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林眉儿萧榭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

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

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桃桃凶猛

时间:2019-04-25 17:56

评语:和阎王爷讲好了。

穿越言情小说《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的作者是桃桃凶猛,该书主要人物是林眉儿萧榭,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小说讲述了:林眉儿与别的穿越者不同,别的穿越者,都是莫名其妙的穿越,而她,本就是超能力少女,和阎王爷讲好了,穿越的。

精彩节选:

不过有了新厨子,自己和小辰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这阵子吃得太好,搞得自己都发胖了。眉儿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哎呀,果然丰润了不少。

不过有了新厨子,自己和小辰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这阵子吃得太好,搞得自己都发胖了。眉儿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哎呀,果然丰润了不少。

不行,要减肥,要减肥。

不行,要减肥,要减肥。

在给小辰看病的时候,她发现小辰的房间终年昏暗,窗户都不怎么打开,蒙着厚厚的帷帘。

在给小辰看病的时候,她发现小辰的房间终年昏暗,窗户都不怎么打开,蒙着厚厚的帷帘。

一进去,便有一种沉重灰色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进去,便有一种沉重灰色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蹙了蹙眉,伸出双手,“哗”一声,好不容易才将那扇扣得紧紧的窗户打开。

她蹙了蹙眉,伸出双手,“哗”一声,好不容易才将那扇扣得紧紧的窗户打开。

“要开窗通风。”她笑了笑,日光将眉儿的脸勾勒得俏丽非凡,似乎阳光的精灵。

“要开窗通风。”她笑了笑,日光将眉儿的脸勾勒得俏丽非凡,似乎阳光的精灵。

“可是姐姐,小辰怕冷。”那个水晶一样的小人儿开启淡淡蔷薇色的小嘴,有些羞赧地道,“这初夏的风,还带些凉呢。”

“可是姐姐,小辰怕冷。”那个水晶一样的小人儿开启淡淡蔷薇色的小嘴,有些羞赧地道,“这初夏的风,还带些凉呢。”

“小辰,你越是怕冷,就会越冷,常年关着窗户对你的身体有害无益。”眉儿笑了笑,又呼啦一声拉开厚厚的,积了一层灰的深紫色帷帘,蹙了蹙眉,“光线如此不能通透,好好的人都被憋坏了。”

“小辰,你越是怕冷,就会越冷,常年关着窗户对你的身体有害无益。”眉儿笑了笑,又呼啦一声拉开厚厚的,积了一层灰的深紫色帷帘,蹙了蹙眉,“光线如此不能通透,好好的人都被憋坏了。”

小辰也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的阳光,眉儿不禁笑道:“小辰,明天起早上跟姐姐一起跑步去!”

小辰也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的阳光,眉儿不禁笑道:“小辰,明天起早上跟姐姐一起跑步去!”

小辰犹豫了下,好不容易点了点头。

小辰犹豫了下,好不容易点了点头。

此时李妈进来,看见窗户打开,阳光毫无忌惮地照射进来,蹙了蹙眉,小脚颠着跑过来道:“小姐……你过来一下,奴婢有事跟你说……”

此时李妈进来,看见窗户打开,阳光毫无忌惮地照射进来,蹙了蹙眉,小脚颠着跑过来道:“小姐……你过来一下,奴婢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到了外间,眉儿抱起手臂,看着李妈。经过这些日子她已经发现李妈是自己的下人中最信得过的人,早年丧夫,儿子又被掠走的她对娘亲一心一意地照顾,娘亲离开以后也丝毫没有离开春园的意思,可以算是一个自己的心腹之人了。

“什么事?”到了外间,眉儿抱起手臂,看着李妈。经过这些日子她已经发现李妈是自己的下人中最信得过的人,早年丧夫,儿子又被掠走的她对娘亲一心一意地照顾,娘亲离开以后也丝毫没有离开春园的意思,可以算是一个自己的心腹之人了。

李妈说的话,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李妈说的话,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小姐,您可知道为何大少爷的房间终是关门关窗?”李妈见四下无人,在眉儿耳边细细地说。

“小姐,您可知道为何大少爷的房间终是关门关窗?”李妈见四下无人,在眉儿耳边细细地说。

眉儿摇头:“不是因为小辰怕冷?”

