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我余生长醉小说-换我余生长醉沈轻舞顾靖风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小说 > 换我余生长醉

换我余生长醉

换我余生长醉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白衣素雪

时间:2019-03-18 10:01

评语:信不信她休了他。

《换我余生长醉》又名《休夫》的作者是白衣素雪,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沈轻舞现在是明白了,现在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穿越了,现在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孩子,这下成了,都没感受过婚姻就直接怀上孩子了,还有这个夫君,回来就要娶别的女人,信不信她休了他。

精彩节选:

“沈轻舞,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真当我不敢给你休书!”

大厅之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顾靖风咬牙切齿微眯着如墨般冰冷的眼眸,对着一旁与之对立的沈轻舞厉声说道,沈轻舞毫无畏惧,只挺直着身躯,手托着斗大的腹部,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是男人,你现在就写!忠叔,给将军拿纸笔,磨墨!”沈轻舞故意的激将着顾靖风,就盼着他现在写下休书,好一拍两散。

她才不稀罕在这儿看着一对狗男女深情款款的污染了自己的眼睛,连带着这腹中的孩子,于自己都是个累赘,出轨的男人就是吃屎的狗,她嫌恶心。

“砰……”

“啊……海棠姑娘……”

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大厅之中传来了一声撞击的声音,随后海棠身边的贴身侍婢冬春厉声尖叫了起来,外头几个胆小的丫头看着眼下这幅鲜血淋漓的场面,亦吓得失声掩住了唇舌,不敢说话。

彼时还在笑靥如花的海棠,已经用了力气一把撞在了身边最近的顶梁柱上,随后应声倒地,半边脸颊之上,满是鲜红的血液,自脸颊上流下的血液,慢慢沁湿发髻,随后,一点点的,滴落在地。

大理石地砖的地面上,开出了一朵朵腥红的鲜血落梅。

明明前一刻还是将军凯旋而归的喜事,怎么能够想到,竟然会在片刻之后,变成这样一幕血腥可怖的哀事,沈轻舞在看到那颓然倒地的海棠时,到底也是惊吓到了,身子不住的向后退了两步,连带着腹部,也一阵的抽痛,熬不住,沈轻舞捧着肚子,倚靠在了身边的素歌身上。

“夫人……”素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拖住了沈轻舞的身子,察觉到她不适的症状之后,亦是担忧的出声唤道。

只是此刻,众人的视线全都放在了一旁跌倒在血泊之中的海棠身上,根本没人还能够分神来瞧一瞧沈轻舞。

“还不快去请大夫,都在这儿看什么?”在众人还在呆愣着发呆时,顾靖风已经快步的上前,一把抱起了地上的血流如注的海棠。

海棠的嘴角噙着笑,满是凄楚可怜的伸手,用着带血的芊芊十指,轻抚着顾靖风的脸颊,好不可怜着道“将军,不要为了奴家伤了你与夫人间的情分,我本就是你的累赘,休妻,是大罪,奴家怎么能够累将军的名声,做出于将军不义的事情,这一下奴家若去了,请将军好好照顾自己,您是大英雄,是奴家心中的大英雄。”

说完,手便无力的垂下……

彼时,管家已经寻来了府内坐堂的大夫,亦在厢房收拾了院子,指引着顾靖风将奄奄一息的海棠抱往厢房,擦身而过沈轻舞身边时,顾靖风只咬牙用着一张怒视的眼,忿忿的看着沈轻舞“若海棠出事,你等着被休妻回家!”

“恭候佳音!”沈轻舞无所谓,只昂着头,对着他扬唇,冷冷一笑。

此时此刻,腹痛不止的沈轻舞早已经脸色苍白,就在顾靖风怀抱着海棠离开时,再也支撑不住的沈轻舞,从素歌的身上滑下,只觉得双腿之间,一片湿滑,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夫人……夫人……”

“来人啊,来人啊,夫人见红了,快点叫大夫,快……”

素歌一见自自己怀中晕厥过去的沈轻舞,吓得不敢动弹,只在一旁不停地扯着嗓子大叫着,整个正院大厅之中,具是她的声响……

“素歌丫头,快别哭啦,夫人这是突遭惊惧,才会动了胎气,这段时间,让夫人躺在床上好生的休息,好好的吃上两剂保胎药,不可再惊惧哀思,心思郁结,等药吃完了,小老儿再来为夫人诊脉,切记不可心思过重,若是不然,恐怕真的会伤了腹中的孩子。”

将军府后院正房的内室,府内的大夫在给沈轻舞把脉用药之后,对着暗暗啜泣垂泪着的素歌嘱咐道,素歌忙不迭的用衣袖擦干了眼泪,只看着床榻上尚闭目沉睡着的夫人,心疼着。

“将军也真是的,就是要带个小的,也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直接养在外头便好了,夫人性子要强,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这样子,哪里能够让夫人静下心思来,怎么能够这样。”

素歌噙着泪,自大夫手上取了方子,心底里忍不住的对着将军埋怨着,只是话未说完,却叫大夫给止了声,大夫一把捂住了素歌的嘴,厉声的唬道“主子之间的事情,你也敢胡乱的瞎沁,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若让有心的人听了去,小心你的小身板,再被拖出去挨了打,你如今要做的是安慰好夫人,可不能这么胡乱的瞎咧咧,要不然,凭将军的怒气,只怕夫人也保不住你。”

