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唐小说-诡唐李淳风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剧情小说 > 诡唐

诡唐

诡唐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喔佩

时间:2019-01-03 09:00

评语:诡唐!

架空历史小说《诡唐》小说的作者是喔佩,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李淳风,诡唐小说主要讲述了:梦回千古大唐,在历史的掩盖下,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杨广不甘而死,化为诅咒,百年之乱正虎视眈眈,而这时有一少年,自雷泽中受雷神所托,前往长安寻找华胥国的痕迹,完成他的心愿,却不曾想,命运的轮盘已经悄然转动,谁又能超脱其中?

精彩节选:

“来人啊!把她们统统赶到池里去!”

杨广躺在皇后萧氏的怀里,用手指着身边的内侍们说道。

听到命令的内侍们,连忙动手把站在池边的七八个女人的衣服又拉又扯。

“快跳下去啊!”

杨广大声呵斥道,随着几声女人的喊叫声,水池里横七竖八的站着躺着全身赤裸的女人。

她们并不感到害羞或者可怕,而在众人的面前搔首弄姿着。

杨广躺在萧氏的怀里哈哈大笑着,伸出手去,拉扯着皇后的裙摆。

“陛下,还是饶了臣妾,去与她们玩乐吧!”

萧氏说着,把杨广往前推了推。

“好!朕就陪你们玩玩。”

杨广站起身,把身上披着大氅往后一脱,便也跳进了池子里。

此时是隋大业十四年三月十日的晚上,丹阳宫内依旧如同往常一般,从厚厚的宫墙之内,传出令人不安的亡国之声。

“你们俩过来,让朕仔细‘看看’!”

杨广一边说着一边把面前的两个女子揽了过来。

“哐啷......哐啷......”

从先前开始,宫门之外就传出了几声奇怪的声音,杨广也派人出去查探了一下,但都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随着夜深,外面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大了。

杨广本就多疑,在又被几声怪音吵了雅兴之后,便把身边的女人们往池子里用力一推。

“外面到底是发生什么!”

女人们被这一吼统统没了先前的淫色,互相抱着胳膊,眼里透着恐惧。

杨广杀人可不需要理由的!这个池子被尸体塞得满满的也不过是上个月的事,原因就只是因为一个才选中的每人在嬉闹中不小心弄疼了杨广,于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内侍,全部被杨广用佩剑杀死在池中。

而当时的杨广,似乎很是满意!

皇后萧氏听见了他的这声吼,便也收起了先前的面貌,急忙小跑到了杨广的身边,为他披上了大氅。

“出去看看,今晚是谁在值夜!”

萧氏对着门边的内侍指示到。

“是,奴婢这就去问问。”

说完内侍便退了出去。

“陛下,来。”

萧氏拉起杨广的手,把他拉到了一边,随后往池中使了使眼色,女人们也都没了当时的惧色。

“喝口酒,何必如此生气。”

萧氏端起一盏琉璃杯,里面装满了鲜红的葡萄酒。

“朕想让皇后亲自喂朕!”

杨广用手挡住了递过来的酒杯说道。

“好好好,臣妾喂你。”

说着端起了酒杯,递到了他的面前。

“朕想让皇后你用嘴喂朕!”

杨广笑道。

“陛下,这里这么多人,何必为难臣妾!”

说着,杨广接过了酒杯。

“皇后还是这么开不得玩笑!”

说着伸出另一支手,从萧氏的脸往胸口划了下去。

“陛下!”

萧氏羞笑着抓住了杨广的手。

“禀陛下,监门校尉裴虔通求见陛下!”

门边的内侍向内传着话,池子里的女人听到后纷纷走上池边,披上挂在一旁的轻纱,转身进了内帐。

“传他进来吧!”

杨广对着内侍叫喊道。

接着张开双手,抬起头。身边的萧氏连忙把他的大氅系好,然后把散落的头发随意往头顶上梳了一个发髻,从袖口中拿出一根玉簪插好。

等一切“穿戴整齐”后,杨广走到了龙座边,但脸上依旧泛着潮红,一脸的醉熏。

“臣,监门校尉裴虔通,参见陛下。”

裴虔通往前深施一礼,然后端正地站在杨广的阶下。

“你就是今晚的值夜官?”

杨广没有抬头,只是眼神涣散的看着地面。

“回陛下,是的。”

“今晚为何屡屡传来怪声啊?”

杨广看了看门外,透过窗门,外面似乎还透着点红色。

“回陛下,将才宫中的草房失火,宫人们正急着救火呢!”

“火势如何?”

杨广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是关心火势的情形。

“现在只剩些许零星小火,不足为虑了!”

