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寂寞与谁诉小说_一场寂寞与谁诉夏默陆文琛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一场寂寞与谁诉

一场寂寞与谁诉

一场寂寞与谁诉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聚看书

作者:佚名

时间:2018-10-21 11:15

评语:劫难的开始。

《一场寂寞与谁诉》的作者是佚名,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夏默和陆文琛在一起五年,为他打过三次胎,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疼惜过她,更谈不上爱她,这五年她无名无份待在他身边,只是因为她长的像那个女人,她不过就是一个替身,现在正主回来了,她这个替身还有什么资格待在那里,或许喜欢上他,就是她劫难的开始。

精彩节选:

陆文琛沉眸,将夏默扔开,俯身抱着梁笑回到病床上,轻声哄道:“你好好休息。”

说完,一把拽着夏默走出了病房,夏默跌跌撞撞的跟在他身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死也没让它掉下来。

走到拐角处,陆文琛才放开她,他一巴掌按在她耳边,沁凉的五指掐住她的脖子将她钉在墙壁上。

“夏默,你到底想怎么样,嗯?”陆文琛双眸猩红,火气大得灼人。

夏默缺氧到双颊憋红,连咳嗽都吃力,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滑了下来,她嘶哑的笑,艳丽的表情绚烂至极,陆文琛皱眉,更加怒火中烧。

“我想怎么样?”夏默总算从他掌心逃出来,她护着脖子不停的咳嗽,呛得眼泪停不下来,她笑得肆意璀璨,“应该是你们想怎么样!”

她眨了眨满眼的酸涩疼痛,“我已经决定放弃了,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你明明知道我妈妈是我最后的依靠了,可你却那么狠心要把她送进监狱!”

“是她咎由自取!”陆文琛薄唇冷抿,“况且,梁笑已经求情了,也已经竭尽全力帮她减刑,你却为何还要去骚扰她?”

骚扰?

他认为刚才她跪在地上求梁笑,其实是在骚扰她?

夏默禁不住冷笑,陆文琛,你的眼是什么时候瞎的?你的心又是什么时候瞎的?

“如果我说,是梁笑陷害我妈呢?”夏默牢牢盯住他的眸,“你是信她,还是信我?”

陆文琛凉着眸,许久的沉默,最后他转身,背影寂寥,“我会替你请最好的律师,争取让伯母少坐几年牢。”

听着他走远的脚步声,夏默仰头笑出声来。

呵,她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他们的宽容仁慈?

接下来的几天,夏默胃口很差,宋启宁来过几次,为了她母亲的事托了不少关系,夏默想先把母亲保释出来,母亲没吃过多少苦,在那种阴暗潮湿的地方,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方面,她都受不了。

可就在陆文琛婚礼那天的凌晨,夏默得到通知,说她母亲心脏病发,抢救无效……死亡。

那一刻,她的眼前一片黑暗。

……

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里,婚礼即将举行,现场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场婚礼受尽瞩目。

陆文琛一身西装,站在试衣镜前,他的脸上却看不到新婚该有的喜悦。

“陆总!”廖言冲进来,“不……不好了!”

“什么事。”陆文琛拧眉,不以为然,整理着怎么也弄不好的领带。

被他毛毛躁躁的行为,弄得更是心烦。

廖言咽下口水,才支吾道:“刚得到消息,说……说夏夫人去世了。”

陆文琛一顿,许久才看向他,“你说什么?”

“夏夫人心脏病发,去世了。”廖言的声音放得很低,“另外您让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那天有目击证人证明,梁小姐的伤不是夏夫人伤的。”

没等廖言说完,陆文琛已经一把扯了领带,阔步跑了出去,廖言跟着喊道:“陆总,婚礼快开始了……”

“滚蛋!”只听一声吼,男人已经走远。

医院。

夏默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没有了半点气息,她的手脚冰凉,医院的长廊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眼泪,一颗一颗滴在手背上,从今天开始,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了,没有陆文琛,也不会再有孩子……

她的余生,只有她自己。

展开内容+
  • 一场寂寞与谁诉 截图1
  • 一场寂寞与谁诉 截图2
  • 一场寂寞与谁诉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