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者3小说-暗黑者3郑郝明梁音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剧情小说 > 暗黑者

暗黑者

暗黑者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周浩晖

时间:2019-03-29 09:28

评语:他这一生都不得安宁。

《暗黑者3》的作者是周浩晖,这是一本未完结的悬疑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郑郝明原本因该有一个平静的生活,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可是却因为十八年前的那场惨案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变,他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可是这个案子一日不不破他这一生都不得安宁。

精彩节选:

十月二十三日早晨,七点十五分。

金鼎中心别墅区。

一夜无事。

韩灏在车里一直守到凌晨四点,这才和熊原换了岗,到客厅沙发上浅浅地睡了一觉。长期的刑警生涯使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极不规律的生活,所以当他到点醒来之后,立刻便又精神十足地投入到了工作状态中。

韩少虹此时也起身来到了客厅中。虽然她舒舒服服在卧室中独享了一夜,但却是一副蔫兮兮的样子,全然不见往日的照人风采。犹豫了半晌之后,她向警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韩队长,我今天不想上班了,我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

这个变化并未出乎韩灏的预料,而后者也早已做好应对之策,说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勉强你。如果你要留下,我们今天也会留在这里保护你。但是你必须知道,我们的警力是有限的,不可能始终为你服务,而那个凶犯,他会一直盯着你的。”

韩少虹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那……那我该怎么办?”

“所以你不能这样藏着,你要像平常一样正常地生活和工作。警方已经布置好了大口袋,就等那个家伙往里钻了。”

韩灏的语意已非常明显:躲在家里虽然安全,但不可能永远得到警方的庇护。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必须配合警方去擒获凶犯。

韩少虹犹豫着,目光惶然无助,然后她忐忑地看着韩灏问道:“你们有详细的计划是吗?一定能保护我的安全吧?”

韩灏点点头:“我正要和你说这些。在此之前的一个小时,我们的特警人员已经对你的车辆及行驶路线做了详细的安全检查。到时候将由特警队熊原队长亲自开车把你送到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车辆前后都有我们的人开车保护,你不用担心有任何意外发生。下车后,熊队长会假扮你的司机紧跟在你身边,停车场内还会散布警方的众多便衣,任何可疑的人都不可能接近你。你们公司大厦内部也有警方的便衣,他们将化装成保安、物业甚至你们公司的员工。其间送往公司的食物和饮水也会经过警方的安全检测……这些措施将绝对保证你今天的安全。”

韩少虹的神情释然了许多,她轻轻地“哦”了一声,想了想又问道:“那我该怎么配合警方?”

“你只管按照日常规律行事就可以了。”韩灏先只是很干脆地回答了一句,不过他犹豫了片刻,又补充道,“还有一点,也许我事先告诉你会好一些。”

“什么?”看到对方郑重其事的样子,韩少虹不免又有些紧张。

“根据我们前期的侦查,想要袭击你的人应该是个青壮年的男子,此人体格偏瘦,身高在一米六四至一米六七之间,手部有新鲜的刀伤。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在任何时刻都不要接近体貌特征类似的男子。警方的便衣身高都在一米七五以上,在行动中他们统一的装束是戴着棕色或黑色的绒线帽子。即便发生天大的事情,你也不要离开所有便衣的视线范围,明白吗?”

韩灏非常认真地向韩少虹告知了上述的情况,而后者更加认真地听完,并用力点了点头。

“好了。”韩灏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准备准备,按正常时间出发。一会儿你的直接陪护工作由熊队长负责,我会提前到公司附近安排接应。”

韩少虹深深地吸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那个熊队长她也打过交道,应该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她对警方的行动又增添了几分信心。

打定了与警方配合的主意,韩少虹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内。每天出门之前,她都要在这里进行半个小时的化妆,今天自己的脸色不太好,那妆要化得格外仔细才行。

