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生存手札小说-嫡女生存手札郑景宁萧凛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嫡女生存手札

嫡女生存手札

嫡女生存手札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墨溪小说

作者:西凌月

时间:2018-12-26 17:45

评语:要看清自己的良人到底是谁。

《嫡女生存手札》的作者是西凌月,这是一本未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郑景宁前世看错了人,以为自己的爱人会和自己相守一生,不顾家里的反对执意嫁给他,后来自己惨死宫中,和自己的家人一点联系都没有的时候才明白,原来一直都是自己错了,重活一世她不会再让那个女人得逞,她要一个一个来报仇,还有要看清自己的良人到底是谁。

精彩节选:

想起上辈子的事情,景宁的眼中隐约有些厌烦。

“那只是景宁年少不懂事,这些日子以来,景宁已经想清楚了,三殿下身份尊贵,而景宁已经有了婚约,自然不能往来太近,如果三殿下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景宁就先回去了。”

她说着,便要挥袖离开。

然而赵郢却上前几步,拉住了她的手,咬牙说道,“好,便是你对我无心,那你这一次为何又要送信请我出来?”

景宁目光一沉,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果然是有人设计让自己出来和赵郢会面,若没有猜错,那幕后之人,不是杨氏,便是郑休宁!

“景宁不知道三殿下所说是何意,我从来没有给三殿下你送过信,又何来约你出来之说?”

说到这里,她已经不打算再和赵郢纠缠下去了。

杨氏和郑休宁既然引诱他出来,想必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她再和对方纠缠不休,难保今日的事情不会被人传出去。

她不想再重复上辈子的结局,名声尽毁,令自己的父亲蒙羞!

想到这里,景宁便想要挣扎。

然而赵郢握的实在是太紧,加上他又有病在身,一时间怎么都挣扎不开。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道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

“三殿下,你在做什么?”

下一刻,便看到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大步流星的奔了过来,扯开的赵郢的手,逼得其后退数步。

原来是得了景宁的传话,便匆匆的赶来斜阳亭的箫鸢。

箫鸢将景宁护在身后,一双美目警惕的瞧着赵郢。

“三殿下光天化日之下拉着我的未来嫂子,莫非是对我哥哥有所不满?”

景宁伸出手按住箫鸢的肩膀,淡淡的说道,“不过是一场误会。”

误会,他刚才都摸上你的手了,这还是误会?

箫鸢心中气恨。

如果换作别人的话,此刻的箫鸢早就大喊一声登徒子,上去对人拳打脚踢了,可对方毕竟是金尊玉贵的皇子,并非他们这些臣属之家可以得罪的。

“如此看来,是我刚才误会了,还请三殿下不要怪罪。”

就算心中不愿,箫鸢此刻也不得不低下头来,随后握紧了景宁的手,“景宁,你前段日子不是说金城西巷有家烤鸭不错吗?不如我们去瞧瞧。”

“我也去。”

还未反应过来,一句话便脱口而出。

赵郢瞧着惊诧看来的箫鸢,微笑着说道,“萧小姐,不会不欢迎吧?”

“这当然……不会。”

不会才有鬼!

可惜的是,就算箫鸢心中再不情愿,也只能同赵郢一道前行。

走到半路的时候,赵郢忽然脸色一变,闪到了景宁的面前,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打开,挡住了那把对着景宁砍去的刀。

箫鸢也立刻拔出随身的剑来,眼瞧着杀手越来越多,她不由得冷声厉喝。

“你们是什么人!奉命来杀谁?”

难不成是皇族内部夺嫡,来杀赵郢的?

很快,箫鸢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那些人明摆着不是要他们的命,反而将所有的刀剑全部对准了围在中间的景宁。

景宁脸色苍白,低头咳嗽了几声。

尽管是自己一手设计,然而为了显示逼真,景宁是真的给自己下了毒。

大病初愈,身子本来就弱,更何况是又遇到突如其来的埋伏和追杀?

然而她的脸色却依然淡淡的,丝毫没有惊慌。

尽管杀手比较多,然而箫鸢出身武将,噪音又自小学武,很快便将人杀的差不多。

留下最后一个的时候,那杀手眼瞧着同伴接连死去,转身便要逃走,最后被箫鸢用袖剑钉在了树上。

“说,谁派你来的?”

箫鸢用剑挑起那人的下巴,却只看到一线血迹从对方嘴中流下,竟然是服毒自尽了!

“该死!”箫鸢气愤的将剑一扔。

赵郢同样是脸色凝重,转头看着景宁,“最后一个杀手也死了,便不知道究竟是谁要杀你了。”

“还能是谁?”

箫鸢嗤笑一声,“下这般狠手的,一般不是为了争权夺利,就是利益有冲突的,或者是景宁你得罪了什么人?”

说着,两人同时转头看着景宁。

从头到尾,景宁的一直都是很平静的,然而由于身体不适,她的脸色惨白,让人看上去自以为是吓呆了。

景宁摇了摇头,道,“我也很是好奇,究竟是谁要害我,毕竟我从未和人结怨。”

箫鸢说道,“那我们换个想法,比如说,你如果死了,谁得利最大?”

“难道是杨姨娘?”站在景宁身侧的碧华突然一声惊呼。

“没错!”

箫鸢忽然目光一厉,冷声说道,“你家里还有一个姨娘,和一个庶妹,如果你死了,他们两个人得益最大!”

景宁的脸色一变,身子微微的摇晃,幸亏有旁边的碧华搀扶。

赵郢心中担忧,本想上前一步,然而想起她之前的绝情话语,脚步便是一顿。

“怎么会,姨娘对我那般好……”

萧芸有些不忍,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傻,有哪个姨娘会看府里的嫡出顺眼的,尤其是自个还有个孩子的?”

“她只会把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人家只是表面上对你好一点,你就真相信她是个好的了,说不准暗地里怎么对你呢!”

是啊,这世上有几个姨娘会看府里的嫡出顺眼的呢?

只不过上辈子的自己愚昧无知,根本瞧不透人家讨好下的算计。

嘴角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她垂下了双眸,看上去就像是被至亲之人背叛,遭遇了巨大的打击而失魂落魄。

“我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了。”

景宁留下这句话,便带着碧华坐上了马车,匆匆离去。

箫鸢一脚将面前杀手的尸体踹开。

“三殿下,我突然间也想起,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啊!”

上了马车的景宁,脸色变得冷凝起来。

“小姐,这……您真的要回丞相府吗?”

看到了方才那血腥的场景,碧华的脸色有些惨白。

没有想到杨氏的胆子居然这么大,竟然敢派杀手来杀小姐,如果这样的话,那小姐回了丞相府,岂不是更危险?

“回去,怎么能不回去?”

景宁冷笑着说道,“杨氏之所以把我引诱出来杀我,就是害怕在丞相府动手,会为我父亲的耳目所发现,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守着丞相府了!”

而且,以杨氏那般周全缜密的心思,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的事情应当是郑休宁的手笔!

  • 嫡女生存手札 截图1
  • 嫡女生存手札 截图2
  • 嫡女生存手札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