裴虔通不快不慢地回答着,似乎真有其事的样子。

宫中失火只是一个摇给杨广看的幌子。

怪声和火光,只是诛杀他的前奏而已。

此时宫门处正集结了几万人马,为了不让马胡乱发出声音,士兵们都小心地不敢惊了它们。

司马德戡正骑在马上,望着眼前火红一片的火把和映着火光,散发着如同皑皑雪地里点缀的红梅般晃眼的铠甲,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

随后,眼前的玄武门打开,一路人马都静悄悄地随着队伍向着丹阳宫的寝殿进发着。

此时的裴虔通也走出了寝宫,看着身边的不知详情的内侍和宫女们,心中倒是生出怜悯之意。于是传来了几个手下的小员,说道。

“你们同宫内的几个内侍长官说说,让他们把守夜的内侍和宫女都撤了,要是问起原因,就说是陛下的意思,其他的不必多讲,动作要快!”

几名小员收到命令后,点了点头,便四下散去。

寝宫里的杨广还未尽兴,想着外面失了火,内心更是激动难耐!于是又唤出了躲在内帐里的美人们,继续着欢歌笑语,纸醉金迷。

大约过了一刻之后,一名年老的内侍,穿着粗气,右手提着下摆,匆匆地跑上陛阶,不顾传话召见,一头就闯开了殿门。

“陛下,不好了!司马德戡他们要造反了!已经进了玄武门。”

内侍对着还在莺歌燕舞的杨广一众声嘶力竭地大呼道,声音响彻了整个宫殿。

原本还醉意熏熏的杨广,此时却瞬间回了意识,也不顾衣服鞋履,转身就往偏门跑去。

可能他时时刻刻都在等着这个时刻吧,从他好奇谁可取他的人头开始。

身旁的女人们也一阵骚动,随手胡乱扯了件东西披在身上,一边哭喊着一边随着杨广,匆匆跑向了偏门,老内侍把地上杨广的衣物纷纷捡起抱在怀里,陪同着皇后萧氏一起也跟了上去。

“陛下,往西去!往西去!”

老内侍在后边用力地吼着,用手往西边的殿阁指了指。

杨广听后,先是站在宫门外往北面的玄武门看了看,望着连天的红光破口大骂一句:“司马德戡,你个杀头的竖子!”

说着,便往西阁跑去。

随后,司马德戡和裴虔通等人在寝殿门外碰头,骁果军早已料到杨广已不再殿内,于是集合在此,做着下一步擒王的部署。

“都是我的过错,要不是心软想着少伤无辜,就不该去告诉那些阉人!”

裴虔通对着众人先是一阵自责,认为就是内侍宫女走漏了消息,才扑了空。

“无妨,现在宫门已经全部由我们把守着,再说他又不傻,这连天的火光和声响,迟早会生疑生变的,如今就算他再怎么躲藏,我们一定也要把他揪出来!”

司马德戡拍了拍裴虔通的肩膀,对众人说道。

将领们有的自告奋勇有的听着安排,纷纷向丹阳宫的四处散去。

原本只有欢愉之声的宫墙里,此时已是枪剑和马蹄的声音!

裴虔通和元礼率领着几支队伍匆匆赶往西面的西阁,其他的几路分别去了南面和东面,可是他们到了楼阁之下,却被眼前的一扇大门给挡了去路。

“来人,把这门给我撞了!”

裴虔通指使着手下,众人纷纷站到门外,人分两排,抬起一根顶梁用的柱子,一前一后地撞着木门。

好不容易把门撞开后,众人如鱼贯而入,都向西阁涌了进去。

士兵们手拿着火把和兵刃,一个个的瞪红着眼,一脸的杀气。

“陛下呢?陛下在何处!”

众人寻踪的声音在阁楼间回荡着,犹如来自地狱的呼叫。

地上偶尔散落着宫人逃命时丢落的钱财珠宝,一群人看见了一拥而上,大打出手。

“报,我等在角落处寻得一名宫人!”

几名士兵携着一位宫女打扮的女人,她全身颤抖,头发由于奔跑散落在两侧,嘴唇泛着雪一样的白色。

“你是谁?知道陛下藏在何处吗?”

宫女埋着头,没敢说话。身子不由得颤抖着。

“快说,不然办了你!”

身后的几名士官大声训斥道,齐齐往上走了一步。

“陛下——陛下在那边......”

宫女用手颤颤巍巍地指了指一边的巷道,语气里带着哭腔,裙摆下的地面上流了一滩的水。

士兵们看着她的样子,哈哈大笑着。

裴虔通朝宫女指的那边看了看,说道:“令狐,你先去那边看看!”

一边的令狐行达听见指示,拿起刀,带了几个随从便往巷道的深处走去。

“那大人,这名宫女怎么办?”

  • 诡唐 截图1
  • 诡唐 截图2
  • 诡唐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