尹剑站在韩灏身边,静静地旁观了两人的这番对话。隐隐之间,他却对那个女人产生了一丝怜悯。

在昨天的战术部署会上,尹剑曾提议让熊原直接把车开到大厦门口,但是被韩灏否决了:“停车场人多,危险系数相对较高,可是这样的地点也有利于便衣的埋伏。我们既然张开了口袋,如果事先就把袋口扎得紧紧的,还怎么让凶犯往里钻?必须留一个开口,但封口的绳子却握在我们手里。大厦停车场就是这个开口!我就不信,周围十多个便衣,还有熊队长贴身跟随,如果这都保护不了那个女人,那我们就只有把她锁在保险箱里了。”

那女子名义上是被保护人,可是在韩队长眼里,可能更像是捕鼠夹上的那块肥肉吧?尹剑在心中暗自盘算着,不过有一点他坚信不疑:以那个捕鼠夹的威力,任何想要偷嘴的老鼠,在得口之前都必将被打得粉碎。

二十分钟后,韩灏和尹剑开车来到了市中心的市民广场。韩少虹公司所在的德业大厦便位于广场的东南角。正对德业大厦的是一座十七层楼的宾馆。专案组在宾馆六楼开了一个房间,通过这个房间的窗口可以把德业大厦门外的停车场看个清清楚楚。警方在窗口架起了监控设备,这个房间也就成了专案组的现场指挥中心。

韩灏和尹剑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罗飞与慕剑云已先于他们到达。罗飞正在帮助技术人员调整监视器的角度,见到二人到达,他迎上去问道:“情况如何?”

“零点的时候韩少虹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对方一言不发,大约一分钟后挂断,除此之外情况一切正常。”韩灏非常简洁地说道。

慕剑云看了看罗飞:“果然不出你所料,这一夜都不会有大的状况。”

韩灏本来已向窗口走去,听到这句话又狐疑地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着罗飞:“哦,你料到了什么?”

“凶犯在死亡通知单上给定的执行时间是十月二十三日,但我估计他不会太早动手。”罗飞解释道,“他已经把行凶计划透露给警方,警方必然会严阵以待,所以他要等待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免不了要先有个相互试探和观察的阶段,战斗不会立即打响。所以昨天晚上我好好地睡了一觉。当然作为前线的参战者,你和熊队长必须在整个阶段都保持极度的警惕,不可能像我这般悠闲的。”

的确,韩灏面前的罗飞此刻精神饱满,不仅面色红润,双目更是闪着亮光,昨晚一定是休息得不错。不过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中还是透出些未得重用的自嘲。

韩灏没有多说什么,他又看了慕剑云一眼,然后走到窗口往下看了看,同时问道:“设备都调试过了吗?”

“都试过了。”技术人员上前递给韩灏一个带麦克风的耳机,帮助他戴好。这个耳机是可以塞到耳洞里的,通过一根细细的电线连接着接收器,把接收器藏进上衣的内口袋,几步之外的人很难发现这个设备。

“频段已经调好,你现在说话,他们都可以听到。”技术人员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麦克风的开关。

韩灏把麦克风凑到嘴边:“我是001,002请回答。”

耳机内立刻传来铿锵有力的男音:“002已就位!”

“003请回答。”

“003已就位!”

“004请回答。”

“004已就位!”

……

慕剑云是第一次参加前线作战,她好奇地凑到了监视器前面,瞪大眼睛搜索着:“便衣都已经到位了吗?我怎么没看见?”

此时正是早高峰时间,广场上车来人往,除了上班族之外,更有一些晨练的老少男女,但放眼看去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人物。

罗飞笑了笑,接过了慕剑云的话茬:“广场上现在有我们十三个同志。大厦边上那个卖报纸的,靠近路口正在趴活的黑车司机,打扫卫生的保洁员,东边角落里看自行车的,在喷泉边上休息的中年人,靠在小卖部门口抽烟的,西边长凳上谈恋爱的那对男女,还有那个看起来鬼鬼祟祟、正在向路人兜售盗版光盘的家伙,这些都是警方的便衣,还有四个人分成两组,正藏在停车场里的小车内,你暂时看不见。”

说话间,罗飞在监视器上指指点点,把那些便衣的位置一一向慕剑云标示了出来。当他讲完,韩灏恰好也结束了与手下的命令调试。

……

“014请回答。”

“014已到位!”