眉儿摇头:“不是因为小辰怕冷?”

李妈小声道:“这是原因之一,但是更大的原因是大少爷还在襁褓中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差点儿被飞贼袭击!”

李妈小声道:“这是原因之一,但是更大的原因是大少爷还在襁褓中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差点儿被飞贼袭击!”

“飞贼?”眉儿愣了愣,心下微惊,“这林府门禁森严,怎么可能有飞贼?而且就是有飞贼,也应该去放财帛的库房,跑到小辰的房间来作甚?”

“飞贼?”眉儿愣了愣,心下微惊,“这林府门禁森严,怎么可能有飞贼?而且就是有飞贼,也应该去放财帛的库房,跑到小辰的房间来作甚?”

李妈道:“那就不知道了,总之那一次是有黑衣人出现在大少爷屋檐角落,那时候小姐您睡了,不知道闹得有多大,大少爷才几岁,却也吓得呜呜直哭,幸好后来无事,从此以后就不怎么出门了……”

李妈道:“那就不知道了,总之那一次是有黑衣人出现在大少爷屋檐角落,那时候小姐您睡了,不知道闹得有多大,大少爷才几岁,却也吓得呜呜直哭,幸好后来无事,从此以后就不怎么出门了……”

“那那一次府中可丢了什么东西?”眉儿想了想,问。

“那那一次府中可丢了什么东西?”眉儿想了想,问。

李妈道:“不曾听说。”

李妈道:“不曾听说。”

眉儿心中疑惑更甚:太奇怪了……

眉儿心中疑惑更甚:太奇怪了……

黑衣人闯进相国府,又没有窃走任何东西,只是去看了小辰一眼,当然也许是想掳走他……

黑衣人闯进相国府,又没有窃走任何东西,只是去看了小辰一眼,当然也许是想掳走他……

自然可能是二姨娘出于嫉妒所为,然而眉儿直觉不像二姨娘这样小肚鸡肠,出身小气的女人,下个药扎个小人还符合她的个性,若是专门派个黑衣人来却不太符合她的定位啊。

自然可能是二姨娘出于嫉妒所为,然而眉儿直觉不像二姨娘这样小肚鸡肠,出身小气的女人,下个药扎个小人还符合她的个性,若是专门派个黑衣人来却不太符合她的定位啊。

这事情,怎么都透着些古怪。

这事情,怎么都透着些古怪。

然而目前看来也没有任何线索,眉儿只得不去想它。

然而目前看来也没有任何线索,眉儿只得不去想它。

至于“自己”为何会在水潭里跌倒,眉儿从秋园回来的第二日便去观察了水潭的地形,水潭是一个朝向天井深凹进去的形状,出于美观考虑边角是不规则的形状,之前的眉儿便是站在伸进去的一块弯腰捞鱼,所以滑了下去……

至于“自己”为何会在水潭里跌倒,眉儿从秋园回来的第二日便去观察了水潭的地形,水潭是一个朝向天井深凹进去的形状,出于美观考虑边角是不规则的形状,之前的眉儿便是站在伸进去的一块弯腰捞鱼,所以滑了下去……

旁边有一块湿哒哒的稀泥,似乎曾经有过足印,但是已经看不清楚究竟是眉儿自己,还是其他人。

旁边有一块湿哒哒的稀泥,似乎曾经有过足印,但是已经看不清楚究竟是眉儿自己,还是其他人。

眉儿低头沉思,看来,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眉儿低头沉思,看来,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这个林府里,疑团还真是不少呢……她只能提醒自己,一切都要小心从事不过这众多的疑团,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挑战欲。

这个林府里,疑团还真是不少呢……她只能提醒自己,一切都要小心从事不过这众多的疑团,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挑战欲。

此外,她将所有春园的佣人仆妇召集在一起,对所有人进行了一番言辞恳切的“演讲”。

此外,她将所有春园的佣人仆妇召集在一起,对所有人进行了一番言辞恳切的“演讲”。

大意就是,所有留在这里的佣人,自己都要表示感谢(这样是为了先以退为进,展示出自己对佣人们的体贴之意,笼络人心;)然而之前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做了一些比较幼稚的事情,以后会尽量不出现这样的事,云云云云,好话嘛,谁不会说?