“保不住就保不住,将军他本就负心薄幸,有了新人却将旧人抛诸脑后,也不管夫人死活,鬼迷了心窍了,竟然喜欢上那样一个妖精,难为夫人当初力排众议,要下嫁她的决心,男人,当真没一个好东西。”

素歌委屈,知道老大夫是个可以信赖的,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对着老大夫便是一顿的倒苦水,大夫只道她小孩儿心性,也只默默的听着,心中却是不禁的长叹。

这夫人出事那么久,府里院里的那个人没看在眼里,可至今他都没来看一眼,还待在侧院的厢房,只怕这一次,是真的不好了。

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位海棠姑娘来势汹汹,一看便是个狠角色,只是可怜了尚躺在床榻上的夫人,大腹便便,却还要遭此飞来横祸,当真不忍。

“素歌,夫人的身子如何了?”老大夫原还想安慰素歌两句,却听得外头,顾靖风已经换下身上的戎装,一身短打锦衣便入了内,素歌负气,不愿理会顾靖风,倒是老大夫忙的朝着顾靖风,将原本说与素歌听得话,告诉了顾靖风。

顾靖风点了头,让身边的王安取过了素歌手中的方子,下去抓药,老大夫不便久留,背着药箱便匆匆离开,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大缸内,摆置着两块冰块,用来降低房内的燥热,沈轻舞是最怕热的,又有了身子,最是娇气不过,府里的冰窖之中每年都会存上好几十车的冰块,为的就是怕她夏日太热,纳凉所用。

“你先下去吧。”顾靖风唤退了身后尚赌着气的素歌,素歌抿了抿,看了看床榻上的沈轻舞后,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顾靖风自一旁的面盆架子上取了锦帕,沾湿之后,轻柔的为着床榻上尚在昏迷之中的沈轻舞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水,随后怒了努嘴,很是无耐道“这都几年了,这脾气怎么还是倔的跟个烈马一样。”

声音很小,若不细听,当真谁都不能听到,沈轻舞紧闭着的眼能够感觉到面颊之上传来的一阵清凉,腹痛渐止,她蹙紧的眉头得以舒展,只是腹中的孩子还在不得消停的偶尔踢着她,让她此刻侧躺着的身子略显难受。

顾靖风的手沿着沈轻舞凸起的腹部,轻轻的摸着,感受着生命的神奇,在腹中的孩子突然的踢了一下沈轻舞的肚子,他感受到那个力量时,不禁的,敛着的眉头舒展,他的嘴角明显带笑。

却也在这个笑容出现时,床榻上的沈轻舞睁开了眼,腾然的看到顾靖风那一脸父爱的模样时,戒备的向后挪了挪肚子,满脸的愤怒。

“将军是来给妾身休书的吗?”沈轻舞冷着脸,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

紧实带着生命跳动的触感消失时,顾靖风的脸上略显失望,这个表情自然也落进了沈轻舞的眼中,沈轻舞轻蔑的一笑,心中只道,这男人马上都快跟别人生孩子了,竟然还在这儿当着自己的面,扮了慈父,当真可笑。

他若不去做演员,可真是可惜了!

“大夫说,你最近需要静心休养,不可易怒易伤,不然会对腹中的孩子不益,我只是来看看你,海棠的事,我知道你需要消化,她的事情,先放一放,只等你想通了之后我再来与你说。”

长叹一声,顾靖风悻悻的收回手,随后平心静气的对着如狼如虎对待自己一般的沈轻舞说道。

“嗤!”没成想,自己的话才说话,面前的沈轻舞已经嗤笑着对其轻蔑道“我沈轻舞不屑于旁的女人来抢东西,渣男配贱女,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那么喜欢我腾位置给你们,免得日日的看见你们糟心!”

“现如今,不是你要休妻,而是我要休夫!”

也配这男人说的出口,沈轻舞醒来,还需要听他的念叨,可笑,一想起海棠那副扭捏做作的模样,她就觉得恶心。

如今这顾靖风在她的眼中就是吃屎的狗,谁稀罕谁拿走,她不要!

“沈轻舞……”显然,顾靖风的怒气再一次的让沈轻舞激起,面对着不识好歹的沈轻舞,顾靖风,厉声像是在给着她最后的警告一般。

“想来那小蹄子应该没死成,要不然,您老人家也不会有这个闲情逸致在这儿与我深谈,当真是可惜了……”

“唔……”

沈轻舞气结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正打算下逐客令时,男人却已经把自己一把抱住,带着挣脱不开的力气,唇带着霸道的欺压在她现下带着戾气的红唇之上,让沈轻舞挣扎不得,招架不及的吻点点落下,带着炙热到化不开的浓烈之气“轻舞,你该相信我……”

男人话到嘴边,最终咽下,香软的唇舌之中满是男人独有的檀香气息之时,沈轻舞不觉的睁大着眼,手抵在那宽厚的胸膛“啪!”的一个巴掌,沈轻舞打醒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厉声道“给我滚出去……”。

  • 换我余生长醉 截图1
  • 换我余生长醉 截图2
  • 换我余生长醉 截图3
close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482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