刨去韩灏的001号,广场上确实埋伏了十三个便衣,分毫不差。慕剑云讶然地看着罗飞,他们俩都没有参加详细的战前部署,而这些便衣全都是韩灏的手下,罗飞能够如此精准地把他们从人丛中挑出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罗飞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接着解释道:“我从那个保洁员身上看出了漏洞——他扫地扫得太认真了,照他的这个干法,不出三天腰便会累得直不起来。你去看看那些真正的保洁员,他们站立休息的时间要远比弯腰工作的时间多得多。”

韩灏也听到了罗飞的话语,他皱眉看着广场上的那个属下,然后再次拿起麦克呼叫:“我是001,005请回答。”

“005在,请001指示。”

“轻松一点儿,不要太费力了。从现在开始,扫一分钟,休息两分钟!”

“005明白!”

慕剑云则愈发好奇了,接着问道:“那其他人呢?他们有什么漏洞?”

罗飞摇摇头:“他们没什么漏洞。但是我可以通过保洁员的位置,大概判断出其他便衣的方位。要知道,这么大的广场,便衣的位置分布是很有讲究的。他们能监控到广场的每个角落,同时又把住各个大小路口。这里面的奥妙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在我们刑侦专业,它可是一门单独开设的选修课呢。”

“你即使能确定出方位,也不可能精确地指出每一个人吧?”慕剑云还是不太理解,“比如说那个卖报纸的,他身边有好几个人正在卖报纸,你怎么判断这几个人里面谁是我们的便衣?”

“在这么大的空间内,为了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混乱局面,通常执行任务的便衣都会有一些统一的暗装。这些暗装散布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是如果在特定的区域内有目的地去寻找,还是不难分辨的。今天同志们的暗装便是头上戴着棕色或黑色的绒线帽子,我没说错吧?”

罗飞最后的问句是抛给韩灏的,后者抬眼看了看他,虽然没有回答,但显然是默认了。随后韩灏看了看手表,向尹剑吩咐道:“给熊队长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出发了没有。”

很快,尹剑带来了熊原的回复:“他们刚刚驶出小区,大概半小时后到达。”

韩灏打开麦克:“我是001,各单位注意,目标半小时后到达。从现在开始按计划行动,执行命令无须回复。”

这次耳机里没有传来回音。监控器中的广场气氛平静,看不出任何异常。而小小的指挥室里,包括罗飞在内,所有人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静谧表象下那涌动的暗流,随着那红色宝马车在路面上的疾驰,一场变幻莫测的惊心战斗也正在步步逼来。

九点二十五分,那辆红色的宝马车如期驶入了德业大厦前的停车场。在驾驶座充当司机角色的正是特警队长熊原,按照计划,他将宝马车停在了一辆白色面包车和一辆黑色桑塔纳中间的空位上。那两辆车都贴着半透明的薄膜,车内早已埋伏好刑警队的便衣。

熊原率先下车,随后面包车和桑塔纳内也各下来一名男子,不经意地守在了宝马车的两侧。熊原绕到副驾驶的位置,帮韩少虹打开车门,后者略犹豫了一下,当看清车两侧出现的男子都戴着黑色的绒帽后,她的心踏实了很多,于是抬脚迈出了车门。

从面包车中出来的男子当先向着德业大厦走去,熊原彬彬有礼地护在韩少虹身边,两人倒真像是主仆一般。当他们走出约五六米之后,桑塔纳车中的男子也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与前面的男子一同对熊韩二人形成护卫之势。

广场上的其他便衣也各自进入了状态。有六人看似随意地走动,目标方向也各不相同,但他们相互间位置变换,总是至少有两人会守在距离韩少虹十米左右的两侧。剩下三人仍然待在原先的位置上,这三个位置都是广场上极为重要的交通口。所有便衣的目光在这一刻都变得犀利起来,他们不停地四下巡视着,广场上任何一个小小的异动都休想逃过他们的眼睛。

而他们的行动也同样被另外一些人尽数收在了眼底。在宾馆六楼的那个临时指挥室内,韩灏与罗飞等人正在屏息监控着整个广场的动静。短短几十秒的时间,韩少虹的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他们的心头,定力稍差的尹剑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了。

