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君惊鸿顾蕾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小说 >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墨溪小说

作者::懒小静

时间:2019-05-01 10:36

评语:但是说话怎么这么狠毒?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的作者是:懒小静,这是一本未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顾蕾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堂堂一届特工高手竟然穿越了, 有没有搞错啊,这些都是个啥,自己竟然穿越进了别的澡堂,还有人在洗澡,眼前这男人长的是妖孽,但是说话怎么这么狠毒?

精彩节选:

还以为自己个儿算是会装的呢,没成想在这儿遇见了高手!

“姐姐这么说莫不是嫉妒妹妹被关祠堂?你别忧心,我待会儿就去告诉爹爹,说姐姐心念顾家列祖列宗,想要小住祠堂粗茶淡饭,诵读佛经以此缅怀先祖。想必爹爹知道后会感动不已,也会更加喜欢姐姐的。唉,妹妹为了姐姐也是操碎了心,不过姐姐也不必谢我,请叫我活雷锋,专做好事不留名。”

顾语晗臭不要脸的说着,眸光注视着顾璃韵那青一阵白一阵的面容心里偷乐着。

“呵呵,瞧妹妹说的哪里话。诵经祈福讲究虔诚,最近姐姐这边还有诸多事要忙,怕是会分了心,如此倒是与妹妹所言相悖了。还是照顾好自己吧,姐姐就不老妹妹操心了”顾璃韵仍旧一副白莲花的无害模样,淡然说道。

顾语晗一直认为自己算是能装了,可这个顾璃韵比她更能装,故而冷嗤一声不在说话,闭目假寐。

约莫半个时辰,马爱的缓缓停了下来。

“大小姐,二小姐到了,该下车了。”马车外女婢掀开帘帐说着。

顾璃蕴矜持高贵的点了点头,刚要起身,顾语晗就立马站了起来一步跨在了她的前面跳下了车。

呵呵,四不四当她傻?

自古嫡庶尊卑有别,若是在皇宫门口让她先入为主岂不是落人口实,让人笑话?她可不是傻子。

站在皇宫城楼外,抬眸看着威严高耸城楼,城内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灿阳的光束落在皇宫内的琉璃瓦上金光闪闪,好看极了。、

一旁停了许许多多的马车,或华丽或低调或张扬,总归都是富家子弟。

门前聚集了不少千金小姐,贵族公子,三三两两成群结队,一派繁华之像。

“让开,让开,闲杂人等统统让开。顺天府奉命捉拿杀人凶手顾语晗!”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对人马,腰持佩剑朝着顾语晗走了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瞧瞧,她就说嘛,皇宫之行怎么可能这般一帆风顺呢。

慕依娴之事本就有人暗箱操作,而皇帝老儿还务必让她进宫面圣,且今日是难得一次的宫宴,宴请的都是文武百官诰命大臣,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

若是在这种场合顺天府的人直接将顾语晗从此处带走,那么……

可想而知,面对她的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况。

“天呐,杀人凶手顾语晗?她杀人了?”

“你们还不知道吧,听说顾语晗新手狠辣下毒杀害二姨娘呢。”

“那可不就是当今燕贵妃的妹妹吗?”

“啧啧,真是看不出来这个纨绔草包竟这般心狠手辣,令人不齿。”

…………

周围传来阵阵窃窃私语,一字不落的落在顾语晗的耳朵里,在清楚不过了。

顺天府捕快一脸严肃的走到顾语晗的面前,“顾语晗,有人告你投毒杀人,请跟我们到衙门走一趟。”捕快首领沉着脸说道。

顾语晗冷哼一声,高傲的抬起头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却是看不见顾启文与顾文渊的身影。

“官差……”

“官差大人,语晗是我们丞相府的嫡出二小姐,身份尊贵,怎可同你们前去顺天府尹那种有失身份的地方呢,”下了马车的顾璃蕴首当其冲的站出来反驳着。

“哼,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遑论她是相府小姐了。”捕快看着顾璃蕴轻蔑的说着,而后双手抱拳对天作揖,“天下谁人不咱相爷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定会协助我等受理此事,”

一句无懈可击的话死死地堵住了顾璃蕴的嘴。

周遭的闲言碎语越发的多,顾语晗仍旧处事不惊淡然无波的站着,眸光清冽的看着捕快,“官差大人如此一言是料定我杀了人?还是说我下毒杀人之时你躲在衣柜子里看见了?”

阴谋,妥妥的阴谋,一环扣这一环,到底背后又是谁这么精于算计,想要置她于死地?

或者说想要毁了她的清誉?

