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契婚甜如蜜花月安颜顾贤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独家契婚甜如蜜

独家契婚甜如蜜

独家契婚甜如蜜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江小森

时间:2019-07-21 10:29

评语:只是好奇心重了点

《独家契婚甜如蜜》的主角是花月安颜顾贤,作者是江小森,是一本已完结的言情小说。该书讲述了:花月安没想到一个八卦,竟然让她被总裁大人颜顾贤给盯上了,还是个超级腹黑的总裁,这下可惨了,不就是好奇心重了点吗,要不要这么悲催啊,呜呜呜就不该这么多嘴。

精彩节选:

颜顾贤似乎被气急了,双手的力度不自觉的加重了,他重重的呼吸着,声音压抑:“你是我颜顾贤的女人,是颜家的少奶奶,请记得你的身份!以后不要再那么磕碜的露脸,我们颜家丢不起这人!”

说来说去,就是因为她今天的现场直播比较凄惨,给颜家丢脸了。

真是好笑,她明明是他用完就丢的玩偶,他竟然还会嫌弃她丢人!她落到今天这地步又是拜谁所赐?

她想笑,却笑不出,只能瞪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颜顾贤的脸,心里恨极了,如果她够彪悍,她一定抬手就给他两巴掌!

颜顾贤被这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抬手盖住了她的眼睛,然后垂下头轻轻吻住她的唇。

花月安很紧张,很害怕,身体的每个毛孔都跟着紧张,颜顾贤在她耳边轻语:“不要怕。”

说不怕,就不怕了啊?他颜顾贤又不是她花月安,怎么能理解那种被畜生玩弄的耻辱?

……

玢汕海岸。

眼前是汹涌翻滚的巨浪滔天,海水裹挟着巨浪劈头盖脸的打来,然后跟峭壁激烈的碰撞后又呼啸着折回,准备下一轮的攻击。

再次站在这里竟然是一年后了,洛羽辰苦笑,时光真是个好东西,那些以为一辈子都过不去槛,也就这样随风融化在了时间的裂隙里。

她仰头,吹着海风,真是奇迹,她竟然这么快就活过来了,是不是有点狼心狗肺?

“妈的!颜顾贤,你竟然敢当着姑奶奶的面当鸭子,真他妈没品!”说着打开包,抽出一打照片,“嗖”的朝着山崖撒去。

天底下有这么没品的事吗?

是的,她洛羽辰出逃是她的不对,可颜顾贤实在太过分了,她还没好了伤疤忘了疼呢,那厮竟然隔三差五的给她发无良、没品的邮件!

邮件上标着颜顾贤的大名,邮件里是颜顾贤那猪跟乱七八糟女人鬼混的可耻照片,最无法接受的是里面竟然还有男人!

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缺德!

她二话没说,辞了工作,卷着铺盖又回来了,颜顾贤,你不让我好过,我也让你好看!

“无良、没品、没节操的洛羽辰回来啦!”她手握成喇叭状冲着大海呼喊,“姑奶奶这次回来是找男人的,让这天下的好男人都断子绝孙!颜顾贤,姑奶奶要让你哭死的跪地求饶!”

“噗”巨石后发出了这么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

洛羽辰大囧,她是喊着玩的,觉得这样有气势,没想到竟被人听了去。听了就听了吧,总之,她洛羽辰这次就是带着厚脸皮回来的。

颜顾贤竟然敢用这么卑鄙的方法刺激她,休怪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真是波澜壮阔啊!”巨石后的男人优雅、宁静,突然,他扭头冲着洛羽辰玩笑,“姑娘,你再来晚一点,我就要跳下去了,该如何答谢您的救命之恩?”

天色很暗,她只能依稀辨清那人的轮廓,挺拔、茁壮、很好看。

“滚丫的!”洛羽辰送给男子一个鄙夷的白眼,“装给谁看呢,要死我帮你!这种举手之劳,不用答谢。”

不料那男子慌忙摆手,“姑娘,姑娘,我说着玩的,我的人生这么精彩才不要这么早就结束呢。”

然后,他站起身,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悠悠念叨:“愁啊愁,愁白了少年头!苦啊苦,苦杀了……”他顿了顿,没了下文。

“苦杀了什么啊?”洛羽辰知道这人是忘词了,偏偏要问。

男子顿了顿,露出个无害的笑,“姑娘,我一直在想,我要是把我喜欢的女孩从这里推下去,至少能得个尸体,可是现在,我连她的影都找不着。”

恶趣味!重口味!洛羽辰在心里腹诽,滚丫的,你爱的姑娘将你推下去,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因为你这恶臭的尸体太污染环境,直接被伟大的自然造化给消灭了!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洛羽辰差点就被这返璞归真的铃声给逗乐了。

听到这铃声,坐在樵石上的男子的“蹭”一下坐起来,当场打个立正,然后无比嫌弃的冲着手机“呸”了一声,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自杀呢,不要打扰我。”男子慵懒华丽的声线缓缓流淌,“什么?结婚?妈咪,你没有搞错吧,你儿子好歹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南宫皇太子,你丫给我找个被颜家父子轮流玩过的女人做老婆,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你儿子可不是收废品的……”

话没说完,只听得“啪”一声脆响脆响的巴掌落在脸颊。

男子被打的一怔,莫名其妙的望向洛羽辰。

“你丫不是收废品的!你根本就是废品!”洛羽辰抬腿一脚,不偏不倚踹在男子的下腹,然后退步抽身早逃亡。

男子发出一声难听的“呃”,如倾倒的大厦软软跪坐在地上。

回到市里,天已微微亮,洛羽辰只觉得自己倒霉,想祭奠下死去的爱情都碰上那么个奇葩,搅和的她想死的心都没了。

靠!竟然敢说她是被颜家父子玩过的废品!

丫丫的,想她洛羽辰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比这更岂有此理的是那辆灰色的Reventon,一直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的跟在她身后。

丫噶,搞什么?

洛羽辰怒不可遏,转身直面Reventon的撞击。

可车子没有撞上来,而是在她的跟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走出一个挺拔、茁壮的年轻男子。

丫噶,找死,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若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不能怨她蛇蝎心肠。

“果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为这点小事,竟然追杀到这里!”洛羽辰无比淡定。

男子斜斜垮垮的倚在车上,何其不挺拔,声音依然慵懒,全然听不出像是愤怒到极致的样子。

“睚眦必报?姑娘,您过奖了。您这一脚厉害啊,差一点就要让我们古家断子绝孙了。真不知道您是哪家的姑娘,竟然这么心狠手辣,舍得辣脚踢花。踢都踢了,接下来是不是该安慰安慰这花了。”

  • 独家契婚甜如蜜 截图1
  • 独家契婚甜如蜜 截图2
  • 独家契婚甜如蜜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