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荣宠顽劣妃小说-邪王荣宠顽劣妃云知欢甯修远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邪王荣宠顽劣妃

邪王荣宠顽劣妃

邪王荣宠顽劣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墨溪小说

作者:幽煌

时间:2019-04-25 14:57

评语:这一世她不会轻易放过他。

《邪王荣宠顽劣妃》又名《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的作者是幽煌,这是一本未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云知欢一直都知道自己和甯修远之间是什么关系 ,原本以为这个男人是囚禁自己的枷锁,可是知道自己死的时候才明白他是自己的保护伞,只是自己一直被蒙蔽了双眼,现在重活一世这一世她不会轻易放过他。

精彩节选:

嘭!啪!

一叠的瓷器碎落声,晋王府的蕙兰院中一片狼藉,红肿着一张脸的青桃,瑟缩着肩膀跪在一堆碎片中间,夹层的裙上透着一片猩红。

白锦绣端坐在紫檀木雕花的扶手椅上,胸口还因为之前的怒火不住的起伏着;左手笔直的低垂着,如玉般的指尖滴着血,青杏正跪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替她包扎着。

“把这个没用的东西扔出去!”她虽极力克制着语调,却听的人浑身发冷,青桃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的瞌着头,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呜’的声响,划破的额头鲜红的血迹不停的往下流。

“你这又是做什么?你回来就闹得不得安宁。”南珠穿成的帘子被人挑开,云柔扶着一个容长脸,瘦弱的有些刻薄的灰衣嬷嬷走进来,她冷厉的眸子扫了一眼地上的狼藉,“收拾收拾都下去吧!”

这话一开口就表示青桃得救了,几个丫头手疾眼快的收拾起来,不过片刻功夫就搀着青桃出了去,富丽堂皇的诺大屋子转瞬间就只剩下三人。

“宋妈。”白锦绣低沉的唤了声,面对将自己奶大的乳母,她竟然夹杂着些小心。

宋嬷嬷顺着云柔的手坐下,云柔贯会面上功夫,在宋嬷嬷面前扮起乖顺来丝毫不矫作,自哄得她脸上的皱纹都浅了几分。

“昨日还说柔儿沉不住气,怎么今日到了自己却比柔儿还不如了?”宋嬷嬷接了云柔递过来的茶,撇去细碎的茶沫子,抿了口:“不过一个丫头罢了,也值得你这般动气?若看不顺眼,寻个法子抹杀了便是,何苦对着伺候的人撒气。”

“我!”白锦绣仰起头刚要反抗,就接到宋嬷嬷警告的眼神,语气转瞬柔了下来,“昨日柔儿回来说那小贱人口舌利得很,我还不信。今日可算是见到了,何止口舌厉害,心思更是歹毒。若不是顾念着后日进宫请安,我非打杀了她不可!”

砰!

宋嬷嬷将茶杯用力往矮几上一搁,凌厉的眉眼不可见的皱了皱,“打杀了就打杀了,左右不过是你的娘家,相爷难道还不为你遮掩不成?”

宋嬷嬷说的风轻云淡,好似口中要打杀的只是只小猫小狗,而并非活生生的人。

白锦绣被宋嬷嬷那么一堵,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不是没想过要了云知欢的小命,她不止想过还行动过,可是都被她父亲拦下了,甚至还因此警告过她,她那还能轻举妄动!

“嬷嬷。”云柔拉住宋嬷嬷的衣袖,花瓣儿似的唇儿微微撅起,眼里尽是一片委屈:“你不知道我那个姐姐有多讨厌,她昨日又是说柔儿没规矩,又说母亲只是个姨娘,今天更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拂了母亲的面子,简直就是将晋王府放在眼里!”

“难道别人说错了?”宋嬷嬷抽出手,凉凉的回了句,“我早就告诉过你们,在王府里掌着实权就罢了,你们偏生要计较门面,这回好了,面子里子都丢了个干净!”