广场上仍然人来人往。不时有男女老少从便衣们组成的防护圈中穿行而过,他们神色安详平静,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嗅到空气中弥漫的紧张气息。熊原调整步伐,不断改变他与韩少虹之间的相对位置,使得自己总能帮她遮挡住无意中闯入防护圈的陌生人。

很快又很漫长,熊原终于护着韩少虹进入了德业大厦的玻璃门,走在最前面的便衣在大厅内停下脚步守候着,电梯在此刻适时地落在了一层。电梯门口的保安与熊原交换了一下眼神,他正是熊原在特警队的属下。

熊原轻轻地出了口气。根据事先的分工,在德业大厦内部负责警戒的都是特警队的人员,自己的人马使起来当然更加放心,而最危险的一段路程又已走过,熊原紧绷的情绪终于松弛了下来。

监控室里的专案组成员却是神态各异:尹剑和熊原一样,长长地出了口气;罗飞则还在盯着监视器,蹙眉沉思着什么;慕剑云的目光则停留在罗飞的身上,似乎这个男子的一举一动比韩少虹的安危更加令人关注;韩灏一直守在窗口,此刻他转过身来,微微下撇的嘴角透出些失望的情绪,然后他把麦克凑到嘴边,向广场上的那些属下吩咐道:“我是001,现在就地分散休息,下午三点之前回原地警戒。”

“好了,能够给我们讲讲吗——”慕剑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罗飞的思绪,“你会怎么做?”

罗飞眼神一凛:“你什么意思?”

“你已经把自己代入到了凶犯的角色中,不是吗?”慕剑云迎上罗飞的目光,毫不避讳地直言道,“我能读懂你的眼神。刚才你的视线动得很快,却很少在韩少虹身上停留。所以你对那个女人的安危并不在意,你是在寻找警方的漏洞。”

慕剑云的这番话立刻引起了屋内其他人的注意,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罗飞。

“是的,我是在寻找漏洞。这样我才能揣摩出凶犯有可能采取的行动。”罗飞坦然看着众人,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韩灏身上,“不过这漏洞似乎并不存在。韩队长,你的布置非常严密,还有一帮精明强干的下属。如果我是那个凶犯,我还没有想出能伤害到韩少虹的计策。除非……”

韩灏蓦地眯起眼睛:“除非什么?”

“除非他精于掩饰和伪装,那么他有可能混入警戒圈偷袭得手——当然,他还必须具备在瞬间胜出熊原队长的身手才行。即便如此,他得手后想要全身而退是绝不可能的,十多个警方便衣会在瞬间从四面八方扑来,除了上天入地,他还能逃到哪里去?所以我想来想去,最多也就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鱼死网破……只要鱼死,网破也是值得的……”韩灏喃喃自语道,然后他又“哼”地轻笑了一声,“罗警官,如果你曾经见过熊队长的身手,你就知道这‘网破’的可能性也同样不会存在。”

“会不会出现远距离的射杀?比如说狙击?”慕剑云忽然问道。

韩灏立刻摇了摇头:“可能性极小。新中国成立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凶杀案。这里不是美国,狙击枪?连我们省城刑警队都从来没有装备过。”

“呵呵。”慕剑云自嘲地笑笑,是啊,哪里能搞到狙击枪,普通的枪支,只要敢在广场上掏出来,只怕还来不及瞄准就会立刻被便衣扑倒了。

与此同时,某个豪华套房内。

“狙击?太荒唐了。”男子嘴角撇出一丝冷冷的笑意,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呈现出的正是那个死亡通知单的帖子,一些网友正在热烈猜测Eumenides可能采用的行刑方式,有好几个人都提到了远距离狙杀。

“网民快要成为无知者的代名词了。”他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镜子映出自己的面庞,他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张脸——那张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脸。

腮帮子上的胡茬又长起来了,虽然隔着白纱手套,仍有种密密匝匝的感觉。他拿起剃须刀,仔细地把那些胡子茬刮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全都冲进了水池里。