大意就是,所有留在这里的佣人,自己都要表示感谢(这样是为了先以退为进,展示出自己对佣人们的体贴之意,笼络人心;)然而之前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做了一些比较幼稚的事情,以后会尽量不出现这样的事,云云云云,好话嘛,谁不会说?

最后呢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物质引诱虽然眉儿自己手上两手空空一个银子都没有,但是总有这么大一个春园吧?眉儿许诺,将所有佣人仆妇手上的活重新分配,不会给拈轻怕重的人造成可乘之机(公平啊,对领导或者说大小姐来说,对下人公平可是最重要的!),另外呢,所有干活出色,且不长舌八卦的佣人们都可以从自己的干活范围内得到一些好处……比如说,那位管除野草和花木施肥的赵妈,就给予将春园里的栗子树、桃子树、莲塘里的莲蓬一半果实可以拿去自己家食用或者变卖的奖励(其实这些果子基本上也没几个人吃,不过就是放在仓库里烂掉,为何不拿来施以小恩小惠?)管洗碗收拾厨房的吴嫂,可以将大小姐和大少爷吃不完的菜打包回家(反正也是扔了或者被偷走了,何不大大方方的给?)管洗衣服的张婶,小姐有用不着的布料,可以给张婶自己带回家去,那可省了多大一笔银子啊……

最后呢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物质引诱虽然眉儿自己手上两手空空一个银子都没有,但是总有这么大一个春园吧?眉儿许诺,将所有佣人仆妇手上的活重新分配,不会给拈轻怕重的人造成可乘之机(公平啊,对领导或者说大小姐来说,对下人公平可是最重要的!),另外呢,所有干活出色,且不长舌八卦的佣人们都可以从自己的干活范围内得到一些好处……比如说,那位管除野草和花木施肥的赵妈,就给予将春园里的栗子树、桃子树、莲塘里的莲蓬一半果实可以拿去自己家食用或者变卖的奖励(其实这些果子基本上也没几个人吃,不过就是放在仓库里烂掉,为何不拿来施以小恩小惠?)管洗碗收拾厨房的吴嫂,可以将大小姐和大少爷吃不完的菜打包回家(反正也是扔了或者被偷走了,何不大大方方的给?)管洗衣服的张婶,小姐有用不着的布料,可以给张婶自己带回家去,那可省了多大一笔银子啊……

这些新措施一“出台”,各位佣人个个摩拳擦掌,眉儿发现马上见效春园一夜之间就变得干干净净,整洁无比。自己的衣服喷喷香还有太阳的味道,小辰的房间也是通透得一尘不染。

这些新措施一“出台”,各位佣人个个摩拳擦掌,眉儿发现马上见效春园一夜之间就变得干干净净,整洁无比。自己的衣服喷喷香还有太阳的味道,小辰的房间也是通透得一尘不染。

她满意地看了看,心中想:其实人心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上面的人稍微设身处地想想,就不一样了……

她满意地看了看,心中想:其实人心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上面的人稍微设身处地想想,就不一样了……

她又想到那一日看见秋园内那个风骚丫鬟打水被责骂的情景……心中浮起一丝冷笑……如此说来,秋园也没有传说的那么好啊……

她又想到那一日看见秋园内那个风骚丫鬟打水被责骂的情景……心中浮起一丝冷笑……如此说来,秋园也没有传说的那么好啊……

她要打败后妈,必须从自己做起,让家内人心服口服。

她要打败后妈,必须从自己做起,让家内人心服口服。

自然,这都是关起春园门来所做的事情。

自然,这都是关起春园门来所做的事情。

在外面的表现,眉儿依旧是颐指气使,动不动就搞得鸡飞狗跳,自然,一多半反而是秋园的鸡飞狗跳。

在外面的表现,眉儿依旧是颐指气使,动不动就搞得鸡飞狗跳,自然,一多半反而是秋园的鸡飞狗跳。

既然林眉儿是个骄横跋扈,人人见了避之不及的大小姐,她继续演下去,却也无妨。

既然林眉儿是个骄横跋扈,人人见了避之不及的大小姐,她继续演下去,却也无妨。

……只要不让自己嫁人就好……

……只要不让自己嫁人就好……

  • 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 截图1
  • 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 截图2
  • 冷王不敢弃:妃颜倾天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