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掌中之物蔡文静

掌中之物蔡文静小说

掌中之物蔡文静

贝昕  /  著 已完结
来源:起点 更新时间:2021-01-13 16:00
何妍和傅慎行的小说叫做《掌中之物蔡文静》,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何妍傅慎行该小说讲述了:茫然之中,他意识到有些发沉,在准备睡觉之前,却突然想起了一件无法解释的事。不知何妍那女子今日穿著什麽衣裳,她进门后连外套都没有脱,只看出其下一双腿是光溜溜的,一向该是穿得短裙,可外套长度还不及膝,内裤只能更短些。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情急之时,他只愿她能活下来。不管她做了什么事,都可以一概不究。可等过去了那阵儿急,她对他耍的那些小手段,瞒着他做的那些事情,他怎么可能就容易忘了?甚至。连她拿自己性命来要挟他这事,都叫他感到无比的恼火。

没错,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度之人,他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这一次为情所困在她手上栽了个跟头,怎能甘心?

他阴测测地看她,而她却是从容,百不在意地向他扯着嘴角笑笑,掀开了被子坐起身来,很是自然地使唤他,道:“能不能帮个忙?把我这只手腕用保鲜膜包一下,我想冲个澡。可又怕湿了伤口。”

傅慎行微微愣怔,神色里闪过丝意外,似是犹豫了一下,这才把手中文件随便一丢,起身走过去把她从床上抄了起来,打横抱着,往浴室走。她并未挣扎,用手臂勾住了他脖子,只道:“最好先把手腕包一下。”

“不用,你举高些就行了,我帮你,不用你动手。”他说着,伸出手来替她脱衣,只才解开了上衣,自己身体就有了反应。她先是惊愕,然后失笑,道:“算了,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还是出去吧,我自己来。”

他却不肯走,只面无表情地替解她的衣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她剥了个精光,先提醒她把伤臂举高,这才拿了花洒来替她冲洗,口中却是淡淡说道:“放心,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我不在这里动你。”

何妍有些奇怪,又不觉有些忐忑。实话讲,她知道他迷恋自己的身体,在这个时候提出洗澡,本就是存着勾引他的心。她知道他心里还压着怒火,与其叫他发作在别处,还不如到床上解决这事。可不想,他今天竟成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如此一来,她倒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了。

他给她冲完澡,又仔细地给她擦净了,这才裹上浴袍抱出来,放回到了床上,然后又取了吹风机过来,很有耐心地帮她吹头发。何妍觉得他今天实在古怪,索性直接问道:“傅慎行,你没事吧?我怎么觉得心里这么没底儿呢。”

傅慎行闻言动作顿了下,把吹风机往床下一扔,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她姣好的面容,苍白,虚弱,便是唇色都极浅淡,偏那双眸子一如从前,漆黑幽深,不露丝毫怯意。他不觉笑了笑,问道:“何妍,你什么时候才能够不和我耍心眼?”

何妍眼神闪了闪,口中却是不肯认账,“我什么时候又和你耍心眼了?怎么?勾搭你也不对了?”巨宏协才。

瞧瞧,她就是这般识时务,能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自己刚才的小心思。他说不出心里到底是恼火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他捏着她的小下巴,问她:“你把和我上床当做什么?平息我怒火的手段?”

话说到这一步,她也无法再继续装傻了。她静静地看他一会儿,竟就点了点头,答道:“是,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与其叫你把火发到别处,不如发泄到床上。”

傅慎行听完竟有些哭笑不得,他沉默地看着她,半晌之后,松开了她的下巴,倾身欺压过去,一点点,把她逼倒在床上。他微微侧身,用手肘支撑着自己大半的体重,低下头来轻轻地咬她的唇瓣,低声问她:“你觉得我和你上床就是为了发泄,是么?”掌中之物:妙

她身体紧绷着,唇瓣微微战栗,想反问他一句“难道不是吗”,可理智却又叫她咬紧了牙关,只是保持沉默。可他却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弯起唇角浅浅一笑,没再说什么,只又低下头来吻她。

从额头而起,一点点的下移,不肯放过一个角落。初始时,她只是咬牙忍着,可等那火热的唇过了腰肢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不禁慌乱了起来,伸出手去推他平直的肩,口中央求道:“够了,我不喜欢这样。”

“可我喜欢。”他抬起身来看她一眼,复又坚定地低下身去,亲吻她,取悦她,以最虔诚的姿态。

这太亲密,这不是她和他之间该做的事情。她能够接受他给予的所有屈辱,却不想接受他的任何取悦。何妍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着,试图想去推开他,可他却那样的坚定,钳制住了她的腰肢,令她反抗不能。

迷乱之中,她只得换了方式,只尽力地抬起身来,用手去勾他的脖颈,带着哭腔,颤声央求他:“求你,给我,沈知节,我想要你。”

他终于肯停下来,眼睛亮晶晶地看她,问:“想要我?”

她胡乱地点头,“别再折磨我了,你个混蛋。”

她的反应太过真实,又或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耍心机玩手段,他不免得意,起身覆过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哑声调笑道:“小没良心的,这是折磨你吗?你去问一问,我这样伺候过谁?”

何妍心中暗松一口气,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松懈,眼波流转着,媚得似能淌出水来,不怀好意地问他:“去问谁?问什么?问傅先生口活怎么样?”

她这小模样,这满口的伶牙俐齿,真是叫他又爱又恨。傅慎行愣了愣,张口就往她唇上咬了过去。何妍忙别头,眉宇间一时没能藏住那一丝嫌恶,不小心被他瞧了个正着。他却误解了,手掌扶住了她的面庞,低笑道:“嫌弃什么?尝一尝。很甜。”

说着,也不顾她的抗拒,低头深吻下去。

窗外暮色四合,屋内,良宵才不过刚刚开始。你来,或者我往,前进,或者后退……其实,情也好,欲也罢,不过是男和女的另一场争斗。她心知,他肚明,却依旧纠缠在一起,不死不休。

何妍体力不支。早早地昏睡过去,傅慎行却是依旧清醒,独坐在床头,默默把玩着手里的那支香烟。良久之后。他转过头去,手指插进她浓厚的发间,轻轻的缠绕,慢慢的抚弄,借着昏暗的灯光去看她的脸庞。

她睡得很熟。丝毫不受他的侵扰,洁白细腻的面庞上,红唇微微张开着,湿润,鲜嫩,又带着一丝丝红肿。那是他的杰作。他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俯身下去,轻轻地啄她的唇瓣。她这才迷迷糊糊地伸手来推他,口中含混不清地说道:“别闹,睡觉。”

他笑笑,终于放过了她,却没躺下去睡觉,反而穿上睡袍起身出去。楼下。阿江正坐在餐桌旁沉默地吃着东西,瞧他下楼,忙就站起身来,叫道:“傅先生。”

傅慎行示意他坐下继续吃饭,只道:“吃完饭到我书房里来。”巨宏叼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