“狡辩!今日一早可是幕老王爷亲自递的状纸,岂能还有假不成?”捕快大哥似乎天生不惜顾语晗,轻蔑的说着。

周围人群三三两两的拥挤了过来,各种各样的眼神看着顾语晗,似轻蔑,似嘲讽。

就连刚刚还在假意为她说好话的顾璃蕴也作壁上观,静观其变了。

顾语晗冷冷一笑,“官差大人说的对,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顾语晗现在要控告慕老王爷诽谤!请问状慕老王爷是亲眼看见我杀人了还是说慕老王爷铁证如山?若是没有那我就要控告慕老王爷毁我清誉恶意诽谤。”

哼,开玩笑,她顾语晗是别让想要欺负就能欺负的。

上一世界备受欺负也就算了,可都已经穿越了,若还是被欺负了去不如死了算了。

“是谁大言不惭呐”一道浑厚苍老的声音自身后而来。“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在本王面前口出狂言!

顾语晗闻声侧身回头,入目的是一位身着绛紫色十二回旋纹的老爷子,面无表情的朝着她走过来。

这位应该就是慕王爷慕国忠了。

“璃蕴见过王爷。”站在顾语晗身边的顾璃蕴福了福礼。

慕国忠扫了顾璃蕴一眼不做声响,转而眸光阴翳,一股子严肃狠辣的目光看着顾语晗,嘴角扯了扯,“你个杀人凶手……”

“慕老王爷,语晗小姐,皇上有旨,命你二人速速进宫,不得耽搁。”就在这时方公公手持拂尘走了过来,端着架子,一甩拂尘扯着尖细的嗓子说着。

顾语晗眼底一抹流光微闪,心道:这个皇上到底是何人,当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呢。

慕国忠冷哼一声,“顾语晗,若是我家女儿有个好歹,就算是豁出去了我也定不会叫你好过。”说罢一甩哼哧一声朝着宫门而去。

今日本就是宫宴,前来的都是达官显贵,自然这荒唐的一幕自然也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料,皆是对顾语晗指指点点。

“夜王来了?”

“那是夜王的马车?”

“听说夜王英俊不凡,今日能得一见简直太幸福了。”

……

人与人的悬殊就在于此,刚刚顾语晗还是众人眼中的笑话,而此刻因着君惊鸿的到来所有人的目光便全数投了过去。

不,应该说至少有一人是不愿意面对这一幕的,那是顾语晗。

一听见有人说夜王到了,她顿时背脊一阵阴凉,脚下生风,一溜烟儿的朝着宫门走去,直接将锦秋锦夏俩丫头抛的远远的。

尼玛,就说了这个顾文渊是个骗子,现在看看当真是十足十的骗子,说好的保护,丫的,每每一到关键时刻就不见了踪影,销声匿迹了。

不过这会儿自然不是追究这事儿的时候,她头也不回的朝着皇宫走去。

可走了好久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的岔路口叹了叹气,伸手抚了抚脑门儿,跑这么着急有个屁用,找不到路哇。

“哎哟,我的天儿,这脑子是进水了么。”拍了拍脑门儿自言自语道。

“怎么,这是找不到路了吗?”突兀的,身后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颇为熟悉,也单单就是这么一到声音,竟让顾语晗背脊一阵阴凉,散发着一阵寒气,毛骨悚然。

用脚趾头想她也知道是君惊鸿了,可素这人刚刚不还在宫门外么,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思及此,她想也不想的抬起脚便往前走……

自然有人不会让她如意。

君惊鸿身形一闪,刹那间出现在顾语晗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邪魅一笑,“语晗小姐这是往哪儿走?本王可是找你找的很辛苦呢。”

当正面看见她身着一身素雅的白色流云广袖裙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嘴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

“额,呵呵,这……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夜王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呐,好巧,好巧,呵呵……”

君惊鸿一袭黑色锦衣,金丝勾边,衣绣锦绣山河图,袖口处袖带束腕,脚穿祥云靴,黑冠束发,倒显得整个人英姿飒爽,玉树凌风。

“巧?”他几不可见的哼了一声,邪魅明眸勾了勾,“何来的巧?语晗小姐知不知道本王找你找的好辛苦?你说,这一次本王该拿你怎么办呢?”步步紧逼,周身散发着一股威严气息。

顾语晗不由得战战兢兢,步步后退,看着他嘿嘿一笑,“哎呀,这个好说好说。今儿皇上不是举行宫宴为夜王您接风洗尘么,我自当敬上三杯。啧啧……就这么决定了!”她一拍手,自言自语着,突然眸光一亮,“欸?想起来了,刚刚我哥哥找我来着,我就不陪夜王你了。”说着,她煞有此事的绕过他直接开溜了。

可君惊鸿岂容她这么容易就跑掉了。

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挡住了她,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微微一抬,“语晗小姐当真是记性不好,这么快就忘记了你是怎么对待被本王的吗?”他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继而道:“若是真的记不起来,本来不介意邀请语晗小姐到本王府邸小叙一番,届时你定能想起个所以然来。”

  •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截图1
  •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截图2
  •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