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泥小说-尸泥胡大宝琛爷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恐怖小说 > 尸泥

尸泥

尸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带土豪金的猪

时间:2019-07-17 10:17

评语:诡异秘事、惊险、离奇

《尸泥》的主角是胡大宝琛爷,作者是带土豪金的猪,是一本连载中的恐怖灵异小说。该书讲述了:胡大宝,土工的最后一个传人,所做之事挖尸泥更改人的汽运、逆天命续阳寿,终日游历于阴阳之间,能遇见诸多诡异秘事,惊险、离奇等着你。

小编推荐:
《寻尸人》

精彩节选:

我俩扭头看去,天花板上的灯泡正在很有节奏的依次灭掉!

这种感觉真是太吓人了!

如果不是旁边有一个大活人,我估计自己能吓尿了!

砰砰砰……

那灯泡不一会儿就灭到了我们眼前,就如同是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走来了似的!回过神来以后,我俩立刻朝着左边奔跑,跑到了电梯门口。

然而这电梯却是正在高层呢!

现在我俩可是要急死了!很显然电梯不可能在这灯泡灭完之前赶过来,而刚才那个正在开锁的……

我不敢继续想了!只是在心里焦急的念叨着:电梯快下来!快快快!

砰……砰……

等电梯到达第七层的时候,那灯泡已经灭到了我们面前。

然而这个时候它竟然没有继续灭下去,竟然是停了?

我感觉自己的生命都已经结束了似的,满脸麻木。

叮!

就在我俩愣神的时候,电梯门开了,而紧接着,那灯泡也随之灭掉。

卧槽!我身体一阵阵过电流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就在我俩身旁。我一边后退着进入到电梯里,一边胡乱的对空挥舞铜钱剑,等电梯门关闭了以后我才停下,累的我是气喘吁吁。

“高、高兄,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吗?”

高渐红心有余悸的摇头道:“没!什么都没看见,你呢?”

“我也没看见!”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我俩都开了阴阳眼,却是什么都没看到。难道刚才那一幕只是个巧合?可就我们面前的灯泡没有继续灭掉而是停了一会儿,这种巧合也太诡异了吧?

不过我突然想起琛爷在套房里和我说过,强开天地阴阳眼,那得布阵,琛爷用的是赶尸人的香灰,在地上布置了天圆地方。

琛爷当时就和我说了,不能离开这个范围,否则就会失去效果。

不对不对!高渐红开阴阳眼的方法应该和我不同,不知是什么手法,至少应该不用布阵。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才那一幕幕把我吓坏了,思维都开始混乱了,这可不行!

这会儿,高渐红问我去哪里,我俩进入电梯以后都还没按下按钮,电梯一直停在地下二楼。

我毫不犹豫的按了一楼,随后说道:“先去地面吧,出去透个气。”

高渐红立即点头同意道:“行!我也正有这个想法呢!”

我俩全然没去琢磨这一身行头如果出去以后,会遭到前台服务人员怎样诧异的眼神。

当电梯门打开以后,我俩想都没想,并排出去,却是全都愣在了原地!

天呐!这里还是地下二层!

砰砰!

顺着右边灯泡灭掉的声音看去,好像我俩走进了时光隧道,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时间段,天花板上的一排灯泡重新开始陆续灭掉!

回过神来以后,我立刻拉着高渐红回到电梯,疯了一样的按下一楼按钮,那灯泡还没灭到我们眼前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了。

这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可我从没听说过鬼打墙产生的效果,会是时光倒流的那种效果。

而且我曾看过一些相关资料,说这个鬼打墙的原理,是因为人的大脑失去了一些功能,导致自己无法正确的辨别方向,就会导致自以为正确,其实是在原地打转。

可我们面对的这种情况明显就解释不通,不说那些灯泡怎么回事,电梯总不能是假的吧?

“你刚才……确定按的是地面一楼吗?”高渐红盯着电梯按钮,对我问道。

其实我也不确定之前是不是按错了,也忘记电梯是不是真的运行了,可能我俩太紧张,都记错了,其实电梯根本没动。

但这些自我欺骗很快就被戳破,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外面仍就是地下二层!

而这一次我十分确定,自己刚才几乎都要把按钮给按碎了!

高渐红现在是脸色煞白,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这就握着各种法器走出了电梯门,我紧随其后。

我俩出去以后立刻扭头朝右边看去,那些灯泡还亮着呢,难道这世界真有什么时光隧道?我俩是被困在一个时间节点了吗?

高渐红略显庆幸道:“还好,那灯泡没灭。”

话音刚落,就看到右边最尽头的那个灯泡灭掉了,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听到了他的话,这是在故意打脸。

但是很快的,那灯泡又重新亮起来了!就感觉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心脏上扎了一下!

