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阴生子程缺

阴生子程缺小说

阴生子程缺

娘子  /  著 已完结
来源:掌中云 更新时间:2021-01-13 17:24
当下热门小说《阴生子》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程缺老村长,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阴生子该小说讲述了:我能理解袁木匠老来得子和失子的苦恼,可一想到老村长说他是为生儿育女,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破了胎教,我又觉得他不值得同情,全是他的罪过。起来,没看见你叔来吗?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老村长头都没回,胸有成竹道:“孩子的魂魄引着我们来这里,肯定不会错,不过……”

说到这里,老村长顿了顿,声音小了几分,又道:“不过你们两口子要有个心理准备,孩子……孩子肯定是没了。”

说完,老村长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我偷偷瞄了一眼袁木匠夫妻,袁木匠头垂的低低的,看不出什么表情,袁木匠的媳妇眼神恍惚,一脸木然,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我们沿着子午线走了将近俩小时,就在我认为今晚铁定是着了道的时候,忽然感觉眼前豁然开朗,我抬头拿手电筒一照,发现我们终于走出了林子的范围,在我前面有一座小土岗。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终于出来了,这是什么地方?

四处打量了一圈,我发现我们在山腰的位置,自这个位置放眼望去,可见临河之水波光粼粼,抬头,漫天繁星,皓月当空,加上徐徐晚风,还真是个视野开阔的好地方。

老村长看了一眼罗盘,说:“到了,就在这一范围内,我们分头找找吧。”说罢,他拿着手电筒自顾往一个方向找去。

袁木匠夫妻二人也各奔一了个方位开始寻找,原地只剩下了我自己,我看了眼黑漆漆的天,以及周边密密麻麻的林子,愣是没敢单独行动,最终颠颠的跟在了老村长的屁股后面。

这个土岗不大,也没啥乱草树木遮挡,我们四个人四把手电,很快就将这一区域找了个遍,可很失望,我们什么都没找到。

“怎么回事?分明就在这里,怎么会没有呢?”老村长蹙眉盯着罗盘直嘬牙花子。

我凑过去一看,原本一直指向一个方向的子午针,来到这里后竟跟风车似得,滴溜溜打起了转转。

老村长收起罗盘,用手电四下照了照,垂首琢磨了一番,道:“地面上没有,十有八九在地下,咱们仔细找找地下,看看有没有动过土的痕迹?”

……

这次真被老村长给说着了,一番寻找之后,我发现某处地面土壤松软,有近期挖掘过的痕迹。我们几人七手八脚好一通挖,最后在一米多深处挖出了两具小小的尸体。

小宝和翠儿紧紧的闭着眼睛,身上光溜溜的,一件衣裳都没穿,口鼻,头发里全是泥……

“宝……翠儿,我的孩子啊……”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亲眼见到孩子的尸体时,袁木匠还是崩溃了,他瘫倒在地,哭的肝肠寸断。

袁木匠的媳妇惨叫了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

看着两个孩子幼小的尸体,我心中难忍悲痛,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这之前,我想过他们可能从山上摔下去跌死,可能会被野兽咬死,我想到了十数种死法,却没想到他们会赤身裸体被埋在地下,这也就是说,他们是被人给害死的。”

显然袁木匠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一边抱着孩子的尸体痛哭,一边破口大骂:“是谁?是哪个龟孙子害我一双儿女!有种冲着老子来……我若知道,一定将你千刀万剐!啊……”

袁木匠昂天咆哮,充满心痛与愤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下经久回荡。

这椎心泣血的一幕,在我的脑海里跟不久前的一幕重合。我想起了大头的尸体被人从坟里挖出,剥皮,挂在门框上时,大头爹跪地痛哭的一幕,同样都是被害,同样都是孩子,这一切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老村长,想问问他,听听他怎么说。

老村长正踱着步子四处转悠,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忽然停住脚步,恍然大悟状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被他一惊一乍的样子吓了一跳,问道:“爷,你咋咋呼呼的知道啥了?”

“程缺,你看这小土岗有什么特别吗之处?”老村长手一挥,不答反问道我。

“特别之处?”老村长的话问的我一愣。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摇摇头老实道:“我~没感觉有啥特别之处。”

老村长还不死心,又问道:“那你看这里跟其它地方比有什么不同?比如跟咱们来的路上比。”

他这么一问,我还真觉出不同来了,“上山的路上荒草遍地,荆棘横生,遍地乱石,这里却无树无石,草虽生的茂盛,却很浅,很规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