则被他挤到了床边。

秦牧依依丢去怨恨的眼神儿,看这个状态,就像她是提供服务的那个人,服务结束了,还管你是谁。

算了,全当是做慈善了,反正自己又不是初次,也不需要计较名节什么的,秦牧依依只得自我安慰,身体虽然异常疲惫,但还是强撑着爬起来,向浴室走去。

秦牧依依觉得秦炎离是个怪胎,他有洁癖,却又不喜欢在事后洗澡,而她呢,除非昏死过去了,否则就算是用爬的也必须要去清洗一下。

从镜中可以看到裸露的自己,身上暧昧的痕迹无不提醒着曾有的疯狂,秦牧依依恨恨的捶着自己的脑袋,还真是无可救药,捅了篓子还有心情欢爱。

放了一池的热水,将身体浸没其中。

展开内容+
  • 仅有你令我痴狂 截图1
  • 仅有你令我痴狂 截图2
  • 仅有你令我痴狂 截图3
close

目录 连载中

    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