这一次次的反复恐惧情绪的叠加,反而让我俩有些习惯了,突然就不怕了,壮起胆子准备去逃生通道门看看。

“你说……会不会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躲在楼梯拐角?”高渐红对我问道。

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是自己吓唬自己,那比真的看到什么、遇到什么还要可怕。

“嗯?等等。”这时,我余光里面突然看到某个房间的门开着一条缝,这就拉着高渐红停下了。

我俩抬头一看,房间号码那里已经被抹去,看不清是几号。而面前的这道门的门锁,还是特别老旧的那种,门上和墙上各有一个合叶,必须插了门栓才可以关上的那种。

而这两个合叶被一条细锁链给捆在一起,绕了好几圈,可能是这里湿度太高的原因,已经生锈了,看起来一撞就能撞开。

高渐红轻轻往前推了推门,那缝隙更大了,我打开手机手电筒往里照去,我俩顿时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然后面面相觑,各自露出有些惊恐的表情。

那里面……

有一台供桌!

我突然想起了琛爷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真他吗邪性!

这种诡异的地方竟然有个供桌!让我俩再次陷入到恐惧之中。

不管我俩遇到的是不是鬼打墙,总之这种怪象肯定和他吗里面那供桌有关系!

“高兄,如果我说进去看看的话,你同意吗?”

“我……我同意。”

虽然这缝隙很大,但还是无法窥探那供桌的全貌,最起码要知道供桌上面都是什么东西,或许就能找到破解之法。

我俩喊着口号一二三,合力去撞门,果然一撞就开了。

当手电筒的光束打到供桌上的时候,我俩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面摆着一张镶框照片……

是红袍女鬼的照片!

红袍女鬼的照片怎么会在这里?见到照片里那个五官轮廓,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还挺标致的一个妹子,微微笑着,应该是她生前拍的某张照片,绝非是遗照。

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就清晰多了,按理说这酒店里面藏着厉鬼,但从没听说过这里出现什么严重的灵异事件。

那必然是有人在限制着红袍女鬼。

或者说,这正是红袍女鬼无法往生的原因,或许它一开始的怨气并没有那么大。

可惜琛爷不在这边,否则他一定能给出合理的解释,而不是我和高渐红在这里胡乱猜测。

虽说这照片挺好看,可在这么一个环境里,也是显得阴森恐怖。

我俩往前走了几步,这供桌虽然散落着一些香灰,但其他地方没有灰尘,也没有蜡烛燃尽后的痕迹,说明应该是有人一直过来。

我正在仔细观察呢,高渐红拉了拉我衣服的袖子,对我说道:“我……我想起师父跟我说过的一种禁魂术,我想……”

高渐红咽了口唾沫,他的意思是说,有人在这里摆阵施展禁魂术。

他说,所谓禁魂术,顾名思义,就是强行囚禁亡者的魂魄,既无法往生,也不能随意游动。

这种东西看起来毫无意义,实际上,那是很多法师想要控制厉鬼所用的手段。将亡者魂魄囚禁在某一个范围,哪怕生前是自然死亡,如果被人施了法被困住,时间久了怨气汇聚,也会成转为厉鬼。

这是培养厉鬼最快速的方法,极损阴德,据说使用这种方法的法师,多一半也都会横死,哪怕做再多的功德都于事无补。

所以,哪怕是老赶尸人这种心术不大正的法师,也不会选择使用这种手法,否则自己都短命了,搞出那么多厉鬼有什么用。

“高兄,照你这么说,酒店里面竟然还有个非常恶毒的法师?”

高渐红摇了摇头道:“恶毒肯定是恶毒,但这个人的道行不行,这禁魂术搞的不伦不类,甚至都还不如我懂的多。”

听到这话我笑了起来,心中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高渐红也跟着我笑了起来道:“真的,还不如我厉害呢。”

我们俩人的笑,是来自一种“都是菜鸟”的那种亲切感。

这样一来,事情就比较清晰了,红袍女鬼是被人为困在这里的。按理说,我们是应该破了这个禁魂术,从而让红袍女鬼有机会往生。

可现在我俩也是比较为难,最主要还是学艺不精,无法保证破解禁魂术以后,那红袍女鬼就不会害人。

我用琛爷教给我的占卜术起卦进行查看,卦象结果不太好,需要我们主动去打破困境。

所以,最终我们俩人决定,还是冒险区破了禁魂术,说不定鬼打墙就解开了。再说了,上面还有琛爷和老赶尸人呢,真是出现什么重大意外情况,相信他们两位也会有所察觉。

  • 尸泥 截图1
  • 尸泥 截图2
  • 尸泥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