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纪繁景林奚欢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橱

作者:兰颜

时间:2019-06-25 09:28

评语:恨她就恨她吧。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的作者是兰颜,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林奚欢知道纪繁景根本就不喜欢她,但是现在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他们之间的婚姻原本就是被家里安排的,他再怎么不愿意也无计可施,恨她就恨她吧。

精彩节选:

苏西遇把林奚欢拉倒自己的身后,目光直视着沈默,“沈学长,你有话可以跟我说。”

沈默眯起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西遇,他是知道这两个人是旧识的。

可,不是说因为叶蔷闹翻了吗?

为什么由此时苏西遇的反应来看,他觉得这不像是面对害死自己心爱人的反应呢。

林奚欢的皱眉忍不住皱了起来,身体的疲倦让她分外不耐烦这种纠缠,尤其还有一个沈菁菁。

她从苏西遇的身后走出去,在经过苏西遇的时候把手中装着药物的袋子塞给沈默,“这是齐医生开的药,你拿过去给他。我想我不出现在他面前,才会好的更快。”

说完之后就向前走,她烦透了纠缠,烦透了麻烦。

“苏西遇!你能不能拿出你高傲冷漠的姿态来。”沈菁菁紧紧抱住苏西遇的手臂,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苏西遇,“你没有看到人家根本不想理吗?这么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真的很好玩吗?”

“林奚欢!你松手!”

苏西遇用力的甩开沈菁菁的手臂,抬步就要追过去,却被沈默挡住去路。

“沈学长麻烦你让开!”

沈默没有让,“学弟,你这么纠缠不妥吧,林奚欢可是已经结婚了,是有夫之妇,多少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沈默对林奚欢的了解不少,可,那都是五年前张扬肆意的林家大小姐,而不是如今内敛低调的林奚欢。

他也不知道纪繁景跟她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了,可,两个人总归是夫妻。

尤其自从叶蔷死了之后纪繁景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平时淡漠冰冷的跟性冷淡一样。

不管曾经多么爱吧,现在人都已经死了,日子总得过下去,而,林奚欢无论是从补偿,还是从深爱的角度都是再合适不过的。

他相信纪老太爷之所以坚持让繁景娶林奚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说苏西遇,你多年前深爱叶蔷,如今身边有我妹妹,现在却在这边纠缠别的女人。就算我平时觉得菁菁胡闹一些,也觉得她此时不应该装聋作哑。”

沈默三言两语把沈菁菁的火气给挑起来,看着苏西遇焦头烂额的模样笑意盈盈的,眼底都是不怀好意。

既然想做他沈家的乘龙快婿,代替他继承家业,多少总得付出一些不是吗?

林奚欢是打车走的,本来想在回程上闭上眼睛小憩一会的,可,脑子里的念头太过于杂乱了,怎么都睡不着。

她转头看着车外快速后退的景致神情一片静默,当回程路上最后一个大药房的招牌自她的眼前闪过的时候,终究是没有忍住,“师傅,请停一下车。”

回到老宅的时候,晓凤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

听到玄关处传来动静,她立即迎上去,接过林奚欢手中的东西,“少夫人,您回来了,今天有些晚呢。”

“嗯,路上有些堵车,就晚了。”

“哦,那您肯定很累了,做医生真是辛苦。”

“有的忙也挺好的。”顿了一下,林奚欢到底是没有忍住,开口问道,“他呢?回来了吗?”

晓凤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林奚欢口中说的人是大少,她摇头,“没有,大少没有打电话回来让准备晚餐。”看着林奚欢黯然下来的神色,又立即补充道,“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吧,您知道的集团的事儿一向很多。”

“嗯。”林奚欢笑了一下,“去摆晚餐吧。”

在纪家,晚餐都是独自吃的,各房都有自己的厨子,手艺定然是不错。

林奚欢中午本就没有吃饱,回到家之后是又累又饿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竟然全无胃口。

晓凤见到菜几乎没有怎么动林奚欢就放下了筷子,顿时十分的担忧,“少夫人,是不是反常不合你的胃口,要不让厨房重新做来。”

“不用。”林奚欢忍住心中的怅然,“我只是太累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先回房休息了,这边就麻烦你来收拾了。”