现在他舒坦了许多。摸着光滑的下巴,他忍不住闭起眼睛享受起来,此时一个声音又出现在耳边。

“最好的武器是什么?枪?大错特错。记住我的话,永远不要用枪——当你习惯用枪的时候,你距离覆灭也就不远了。你要花费很多心思去找枪,找到枪还要琢磨怎么携带,用完了往哪里藏。这些问题将拖累死你,使你成为枪的奴隶,并给警方留下大量可供查询的线索……那到底什么才是好武器呢?现在我告诉你,最好的武器是那些最为普通常见的,你可以随时获得、自由携带,也可以随时丢弃的东西。今后的日子里,武器将成为你最亲密的伙伴,你必须要找一个靠得住的、永远不会出卖你的伙伴。”

他睁开眼睛,将手中的剃须刀小心地拆开,薄薄的刀片在镜子中映出一丝阴冷的寒光。

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十六点。

接近晚高峰的时间了。德业大厦门前广场上人车的流动量又大了起来,一些出租车和黑营运则开始在广场的周围排队趴活。

在韩少虹的时间表里,一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她正和熊原走下德业大厦内的电梯,一步步地向着大厦门口走去。

韩少虹是在一种不安的情绪中度过这个工作日的,好在一切平安,一直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发生。不过熊原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他早已料到案犯闯入大厦行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危险的考验仍然是韩少虹从大厦门口走向停车场的那个过程,而这一刻终于要到来了。

广场上,刑警队的便衣们早已各就各位。他们对于凶犯的体貌特征烂熟于胸,而直到目前为止,他们尚未发现符合条件的可疑人物。

监控室内,韩灏等人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如果凶犯真的要动手,接下来的几分钟便是他最后的机会。只要韩少虹安全地上了宝马车,那警方的口袋便已扎紧,凶犯将无空可钻。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警方将错过抓捕凶犯的最佳时机。

韩灏在窗口紧盯着广场上的风吹草动,他的目光中甚至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期待。

罗飞则仍然在屋内守着那台监视器,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他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具体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便在此时,熊原和韩少虹已经走出了大厦。与来时相同,散布在广场上的便衣们立刻以他们俩为中心,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警戒圈。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韩灏的计划在进行,可是那个人呢,他真的会跳进圈子里来吗?

罗飞紧紧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

在广场的东南角上停着一辆出租车,副驾驶的位置上似乎有个人影闪动了一下。这个微小的变化也没能逃过罗飞的眼睛,他眉头一挑,轻呼道:“这里有些不对。”

“怎么了?”韩灏转头询问。

罗飞快步冲到窗前:“东南角上那辆红色的出租车已经停了十多分钟了,可是你仔细看,副驾驶的位置上有人——那不是一辆空车。”

韩灏顺着罗飞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辆出租车距离宾馆的位置较近,隐约可看见车窗内的情形,果然与罗飞所言吻合。这倒的确是个反常的现象,不过韩灏并未因此过分紧张,因为那辆出租车尚在警戒圈之外,同时没有超出广场便衣的可控范围。

韩灏打开麦克呼叫:“我是001,005请注意,在你南方偏东十米处,红色出租车异常。”

005是在广场东边角落看自行车的那名便衣,可疑出租车就位于他的监控范围内。收到呼叫后他略略侧过身,显然对那辆出租车提高了警戒。与此同时,出租车副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了,一名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

罗飞等人虽然相隔较远,但那男子的基本体貌还是能看得出来。只见他身形瘦小,右手中提着一个不透明的塑料袋。下车后,此人略张望了一下,目光很快便捕捉到了正在广场中行走的韩少虹,随即他便快步向着韩少虹追了过去。他的左臂因迈步而甩开,可以看到左手白花花的一片,竟是缠满了纱布。

所有的特征都与事先分析的吻合!韩灏的心中一阵狂跳,对着麦克大喊:“005,拦截下车男子,拦截下车男子!”

其实不用韩灏吩咐,那个假扮看车人的便衣早已看出苗头,如猛虎一般向着来人扑了过去。他此前在车棚附近左右溜达的时候步履散漫拖沓,像是个病秧子,但这一扑却迅猛异常。瘦小男子还没走出两步便被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他竭力想起身反抗,可完全不是便衣的对手,只能徒劳地在对方身下扭曲挣扎着。

韩灏先是一喜,可随即又有些惘然——这男子如此孱弱,怎么会是杀害郑郝明警官的凶手?

