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小说-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李媛媛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殿

作者:痴魅

时间:2019-01-04 09:58

评语:人鬼殊途,她不该爱他。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的作者是痴魅,这是一本正在更新中的灵异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李媛媛是个小演员,原本以为这次好不容易接了个剧,做女主角,却不想只是一场骗局,目的却是要骗她结阴亲。她一次次逃跑,却又一次次的被抓回来,他就她于危难,却又一次次将她推向死亡,他不是人,人鬼殊途,她不该爱他。

精彩节选:

去你娘的,谁是你媳妇,谁要和你在阴间团聚啊。

死人摇摇晃晃的来到我身边,歪着嘴,对我一笑。

我伸手挥打着,虽然我知道这样对他来讲不痛不痒。

却没想到,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眼睛,眼球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

我吓坏了,蜷缩着身子往后挪了几步。

死人咧开嘴用一只眼睛看着我,困难的弓下身,将眼球捡起来,擦了擦,又放进眼眶里。

目睹全过程的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从脚跟到头顶都泛着凉意。

我不奢求死人能够放过我,他已经死了,他是没有感情的。

我也不奢求活人能够救我,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他们害的!

我看着渐渐逼近的死人,准备继续用昨天晚上的方法将他逼退。

当我用牙齿咬破舌尖血,对着死人吐出去的时候,发现他居然不受一点影响。

不可能,昨天他明明还…

当我看到死人身上贴的那张符纸时,我大概明白了。

我看不懂,但可以猜到一定是那个假导演做了什么,既然…他一定要促成这桩阴亲,那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想活不容易,想死还不容易吗?

我狠戾的看着死人,不顾身体的疼痛站起来,朝着一旁的墙壁就狠狠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脑子很疼,很晕,但是好像还死不了。

当我准备撞第二下的时候,一双手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你就那么不想嫁给我?”

“不想!”我对着死人狠狠吐了一口口水,反正我死了,就会变成鬼,活人我斗不过它,死了没准我成了厉鬼就能对付他了!

口水将死人脸上的妆化去,这时我才注意到,死人的头颅竟然只有一边,他的脸从额头开始破碎,整个脑袋都是分开了的。

恶心,我哇的一声吐了起来,哪怕我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可吐了。

死人好像被我的动作激怒了,他掐着我的脖子,将我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我的屁股都要被摔成几瓣了,我感觉,我的身体都快要不是我的了。

死人扑了上来,一直手掐着我的脖子让我不能动弹,另一只手疯狂撕扯着衣服。

“是你逼我的,咯咯!”

一根黑糊糊冒着腐臭味的东西被死人从裤裆里掏出来,对着我的裤子就伸了进去。

我咬着舌头,准备自尽。

就当我牙齿刚刚咬到舌头时,一道绿光自我手指上发射出,直接将那个死人弹飞了。

死人在几米外,痛苦的扭动着身体,然后说了一个“你”字,砰的一声,就爆炸了!

尸体爆炸了,灵魂也消散了!

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还没有从得救中醒过来,身体的困倦已经让我瘫倒在地上。

昏睡过去之前,我好像看到那道绿光是从我手上的扳指发出来的,可是我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个扳指,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又做了一个梦,我又梦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只是这次的他,不再是一席白衣,而是穿着黑色的盔甲,手拿着长枪,骑在一匹火红色的马上。

在男人的手上,我看到了那枚扳指,救我的那枚扮指。

难道是他救了我?

还没等我细细观察,我就从中惊醒,睁开眼,一群人正围着我。

其中一个国字脸大嘴巴中年妇女,穿着丧服,上来就对着我就拳打脚踢的。

假导演站在一旁,鼻青脸肿的,看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对着假导演得意一笑,假导演看了我一眼,上来就是一脚,直接踢到了我的肚子上。

“还笑,一会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呵,我本来就哭不出来,死人的尸体已经毁了,灵魂也已经散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要我结阴亲。

啪的一巴掌,响彻了整个房间。

别误会,这巴掌不是给我的,而是给假导演的。

“田富贵,这就是你给你表哥找的媳妇,不仅耽搁你表哥下葬,现在还把你表哥的遗体给毁了。你个憋崽子,别忘了,是谁把你拉扯大的!我倒要看看,弄成这样,你要怎么收场?”

打人的正是打我的那个中年妇女,原本挺讨厌她的,现在却有点喜欢她!

打的好,这个畜生就应该乱棍打死。

田富贵憋屈的看着中年妇女,竟然直接跪了下来,“舅妈,你再信我一次,我可以把表哥的灵魂叫上来和这贱人成亲的。”

中年妇女转过脸看着我,一脸的凶狠,随后伸手摸了一把我的脸,长长的指甲直接将我脸给划出血。

田富贵看了一眼中年妇女,从地上站起来,对着旁边的人说了几句悄悄话,不一会儿,一只大公鸡被带了进来,正是那只长着人眼的大公鸡。

田富贵拿着几张符纸和米围着大公鸡转悠,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过了大概几分钟,田富贵突然吐了一口血,然后说着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你倒是说清楚啊。”中年妇女朝着田富贵走了过去。

田富贵伸出手,狠厉的盯着我,那是一种要我死的表情。

“把她沉河,快,不然我们都得死!”

听到要死,围观群众赶紧走了上来,其中一个将我抗起,飞快的往外面跑。

腾腾腾的,晃的我头昏脑涨又想吐,偏偏肚子里又没东西,只剩下浑身难受了。

我被带到了河边,田富贵捏住了我的下巴。“临死之前,有什么想说的?”

这是让我说遗言,“你是骗他们的对不对?根本没有人会死!”

田富贵拍着我的脸,就像拍猪头肉一样。

“是又怎样,我就要弄死你,你奈我何!”

“田富贵,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对着田富贵大喊。

田富贵对着我抛了一个媚眼,恶心的想吐,“你放心,水鬼是不能离开水的。”

“放她下去。”

我被捆住全身,脚上还吊着一块大石头,推进了水里。

从推下去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田富贵,我恨他,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进入水中,石头的重量将我拉着往水底沉。

疲惫不堪的身体,哪里经得住水流的肆虐,没有氧气,窒息感使我很快就晕了过去。

死亡的气息覆盖我的全身,当我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想活吗?”

展开内容+
  •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截图1
  •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截图2
  •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截图3
close

目录 连载中

    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