“是。”晓凤抬头看着林奚欢上楼的纤细身影,默默地想,少夫人并不是胃口不好,而是觉得太寂寞了吧。

林奚欢回房洗过澡,换了干净衣服之后,移步到了梳妆台,在涂抹护肤品的时候又看到她回来的时候在半路上买的东西。

满满的一袋药物。

棉球、镊子、纱布、消毒液……林林总总,满满的一大包,都是处理伤口用的东西。

她其实是知道纪繁景可能不回来的。

他们结婚已经三个月了,真正同房也就是从前两天--结婚当天,仪式才办完,都没有敬酒,他就扔下她跟满堂的宾客出国了。

那一刻的尴尬跟难堪,她现在都记得。

后来,他回来了却不肯回来。

前天还是爷爷装病把他骗回来的。

然后,她给他下了药,把他给睡了。

她知道这样他会更加恨她。

可,恨就恨吧,反正已经够恨了,再也不会比这样更糟糕了。

而且,她还可能有一个孩子,有着他的血脉,她亲自孕育的孩子。

足够了。

有这些温情就够了。

慢慢的吹干头发之后,林奚欢躺回床上,怀里拥抱着他睡过的枕头,嗅着属于他的气息,竟然很快就入睡了。

林奚欢半夜的时候被渴醒了,她揉着惺忪的睡眼,飘飘忽忽的从房间里出来。

客厅里的灯光昏暗,只能勉强的照亮路,可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阳台的推拉门打开着,纪繁景就站在阳台上,他的手指里夹着香烟,另一手拿着手机,他背对着客厅正在打电话。

黑暗的夜色中,他的身形修长挺拔,周身散发的气息矜贵,沉稳。

那是不同于在她面前的易爆易怒。

他的外套不知道扔在哪里了,身上只穿着黑色的西裤和熨烫的笔挺的衬衣。

衬衣的袖口是一层层挽起的,一直堆在手肘上方的部位,露出来的是包扎着伤口的白色纱布。

离的远林奚欢看不出来伤口是不是曾经被重新包扎过。

袅袅的烟雾自指尖的位置升腾起来,把结实有力的小臂笼罩,然后融为一体,这一幕其实有着说不出来的好看性感,简直可以直接剪辑成电影的一幕的。

而且林奚欢关注并不是这个,吸引了她所有注意力的,是他曾经受过的地方的。

雪白的纱布上一片殷红,刺眼又夺目。

果然就跟沈默之前在她面前所说的一样被鲜血浸湿了。

真是看着就疼。

可,纪繁景像是感觉不到一样,他还在讲电话,一口声调优雅的法语,流利的跟对方交谈着。

林奚欢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就要冲过的时候,纪繁景收起了手机转身。

林奚欢连忙的躲会房间里。

然后,纪繁景转身回了房间,他按亮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把还在冒着袅袅烟雾的香烟按进宴会缸里,垂着眼眸单手揭开纱布。

很快狰狞的伤口就映入眼帘,已经撕裂的伤口还在冒着血,纪繁景精致的眉眼没有丝毫的波澜。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起身接了一大杯水过来,看那模样是打算用水直接冲洗伤口的。

林奚欢的眉头皱了起来,原本她就心疼他的伤口撕裂,没有处理好,见到这一幕更加忍不住了。

林奚欢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过去,伸手扣住男人拿着水杯的大手。

纪繁景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林奚欢白皙精致的小脸。

视线交汇,四目相对,纪繁景的眉宇间已经有了在商场磨砺出来不动声色,周身的气场强大慑人。

可,在看到忽然出现在身边的女孩时,厌恶的情绪还是毫不遮掩的浮现在眼底。

林奚欢觉得有些刺痛,像是有尖锐的针一下下的刺在心头一样。

林奚欢的指尖微凉,可还是坚持从男人的手中把水杯拿下来,“这样处理伤口容易感染。”她垂着眼睑不看男人,“你等一下,我去拿消毒液。”停顿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借机生事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伤口好歹也是我缝合的,如今也不过只是尽一份身为医生的责任。不用多想。”

说完之后,林奚欢急忙忙的回卧室去拿她之前买回来的东西。

会用到的东西都摆在茶几上,然后她打开碘伏瓶子,捏着棉球,浸过之后认真仔细的给纪繁景处理伤口。

林奚欢摆了一个小凳子坐在纪繁景的身前,他的手臂放在并拢着双腿上。

夏天的衣衫单薄,男人炙热的体温毫无保留的传递过来。

林奚欢是睡了一觉醒来的,又一直关注纪繁景,因此没有过多的注意过自己睡衣的扣子已经开了两个。

又因为此时的姿势,坐在高处的纪繁景,轻易的就注意到眼前的美景。

每一处都在叙说着与男人不同的女性之美。

两人的距离又是少有的近在咫尺,林奚欢身上幽幽的冷香飘了过来,萦绕在鼻端,让人的每一个呼吸都下意识的加深了。

  •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截图1
  •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截图2
  •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