广场上的风云却在瞬间又发生了突变。就在那可疑男子被扑倒的同时,西边的一辆黑出租中又走下了一名男子——同样身形瘦小,右手提塑料袋,左手缠着白色纱布,并且此人下车后也是直奔韩少虹而去!

当然这个人也没能突破警方的防线。不远处的另一名便衣冲了上去,同样将这名男子扑倒在地上。

韩灏和罗飞看到这个情形,刚刚有些松懈的心情又紧张起来,而令他们更加惊讶的事情仍在发生。在广场周边众多趴活的出租车中,接二连三地有类似体貌的男子钻出,他们散布于各个角落,总数竟有十余人之众!这些人毫无例外地都把目标指向了韩少虹,从不同的方向冲着这个少妇直扑而去!

韩灏埋伏在广场上的警戒圈也立刻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威力。每一个便衣都在各自的方向上进行了拦截,在一对一的较量中,警方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可疑男子纷纷被扑倒,有的很快被戴上手铐,稍有反抗者则领教到了刑警们凶狠的近身搏击技术,叫苦不迭。

然而在指挥室督战的韩灏此刻却笑不出来。因为这些突然出现的男子在数量上已经超出了警方的便衣。为了对付他们,连隐藏在白色面包和桑塔纳小车中的同志也投入了战斗,但仍有漏网的可疑男子闯入了警戒圈内部,其中有两人很快已欺近到距离韩少虹不足三米远的地方!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没能接触到韩少虹。因为有个铁塔般的汉子忽然从女人身边闪了出来,他的拳头像铁锤一般分别击在那两人的软肋和下颌上,瘦小的男子哼声都发不出来,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男子自然便是在韩少虹身边贴身守护的熊原。他发现情况突变,局面复杂,因此下手不留情,一招便直接将来人致于昏迷。随后赶到的三个瘦小男子显然被此情形吓住了,他们隔着五六米的样子停了下来,不敢上前,但也没有离开,脸上的神色一片茫然。

熊原也不出击,只是紧紧地守护在韩少虹身边,目不转睛地瞪视着那三人。无论谁想要再接近,都必然会遭受到他铁拳的重击。

宾馆窗口处的罗飞低声喝彩:“好身手!”

的确,以熊原那副威风凛凛的气势,便是再来十个男子也别想靠近韩少虹。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事情。广场上的无关群众此时才回过神来,胆小的惊叫逃散,胆大的远远围观,现场局势变得更加混乱。可韩灏此时的心情却反而沉稳下来。熊原已经镇住了局势,剩下的男子不敢再往上冲。他手下的便衣很快就可以腾出手,到时候内外一夹,这些男子一个也别想漏网。

果然,一个戴黑色绒帽的便衣已经在向圈子的核心处增援过来,他位于熊原的背侧,这里靠近宝马车,是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然后他冲着韩少虹招了招手。

韩少虹早已吓得哆嗦成了一团,她立刻向着那个人高马大的便衣奔了过去。广场中心那三个可疑男子兀自呆立着,因为中间隔着熊原,他们自然不敢上前追赶。

韩少虹步履不稳,看来是双腿已吓得发软。那个高大的便衣迎上几步搀住了她的胳膊,然后架着她向着宝马车而去。

“快把车门打开!”在快要接近宝马车的时候,那个便衣提醒了韩少虹一句。

韩少虹颤巍巍地掏出遥控器,好几下才按开了车门,便衣把她扶进了驾驶室,然后抢过遥控器,“嘀嘀”两声,重新锁好了车门。

韩灏等人在高处看到这一幕,一颗心算是真正放了下来。宝马车的安全性能是值得信赖的,即使再有可疑的男子出现,他在短时间内也难以伤害到车内的韩少虹。

此时又陆续有便衣制伏了自己的目标,赶到圈中增援,愣在圈心的三个男子很快也被控制住。熊原这才转身,向宝马车这边走来。在广场外围,距离宝马车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子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他的体貌与先前那些男子类似,可不知为何,他的行动却晚了很多,此时只能呆呆地站在车门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守在宝马车前的便衣大喝了一声:“警察!”然后翻过停车场的围墙,向着那名男子扑去。男子显然被吓坏了,拔腿就跑。便衣翻墙耽误了时间,一下被落出了好几十米,但他脚程迅捷,飞也似追了出去。