“嬷嬷~”云柔娇娇滴滴的唤了声,眼儿已经泛起水光,直看得人心疼,偏生宋嬷嬷也就吃她这套,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伸出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头点了点云柔的额头,“你这个讨债丫头,嬷嬷操心你娘还不够,还要时时看着你这个不省心的!”

听她不在冷冰冰的说话,白锦绣和云柔都动了口气,互视一眼,白锦绣先低下头,对着宋嬷嬷曲曲膝,道:“宋妈教训的是,锦绣知错了,可是宋妈也不能瞧着我们母女受欺负啊,您老人家就给出个主意,就算是给白锦瑟的那个贱人添添堵也行啊!”

无怪白锦绣对宋嬷嬷这般礼遇,在冯氏还是妾室的时候头顶压着正室曲秋宁;后来为了能够讨好白相爷,又主动对曲秋宁所出的白锦瑟关怀备至,反正对着自己的亲生女儿疏忽甚多,再加上冯氏本身的小妾做派不受白锦绣待见。所以,白锦绣几乎是宋嬷嬷带大的。宋嬷嬷本身又不是个善茬,以至于白锦绣对宋嬷嬷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宋嬷嬷对曲家以及曲秋宁的子孙,深通恶绝!

果然,宋嬷嬷听到‘白锦瑟’三个字白净的面皮都有些暗沉,她端着茶碗有一下每一下的拂着茶沫儿,知道一碗茶都快见底了,她才抬起头来,双目微微放空,“那个丫头不是对宁王念念不忘吗。”

云柔一听‘宁王’二字,一张小脸迅速垮了下来,“嬷嬷莫要在说这话,我可不愿澜哥哥再去接近那个贱丫头,澜哥哥也已经答应只对我一个人好了!”

说着话的时候云柔双颊微微泛红,露出属于小女儿家的娇态,而宋嬷嬷对这一幕不过是一声嗤笑,毫不留情的戳开云柔的美梦,“是吗?那你可知道你的澜哥哥在午时前,差人送了玉祥斋羊脂玉镯进去?”

“不可能!”云柔下意识的反驳,明明昨日澜哥哥送她回来的时候,说过他以后再也不会理会那个贱丫头的,他怎么会骗她?!

“柔儿!”白锦绣呵了一声,云柔相信唐澜的话,她可不信!唐澜打得什么主意她不说猜得着十分,七八分还是知道的。“先听嬷嬷的话,若是能够一劳永逸解决了那丫头,对宁王如何还不是你说了算!”

有道是知女莫若母,白锦绣的话算是说道云柔心尖尖上了,她低着头不在言语,算是默认了母亲的话。

宋嬷嬷见状也不多计较,细细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记得皇后娘娘有个幼弟,今年该有十八了,前阵子听说淮安侯夫人正想相看儿媳妇,夫人明日不如进宫一趟,正月就要完了,皇后娘娘何不借机办场花宴,到时候各家的小姐姑娘,还不是由着淮安侯夫人挑。”

“淮安侯夫人挑儿媳妇,跟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关系?这年岁上差了这么多,淮安夫人哪儿等得及!”云柔有些没转过弯儿,云知欢才十三,那淮安侯世子已经十八了,按照大周十五岁出阁的律例,云知欢还要等上两年,到那时候那淮安侯世子都快二十了!

云柔虽不懂但常年浸淫在后宅的白锦绣却是明白了,满怀欣喜的拉住自家女儿的手,笑道:“你个傻丫头,你只需要让你的澜哥哥把那丫头约了过去就好,到时候只管看戏,过了后天,再也没人能抢你的澜哥哥!”

云柔还不是很明白,但是看着心情愉悦的母亲和面色平静的宋嬷嬷,心也就放下了,管它什么道理,只要花宴过后,云知欢那个小贱人不会再出来碍眼就成!

  • 邪王荣宠顽劣妃 截图1
  • 邪王荣宠顽劣妃 截图2
  • 邪王荣宠顽劣妃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