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云岫衣君少覃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小说 > 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

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

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橱

作者:林浅笙

时间:2019-06-11 11:30

评语:让人欺负的废物。

穿越言情小说《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的作者是林浅笙,该书主要人物是云岫衣,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小说讲述了:云岫衣没想到自己一朝穿越了,她一个医毒双绝的天才,竟成了让人欺负的废物。现在是她,她绝不会再让人欺负她了。

精彩节选:

云谨言如今已五十有余,却仍是武者七阶,这么多年以来都未晋升过一阶。

如果说云岫衣作为云家大小姐天生无命宫是个笑话,那么云谨言作为第一家族的门主在修炼方面毫无天赋也是个天大的笑话。

而云家这十五年来日渐惨淡也不止是因为朱雀被重创影响了气运,更是因为云谨言的实力远不及其他三大家族的门主。

一掌落下,云谨言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惨叫,再看面前,哪里还有云岫衣的身影,回头去寻,见她正将青瑶从地上扶起,心里不觉震惊,她怎么可能逃得过自己这一掌?他明明已经使了全力。

“岫衣,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青瑶双手在云岫衣身上摸索着,恨自己眼盲手拙,什么忙都帮不上。

云岫衣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没事。”

清冷的语调让青瑶心里一寒,这不是她的岫衣,随即双手颤抖着摸上云岫衣的脸庞,摸着摸着心也安定下来,这鼻子、这眼睛、这嘴巴,分明就是她的女儿。

“你学武了?跟谁学的?”云谨言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命无宫之人不可能修炼,所以他只能猜测云岫衣学了武功。

还未得到回复,门外便有慌慌张张的家仆跑来,“家主,不好啦!四皇子来了,说要请您还有大小姐去宫里赴宴,还要……还要……还要带上夜时珠。”

听完这段话云谨言浑身颤抖,“天要亡我云家啊!”

“云家不会亡。”

虽然云岫衣不喜云家夫妇,云家全族上下也未善待她们母女,但有云家在,她至少衣食无忧,有片瓦遮身之地。况且她现在需要一个稳定的地方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云家必须在。

“去回四皇子,我们会准时赴约。”

云岫衣的话威慑力十足,要换做以前,那家仆早就不以为然,此刻望望云岫衣又望望云谨言,竟不知如何是好。

同样被威慑的还有云谨言,只是他心里却是另外的打算,丢失夜时珠,云家横竖都是一死,他何不讲出实情,让圣上查明此事是云岫衣一人所为,与他与云家无关,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做好打算,云谨言朝那家仆挥挥手,算是默认了云岫衣的话。

当晚,云岫衣穿着青瑶翻箱倒柜拿出的一件裙裳跟随云谨言进了宫,这是云岫衣初次进宫,出门前青瑶千叮咛万嘱咐她谨言慎行。

一路上云岫衣未跟云谨言交流,始终闭着目。

上午云家夫妇离开后,云岫衣在枕边发现了一个玉瓶,打开之后异香扑鼻,她检查过药性后便吞食了两颗。

经过大半天的摸索她已能控制那颗泛着金光的小球,也大概知道那颗泛着金光的小球便是她命宫重塑后凝聚的元婴。

不知是她本身天赋高,还是昨晚的男子厉害,原本孤零零旋转的元婴竟然一分为二,也就是说,她现在有两种元婴,既能灵修又能魂修。

放眼整个东月帝国,从古至今从未有过双修之人,还是极需天赋的灵修、魂修。

“姐姐,你在里面吗?”

随着一声娇滴滴的问候,马车停了下来,一只粉白的手从帘外伸了进来,车帘被撩起露出罗烟儿那张精心装扮过的脸。

见云岫衣完好无缺的端坐在那里,罗烟儿面上巧笑颜开,心里却咬牙切齿,她昨晚居然被这贱人的几句话唬住,轻易放走了她,她今晚非加倍凌辱她来消除自己昨晚的屈辱感。

“少覃哥哥跟我说姐姐今晚也会进宫,我还不信,没想到姐姐真的跟云二舅舅一起来了,姐姐是第一次进宫吧!”

虽然是第一家族的大小姐,但因为云岫衣无命宫的关系,从来不受人待见,自然也是进不了宫的。

而罗烟儿不一样,不止长得花容月貌,天赋还极高,九岁便聚灵成功,十二岁已是灵者三阶,如今十四岁已突破灵者五阶。

这样的资质在整个东月都是数一数二的,罗家自然也是将她捧在手掌心里,宠成了今日这副骄纵无理的性子。

“咦——姐姐平时爱说爱笑,怎么今日如此冷淡?莫非是昨晚在凝雪楼受了惊吓?这才变了个人似的?”

罗烟儿的话让朝这边走来的君少覃脚下一顿,他今日一早便听说了昨晚的事,本就觉得无风不起浪,现在亲耳听罗烟儿说,当下便肯定云岫衣已是不洁之人。

云岫衣对他的痴恋他一直都知道,但是以他的身份地位痴恋他的女子多了去了,多一个云岫衣少一个云岫衣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更何况云岫衣除了云家大小姐的身份,其他的一切都太普通了,不止普通,甚至是个无命宫的废物,还整日穿得土里土气的,逢人便傻呵呵的痴笑,痴呆儿一般,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再者云家现在也早就不如从前,所以他才与东月帝国第二家族罗家站在了同一阵线,用不了多久,罗家才是东月的第一家族。

而罗烟儿,无论是长相还是天赋,都比云岫衣出众得多,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四皇子的身份。

即便如此,他也从未明确拒绝过云岫衣。

“烟儿,你怎么在这里?让我好找。”君少覃撇去心里对云岫衣的厌恶感,走到罗烟儿身边,眼里挡不住的浓情蜜意。

罗烟儿也欣喜的望向君少覃,“少覃哥哥,你怎么来啦?”

“当然是来接你。”君少覃牵起罗烟儿的手便准备离开,却在车帘落下的瞬间呆若木鸡,虽是惊鸿一瞥,也觉意夺神摇。

有些不敢置信的问罗烟儿,“车里是谁?”

罗烟儿虽然不满君少覃意乱神迷的样子,却也不敢发怒,只好晃晃他的手臂,“车里是姐姐啊!岫衣姐姐,还是少覃哥哥告诉我今晚姐姐会进宫,难道少覃哥哥不记得岫衣姐姐了?云岫衣!”

反复强调的岫衣二字终于将君少覃的神魂拉回来,想必他方才眼花了,竟然觉得那个土里土气的痴呆丫头惊若天人。

  • 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 截图1
  • 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 截图2
  • 盛世凤华:镜主,您失宠了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