“这是哪个小子?跑这么快?”韩灏远远地看见,禁不住转头问了尹剑一句。

尹剑也纳闷地摇了摇头。为了不让凶犯起疑,不少便衣下午回岗的时候已经换过了衣裤,仅从一顶帽子实在看不出是谁。

罗飞的目光也一直被这个便衣吸引着,直到后者为追赶嫌疑人而跑出了众人的视线之外。然后他又把目光转了回来,在广场上巡视了一圈之后,诧异地说道:“奇怪,那不是你们布置的人?”

“什么?”韩灏神色愕然。

“你手下的十三个便衣都还在广场上,那个人是谁?”罗飞的语调变得紧张起来。

韩灏数了数留在广场上的便衣人数,果然如罗飞所言。他心中蓦地一沉,如果刚才那个不是自己的便衣,那他又会是谁?

韩灏几乎不敢再深想下去,他急急忙忙拿起麦克呼叫着:“我是001,立刻检查目标是否安全,立刻检查目标是否安全!”

而熊原此刻已经来到了宝马车前,他拍了拍车门,车内的韩少虹却毫无反应。熊原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把脸贴在车窗上向内窥视着,很快,他的表情便凝固成了一块坚硬的石头。

韩少虹软软地趴在方向盘上,脑袋歪向一边。大量的鲜血从她的脖颈处流淌出来,染红了她右半侧的衣襟。她的右手垂在体侧,引导着鲜血,使得那白色真皮包裹的挡柄变得猩红刺眼。

半年之前,当她坐在驾驶室内挂上这个挡柄的时候,是否会料到今日的命运呢?

由于宝马车的钥匙被带走,警方最终不得不打碎车窗才将车门打开,并确认车内的韩少虹已经死亡。法医迅速赶到现场,对尸体进行了勘验。

韩少虹的喉部出现了一道长八厘米、深一点五厘米的伤口。伤口极为平整,应为锋利的刀片切割所致。这一刀切断了韩少虹的气管和大动脉,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克,并直接导致死亡。而作案的凶犯自然就是那个头戴黑色绒帽、奔跑速度飞快的高大“便衣”。

现场的监控录像记录了此人从出现、行凶到最后顺利逃脱的全部过程。

16时2′23″,韩少虹与熊原走出德业大厦。

2′33″,第一个瘦小男子走下出租车;2′35″,伪装成看车人的便衣将其扑倒。

2′35″~2′38″,众多瘦小男子纷纷涌入广场,现场便衣应接不暇。

2′39″,戴黑色绒帽的男子从广场南侧停车场方向进入监控镜头,由于警方人员正在全神对付奔向韩少虹的瘦小男子,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2′40″,熊原击倒冲向他的两名瘦小男子,并与剩下的三名瘦小男子形成对峙。

2′42″,戴黑绒帽的男子走到熊原背后,并向韩少虹招手。由于他的装扮符合警方便衣的特征,惊慌失措的韩少虹立即向其奔跑过去。

2′43″,黑绒帽男子扶着韩少虹走向宝马车。

2′47″,黑绒帽男子扶韩少虹坐进宝马车的驾驶室,随即便锁上车门。他短暂的行凶过程被车体所挡,未能记录在监控镜头内。

2′50″,刑警队的便衣协助熊原制伏广场上最后三名瘦小男子,熊原开始向宝马车方向走去。

2′51″,黑绒帽男子翻过停车场的围栏,借势追赶最后出现的那名可疑男子而跑远,并且迅速消失在监控镜头之外。

在整个过程中,黑绒帽男子的帽檐压得极低,夹克衫衣领又拉得很高,因此现场没有一人能准确说出他的相貌特征。

看完监控录像,韩灏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而熊原等人的心情也是沉重到了极点。刑警、特警两队投入了数十名警力,队长亲自上阵,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布下了看似密不透风的口袋,可是凶犯却仍然来去自如,如约将韩少虹杀害在宝马车中。警方失去了被保护的目标,仅仅抓获了十八名莫名其妙出现的“可疑男子”。

