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阳光之下柯滢封潇声

阳光之下柯滢封潇声小说

阳光之下柯滢封潇声

贝昕  /  著 已完结
来源:起点 更新时间:2021-01-13 16:26
《阳光之下》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柯滢封潇声申世杰,柯滢封潇声申世杰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听音里,傅慎行的声音低沉而含笑,他慢慢地说:“但是,我不想让你离开。”电话机,就在这时坏了。明明是寒冬腊月的天气,何妍的掌心却被汗水浸透了,她缓缓地伏在方向盘上,慢慢地吸气吐气。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冷静,首先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把事情按轻重缓急,一件一件的排列顺序,逐一解决。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阿江不觉愣了一下,还不等发问,就见傅慎行轻轻地扯了下唇角,有些浑不吝地说道:“阿江,老爷子说得没错,我就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这毛病早就养下了,不好改,我也不打算改。既然敢来得罪我,总要为此付出点代价。”阿江恭敬应道:“明白了,傅先生。”

他小心地从傅慎行书房里退出来,刚要转身下楼的时候,不想却看到对面的房门打开了。何妍穿着睡袍从里面出来,抬头见到他也似吓了一跳,忙抬手遮住了松松的衣襟,有些尴尬地与他打招呼道:“阿江。”

阿江依旧面无表情,客气疏远,“您好,何小姐。”

何妍勉强笑笑,抬手指了下对面的书房门,问道:“傅先生在里面?”

阿江点头,何妍就又向他笑笑,没再说什么,提步走到门前,正欲抬手敲门,却见阿江仍站在那里看她,不禁轻轻挑了下眉毛。神色自然地问他:“怎么?还有事吗?”

他能和她有什么事,只不过是好奇这女人想做什么罢了。阿江摇摇头,转身下了楼。何妍瞧一眼他的背影,淡淡一笑,这才抬腕不轻不重地叩门。片刻后,门内才传来傅慎行冷漠的声音,“进来。”

那房门极沉重,何妍之前没准备,第一次推竟然没能推动,又使了把劲这才算推开了一条窄窄的缝,她一只手臂不得用,只得伸了脚过去别住,趁机闪身挤了进去。傅慎行就坐在书桌后,本来以为在外敲门的是阿江。不想却是何妍推门进来,又见到这副情景,不觉失笑,道:“瞧你这点子力气。在床上的疯劲呢?”

何妍不理会他的嘲笑,回身去摸那房门,诧异道:“怎么会这么沉?”

傅慎行淡淡一笑,解释道:“防弹的。”

这防的估计都不是一般的子弹了。何妍面上露出些惊讶,不过也没有多问。只往他这边走过来,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屋内摆设,待目光触到那高大的书架墙,眼神却是不由一亮,走近了,微微仰起头来细看。

每当这个时候,傅慎行总是能深刻得感受到他与他们的距离,这种距离无形却又遥不可及,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贴近他们。他厌恶这种感觉,俊面不觉微沉,出声打断她,有意问道:“怎么醒了?看你刚才被我干昏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至少得昏睡到天亮。”

这话语实在恶劣粗俗,她转过头来,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微微抿紧了唇角,面色有些难堪。傅慎行说了那话就已知不妥,再瞧她这模样,更是心生悔意。可不知怎地,他偏不想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向她低头道歉,于是便就继续强硬着,淡淡命令道:“过来。”

脸虽然还冷着,可手却已向她伸了过去。巨亚扔巴。

何妍垂了垂眼帘,低着头走过去,却未走到他身边,而在桌前停下,指着他桌前那把椅子,问道:“可以坐吗?”瞧他点头,她这才坐下来,许是感到了冷,把双腿都收了上去,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与他隔桌相对,默得片刻,忽地轻声说道:“傅慎行,我刚才做噩梦了。”

因她拒绝到他身边来,傅慎行心里本还有些恼怒,听闻此言,心头的怒火不知不觉中就散了。之前他离开的时候,她明明是睡得极沉的,能叫她从那样的沉睡中惊醒,足可见那噩梦的可怕。他不由问她道:“梦见什么了?”

何妍抬眼看他,笑容极为勉强,答道:“梦见我跑了,却又被你捉了回来,不只我,还有我父母,你很生气,故意在我眼前折磨他们,要我看。”

他愣了一愣,默默看她片刻,忽问她道:“你想跑吗?”

何妍努力翘了下嘴角,诚实地答道:“在做这个梦之前,是一直想跑的。”

傅慎行看着她,片刻之后却是不觉失笑,他似是忘记了刚才收回手掌时的尴尬,只又向她伸出手去,温声说道:“过来,阿妍,坐到我这边来。”

何妍看他两眼,起身走过去,把那只完好的手交到他的掌中,任由他轻轻握住。她垂目看他,轻声说道:“傅慎行,我求你一件事情,好吗?不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去伤害我的家人,我们两个人的恩怨,由我们两个人解决,不论落个什么结果,我都无怨言,只要别涉及我的家人。”

他眼帘低垂,沉默不语,手指不轻不重地揉捏她细嫩的指尖,漫不经心地问她:“你相信我?”

她似是思考了一下,这才答道:“我信。”

他不觉勾了勾唇角,抬头看她,似笑非笑地应她道:“那好,我答应你,就算你跑了,我也只捉你一个人回来,你伤及你的父母。”

“谢谢。”她真诚说道。

他展臂揽她入怀,轻轻拥着,笑道:“我既给了你承诺,你也得向我袒露点诚意,来说一说,你之前到底是怎么和陈家联系的?为什么那祖孙俩个的通话记录里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她不觉失笑,半真半假地说道:“我当然不会傻得用自己手机,用过公用电话,有时候还会借一借别人的手机用。”

他轻轻挑眉,问:“借别人手机?”

“是啊。你也知道我长得好,一般男性的手机,不论老少,我都能借来用一下。”她答得坦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之处,又道:“当然,也有被人当做是骗子的时候,要我去找警察叔叔求助。”

她还极少在他面前这样轻松自如笑谈风生过,他有些惊讶,更有些贪恋,一时也不想辨她话的真假,只想随着她笑。

何妍又主动说道:“当中还去过一次,把手机放在学校里,人偷偷跑过去的。”她说着,忽地停下来,问他道:“你对我手机真的有定位吗?不会是蒙我的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