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之刀尖舞者小说-谍战之刀尖舞者乔某章唯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剧情小说 > 谍战之刀尖舞者

谍战之刀尖舞者

谍战之刀尖舞者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谁我

时间:2019-02-20 09:35

评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谍战之刀尖舞者》的作者是谁我,这是一本未完结的剧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乔某作为军统特工的一员,在之前个日本的特工敌对的时候死于对方的枪下,但是等章唯和他们一起赶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尸体不见了,在她们疑惑到底是死了还是尸体被带走了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他没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精彩节选:

这王彦东虽然与梅方舟不大对付,但作为武汉站的二号人物向他交办的事,他仍尽心尽责替他给办了。两天来,他通过户籍、工商注册查阅了武汉站门前这条被冠名为荣光街的所有商铺和相关民居的资料,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处,今天他是来向梅方舟复命并请教是否进行踩点暗访。

梅方舟显然不满意他的汇报,问他这个结论产生的依据是什么。王彦东告诉他,所有商铺均登记造册,每个商铺且有两名具保人。至于民居所有人以及租户,户籍警均了然于心,明面上绝对看不出任何问题。这种带有专业性质的问题一经解释,梅方舟自然懂了,嘱咐了王彦东一句此事不可对外泄露,客气地将他送出门外。

王彦东为避嫌,经过乔某的办公室时,只是挥手跟他打了个招呼。乔某虽对他进入梅方舟的办公室心里存了疑问,此时却是不好向他打听的。再则,在古德寺呆了四年,让他养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习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行事准则,他并未就此深究下去。未料,一件看似不大的小事,却给他日后惹下生生不息的麻烦。

王彦东提出踩点暗访,梅方舟虽然给否了,他实是不愿假他之手,欲亲自操办。但自武汉站对外公开挂牌后,他担心,这条街上若有共党的联络站,恐怕站里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特务都在他们那儿挂了号,这个或几个踩点的人必须是生面孔方可。

他一个电话把边江找了来,问他武昌组那边有没有搞追踪的好手。边江想了想苦笑着说,或许有那么一两个,但能否达到你的要求就不好说了。梅方舟想想也是。他们这批人若论经过战斗洗礼,那是没得说,若要提及专业程度,极少人能达标。边江回他的办公室取来武昌组人员的名单,正与梅方舟斟酌某个合适人选时,电话响了,是南京的宣嘉伦打来的。

俩人简单互致寒暄,宣嘉伦问他事儿办得怎么样了,梅方舟说正为这事头疼着呢。宣嘉伦在那头哈哈一笑,说要送他一份大礼。梅方舟问啥样的大礼。宣嘉伦让他擎等着,暂且按兵不动是也,把电话挂了。

梅方舟回味有顷,突然就莫名兴奋起来。边江不解,梅方舟让他把名单收起来,对他说了句令他莫名其妙的话,咱们就好生擎等着罢。

七月四日一早,收音机和报纸上突然没了中原之战的任何消息。到中午,各种小道消息纷至沓来,均是不利于国军的。下午,武汉站从官方获取确切情报,共党中原部队西突成功,彻底破灭国军三十万兵力围歼之梦!

武汉站霎时阴云密布。有关方面传来消息,共军之所以成功突围,乃钻了广水、花园方向兵力部署薄弱的空子,从而证实军情泄露,泄密源虽起于南京,其有效渠道极有可能经由共党分子凌剑飞传输。

如此说来,武汉站负有不可推卸之责!

对此说法,范轩杰在会上淡然表态,姑妄说之姑妄听之也。

但梅方舟决不这样认为,且以为他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会误导下属,武汉站对泄密一事负有责任的人就是他范轩杰本人。他在电话上对宣嘉伦吐槽时,遭到他的奚落,说你又来你那套先入为主的把戏,现在是讲究证据的年代,你若不摒弃你的这些固有成见,永难翻身。

话虽不好听,但梅方舟也明白,的确一语中的,遂曲线地认了错,问人来了没,要不要见个面,具体情况沟通沟通。

宣嘉伦一句“不用,你擎等着好消息吧”,让梅方舟浑身顿时生发出一股翻身当家做主人的勃勃生气,他对宣嘉伦暗中派出的那个人虽仅一面之缘却产生了某种顶礼膜拜般的敬佩和信任。

这日晚八点,梅方舟正在自家院子里独自一人喝着小酒,他老婆在屋里喊,有他的电话。他进屋拿起话筒,那头传来一个他急盼的声音。

“是梅兄吗?我以为这会儿的你该窝在你那小娇娘的温柔乡里呢?”

“你跟踪我?”梅方舟顿时火起。

“我哪有那个闲工夫。只是听宣老大提起过而已。还好,你若没接这个电话,算我白来。见一面吧,开车过来,我在荣光街西头。”那头不容分说地挂了电话。

梅方舟开了辆民用牌照的车直驶荣光街,在街西边的一根电线杆下接着了在南京给他“上过课”的孙维正。

“比正常车速稍慢些开过这条街。”孙维正一落座便向前方扬了扬脑袋。梅方舟唯一看不惯他的就是这幅颐指气使的口吻,多大个人物似的,但此际他亦只能唯命是从。毕竟他是宣嘉伦力荐的“专家”,且身具一副真本事,无关军阶头衔。

车子缓缓驶过人流熙攘的荣光一条街。虽已晚上将近九点,街面上的所有商铺仍开着门,大热的夜晚反正也睡不着,闲逛的人自然就多了。

梅方舟边开着车边频频往北边一条街面看着,孙维正也不说话,等车子开过去停在街东头的一棵大树下后,他才问梅方舟,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梅方舟苦涩一笑说,能看出名堂就没你的事了。

这孙维正也毫不客气地说:“这话我爱听,我也是逛了两天才看出些眉目来。”

梅方舟心里对他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催着他快说说。

孙维正笑笑说:“我可是才啃了俩面包。”

听出味儿的梅方舟当即启动车,把他拉到了老会宾楼,摆上一桌子招牌菜。孙维正摒退服务员,从身上摸出一幅手绘草图,边与梅方舟喝着酒边指着图跟他论了起来。

图上标明了几家重点商铺,其中一家是书店,一家当铺,一家百货批发店。这三家店铺均对武汉站办公楼形成一个开阔的视觉夹角。反之,武汉站正面二三楼多间屋子的视野均可俯视这三间店铺内的大致动静,构成一个绝佳的空中联络通道。

  • 谍战之刀尖舞者 截图1
  • 谍战之刀尖舞者 截图2
  • 谍战之刀尖舞者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