第一个被警方扑倒捕获的男子叫作艾云灿,他对此事的供述则让韩灏等人愈发地感觉到出离愤怒和羞辱。

艾云灿今年二十五岁,是一个来自外地的打工人员,一直在市内某饭店担任配菜小工。大约两周之前,他偶然看到张贴在街头的小广告:某大型娱乐中心招聘公关先生,待遇优厚,号称月薪可过万元。

如此的高薪自然是个不小的诱惑,而广告上对应聘人员的体貌限制更是让艾云灿觉得机不可失。对方要求应聘者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体格瘦弱,而这些条件他恰好全都符合。

艾云灿拨通了广告上留的电话,接电话的男子告诉他,所谓的“公关先生”是要为女大款提供色情服务的。之所以对身形有要求,是因为娱乐中心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这个客人要找一些瘦弱的男子陪她一起进行性虐游戏。

听说要提供性虐服务,艾云灿开始还有些犹豫,可是对方很快通过网络给他发来了那个女客人的照片,没想到那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艾云灿原始的欲望立刻被点燃了,他也按照要求给对方发了自己的照片,对方见到照片后也非常满意,并且立刻给艾云灿的银行账户上打了一千块钱作为他的“前期准备费”。

收到“准备费”,艾云灿对这场特殊的“招聘”再无怀疑。他按照对方的要求购买了纱布、皮鞭、橡皮仿真刀等用具,然后便急切等待着美女客人的召唤。

昨天下午,艾云灿终于又等到了那个男子的电话。对方说第二天就有生意,因为这样的交易是不合法的,那个女客人身份又尊贵,所以双方必须约好一种特殊且隐秘的“接头”方式。

男子从网上发来了女客人乘驾的宝马车照片,然后告诉艾云灿,客人将于下午四点钟左右下班,到时候他必须在德业大厦外面的广场附近等待。当客人走出大厦后,他要及时跟上去,然后和客人一同上车。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将面对一些竞争者,最后能不能“上岗”还要看客人最终在现场的选择。

为了保证竞争的公平,所有的应聘者都必须按照男子的吩咐,乘坐出租车在指定的地点等待。只有接到男子的现场电话指令后,他们才能下车与客人接头。另外,此前购买的性虐用具须用黑色塑料袋提在右手,左手则缠满纱布伪装成受伤的模样,以满足客人某些特殊的“癖好”。

夹杂着对金钱和美女的双重欲望,艾云灿如同一个失去了思想的木偶,他完全按照男子的吩咐一步步地踏入这个游戏。当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艾云灿乘坐出租车来到德业大厦,在男子电话指定的地点迫不及待地等候美女客人的出现。四点过后,照片上的美女——韩少虹终于走出了德业大厦,而艾云灿很快也得到了男子下车的指令。为了不让客人被其他竞争者抢走,他急匆匆地向着韩少虹奔去,然而没跑两步,就被警方的便衣按倒在冰凉的地面上。他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做笔录的时候,他还一脸的茫然,以为自己是由于色情交易才被警方人员抓获的。

其他被抓获男子的经历与艾云灿基本雷同。显而易见,那个张贴招聘广告,后来又与众男子电话联系的“神秘人”就是这一连串阴谋的策划者,同时也是杀害韩少虹的凶手。他虽然一直没有露面,却一举控制了近二十名钱欲熏心的男子。这些男子全都成了他手中的提线木偶,在他精确至极的时间和地点指令下,纷纷冲入德业广场,把警方密不透风的埋伏圈冲得七零八碎,而“神秘人”则乘虚而入,伪装成警方的便衣完成了杀人计划。

此刻天色渐黑,广场早已拉起了警戒线,无关群众都被拦在了广场之外。他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或兴奋、或惊慌地议论纷纷。

广场内,十多名警察围在宝马车前,神色黯然,在他们身后则蹲靠着一群鼻青脸肿的瘦小男子,场面不知是肃穆还是滑稽。黄昏的秋风渐起,所有人的心头都泛起一阵森森的寒意。

  • 暗黑者 截图1
  • 暗黑者 截图2
  • 暗黑者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